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章 当时明月 破碎虚空

第六章 当时明月 破碎虚空

  源堂与黑龙王的一战,堪称是近五百年来,最不受人期待的强者之战,尽管双方的修为、力量成就,都到了一个空前的高度,但由于双方人格上的特殊性,没有任何人跳出来支持其中一方,甚至也没什么人关心这场战斗的胜负。
  当然,也没有人够资格去关心,这两个家伙到了那座山峰后,立刻开始动手,整整三天,轰雷霹雳笼罩着整座山峰,闪电没有一刻停止过,我们仅能远远地感应到强大的气机冲突,没有办法靠近,哪怕是拥有第九级修为的绝顶强人也不例外。
  真难想像,血肉之躯竟然能凭着修炼,拥有这样令天地风云变色的力量,黑龙王也就罢了,他毕竟不是人类,源堂那家伙就超级变态了,一个普通人类,是怎么练到能和神魔战斗的?从没看见他苦练,也从没听说他有什么奇遇,那一身力量到底是怎么来的啊?
  虽说没有人真的关心这一战,不过从现实面来说,想要完全置之不理,也是不可能的,这一战的结果,将会改变大地的未来,赢的那个人,拥有主宰大地的“资格”,而若胜出的人是黑龙王,我更肯定他会在大地上搞恐怖统治与大屠杀,因为已经玩不出什么东西的他,只能从毁灭中寻找乐趣了。
  一些不相干、帮不上忙的人,都已经被打发走了,修为不够的人,就连远远躲着观战,都可能遭受意外的风险,这场正邪大战的主要伤亡,说得难听一点,不是战斗阵亡,而是在最后一击被波及弄死的。
  伊斯塔的法师、索蓝西亚的精灵、南蛮兽人,都各自退回去了,其中南蛮兽人因为得知精神领袖尚在人间,无不大喜过望,各兽族近日面对的麻烦可不少,自伊斯塔解放的大量兽人奴隶,造成了非常大的社会、粮食问题,各兽族闹得鸡飞狗跳,就差没有翻脸打内战了,白澜熊年纪轻,德望不足,单凭个人武功也不够摆平这些问题,现在万兽尊者复生,最起码有了一个够分量总结意见的。
  慈航僧兵还留在现场,他们的背景与立场,注定他们必须这么做,最初我觉得这些和尚有点惨,开打的时候冲第一个,逃跑的时候总被留下断后,连打完了都不能去疗伤,要留下打扫战场,真是超级牺牲品,但这次观察,我才发现此事不是全无好处,至少打扫战场时,搜刮出来的战利品,就全部落入慈航静殿的口袋,真不愧是千百年来屹立不摇的长胜不败门派。
  我们这伙人里头,除了力量耗竭,竟出奇地没什么人重伤,顶多李华梅受的伤严重些,但她武功本高,一些伤害虽然动及筋骨,却非不可治疗,只要休养些时日就好了,其他人更没得说,天河雪琼甚至连块皮都没擦破。
  心梦的情况比较让人担忧,这丫头过度勉强自己,承受了太多超过她负荷的压力,差一点就搞到形神俱灭的结果,这可吓坏了我和凤凰天女,尽全力去抢救,好不容易才让情况稳定下来,只要再晚个几分钟,可能就救不回来了。
  能够救回心梦,真是最值得庆幸的一件事,这丫头的一辈子太苦了,我不想再让她受到任何伤害,况且,她的安危并不仅仅关系到自己一个人,至少鬼魅夕整颗心都悬在她身上,我们抢救心梦的时候,鬼魅夕就一副快要崩溃的样子,还好我们抢救成功,否则鬼魅夕说不定当场自杀。
  当身体情况稳定,心梦重新出现在我面前,笑得开心灿烂,还向我提起以前的约定。
  “哥,答应你的五个愿望,还剩下最后一个,你想要许什么心愿?”心梦笑道:“只要你喜欢,我也可以一世当你的小xìng奴喔。”
  我伸手抱过心梦,让她将小俏臀放在我大腿上,道:“都是我许愿,没意思,这样吧,我把这个心愿让给你,你来向我许个愿望吧。”
  “这样啊……”心梦想了想,侧头道:“不如……我要哥哥以后每天都替我画眉。”
  这话还真是让我呆了一下,画眉毛是小事,但要怎么画?画她的幻体好像没什么意义,画本体又似乎……
  愣了一下,发现心梦正张着她的大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我,为了不让她失望,我抛开杂念,大笑道:“哈哈,少来跟风,人家画眉你也画眉,只有尼姑门派的掌门人才够资格画眉毛,你这龟字辈的,以后……天天替你画Bī毛吧。”
  “哈哈哈,哥哥下流!”
