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章 忧烦无门 唯人自招

第八章 忧烦无门 唯人自招

  那个没有什么意义的国际会议,最终圆满落幕,冷月樱的主持,固然是一大理由,但在一些利益冲突上,比如阿里布达、伊斯塔的长年纠纷,两国领导人的相互容忍与退让,也是这次会议能够顺利达成的关键。
  冷翎兰与娜西莎丝,这对长年宿敌,在会议桌上居然没有像以往那样针锋相对、剑拔弩张,只要冷月樱做出什么建议,娜西莎丝就笑吟吟,而冷翎兰也皱着眉头同意,在这样的气氛下,精灵、矮人、兽人也乐于配合,大会得以成功。
  事后不少人怀疑,金雀花联邦、伊斯塔、阿里布达三个人类大国之间,必有黑幕暗盘,否则娜西莎丝、冷翎兰又怎么会那样好说话?而真实的理由,我再清楚也不过,当三个女人都能一起趴在我身前,摇晃她们美丽的屁股,合作舔舐肉茎,那穿上衣服之后,又有什么问题不好谈呢?
  这次国际会议落幕后,我的旅程也要往下一个目的出发,这其实有点伤脑筋,因为我不可能一直这么流浪下去,说到底,在外飘泊多年,或许也真该是时候找个地方安定下来了。
  问题是,我该到什么地方去呢?
  万兽尊者好几次要我到南蛮,与他共居兽神峰,他要好好把我锻炼成男子汉,起码每天干十个八个女人,还说他后宫里的所有女人,都可以与我共享。
  ……果然是亲生父女,居然也是拿后宫来钓我上钩,不过,整个后宫送我也就罢了,说共享……我实在没兴趣与其他男人一起搞女人,哪怕这男人是我外公也不行。
  第三新东京都市也很希望我去接掌大权,自从源堂不在以后,他们很希望我能继承父亲的位置,当他们的新任司令,我很好奇,源堂不在了,群龙无首之下,那边难道不会出问题?结果律子小姐的回答是,多年以来,第三新东京要塞都是在众人当司令不存在的情况下运作,多他不多,少他不少,现在也一样。
  这话虽然不好听,却很实际,毕竟源堂是什么样的人,大家心里有数,如果第三新东京都市的干部们,没有高人一等的补破洞能力,只是老老实实执行他每一个命令,我想那个地方会比黑龙会更早全灭。
  有那么一个强大组织说要奉我为主,哪怕只是当一个人形图章,但平常吃喝用度都有保障,这我当然动心,不过横竖不用马上决定,因此我回答说要再考虑,请他们给我点时间。
  月樱、心禅大师都提出希望我留在金雀花联邦,他们可以给我盖漂亮的大宅与庄园,金钱奴仆什么的也都不是问题,因为我打赢邪恶势力,救了世界,是本世代的英雄、勇者,还在本次国际会议中正式提出,要赠我英雄头衔,还要给我立碑塑像。
  这点我就敬谢不敏了,自己是什么货色,我自己很清楚,不会让人拱两句就上天了,我自己无非就是一个色情狂,就算偶然站对位置,打赢了几场战役,也不会因为这样就成神了,朝为英雄暮为狗,这种经验我有过太多了,不想重重跌下,所以也不愿被人高高捧起。
  因此,几番周折,最后我仍选择回到阿里布达,这始终是我生长的地方,有我熟悉的一切,更还有我家的爵府。
