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三重交响 一生迷梦

第七章 三重交响 一生迷梦

  会议这种东西,其实到头来都是没什么意义的,特别是大国之间政治会议,如果有能够说了算的人,几句话的功夫,就能把该说定的东西给定下来,其余没那么好定下的东西,可能谈个几年都定不下来,冗长的会议过程,往往只是一个示诸于人的戏码,没有实质意义。
  这次的国际会议,名义上是多国高峰会议,共商大局,其实根本就没那么多事,娜西莎丝、伦斐尔、白澜熊等各族首脑虽全部到齐,但我总觉得,他们来开联欢会的性质,多过商量天下大势,所以不管底下官吏讨论得多热烈,甚至争执得面红耳赤,那几名首脑人物都显得不甚关心,个别人士还昏昏欲睡。
  标榜完全民主的金雀花联邦是议会制,身为议长的冷月樱,身份是重中之重,也是这次国际会议的核心人物,本来应该在里头主持会议的,却借口所有人休息一小时,匆匆离去,搞得大部分人都莫名其妙,不晓得出了什么事,如果让他们知道,这位明艳不可方物,美得令人惊心动魄的美人议长,居然是因为忍不住自身欲火,这才匆匆离开,不晓得会吓掉多少人的下巴?
  会议厅的附近,建有密室,这点虽然没什么人知道,却也不难猜想得到,而哪怕这间密室隔音效果甚佳,又设了十几重结界锁闭一切气息、声音,也不代表能完全隐蔽,伦斐尔、白澜熊都是高手,娜西莎丝更是魔法大行家,他们完全有可能无视结界存在,直接察觉到密室内的动静,也许低声说话他们听不到,可是月樱、星玫两姊妹一起叫得震天响,这要说听不见,未免……
  所以,那几个熟知内情的家伙,或是皱起眉头,或是一副忍笑的表情,娜西莎丝更直接用揶揄的眼神,瞥向对面的宿敌冷翎兰。过去,她们两人曾在战场上多次交手,由于年纪相近,又同样杰出、手握重权,常常被人互相比较,自然成了宿敌,不过,那都已经成为过去了……
  冷翎兰的个性自尊自傲,哪受得起这等撩拨,“哼”了一声便站起来,拍桌离去,而她唯一的去处,当然就是旁边的密室。
  “你们就不能看时间来做事吗?平常时候要干就算了,这可是国际会议啊!
  你们……”
  冷翎兰推开暗门,一进入密室,第一个看到的,就是姊姊高潮后的舒爽表情,还有妹妹翘着的白嫩小屁股,不用猜也知道我们刚才在做什么,脸上不禁一红,她不好意思责怪月樱,便过去在星玫的小香臀上拍了一下。
  “不像话,你越来越乱来了!”
  “唉唷!”星玫揉了揉屁股,摇晃着月樱的肩膀,“姊,二姊打我,你要帮我说话。”
  “你是该打。”月樱口中说着,做出的实际行为却是相反,搂着星玫亲了一口,看得我好生欣羡,“你爱拿自己当奖品,没人管得了你,但怎么把我和你二姊也奖进去了?我们又没答应过……”说到最后,月樱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这有什么关系?”星玫与月樱发色相同,都是明亮的金黄色,两张相近的面孔贴在一起,确实是一等一的美丽姊妹花,“救回你们以后,你们反正也要和哥哥干的,我替你们答应他,还可以激励他的斗志,这哪有什么问题?难道你们会不想和他干吗?”
  “说得对!承诺是一定要兑现的,不可以赖皮。”我放开怀中的月樱,一转身,把冷翎兰拉到自己腿上坐下,亲吻着她白嫩的脖颈,“当初的约定中,也有你一份喔,你急着冲进来,是终于想履约了吗?”
  “哪、哪可能啊!我是看你们太不像话了,专门过来骂你们一顿的,你别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满脑子就只有性。”
  “哈哈,说得对极了,我满脑子里是只有性,你明知道这样,还跑到我怀里来,那就算你自投罗网了!”