  “嘿,后头还有更下流的咧……”
  ………………………………
  ……………………
  …………
  总体来说,这么大规模的战役,最后能以这么小的代价完结,实在是天大的狗屎运,尽管有个别不幸人士,像方青书这样成了伤残,但一场大战打下来,重要人物一个没死,还倒赚了一个万兽尊者死而复生,足令所有人高呼庆幸。
  “呵呵呵,说起来连我自己都很意外啊,还以为是死定了,没想到居然还有再睁开眼的一天……”万兽尊者大笑道:“眼睛一睁,看到自己在个玻璃棺里,周围泡着莫名其妙的黏液,火冒三丈高,轰破玻璃棺出来,一些穿白大褂的人说我已经死上大半年了……”
  万兽尊者向我们简单叙述了他死而复生的经过,果然就是源堂在背后主持,而据他所说,他一醒来,立刻被告知女儿、外孙正在打大决战,性命堪忧,第三新东京都市的人借给他魔法鞋和相关装备,他就不顾一切赶过来了,一分一秒都没有延迟。
  时间卡得这么紧,不由得让我怀疑,当初源堂坚持要等七日满才出兵,死也不肯提前一天,莫非就是为了等万兽尊者苏醒,好配合他的行动,增加胜算?能有一名第九级的强人助阵,确实比什么超级武器都更帮得上忙,不过,黑龙王的真正实力如此强横,就算万兽尊者取得了突破,似乎也帮不到什么,而源堂能与实力尽出的黑龙王战上三天,他的力量与我们完全不是一个水平,说他为了要等万兽尊者才延迟出兵,这似乎……
  算了,勉强去猜那个神经病的思维,只会把我也搞成神经病,目前说什么也多余,就看这场能决定天下命运的战斗,最后胜利到底属于谁了?
  战斗一打就是三天,远山之上,风雷霹雳不绝,我们虽不能走近观看,也没法用任何其他手段窥探,却不代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远方不住传来的气机对撞,正说明了那边的战斗经过。
  黑龙王虽然重伤,一身力量仍是无比强横,而且,他所谓的重伤,与我们本就不是一个概念,所以哪怕肉体伤得乱七八糟,仍能爆发强横战力,令源堂占不了半分便宜。
  战斗,从来就是最佳的修炼,连续三天战斗下来,两大强人的力量没有因为疲惫而减弱,反而越战越强,那一波一波往外传递的力量震波,惊天动地,让我们不住为之动容,更有一个很不好的感觉,黑龙王与源堂的力量……似乎还在往上提升。
  这可不是说笑的,单凭之前展现的力量,已足够让黑龙王横扫大地,无人能敌,若他再取得突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这块大地上哪还有人是他对手?我们直接自杀算了!
  幸运的是,黑龙王的力量一再提升,源堂那边也是一样,双方犹如彼此的镜子,相互辉映,为对方更添光芒,而这战斗更不可能一直持续下去,随着他们的力量渐攀高峰,他们的出手也越来越重,凭着同为武者的经验,我们感应到这一仗即将完结,连斗数日的两大强绝生物,很快就要拼上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击。
  终于,这一击轰发出去,怒鸣的雷电、澎湃的气流,狂驰八荒,气扫百里,就连远远观看的我们,都感到一阵阵心悸,就在刚刚那一瞬间,我们都察觉到一个相同的事实,黑龙王的力量……取得突破了!