  当然,并不是我一个人回去,现在的我已不是单独一个,无论我走到哪里,心梦、鬼魅夕、天河雪琼都是固定成员,李华梅更是打自复原后,就一直和我在一起,我带这么一群莺莺燕燕回府,自然又是一番热闹景象,冷清多年的法雷尔爵府,一下子又充满人气。
  有鉴于我立下的大功,国家不但赦免我的一切罪名,还主动出资,为我翻修爵府,本来还要顺便把头衔换成公爵的,是我觉得那些东西已无意义,若我真的想要,就算是这个国家的国王我都有得做,又哪稀罕什么公爵、亲王的,所以干脆反过来干,把招牌改为最低阶的“男爵府”。
  冷翎兰接掌大权之后,就正式在皇宫中居住,为了方便推炮,她不只一次希望我也到宫中居住,我本来也有点心动,但住进宫中只方便干她一个,住自己家里却可以干很多个,就是白痴也知道怎么取舍,再者,变态老爸当年把皇宫当自家后院,动辄出入强奸皇后的丑事,多少给了我自己一些阴影,我虽不介意去皇宫强奸任何女人,却很反感自己成为源堂那样的烂人,因此我选择拒绝,只住在自己的爵府,干自己喜欢的事,搞自己喜欢的女人,把她们调教成我喜欢的样子,特别是最倔强的那一个。
  ------------------------------------------------------------------------
  落地的大镜子前,站立着一个美貌少女,她躬着身,手扶着镜框,结实紧翘的屁股,向后性感地挺着,动人肉体散发着令人窒息的诱惑,特地穿上的水晶高跟鞋以及红色的长筒丝袜,与赤裸的雪白肉体形成鲜明对比。
  美少女的右边,是一个与她有相同面孔的女子,正与她热切地拥吻,两张一模一样的面容,两条香舌灵巧交缠,对映镜中,等于是四张完全一样的脸,陷入春情欲潮之中,构成一副美妙的画面。
  两名双生姊妹中的一个,是较为被动的一方,她承受着来自姊姊的亲吻,胸前雪乳也遭姊姊玩弄,几乎是哭泣一般地发出娇喘。
  “啪、啪”的声音不断在她身后响起,冲击着她那向后高高翘起的屁股,使得躬身站立在落地镜前,与姐姐亲吻,双乳还被玩弄的她再也抵挡不住,整个人被向前推去,几乎快撞贴到镜子上。
  “不行了……这样……啊……”羽虹娇喘连连,红艳的樱桃嘴唇不住张阖着,发出求饶似的声音。
  从镜子里看得很清楚,羽虹秀美的脸蛋和愁眉紧锁的羞涩感,以及她那对在羽霓掌中反覆被搓揉的雪乳,C罩杯的美乳,随着阵阵的冲力而不住地摇晃,粉红色的乳蕾,在空中一遍遍地划着幽雅而悲哀的圆圈。
  “加油,羽二小姐!”
  我扭动着身躯,一面扶执着羽虹纤细白皙的玉腰,一面向前疯狂地摆动着胯部,将下体的冲击,源源不断地送往她高翘着的屁股。
  “你不是好恨我吗?怎么还会高潮迭起的?”
  我低下头,看了看胯下两人的结合部位,不断进出的肉茎上,粘着闪光的液体,“难道你表达痛恨的方法,就是在仇人面前性高潮?太搞笑了,我还以为你会再刺我一剑咧,结果居然是每天在我身下摇屁股高潮?有创意啊!”