  我一下扣住冷翎兰脉门,向月樱、星玫一使眼色,两姊妹同时动作,开始拉扯冷翎兰整齐的军服。
  “你们……你们干什么啊?”冷翎兰低呼一声,本能地想要挣扎,但此刻她与我的力量差距已大,又被我抢先扣住脉门,劲力难发,如何挣脱得开?立刻被弄得满脸通红,左右扭动着身子,想要逃躲,却哪有可能做到?
  “我和大姊什么都没穿,二姊你穿得这么整齐干什么?当然要脱了!”星玫笑着说话,把姐姐身上军服的扣子一颗一颗解开。
  月樱也没浪费时间,她赤裸着绝美的胴体,站在冷翎兰身后,拉掉了她长裤上的皮带,双手抓在腰侧,往下一扯,就把她一双裹在裤袜里的美妙大腿、被白色蕾丝内裤包住的浑圆丰臀,完全暴露出来。
  星玫是正正经经的帮姐姐脱衣服,月樱就聪明得多,脱衣同时还连带挑逗,只把冷翎兰的裤袜,拉到她的屁股下面,然后就边抚摸着妹妹的大腿,边把脸压进她翘翘的屁股间,上下移动,隔袜刺激着臀缝。
  冷翎兰被姊姊的动作,弄得又闭眼又皱眉的,我相信她有同性爱的经验,可是自小姊姊就是她心中的偶像,忽然来这种亲密接触,心头的刺激过大,一下就丧失了抵抗能力,上身的衣服很快就被妹妹剥光了。
  贴心的月樱,不想让我等得太久,把冷翎兰的裤袜和内裤都脱了,起身左手拉着她,右手拉着星玫,就朝密室里的那张大床走去。
  说实在的,在国际会议厅的旁边,设立这个观察密室,本来的用意是为何,我不得而知,但好端端的,在这里安一张大床,这就让我不得不纳闷起来,难道还有别人像我一样变态,就喜欢一面看着各国政要正经开会,一面在隔壁疯狂做爱?
  冷翎兰素来要强,到了现在仍想挣扎,但搂抱着她的人,全都是她的姊妹,总不成一下发劲,将她们全震得筋断骨折吧?只是这一下迟疑,就给月樱、星玫分别吻上来,口被封住,胸前也给妹妹捧起来亲。
  站在大床前,我仔细看着这三朵大地上最美丽的姊妹花,真是怎么看怎么惊艳,若论风情,自然是月樱第一,倾国天香,但冷翎兰的俏丽、星玫的娇美,也各有不能忽视的动人之处,三张国色仙姿的脸庞相依在一起,我眼前的世界好像一下亮了起来。
  四只柔若无骨的玉手,在冷翎兰如雌豹般的胴体上,恣意抚摸着,和姊妹乱伦欢好的禁忌感,带来了强大的刺激,冷翎兰的眼神瞬间变得朦胧,而她露出的畅美表情,则让我羡慕她此刻的享受到极点。
  “喂喂喂!好歹大家也是亲戚,别太过份啊,当初明明说好,事成之后,是你们姊妹三个陪我玩的,怎么现在把我扔到一旁,你们三个爽翻了?”
  说话同时,我让月樱、星玫让出位置来,把冷翎兰转了个身,面朝着我,挺起硬邦邦的肉茎,向斜上方一顶,缓缓插入了她娇嫩的肉缝,然后紧紧拥住她的身体,单手握着她的一颗美乳,咬住她的耳垂。
  “兰兰,别装了,如果你自己不想要,怎么会挑这时候跑进来?难得有这机会四个人一起,何不放开自己,好好享受?”