  不知道那是什么级数,也不知那是第几级的力量,总之已经超乎我们的理解范围,正如我们之前最担心的那样,黑龙王取得了突破,力量暴升至一个前所未有的高点,而源堂……却似乎没有。
  高手决战,胜负只在一瞬,哪怕只晚半秒突破,都是灭顶之灾,更别说没有突破,霎时间,黑龙王的重击,惊天破地,我们在感受大地震动的同时,心下骇然,难道……源堂输了?
  源堂战败,世上再也没有能敌得过黑龙王的人,对我们而言,这就已经是死刑宣告了,当我想要催促众人,逃得一个是一个,怎知那边的战场上,忽然发生意外变化,一声带着错愕、不解的怒吼,响彻云霄,更狂震我们的听觉。
  “你、你……为何只有你特别?”
  由愕然至惊恐的怒吼声,是黑龙王的声音,至于他为何这样怒吼,我们不得而知,反正我们没有听见源堂的声音,就只看见那边山峰上,再次惊雷万道,强烈得令人睁不开眼的电光闪烁中,一道好巨大的龙影破碎虚空而去,徒留一声愤怒至极的大吼。
  “我不甘心!”
  满是遗憾、怨愤的一声叫喊,回荡在我们耳边,久久没有散去,但无论我们怎样不解也好,这一战都已经完结,乌云、雷电迅速散去,只剩下一轮明月,高高挂在天上,大地重新回复平静,没有喧嚣,没有……黑龙。
  “这……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邪莲提出的问题,没有任何人能解答,凤凰天女二话不说,就往决战地点飙去,众人紧追在后,这关系大地命运的一战已经完结,一直在等待最后战果的我们,有责任要弄清楚结局,黑龙王的气息已经没有了,似乎完全不存在于这个空间,但就算黑龙王不在,源堂总还是在的,从他身上,怎么都能问出一点东西来吧?
  我们一行人全是高手,高速奔驰之下,很快就来到决战地点,那边摧山破岳、乱石崩地的惨烈场面,早在意料之中,没有这么恐怖的破坏力,也成就不了这场惊天之战,但……环境破坏了,人呢?源堂呢?给黑龙王彻底消灭,尸骨无存,恶贯满盈了吗?但若真是这样,黑龙王最后那一声怒吼,又是什么意思?
  正当众人惊疑不定,李华梅忽然有所发现,她伸手往上方一指,惊呼道:“你们看!”
  当众人眼光移往峰顶时,在明月当头的美景中,一幅令我们终生休想有片刻能忘掉的图像展呈在壮阔的视野中。
  源堂.法雷尔戴著名震天下的黑色墨镜,傲立在峰顶一块虚悬而出的巨岩尽端处,正闲逸地仰首凝视着天上的明月。
  那是我们中的大多数人最后一眼看到源堂。
  …………尚称正常的源堂。
  ------------------------------------------------------------------------
  大战结束了,黑龙王与黑龙会都完蛋了,少了一个长期在大地上搞破坏的终极阴谋份子,可以预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大地将会得到和平,被折腾得够呛的各国各族,能够休养生息。
  黑龙王不在了,黑龙会也随之崩溃,照说这是一件挺荒唐的事,那么大的一个组织,怎么会顷刻间说没了就没了?就算失去了最高领导人,底下的人依旧手握重兵,就算为了争权夺利而闹分裂,想要歼灭他们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在这些问题上,黑龙会这个组织的特异性就显现出来了,它的部队除了大量召唤妖魔鬼怪,以供驱策,还有很大一个数量是复制人士兵,这种专门生产出来的战斗生物,实力颇强,战斗起来悍不畏死,坚决服从任何命令,这些都是很好的,可是,一旦失去了下命令的人,这支连灵魂都没有的军队,就更别提什么思想了。