  “不……没、没有…都是因为姊姊,是因为姊姊我才…”少女的声音之中有着仇怨,却是充满了哭音,既为了胸中屈辱,也是因为她最亲的姊姊,非但没有帮她,还倒戈过去助凶为虐,逗得她快感如潮,不能自制。
  “撒谎是没有用的!你这口嫌体正直的贱货,嘴上不认,肉体却已经出卖你了。”我得意地一笑,“你屁股越抬越高了,这也是你姊姊的关系吗?少不认帐了。”
  “不……我……啊……!”羽虹还想争辩些什么,但她即使张大着嘴唇也说不出完整的字句来,因为她的嘴巴立刻就被羽霓给堵住。
  “不……不行了……”
  “呵。”
  我重重拍了一下羽虹的结实屁股,美臀立刻呈现出一片红晕,“看看这圆滚的屁股!平常不知让多少男人看了流鼻血,现在这屁股正翘在我面前,我高兴怎么干就怎么干…嘿嘿,我们花了那么多力气,好不容易才把你的肉体还原人样,这救命大恩就算你不认帐,我还是要算的,留着你当xìng奴隶每天干,已经算是很便宜你了……”
  “……你…你有种就解放我的力量,让我…让我……唔……”
  “我有种没种,你会不知道?”我顶着羽虹的屁股狠狠搞了几下,大笑道:“解放你的力量,让你再刺我一剑?你当我傻啊!老实挨干吧。”
  “我不……不行了!我……”恶毒的语言,赫然也造成刺激效果,再加上对着一面明镜,自己高潮的媚态看得格外清楚,令已成暴露狂的羽虹情欲亢奋,更难支撑,多种刺激交相辉映、相得益彰地缠绕纠结在一起,犹如一首震撼的摄魂曲,将美丽的羽族女战士推上极乐巅峰,当场潮吹,大量火热的黏液,自我们的接合处不住流泄,沿着两腿流下。
  一声尖叫,羽虹软软趴倒下去,跌入前头羽霓的怀里,羽霓对jīng液的味道份外敏感,凑上妹妹的两腿间,连吸带舔,一下就将羽虹又送上了小高潮,两条白皙的长腿一抖一抖,我则从容抽身,看看时间已到,连忙起身穿衣。
  “阿霓,阿虹就交给你,你们姊妹好好爽一爽吧,我另外有约,等一下还要陪人去散步,先走一步了。”
  “等等,阿雪刚刚要我告诉你,慈航静殿已经把卡翠娜的骨灰送回南蛮,羽族新基地也近完成,问你要不要去看看?还有,夏绿蒂几天前结束了治疗,离开精神病院,你是否……”
  “是否要再干她一次?免了,那种烂白菜,干一两次玩玩就可以,我可不想与她有什么太多牵扯,卡翠娜殉情自杀,替我发张哀悼卡去,至于羽族新基地的事,你通知我老妈就成,她还欠我一座后宫,早晚要她还债……还有,你别玩得太过头,我封住阿虹的力量,是为了让她当我的xìng奴隶,怎么搞到好像成了你的xìng奴隶了。”
  “这………有差别吗?”
  “干,你和我老妈学坏了!不扯了,先走一步。”
  ------------------------------------------------------------------------
  重回萨拉城,感觉确实满特别的,这到底是我生长的地方,不过,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还以为自己再也回不来了,只能说,人生如梦似幻,有太多事情意想不到,就像我想不到自己会在萨拉城和老友巫添梁喝酒一样。
  “恭喜了,大将军,听说你会被封公爵咧。”
  “有啥好恭喜的?都是浮云而已,利益交换的结果。个人实力才是真的,你老兄要是有那个意思,何止爵位,连王位都唾手可得。”
  “说得是啊,既然唾手可得,那我还要来干什么?谁爱拿就拿去吧,我现在明白,为啥当年我那变态的老爸,明明有着天下顶峰的力量,却不成王,不称霸了。”
  “有道理,所以当初你老爸连拿了七年的国家最佳公务员奖。”
  “而你老爸则成了大地上头号精神病患。”
  “………不是说好不提老爸这个尴尬话题吗?他虽然发疯了,起码没有性向问题,你要不要算算你家里那几个女人,有几个搞同性恋、双性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性无能咧。”
  “………我们还是讨论回老爸话题吧。”
  阿巫应要求变了话题,向我问起那日一战的情况。说实话,我自己也不是很清楚,那天的情况,想想都还是觉得混乱,黑龙王最后到底怎么了?在场的人众说纷纭,没有一个人说得准,就我个人看来,黑龙王有点像是触发了什么,或是中了什么陷阱,被转移到其他世界去了,否则,以他的能耐,就算整个身体被消灭,应该也能在不久后重现,唯有整个被扔去别的世界,再完全封闭这个空间的大门,才能让他不再出现。
  这些仅是我个人猜测,实际的情况,当然只有那时唯一在场的源堂才知道,遗憾的是,他已经无法告诉我们任何东西……
  “说起来,我要感谢你们,谢谢你们帮忙打倒了他。”巫添梁道:“如果那一仗你们输了,老头子会更自暴自弃,搞不好现在连我都没命了,哈哈哈哈。”
  听他笑得那么爽,我忍不住道:“我挺佩服你的,认真说起来,你比你老子强得多,我一直认为,力量什么的是浮云,无论处在什么环境,都能活得如鱼得水,这才是真正的强悍。”
  “哇哈哈,别这么夸我啊,被你这样子夸,我会惭愧的。”
  “干!你会惭愧才有鬼啦。”
  我骂了一声,心里是真的很佩服这家伙,黑龙会强势的时候,他过得快活;黑龙会倒台了,他照样混得风生水起,不但与慈航静殿、阿里布达王国有暗盘交易,听说就连海外的白拉登也与他有生意往来,还派了强力保镳给他,他老子如果当初有他这样的强韧精神、柔软身段,早就把我们给消灭光了,如何还会有今日?
