正文 第五章 错从此过 从此错过

第五章 错从此过 从此错过

  龙,基本上算是神、魔之外的最强生命体,强横的身躯、高度智慧,还有对魔力的掌控,让这些变态生物无比难缠,其中的一些高等货色,地狱龙皇、冥界尸龙……甚至能和主神级的神魔抗衡。
  李华梅虽是人身,但她所继承的血脉,八岐黄金龙,却已非常厉害,濒临生死,力量就往上翻一番,若再给她这样翻上几次,后头恐怕真的可战神魔,而在我们所知的各种奇异龙族当中,有那么一种来自异世界,非光非暗的虚空之龙,其巨大身躯展现时,闪动千彩万色,蕴含森罗万象之道,一切真理,俱在其中。
  只是,纵使掌握万象万理,这个虚空之龙,却不是什么吉祥东西。万色返空,就是万物到头俱空,将一切尽归于无的终始之龙,其活动往往与大毁灭、大灭绝有关,由于太过极端,祂的相关记载非常少,只知道无论神、魔都尽量避免与之敌对,因为祂就是一种极端恐怖的存在,而过往也从没听说祂在人间活动……
  “好……好厉害。”伦斐尔惊叹不已,身为精灵之王,他的见识不凡,当然认得这是什么,“估不到居然有这么大的来头,无怪翻手为云覆手雨,在大地上掀起了那么多的祸事。”
  方青书皱眉道:“但……以前典籍中记载,万色返空龙似乎是……是……”
  娜西莎丝哂道:“书里记载的东西未必准确,其他作品……呃,我是说其他世界的设定,到了我们这里,有什么变化都很正常,至少,这鬼东西百分百是雄性的,而且没有性别认同问题。”
  “喂!人类。”白澜熊受不了,开口道:“比起无聊的设定问题,我们是不是该先想想怎么应敌啊?”
  白澜熊这话,实在说得很适时,因为当巨龙将海神宫殿的一炮反弹回去,摧毁巨头龙之后,其巅峰力量也随着真身而展现,此刻巨龙翻动身躯,云海生涛,在那千彩万色中,我们确实感应到那股超绝力量,澎湃涌来。
  不是刻意迫发而出,只是当体内真实力量涌现,自然影响外界事物,形成威压,修为稍微差一点的,都没法承受,事实上,巨龙现身之后,我们就知道不用浪费时间叫众人撤退了,因为全场九成五的生物,都承受不住这股威压,口吐白沫,晕死在地,仍能站着说话的,不过我们寥寥数人。
  ……超越第九级力量的神魔领域,第十级力量?
  我只能这样估计,至于到底是第几级,数字对如今的我们而言,已无任何意义了。
  邪莲看了李华梅一眼,笑道:“八岐黄金对万色返空,光数数就输了一千多倍,难怪比不过。”
  李华梅没有针对这个低级笑话作反应,只是盯着天上巨龙,试图找出一些破绽来,相对于她的冷静,同列最强者席位的万兽尊者,显得战意高昂。
  “好啊!所谓神魔之力,就是这么回事吗?”万兽尊者摩拳擦掌,兴奋道:“老夫一生纵横大地,各族高手战得多了,就是还没机会与神魔比试,能与这级数的敌人一斗,纵死也不枉了!”
  外公大人的豪情壮志,令人佩服,但我记得您老人家才刚刚复活不久,就算活腻了想找死,也大可不必这么急吧?
  凤凰天女站在旁边,一语不发,默默运气,回复力量,但从她紧盯着自己父亲的眼神,我相信她很想说“老爸,那一切交给你去战,我回家睡觉了”。
  有如此不肖的母亲,真是为人子的耻辱,但我也不想怪她,因为在我自己心里,也同样想叫自己老爸出来战,可惜,这个想法还没机会成真,就宣告夭折,因为一道来自苍穹天顶的龙威,犹如刚才海神宫殿的定身锁缚,将我们集体定住,可以想像,锁住敌人之后,接着要来的就是雷霆一击。
  侥幸的一点,就是我们所有人都还站得满近的,一个靠一个,要相互传送力量,这还作得到,所以,当前能做的事情也就很清楚了。
  “别慌别乱!大家把所有力量集中,我们只有一击的机会!”