  黑龙会之中,也不全都是这些没有自我思考能力的生物,得力的干部仍有不少,问题是,长期跟着黑龙王这种变态老板,做错事了固然要没命,做得对了也可能性命不保,喜怒无常、天威莫测,这八个字被黑龙王发挥得淋漓尽致,底下的人就算再优秀,长期下来,也早就被过大的精神压力整成神经病了。
  因此,黑龙王消失后,领兵分驻大地各处的黑龙会将领,好像从一场久远恶梦中醒来般,大大松了口气,多数人都是一副心力交瘁,身心早已被榨干的样子,当李华梅以“黑龙王”的身份,命令黑龙会所有干部投降,交出兵权,很多人明明知道内情,却还是佯作不知,如释重负地交出兵权投降,然后远走高飞,离开这个受诅咒的组织越远越好。
  “我没什么关系,既然已经担了这恶名,如果不做点什么,就太说不过去了。”李华梅道:“世上还是有不少人认定我是黑龙王,那我就利用这身份下令,让黑龙会投降。”
  这些话,我们也不知道好不好当成笑话来听,但她能这么想得开,总不是一件坏事。
  李华梅的出面,确实为瓦解黑龙会立下大功,而另一个同样做出重大贡献的人,却是黑龙会在阿里布达的最高负责人,大海将巫添梁,这家伙完全没有率兵顽抗的打算,一听说黑龙王完蛋了,马上要投降,还愿意交出黑龙会所有的机密与资源,只不过……他的要求也不少,后来就由他与慈航静殿搞私下交易,不用我们来在意了。
  曾经叱吒风云,占领半个大地的黑龙会,在盛极一时后,如退潮般的土崩瓦解,想想还真是让人颇为唏嘘,各国各族也开始进行重建工作,阿里布达王国是名符其实的重灾区,摆在冷翎兰眼前的,是一个超大的烂摊子。
  ……对,就是冷翎兰,暗黑召唤兽的毁灭,让她们几个人得以解放、复原,当我们在灾难之地内打生打死,她们也在第三新东京都市的地底苏醒,尽管虚弱了一点,却没什么大问题,总体状况倒比我们都好。
  之后,倒也没什么,各自回各自的位置,月樱回金雀花联邦,偕同心禅大师,共同料理大地上的各种善后事宜;冷翎兰和星玫回阿里布达,重整被黑龙会蹂躏残破的国土,当然也少不了与巫添梁大谈判,双方有不少的利益交换,不难想像,这位高度配合的大海将,会在新的阿里布达权贵名单中,有一席之地。
  ……再之后………
  ----------------------------------------------------------------------
  “……唔,舒服……再顶深一点,姊姊就知道一定会有这天,一定还能和你结合的……”
  “嘿,要我顶深一点,就别那么不干脆,什么结合?明明就是讨干,还说得那么文诌诌的。”
  我重重一拍,掌心掴击在月樱的大白屁股上,丰满的少妇美臀,立刻一阵肉浪荡漾,如黄金般闪亮的秀发,扬起一阵大波浪,性感的艳姿,令人神驰目眩。
  身为金雀花联邦的政坛要人,月樱短时间内无法离开金雀花联邦,而我之所以能与她合体交欢,当然是因为我就在金雀花联邦。
  大地回复平静之后,忽然没事可干的我,变成了一个大闲人,还记得在连串战事爆发前,无官无职的我,只是一名单纯的追迹者,率领自己的小队,在大地上到处找寻宝藏、考古、接寻物或运货任务,偶尔还协防村落,有空暇时还随便研究自己感兴趣的东西,自从受讬护送娜西莎丝回伊斯塔,所有事情就都变了样,再也没有闲心闲情,整日被麻烦事追着跑。
  好不容易,麻烦人都死光,麻烦事也都没了,我终于又可以好好再喘口气,后续该何去何从,这个我心里还没有底,总觉得过惯了惊滔骇浪的生活后,回去当追迹者很索然无味,胸口也空荡荡的,需要时间来厘清思绪。
  不过,横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了,因此我打算暂时当一条懒虫,在大地各处游走,反正各地都有熟人,就到处去白吃白喝,打免钱炮。上个月才刚去了伊斯塔,娜西莎丝非常够朋友,免费和我睡了几晚,话说当年我在阿里布达带兵的时候,做梦都没有想过,能和敌国伊斯塔的领导人打友谊炮呢!