  我们两个又说了几句,看看时间差不多,我还要赶着回去推植物人去晒太阳,便起身告辞,分别前,阿巫犹豫许久,好半天才冒出一句。
  “……知道吗?其实他真的很爱你,在他心里,可能真的把你当儿子一样在爱,所以才……”
  “嗯,那你知道吗?这些鸟事,与我没有半点关系。”
  我挥挥手,不想再说那些烦人东西,就此走了出去。
  ----------------------------------------------------------------------
  独自推着轮椅,我在皇宫的御花园中缓慢行走,带着轮椅上的病人,一起吹吹风,晒晒太阳,之所以选择这里,除了因为这里有大面积的绿草繁花,比普通公园更好,最主要的一个理由,也是我那变态老爸当年用过的……这里离家近。
  晴空朗日,太阳晒在身上的感觉,暖洋洋的,非常舒服,花香受热气蒸腾,芬芳馥郁,漫步在其间,确实是乐事一件,只可惜这间皇宫过去的主人,没几个懂得享受这份乐趣。
  我没什么兴趣和植物人说废话,因此只是静静地推着轮椅行走。这座皇宫与御花园都是依山而建,借山景以造势,御花园的一角,还刻意修成了一个陡峭山崖,据说是为了推人与扔人下去方便,但因为那边也是整座御花园最朝阳的一点,光线充足,所以每次推轮椅逛花园,我都习惯性会在崖边停留。
  因为我要推病人来散步,冷翎兰事先调走了所有的守卫与宫女,给予我方便,这点实在很贴心,不然我肯定会觉得尴尬,因为我推着的这个病人,曾经是那么威风地直闯皇宫,如入无人之境,现在却沦落至此,只能被人推着进来。
  ……这个病人,当然只会是源堂.法雷尔。
  与黑龙王的一战,惊天动地,最后的结果却是两败俱伤,黑龙王人间蒸发,从此未再现于人前,至于源堂……他当然不会是胜利者,一世纵横大地,在这一战后,他却落得一个经脉碎断,神魂俱丧,成为植物人的下场。
  之前他自信满满,好像绝不可能战败的样子,对照如今的结局,实在让人不胜唏嘘,战争就没有必胜这回事,黑龙王临阵突破,力量强至不可思议,终于让源堂饮恨落败,从某个方面来看,黑龙王也算报了大仇,而世界从此少了两大祸害……
  至于黑龙王消失之前的最后一句,为何喊得那么不甘?这点我也好奇,但唯一知晓经过的源堂,已经变成植物人,无知无觉,偏偏他又仍有强横力量护体,什么窥探心灵、记忆的魔法,在他身上都行不通,这秘密只好永远是秘密了。
  源堂成为废人之后,由第三新东京都市接走照料,倒也不用我操心,反而凤凰天女不晓得发了什么癫,居然不回南蛮盖后宫,也跟着去了第三新东京都市鬼混,直到不久之前,我回到阿里布达,重入爵府,凤凰天女不请自来,还把源堂也带了过来,我们一家才又再碰头。
  之前源堂天下无敌的时候,我对这号瘟神是避之惟恐不及,现在看他成了废人,我别的事情不好说,每天这样推他出来,晒晒太阳、散散步,这我还满乐意的,不管怎么说,我也欠了这家伙不少人情。
  回想过去的许多惊滔骇浪,我忽然觉得可笑,变态老爸清醒与“正常”的时候,我们父子的关系向来疏远,反倒是他成了废人的此刻,我们父子的关系,前所未有地良好,这实在很讽刺。
  “唉……命运啊……”
  我摇摇头,望向轮椅上目光涣散的那个男人,苦笑道:“因果轮回,你真的不能不信,老头子你威风一世,不晓得害了多少人,现在与强敌作战,落得这样的下场,也算是报应了,你说是吗?”