  如果把所有人的力量,用在防御上,那是蠢爆了的烂招,周围晕死过去的人太多,我们未必能张设那么强的防御结界,就算张开了、挡下了,力尽之后又如何面对敌人的第二击?因此,别无选择,只有集中所有人的力量,作最后一击。
  如果没有海神宫殿的传送力量,所谓凝聚众人力量,不过是屁话一句,众人早在之前的战斗中精疲力尽,只有得到海神宫殿力量的我们,还有力可出。照情况判断,李华梅、万兽尊者都保有九级力量,我们应该把力量集中在他们其一的身上,才能将力量有效运用,打出最强的威力,然而,开始传输力量时,我愕然发现,所有人都像有默契一样,没把力量传往李华梅、万兽尊者,而是朝我这边传过来。
  “喂!你们这是……”
  “相信自己吧。”万兽尊者大笑道:“这是属于你的战斗,就该由你自己来完成。”
  娜西莎丝道:“我们确实是为了大地的未来才到这里,但我们也都想助你一臂之力喔。”
  李华梅道:“我相信你能做到,超越我们这里的所有人,比我们每个人都要更强,所以这一击讬付给你。”
  “小畜生,这是该你出手的时候。”凤凰天女道:“一切因果的开始,固然是因为你老子造的孽,但你与那家伙之间,也有你们的羁绊,如果不是因为你,他本来可以做得更绝、更毒辣的,现在由你来了结这一仗,是最合适的。”
  我一直也有几分困惑,如果黑龙王的行动更狠一点,在该出手的时候出手,我们绝无可能创造什么奇迹,他只要一开始就自己上场,连同李华梅、暗黑召唤兽一起出手,我们早就死光,哪可能撑到现在?
  敌人的想法,我没时间去仔细捉摸,和心梦结合在一起,把演算能力无限推伸,要在最短时间内,找出有效运用这力量的法门。
  ‘心梦,敌人的力量已经超过第九级,就算我们这里也有两名九级武者,力量结合,正面硬碰还是没胜算的。’
  ‘是的,如果正攻法能奏效,刚才海神宫殿的一炮,就已将敌人重创。虚空之龙,能将一切有形无形的东西尽数吞噬,归于虚无,普通的攻击再厉害,敌人也能消能化,要取胜只能另谋他法。’
  ‘总不会要我们用精神攻击吧?对方是高次元生命体,精神攻击不会有什么效果的。’
  ‘自然不是,但……这次我也没有主意了,十二兽魔似乎也派不上用场,或者赌赌七圣器中封印的究极魔法,如果几个究极魔法连锁发动,或许……’
  不用或许,我百分百肯定不会有效果,究极魔法虽不是直接的物理攻击,终究是巨大能量的聚合产物,敌人能将一切归于虚无,究极魔法产生不了作用的。
  天空,像是墨水打翻了一样,黑云如潮如浪,翻涌不休,云层中偶然现露的巨大龙身,映出斑驳万色,令人目眩神迷,整个空间内却莫名刮起强风,极寒极冻,只是吹在发肤之上,就凝成一片白霜。
  经历过太多大风大浪,等闲这点风云变化,已经吓不到我了,外在情况虽然恶劣,我的心情却无比宁静,理智地寻找每一种破敌可能。
  终始之龙,能够把一切归于虚无,那么……有没有什么东西,是虚无所消化不了的呢?
  ‘哥,或者你试试看大日天镜的吞噬黑洞,这是最有可能奏效的攻击了。’
  心梦果真冰雪聪明,跳脱有形限制,想到了这个窍门。火吞不了火,洞埋不了洞,虚无所无法化消的,也只有虚无本身,这个思路是正确的,然而,使用阿雪的大日天镜,和上头那怪物拼吸力,我可不认为这是好主意,双方的攻击手段一样,对方力量不知是我们的几倍,又是单一来源,不比我们混杂,这样拼起来哪有胜算?
  不过,心梦的构想,倒是点醒了我,瞬间我已经有了主意,但要将这个想法实现,我们现在拥有的力量并不足够,除了所有人的合力,还需要更多……
  ‘十五秒的时间!心梦,再苦再痛,给我支撑十五秒!’
  ‘遵命,一定完成任务,我的……哥哥。’
  仿佛看到心梦微笑着,对我行了一个漂亮的军礼,平稳的声音中,已带着觉悟,我把心一硬,强行发力,把几件创世圣器一起吸扯过来。如果要平安吸纳创世圣器入体,稳定使用,那就只能使用自残肉体的方法,但假若只是入体一段极短的时间,十几秒而已,那我凭着此刻众人交付的力量,大可强行吸纳。
  创世七圣器相互感应,回应我的呼唤,瞬间被我吸纳入体,而我要做的事,不是发动创世圣器内刻印的究极魔法,只是将其当成能量供应源,疯狂吸取内中的能量,将里头传承千万载的浑沌至能纳为己用。
  海神宫殿最后所传、创世七圣器内中所蕴,这两股能量之强,超乎一般想像,再加上我们这伙人的余力,累积起来的这股力量,绝对是旷古绝今,只可惜,单纯的量,不等于质,若我有足够的修为将之凝练、压缩,说不定就能拥有与敌人相同的超级力量,可惜目前还做不到,目前,别说压缩、凝练,光是承接这些力量,我全身骨、肉就被多重力道疯狂拉扯,随时都会崩散,要在这种伤害下撑上十几秒,先前的估计可能还太乐观了。
  我尚且如此不好受,体弱的心梦只会更加难捱,我担心着她,更不敢浪费时间,连忙发动兽魔。
  羽族十二兽魔.顶点虚神!