  “啊…”
  冷翎兰的膣道之紧窄,普天下恐怕真没几个人比得上,但连天河雪琼的守宫圣咒都给我破开,这些小阵仗已不放在我眼里,运起罗汉顶天功,我开始在翎兰公主的超紧膣道内畅行。
  阿里布达复国之后,国王陛下冷弃基虽然仍坐在王座上,但心神过度耗损的他,已无能再打理政务,甚至连他过往所好的后宫活动也失了兴趣,就这么龟缩在后宫,不见人也不理事,据说,这都是因为在第三新东京都市,被我重重打击过的结果。无论这情况好与坏,冷弃基这废人已经不管事,而冷翎兰除了处理军务,也正式接掌政事,成了阿里布达的实质领导人。
  尽管冷翎兰本人看起来并没有再上层楼的打算,但以目前的情势,如果冷弃基忽然驾崩,冷翎兰势必继位,成为新一任的女王陛下,这可是阿里布达王国的首例,而想像日后冷翎兰头戴皇冠、手执权杖,盛装坐在王座上;想到自己可以这么狂干一国女王,我心里的得意,可比当上国王更爽得多。
  “唔唔……不……不要搞……不要在……在这里……”
  冷翎兰平躺在床上,双手抱着肩膀,用双臂挡住胸前的美乳,手掌试着放在自己嘴边,想要压住口唇,不让自己发出声音,免得给外头听到,这些都是她下意识的动作,以她平时勇敢无畏,什么刀山火海都不放眼里的个性,如此遮遮掩掩的羞态,实在动人得很,只不过,非但我不想让她得逞,就连她自己的亲姊妹,也没打算这样放过她。
  月樱和星玫一人一边,吮了吮她的玉趾,抓住她的脚踝,把冷翎兰的双腿举了起来,向她的胸前压了下去,把她完美的私处完全暴露了出来。
  “不…不要…”
  冷翎兰做出了极其轻微的挣扎,这种两腿大开的姿势,看起来实在很淫荡,更别说两腿还分别掌握在自己亲姊妹的手里,难怪她会受不了。
  星玫的个性天真烂漫,比较不会想太多,月樱却是百分百的深思熟虑,政治生活把她历练得极好,照我看,素来喜欢大家和睦的她,恐怕也喜欢上这种姊妹同淫的花样,所以要趁机摆平冷翎兰,因为她此刻慧黠中带着狡狯的眼神,就像我当初想和心梦合力搞定天河雪琼时候的眼神一样。
  也因此,月樱捧起了妹妹的脸庞,非常认真地深吻下去,除了嘴唇,也包括耳垂、耳背、下巴、颈项,这些敏感位置,后头更和星玫联手,分别舔起了冷翎兰两边的雪乳,把刚才我与星玫玩的把戏,全数套用在冷翎兰身上。
  不只如此,月樱一面吮着冷翎兰的圆翘美乳,一面以眼神向星玫示意,指导着三妹的技巧,让星玫能从本来的生嫩快速上手,更有效率地动作,而我则是独占了冷翎兰的双腿与美臀,抱着她冰肌玉骨的下身,强力地耸动,结合我们三人的努力,把冷翎兰往高潮送去。
  “去帮哥哥的忙。”月樱推了星玫一下,星玫望向我,有些不知所措,不晓得该怎样才能帮上我的忙,我也给月樱这动作弄得一头雾水。
  “两个小傻瓜,当然是这样啊!”月樱微微一笑,扶起了星玫,却是让她跨跪在了二姊的脸上,把住了她的两条小腿,向两边分开。
  “啊…”
  冷翎兰本来是闭着眼睛的,现在闻到了从妹妹双腿间散发出的阵阵少女香气,睁开朦胧的双眸,妹妹红润美丽的肉缝就在眼前,她的第一反应就是想挣扎,躲避这羞人的窘况,但月樱却在这时叫了一声。
  “兰兰。”
  身为长姊,月樱这一下果然有长姊的威严,同时,她倾城仙容又像带着某种魔力,能将百炼钢化成绕指柔,一向倔强的冷翎兰,听姊姊这么一叫,忽然迷迷糊糊,不由自主地伸出了粉嫩的舌头,开始往上面轻轻舔舐,舔着妹妹犹带秽渍的小肉缝。