  在伊斯塔,没有什么好特别怀念的,即使想凭吊法米特、夏洛堤,地点也不该挑在伊斯塔,万兽尊者既然未死,李华梅也已经回归,伊斯塔就只是个纯粹的破地方,还不如之前我到索蓝西亚,起码沿途还可以怀念华更纱这个鬼婆,但伦斐尔似乎想安排他妹妹嫁给我,说是我之前吃过他妹妹,当然要负责任。
  美女我不介意多收几个,问题是,碧安卡是什么货色,我心里有数,这女人心里根本暗恋她的兄长,又被我偷偷下过加强指令,搞不好已经和伦斐尔干出什么事情来,近日大地上最有名的乱伦兄妹,是伦斐尔、碧安卡,可不是我这个传闻中父不详的野种,想要我去当这个便宜丈夫,可没那么容易啊……
  各国大致料理完国内诸事后,就要开个高峰会议,各国首脑齐聚一堂,商量以后的大方向,因此,我离开伊斯塔,到金雀花联邦来吃白食,也因此,我和刚刚开完会,急急忙忙进入密室脱衣服的月樱,合体交欢。
  我扑到月樱的身上,手也抚上高耸坚挺的双乳,在她全身上上下下疯狂吻着,揉捏嫣红娇嫩的乳蒂,感觉两颗乳蒂在自己的指间慢慢勃起、变硬,然后毫不犹豫地将她的左乳含在嘴里,吮吸轻咬着……
  我的双手贪婪地在月樱光滑白嫩,凹凸有致的玉体上一寸一寸仔细地摩娑,嘴唇也移到了她的樱桃小嘴上,把她的舌头吸出来,不停地吸吮,并开口舔着她伸出来的舌头,彼此的嘴唇就像粘住似的,舌头纠缠在一起!
  “唔……我喜欢你的味道…好喜欢……”月樱嘴中闷哼不绝,雪白的双臂紧紧地搂着我不放。
  在这密室里的人,并不是只有我和月樱而已,除了我们两人,还有星玫,这个肉体已被完全开发,知晓人事滋味的小美女,与我恋奸情热,仿佛回到初识热恋的时候,总喜欢缠着我求欢,刚才就和我躲在密室里,一面看外头多国首领严肃开会,一面痛快交欢,爽到晕去,现在我和月樱干起来,苏醒的小丫头也不甘寂寞,在旁凑趣。
  星玫从后头抱着月樱,灵巧的舌头在姊姊雪白脖颈和高耸胸部上,不停地热吻和深舔,有时还与我的舌头碰到,双方很有默契地不作竞争,分别轻咬住月樱的一边雪乳,贪婪地吸吮和轻咬,仿佛两个舔奶的孩子。
  这幕淫靡之至的景象,对月樱也是极大的刺激,她跨骑在我身上,下体与我完全接合,我是蹲跪着将她顶高,方便一面操干,一面接吻吮乳,再加上星玫的凑趣,三人同淫的刺激,让月樱如登极乐世界,一波波的强烈快感,几乎要烧毁理智。
  少妇丰满的身子剧烈颤动,眼神已经充满情欲,口中不时的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就好像是在引诱我们,我向星玫使了个眼色,她立刻吻上姊姊柔软的耳垂,用舌头舔过粉颈、丰乳,直到挺立的乳蒂上,直舔得月樱娇躯一阵颤抖。
  我一只手握着月樱的右乳,揉捏抚弄着,中指还不停地蹭着乳蒂,看着少妇白玉似的胴体上,两座坚挺、柔嫩的乳房,被自己舔揉得如面团一样,心里着实有种暴虐的快感。
  料理月樱的同时,我也没有忘记星玫,另一只手滑下她光滑平坦的小腹,在少女的花谷不停抚摸着,接着又将嘴移到星玫凑上来的左乳,用舌头舔着乳蕾,不时加以吸吮,经过我这一阵的抚吮,少女本就未干的花谷,很快又成了湿淋淋的一片。
  “小丫头,这么想要男人,还清修什么?你就算出家也是个淫荡小尼姑。”