  与短时间内只能用一次的魔之佛陀不同,顶点虚神光是今天一天,已不知多少次救了我母子的性命,堪称十二兽魔中的实用王,而我在频繁使用的同时,也想到一个战术,只不过实行起来,供应能量是大问题,现在却成了最后一搏的筹码。
  顶点虚神,能屈能伸,能够自在调整物体的物理性质,我现在所选择的调整目标,是自己的右手小指,拼着牺牲一指的决心,我将小指的重量,调整至无限趋近于零,然后,将我所承接的所有能量,尽可能全部逼至小指上,集中一点。
  无限近趋于零的重量,配上近乎无限大的质量,只要稍有物理学常识的人,都知道会有什么后果,这超乎想像的断指一击,我誓要给那个虚空之龙一份大惊喜。
  “咦?”
  略带惊愕,我发现了一点异常,将能量集中的过程,虽然比想像中要更吃力,却也比预期中更顺利,应该很勉强才能压缩在小指上的能量,居然一下子就缩小强压在指甲范围,看似相差不大,但实际上,这难度便是整整五倍的差距。
  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也没有无缘无故的幸运,瞬间我就已经知道理由,肯定是心梦这傻女人,又作了多余的事,她减轻了我这边的负担,重压自然都跑到她那边去了。
  “可恶!一个个都是那么自作聪明、自作主张,我要有你这么做吗?”
  强压在指甲上的巨大能量,已经成了名符其实的烫手山芋,就算不为了心梦,我也得尽快扔出去,与此同时,敌人的攻击也已发动,一股让我们如坠冰窖的极寒冻气首先袭来,瞬间将我们连同脚下地面,一起封冻住,凝成一块困住数千人马的巨冰。
  被困在巨冰之内,除了寒冷,我更感到头痛欲裂,这和冷度无关,而是有一股黑暗的思念波,如潮水般向我们脑部发动入侵,要是给入侵成功,白痴是最起码的收场,而当我抬眼望去,漆黑的天幕上,不见万色龙身,只有一个急速旋转,越来越大,最终扩及整片苍穹的黑色大云涡。
  这片云涡,很大……
  旋动的面积,几乎覆盖整个我们所见的天空,广及百里,不像是针对我们而发,倒像是要摧毁这个世界,云涡旋动快速,光是望一眼都觉得头晕,当中更不住渗出森森寒意,我很明白,再不出手,就什么都不用做了。
  封住我们的坚冰,坚逾钢铁,就算用重兵器猛砍,都不见得能在短时间内打破,但我心念稍动,右手小指的指甲,轻易破冰飞出,在过大能量的积聚之下,小小一片指甲,重逾千万吨,从脱指飞出的那刻起,便发生异变,扭曲空间,形成凹陷,进而旋动起来,吸扯周围的事物。
  一个小型黑洞,就这么射向天上云涡,乘载着我们所有的希望,要与敌人拼个高下。
  这一击出手,所有人都呈现虚脱的状态,我们望向天上,希望小型黑洞能顺利击穿云涡,就见到小型黑洞沿途不断吞噬周边能量,迅速壮大,顺利侵入黑色云涡之中,却在侵入之后,像是被什么力量给抵住,只是空转,无法再形深入,变成了一大、一小两团黑光在天上旋动的奇景。
  “还不够!还要更多能量,要更多啊!”