  我站在床边,双手抚摸着冷翎兰的屁股,一下一下用力顶入膣道深处;星玫的小香躯被冷翎兰舔得一抽一抽的,只好紧紧的抱住姐姐的一条白玉美腿,用以保持自身的平衡。
  月樱则挤入我们三人之间,双手捧起了妹妹的俏脸,探头和星玫接吻,却也同时挺腰抬臀,将那白皙浑圆的水嫩屁股,整个挺送到我面前,阵阵蜜液绽放的幽香,犹如一朵盛开的淫艳肉花,我如何能抵挡得了其中魅力?不假思索就把脸深埋进去,伸舌顶钻。
  四个人的肉体,完全结合在一起,更像组合积木一样,形成一个完美的方体连结,只不过尽管搞得厉害,却没有发出什么声音,因为四个人的声音,全部被堵截在喉间,没有谁可以发得出声音来。
  我挺送得越来越快,一下重过一下,冷翎兰浑身酸软难受,偏偏连叫都叫不出来,为了宣泄这股压力,只好用手臂卡住妹妹的大腿,在星玫的肉唇和花蒂上用力吸吮,星玫的尖叫声,霎时全喊在大姊的嘴里,下身蜜液狂流,都淌在底下二姊的脸上。
  三姊妹都抖得厉害,冷翎兰是因为快到高潮了,星玫则是因为姐姐舌头绕着自己那颗小肉蕾打转,而被舔得腿软的她,除了加倍卖力与大姊热吻,一双手也抓握住月樱的乳桃,忘我地使劲搓揉,连带也让月樱的声音大了起来。
  看她们三个在那边爽翻天,我好像被排诸在外,这确实让我有些啼笑皆非,为了重申自己的存在感,我双手箍住冷翎兰的小蛮腰,开始了全力的冲刺。
  “啊…啊…哥啊……”一记记直插入底的重击,冷翎兰再无法专心为妹妹舔舐,她带着无限喜悦的呻吟,响彻整间密室,身体也猛烈地抽搐起来。
  星玫本来就摇摇晃晃,跪立不稳,冷翎兰这一下抽搐颠动,她哪还能跪得稳,身体一下垮塌下去,还连带拉倒了正与她热吻的月樱,姊妹两人一起滚到旁边去。
  “兰兰…”
  少了阻碍,我动作当然是方便得多,当下集中全身的力量,“啪”的一声,小腹狠狠撞在冷翎兰肉臀上,冷翎兰那紧窄无双的膣道,随着主人的快感如涌,加倍地紧缩,把我死死箍住,却也为我带来更强的欢愉。
  冷翎兰的身体继续抽搐着,高潮中的她,伸出双手在我后背上用力挠着,活像一只坏脾气的花猫,“嗯…嗯…哥哥…”
  这只花猫虽然可爱俏美,却还真是一点也不留手,十指发劲,不逊钢铁,要不是我力量大进,搞不好就给抓下几大条肉来,我知她并非故意,却也忍不住有气,双手用力固定住她的雪臀,又开始新一轮狂干。
  “你…你好猛……”冷翎兰似野马般乱颠乱摇,这种难以驯服的俏模样,让我想起了李华梅,不过,她肉体剧烈的痉挛状况,显示她也无非就是强弩之末,撑不了多久。
  武功高,不见得就能纵横床上,有勃起障碍的武林大豪,大地上比比皆是,不过武功高再配上淫术魔法,那就是另一回事了,我能在交合中送出暗劲,有如作弊一样,直接将女方催上高潮,哪怕是像冷翎兰这样的高手,也不能抵挡,若再用上霸者之证,连李华梅都常常是我手下败将,此刻摆平冷翎兰自是不在话下,只是……多少有些空虚就是了。
  转过头,我发现月樱和星玫都在看着我,不由得暗骂自己傻瓜,来这边是想把冷家三姊妹一网打尽,我光把注意力放在冷翎兰身上干什么?
  这样一想,我从冷翎兰体内退了出来,坐在床上,看了看一脸奇怪表情的三女,伸手指了指自己胯间。
  “又在淘气了。”月樱不愧是大姊,首先会意,在星玫的小屁股上拍了一记,道:“该你了,还不上去?”