  我调笑星玫,用手指轻抚少女娇嫩的两片肉唇,感觉肉唇早已硬涨起来,深深的肉缝也蜜液泛滥,摸在手上是如此的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
  “嗯……嗯……人家……啊……只对哥哥一个淫荡……嗯……”快感如潮,星玫顾不上再为姊姊舔乳,樱唇微张,舌头舔着自己的樱唇,轻声哼叫着,“人家要像那个羽虹一样……当哥哥的奴隶……哥哥一个人的奴隶……”
  “小傻瓜,你在乱说什么啊?别拿自己和那贱货比。”
  我放弃了亲吻,起身仔细地看着娇羞的少女,但见星玫小公主胸前挺立着圆翘的双乳,雪白平坦的小腹,下面煞是迷人,小巧的肚脐儿,叫人爱不释手,芳草萋萋之处更是流出晶莹的液体,圆滚滚的小屁股、圆润有弹性,一双巧足,又白又嫩,脚趾整整齐齐,指甲光泽清亮。
  而较诸妹妹,月樱自然只会更胜一筹,凌乱的金发、细致的五官,一颦一笑都让人无比心醉,特别是在交合之中,她媚骨天生的绝艳风情,整个灿发出来,在我身上的每一下颠动,雪白肉体都似在轻舞飞扬,美乳与纤腰,幻化出种种动人风情。
  “啊…喔……好……嗯……嗯……喔……喔……喔……宝贝弟弟…你快点…
  快点好吗……姊姊还有会要开……啊……外头的人……还在等姊姊出去……”
  “啥?姊姊你真是太夸张了,开会的时候想着干,被干的时候又想开会,这样不专心,不好吧?”
  我这样取笑着月樱,手里持续玩弄星玫的肉唇,姊妹两人的甜美呻吟,此起彼落,像在竞赛一样交互高唱着。
  “哥……好羞……我也想要……”星玫的粉面越来越红,“啊…也给我…”
  无力支撑身体的小公主,再次趴到姊姊的胸口,捧握自己的雪乳,和姊姊的摩擦,全身几乎痉挛起来,似乎在这动作中获得快感,流出的淫蜜也越来越多。
  单纯只是胸口的舔吮刺激,月樱的反应不会那么大,但舔胸口的人是妹妹星玫,这个刺激就比什么春药都厉害,月樱完全忘却了羞耻,尽量地分开自己美丽修长的大腿,跨骑在我腰间,一上一下,用更为大胆的动作和节奏,与自己的男人交媾。
  月樱在我身上拼命摇摆着,长长的金发披垂下来,扬起阵阵黄金浪,浪花之中,两团饱满的乳桃,时隐时现,抛上抖下,我一手抱住月樱的水蛇腰,大力挺送,另一手则在星玫的娇嫩花谷中高速穿插,让两姊妹的娇吟声一起高响。
  几乎要为之疯狂的月樱,坐在我身上不停动着,白皙的美臀因挤撞而变形,我配合星玫的动作,含住月樱一边乳蕾,用力的吸,肉茎在她的花谷中越来越坚硬,很快,月樱的呻吟就变得高亢,无视密室的隔音效果可能不那么理想,尖声叫了起来。
  “来了!又来了!来了!”
  月樱美艳的表情,再加上aì液的滋润,给予我一种强烈的满足,快感迅猛冲上了我的大脑,只觉得月樱的膣道无比火烫,更紧夹住我肉茎,吞入吐出,下体“啪啪”直响。
  最后,伴随着月樱“啊”的一声尖叫,我感觉肉菇猛地受热,再也坚持不住,大叫着抖动了几下,把一股股浓烈灼热的生命精华,射进了月樱身体的最深处,高潮中的月樱没能喊几秒,便给懂事的星玫凑上去吻住,没能持续喊出来,我们三人的肉体交缠在一起,浑然忘却身外事物,这一刻就是地老天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