  我紧张得手心冒汗,却已经无法可想了,这时,旋动中的小黑洞,似有自我意识,吸力远及千米以外的地面,开始吸扯地面上的事物,吞噬化为推进能量,那些异界魔物走避不及,纷纷成了牺牲品,我们这些人若不是全给坚冰冻成一团,也肯定要遭殃。
  尽管如此,当黑洞的影响力渐渐来到坚冰之上,我们的安全也面临威胁,幸好在那之前,莫名其妙的怪事发生,黑洞的吸力像是触发了什么,周围地面先是腾动起来,紧跟着,无数细微的白色光点,与泥土一起升起,尽数被黑洞吞噬,那些白光异样地眼熟,似乎是……
  “大日净世咒?”我双眼瞬间瞪大,为这个意外变化所震惊,料想不到之前慈航众僧所施的净世咒,居然仍有魔力残留地下,此刻被牵引而出,这种能够化消一切业障的根源之力,其本质就是归无,照理说不可能有残余能量存在,但却离奇发生,并与黑洞结合一起,往上冲击。
  净世咒力,是慈航静殿的最后王牌,也是创世灭世的根源之力,超越一切,理论上这个世界就不该有其他力量能与之抗衡,与那个小型黑洞结合后,整体效能更是无从估计,瞬间突破僵持之局,侵入黑色云涡深处。
  刹时间,苍穹深处传来怒吼之声,隐约还有一丝掩饰不下的痛意,但没过多久,便给隆隆霹雳声响所掩盖,一下震天巨爆,在云涡之内发生,释放出无与伦比的强光、冲击波,刹那间吞天盖地,震绝整个空间。
  我们之中,不管是怎样的修为,即使强如万兽尊者、李华梅,一时间也失去意识,有着短暂的失神,当我们再清醒过来,就看见笼罩着我们的巨冰,已经在黑洞吸力与冲击震爆中被破坏,这倒不奇怪,如此强烈的冲击,我们每个人都暗受内伤,如果坚冰不碎,反而奇怪了。
  要是没有这层坚冰保护,我们也不可能受点内伤就没事,这个结果当然不会是敌人的好心,事实上,随着巨冰碎开,被冰冻的数千昏迷人士当中,大概有四成永远也醒不过来了,修为不足,被几股巨力交错冲击,未蒙其利,已先送掉性命,只是刚才混战打上半天,伤亡情况还未算严重,现在却一下死上近半,这不能不说是一种荒唐。
  只是现在谁也没心情管这个,破冰而出后,所有人除了急忙确认自己身体状况,接着关心的,就是敌人的情况。
  一度遮蔽天空的黑色云涡,完全消失不见,像是从不曾存在过,天上不但回复一片清朗,就连之前通往异界的时空缝隙,也不复存在,融合了净世咒力的小型黑洞,破坏力真是超乎想像,居然连时空裂缝都给吞掉,慈航静殿困扰多时的心腹大患,就这么给摆平了,真是意外之喜。
  但最为要紧的黑龙王,却是下落不明,别说看不见那巨大的龙身,甚至感受不到半点他的气息,好像他已彻底人间蒸发,不存在这世上了。两股都带着吞噬、归无性质的至绝力量对撞,这种伤势影响所及,尸骨无存非常合理,可是若没亲眼看见尸体,任谁都没法相信敌人已经消灭。
  当然,以黑龙王的为人,就算亲眼看见尸体,也不能当成他已死的证据,要不然,过往他早已死过无数次了。
  “我们……打赢了……”鬼魅夕用的是肯定语句,语气却无比存疑,两眼甚至有些茫然,仿佛怎么都没法相信这个事实,“我们……真的做到了?”
  鬼魅夕的心情,我们都能理解,事实上,我们也有同样的心情,觉得整件事情都不像真的,黑龙王随时会从什么地方再冒出来,嘲笑我们的无能与弱小……
  超越第九级的无敌境界,这就是黑龙王的底牌,枱面上的强者与他根本就不是一个级数,无怪乎他能纵横大地,玩弄众生于掌上,但既然有这样的无敌力量,之前的第八级强人他根本随手可破,为何不直接杀上第三新东京去?这就耐人寻味了。
  凤凰天女看了看周围,有些惊疑不定地道:“我们……好像真的赢了喔!”
  “还早吧?”