  这话只是我个人感想,没指望有人回答,照说也不可能有人回答,我说完就自嘲地笑了笑,预备推轮椅回府,哪知道,这时一个声音却传入我耳里。
  “我实在很好奇,为什么在经历过那么多事之后,你还会有这么天真的想法?什么因果轮回、什么报应,那都是弱者编造出来,要蛊惑强者的说法,相信就输了,结果你偏偏就要跑去接受洗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当今世上,会用这种口气说话的人就只有一个,刹那间,我无法相信自己听见的东西,只以为是出现幻觉,下意识地揉揉眼,好像只要这样做,就会看见一切如常,什么都只是我个人的错觉。
  眼睛揉完,我发现没什么变化,那个男人仍是目光涣散,坐在轮椅上,一切都是我的幻觉,顿时松了口气,“呼,还好……”
  “好什么?别人都想自己健康,你就那么希望自己出现幻觉?这种要求真是少见。”
  伴随这声说话,我目瞪口呆地看着那个男人,眼中一下回复神采,双手有力地握住扶手,从轮椅上站了起来,缓步走到我的面前。
  “呃……你……你……你……怎会……”
  “你可以叫爹,或是叫爸爸,不用这么惊惶失措,好像见了鬼一样。”
  不是错觉,确实就是源堂.法雷尔,好端端地站在我前头,我脑里天旋地转,无法相信这个事实,好半晌才挤出一句,“你怎么会没事的?”
  “我?怎么会没事?这问题真是奇怪,为什么我就一定要有事?”源堂耸耸肩,无奈道:“认为什么两强相斗,必有一伤,或是必定两败俱伤……这些都只是你们的想法或期待,这个世界可不见得就要照你们期望的方向转。”
  这种话,出自这个一向我行我素的男人口中,实在很刺耳,但我顾不得在意这些,抢问道:“你和黑龙王战斗,难道……难道一点都没受伤?”
  “这有什么困难吗?会受伤才奇怪吧?还是你很希望我重伤?”
  “不是那个意思,但……黑龙王那边是怎么回事?他为何……”
  “那个?之前都没人教过你吗?第十级力量,是人与神的分别,一旦突破第十级,就会触发天地感应,避免过于强大的力量,对这空间造成无法负荷的影响,将之强制转移到另一时空,有人称这为破碎虚空,也有人说这是羽化登仙,总之,就是不管你愿不愿意,强制升神成仙就是了。”
  我脑中一片混乱,源堂所说的这件事,闻所未闻,但这个连玩笑都不会开的男人,自然也不会撒谎,而以他当世强人的高度,知道一些我不知的秘密,也不足为奇,而他所说的登仙,我听起来怎么都觉得像是被抓走,或是强制驱离。
  对普通人而言,这样可能真的就是成神成仙,但黑龙王本就是神魔之体,遭遇这种事,就是单纯的被驱逐出境,而且看来很难回来,也难怪他怒成这样。问题是,这整件事是偶然?还是圈套?源堂是早知道这点,故意引黑龙王突破而被踢出去的吗?
  如果这并非巧合,那有件事就很吊诡了,源堂自己若没有同等力量,怎能面对突破后的黑龙王全身而退,甚至毫发无伤?若他有,怎么黑龙王被驱逐出境,他却好端端在这里?