  被姊姊点醒,星玫一下就爬了过来,趴在我胯间,手指握住了笔直的肉茎,像只小猫一样,伸出舌头,把黏在上面的液体舔进口中,那里头有她大姊二姊的,也有她的……
  月樱没有放着妹妹一个人,散发着少妇风情的她,也爬了过来,却没有和妹妹抢肉茎,而是从我的锁骨一路往下舔至胸口,当她湿润的香舌,在我胸前敏感处舔弄,艳媚无双的眼神,看得我好像触电了一样。
  星玫不知道我们在上头干什么,专心地吸吮着肉茎,一旁的冷翎兰已经回过神来,她底子好,刚刚不过被狂肏了一回,体力还很充沛,看到姊姊妹妹的动作,她也爬了过来,却没有和妹妹争位子,而是爬到星玫身后,双手捏住了妹妹圆滑娇嫩的小屁股,弯下腰,用舌尖顶在她圆巧的小屁眼上。
  冷家三姊妹,连合起来侍奉一个男人,这种事情光想想都觉得过瘾,更别说亲眼目睹这个事实。
  此刻在我的眼前,冷家三姊妹都是趴着的姿势,三人的屁股都翘了起来,三个不同型态的美臀,就在我眼前晃荡。
  月樱身为大姊,美臀胜在白皙柔嫩,满月形的丰臀,滑腻如脂;冷翎兰的肌肤,则是散发着一层玉石般的莹润光泽,结实的圆翘美臀,仿佛玉石般晶莹;星玫的雪白小屁股,则是娇美可爱,小巧形状像是精致的艺术品,怎么看都令人爱不释手。
  三个各具不同艳色的美丽屁股,都在我的眼前猛摇晃,仿佛发出邀请,我若是无动于衷,不仅让人耻笑,而且也未免太过失礼,于是我快速采取行动,趁着大家都靠得近,一下虎扑过去,三姊妹娇呼乱啼声中,三个美丽屁股已给我层叠压在底下,而我不由分说,就对准其中一个狠狠插进去。
  “啊~~~”
  高声叫出来的是星玫,她成了第一个遭殃的受害者,小屁股挨了一顿狠插,不过她也十分乐在其中,在最初的短暂痛楚过后,就开始扭腰摆臀,要不是因为被月樱压在身下,小丫头的反应还不知道有多浪。
  插了十几下之后,就换到最下头的冷翎兰,她的玉臀结实有力,我还真想一下突袭,把她屁眼再开一次,但考虑到星玫、月樱在旁,不好乱来,简单再干个十几下之后,就轮到最上头的月樱了。
  以这样的节奏,我在冷家三姊妹的花谷中频频出入,逐渐加快速度,嘴巴也没停着,开始不停亲吻我身下的三具肉体,让她们的高潮三重奏同时响起,完成我亲自谱的欢愉乐章。
  我的快感越来越强,抽插速度也越来越快,月樱双唇张开,紧紧闭着眼睛,不住摇晃脑袋,她的金色长发被晃得散乱一片,遮住了她一部分的脸蛋,也撒在下头姊妹的身上。
  星玫早被干得迷迷糊糊,除了本能地扭腰,没法再多配合什么,反倒是冷翎兰,好像终于想通了一样,在下头侧转过身来,迎上月樱的香唇,姊妹两人居然互相亲吻了起来,月樱停止了摇头,舌头伸了出来,和二妹的舌头纠缠在一起,两张同样绝美的脸庞相贴,这个情景令我印象深刻。
  看到这么香艳的镜头,我根本停不住自己,更加快速变换位置,疯狂抽插我身下的这三个屁股,几乎每一下重插,我都可以感觉到,肉茎通过温暖滑腻的膣道,直接顶到她们的花房瓶颈。
  没练过几天武艺的月樱,终究体弱,加上之前爽过一次,现在没被搞多久,就忽然全身抖了起来,丰满的屁股紧紧贴住了我小腹,我很清楚她是又来高潮了,因为无法抱紧我,所以她四肢紧紧缠上了底下的两个妹妹,好一会儿才放开。
  我还想继续,但月樱喘气道:“不行了,姊姊不能再陪你干了……等一下还要出去见人呢。”