  呼应了众人心中的错误期待,这个冷冰冰的声音再次出现,一道黑气旋风自天上飙下,与地连接后,迅速幻化成人形,内中更释放出黑龙王的强大气息,流转气机之强盛,仿佛毫发未损。
  我不知道别人怎么想,但我已经累得想趴下投降了,什么方法都已用尽,更疲劳到战意崩溃,创造奇迹也是需要体力的,而今我真的已经没有意志再打下去了。
  不过,情况似乎没有那么糟,黑气虽然结成人形,但现身出来的黑龙王,情况也很不妙。外表看来没有伤痕,脸色也红润,身上气机更是强盛难当,但打从他凝化成形的那刻起,嘴角就止不住地溢血,眼神也黯淡无光。
  气机强盛,这是可以理解的,毕竟对方与我们不同,是神、魔之类的高次元生命体,在我们眼前……不,存在于这三度空间之内的躯体,只不过是整个本体的一小部分,哪怕我们将之摧毁,也无损于其本体,澎湃力量由本体不住输往这具躯体,情形就与我早先全力输功在指头上一样,气机不强才怪。
  但就算力量能源源不绝传来,他的这具躯体,仍在刚才的战斗中被我们重伤,无论他有多强,都无法轻易复原,刚刚甚至有可能整个身体被打至灰飞烟灭,所以即使他能化身为气,凝气成形,持续出现的伤害,还是使得他呕血不已,这具肉体……恐怕撑不了太久了。
  这个事实,他自己肯定清楚,而我们这边大多数人也看了出来,只不过没有人傻到大喊冲上去而已,毕竟,敌人的伤势虽重,力量却分毫无损,仍处于颠峰,还从巨大龙身压缩回人形,更具爆发性,我们这伙人又伤又疲,一起上也只有一起被秒的分。
  “嘿,情况发展到这样,真令我意外。”黑龙王抹取嘴角鲜血,却止不住持续的出血,“你们居然有能力把我伤成这样,我应该要发块奖牌给你们的,不过,如果让你们平安活下去,我的立场就没有了,所以,有什么创造奇迹的手段,尽管再使出来,若没有……该是时候替这场过长的战斗,画上休止符了。”
  这是代表着要下最后杀手的通牒,万兽尊者、李华梅两人神色略变,都想要答话,不过,有个声音却先一步出现。
  “抱歉,打扰一下。”
  一个略带困扰的声音,像是为了突然插话而感到歉意,跟着传来的那个声响,很像是为了表示礼貌,刻意敲门的轻敲声,只是这里没有门,而这一下轻敲,则将环绕在灾难之地周边,广达数十里区域内,未毁的残余结界群,一举摧毁。
  “啧,外头的东西真不牢靠,建筑物是豆腐渣,连结界也是渣,这么不经敲的结界,挡得了什么东西?”
  睥睨一切的口吻,和白起的口气很像,不是那种刻意想摆气势的高调,却很自然地每个动作、每个观点,都在居高临下俯瞰这个世界。说话的时候,似乎还在很远的地方,说完就已经到了我们眼前,站在我们与敌人之间,一副局外闲人的模样,还一副很受困扰的表情。
  “本来没有人叫我,我也不想出来多事的,但横看竖看,再这么下去,你们就要全部死光。所以打扰一下,到底需不需要我帮忙?不需要,我就直接回去睡觉了。”
  如此贱到出汁的语气,既然不是白起重生,自然就只会是源堂.法雷尔的现身。仍是那么一袭熟悉的司令军装,戴着白手套、黑墨镜,光看外表,威仪堂堂,很难想像他大脑内装得全是狗屎,我相信这个变态怪物早就来到附近,观看战局,等着有人叫他出场,只是迟迟等不到,这才自己出来问,也幸亏这个死王八终于自动了一次,否则,可能我们全被杀光,他还以为那是我们自愿的选择。
  “有劳你……搞定你的这位老友。”
  气到没力气说话,我对源堂扔出这么一句,算是委讬,源堂全无紧张感地耸耸肩,对着黑龙王指了指远处的一座山峰,表明决斗场所,跟着便朝那边走去。
  黑龙王不可能拒绝,他等待、期待这一刻,恐怕等了半辈子之久,便撇下我们,跟着走了过去。
  其实,除了正面战斗,我认为黑龙王还有很多事情可做,比如说,源堂跑得那么快,黑龙王大可忽施辣手,将在这里的我们全宰了,源堂那个什么都没想的大呆子,未必来得及回头救援,或者,他也可以打残我们,用来影响源堂,虽然多半没效,但……反正他什么都可以拿来玩,不成也没损失不是吗?
  但他没有这么做,只是单纯跟上源堂,除此就没有再做些什么,一如之前在黑龙会,其实他可以让手下人轮奸李华梅,奸到大肚子;一如他在这场战争中,有很多机会可以做得更绝,早早就将我们杀尽………可是最终他没有做。
  做好人容易,做坏人也简单,但要从头到尾都只做好事,或是只干坏事,那就真是很难很难……这个道理,在人身上适用,在神魔身上亦然……
  当黑龙王与我错身而过的一刹那,我忽然感触良多,一时间,竟然忘了运功护身,好像有种感觉,错身一过之后,今生我不会再看到他;黑龙王最初脸上带着笑容,像是想要像平常那样,恶意嘲弄我一番,可是,不知为何,他说出来的话不是那些。
  “………我没有要求你原谅。”
  “我不可能会原谅你!绝不可能!”
  两道身影交错而过,如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