  月樱挂起免战牌,我唯有让她离开,而低头一看,星玫和冷翎兰正渴望地看着我。
  我改变了姿势,把冷翎兰抱在怀中,对准膣道又插了进去,星玫凑在一旁,主动将她的雪乳放到我嘴边,我一边含着星玫的玉乳,一边用手托动冷翎兰的屁股,上下吞吐肉茎,冷翎兰很快便陷入疯狂,骑在我身上大力颠动着。
  一会儿,我已经不满足这个姿势给我带来的快感,让冷翎兰、星玫都趴在床边,示意她们跪着。
  两腿间流水不断的星玫和冷翎兰,表现得比我还心急,趴在床边,翘起了屁股,两姊妹还互望一眼,都露出了笑容,我站在星玫身后,捧着她娇嫩的小屁股就插了进去,月樱这个时候也恢复了点力气,坐靠在床头看着我们三人做爱。
  星玫的屁股很小巧,每次干进去,都有那种狎弄小女孩的错乱感,而冷翎兰的玉臀结实,很有弹性,用这个姿势插起来,每次撞击都会“啪啪”的响,感觉很好,我交错干着冷氏皇族的两名公主,月樱就在近处看着,脸上似笑非笑,却是再明白也不过的鼓励。
  不一会,星玫开始高声呻吟,我拉住她的手臂,让她的身体不至于躺倒在床上,肉茎也开始猛然加速。不知道是不是这种高潮会相互影响,冷翎兰居然也开始攀上了高潮,挣扎起身,双手紧紧抱住我,抓着我的手,抚摸她的花谷,更疯狂地和我亲吻,一对饱满的美乳在我身上来回摩擦。
  眼看冷翎兰表现出这么淫媚的艳姿,我再也承受不住,完全喷发在星玫体内,还没等我躺下,已经回复少许气力的月樱,靠了过来,带着冷翎兰一起,舔舐我肉茎上的残浆……
  这还真是难以想像,特别是以冷翎兰的个性,愿意帮我舔舐,已经是她的极限,哪可能和别的女人一起来舔?即使这个女人是她的姊妹,也不可能,正常来说,她一定会大叫什么“别当我是妓女”之类的老调台词。
  但她现在确实是舔了,还和月樱一起,脸上表情异常欢愉,仿佛舔舐的不是精浆,而是什么美酒仙液一样,这反倒让我有些迷糊了,或许,这个特殊的所在,让她们三姊妹都格外刺激,格外兴奋。
  一切仿佛是个不会醒的美梦,我看着眼前这两张争着舔舐肉茎残浆的欢喜面孔,心里生出强烈的不真实感。
  我倒是不至于认为这一切都是虚幻或怎样的,只能说,有时候人生就是这么荒唐,处在逆境时,坏事就像没边一样狂涌过来,让你无法想像一切怎能恶劣到这种地步;而顺境到来时,所有事情又都美好得没有极限,仿佛梦境……
  只是怎样的逆境也好,终究有否极泰来的一天,哪怕你的敌人再怎么得意嚣张,他的美梦也不会永久持续。
  而此刻……我的这场美梦似乎还没结束……
  密室的门再次打开,要开这扇门实在没什么难度,而走进来的人更让我们有些意外,红发紫瞳,妖媚邪艳,赫然就是伊斯塔的实质领导人娜西莎丝,她这么闯进来,别人也就罢了,冷翎兰的动作就比较大,一下子弹了起来,像是要摆开防御架式,问题是此刻浑身赤裸,摆姿势难道要让人看光吗?
  “呵。”
  娜西莎丝莞尔微笑,跟着就在我们的错愕中,开始解起自己的衣带,一具近乎完美的小麦色胴体,很快便裸裎在室内。
  “横竖外头也在休息,我也想放松一下,不知道……这里还有空位吗?”
  “哈,友谊炮是国际礼仪,能够促进和谐,当然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