  想到黑龙王临走前,大喊不甘心,我觉得答案应该是后者。整个布局确实巧妙,用这方法打倒了不可能被杀死的强敌,只是究竟为何能做到?这着实让人费解。
  “你、你既然没事,又为什么要……”
  “哦,因为在战斗中,我那老朋友问我,知不知道我这辈子给多少人造成多少痛苦?我想想好像有这么回事,为了满足他们的期待,打完之后就装一下了,大魔王被干掉,讨人厌的家伙也成为废人,两败俱伤,报应不爽……巴拉巴拉之类的,你知道,很多废物都喜欢看这一套的,好像看多了这种戏码,能让他们强起来一样……”
  源堂又耸了耸肩,道:“就因为信这一套的都成废人,我才不希望你也相信这些思想。人应该走自己的路,不要让人来给你定规矩,什么因果报应,什么原罪天生,全都是没有的事,你信有,那就会发生,你不信,什么天理报应都与你无关。”
  这是一个父亲对儿子的谆谆教诲,至少说的一方确实很认真,至于听的一方嘛,我也只能耸耸肩而已……
  我压根就不信那一套,源堂的道理之所以能成立,只因为他是源堂.法雷尔,一个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问题人物,他有那样的实力,当然可以藐视一切,视苍生鬼神、天理报应如无物,今天如果换做是别人,要学他这样蛮干,那我敢拍胸保证:报应不但有,而且还来得很快!
  由于我不作声,源堂可能误以为我接受这些道理,笑了一笑,弹了一下手指,片刻之后,凤凰天女出现在御花园中,这个不寻常的情况,让我觉得有些不妙,连忙问道:“你们要干什么?我怎么觉得你们……好像要开溜的感觉?”
  凤凰天女点了点头,笑道:“说对啦,这家伙早就想到海外看看,只是因为你的关系,这才一直逗留,现在该解决的麻烦都解决,这家伙最近装植物人装上瘾了,现在决定更进一步装死人,我与他现在启程,一起到海外旅游,花一百几十年的去看看这个世界,顺便每天打炮,你没什么事就不用太想我们,自己和妹妹好好过吧。”
  我听得瞠目结舌,还未及开口,凤凰天女又道:“对了,你回去之后,就刻个牌位,对外说我们都死掉就成了,死因嘛……失足坠崖,怎么样?老爸那边我报备过了,现在和你打完招呼,我们要走了。”
  “等一下,你这么就想走,答应我的后宫怎么办?”
  “鬼才理你,当初是说让我干你的妞,你就可以享用我的后宫,现在我既然没空去干你的妞,你想要后宫……他妈的自己建吧,走了!”
  这两个家伙风风火火,根本不听别人说话,把想说的话扔下来,立刻就开溜,我根本来不及拦阻,他们一下就闪出好远,我把握最后时间,把那个最大的问题喊了出口。
  “为什么?为什么你也突破,却可以没事?”
  这个答案我不弄清楚,恐怕死不瞑目,还好,源堂听见我的叫喊后,停下脚步,回头望向我,眼神中满是父亲对孩子的鼓励。
  “这没什么,早晚有一天,你也会有这样的力量,一定可以的。至于我之所以不受影响,是因为我早就从你爷爷那边,知道会发生这种事,也早就做了防范准备,他什么准备都没有,当然就中招了。”
  源堂道:“其实,当年我之所以会到南蛮,就是因为碰上了这个要命问题,危机迫在眉睫,用秘法强行压住,如果一百天内不能在南蛮凑齐所需的珍贵炼金要物,就要被强制升仙,幸好……在组乐团的过程中,我成功搞定了,也因此才有了你……珍重了,儿子。”
  话声一落,人已消失的无影无踪,我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切,弄至反应不过来,愣了半天,才忽然发现那个最让人恼火的事实,当下怒从心起,火冒三丈。
  “我干!”
  伸手一挥,我将轮椅从悬崖上推了下去,应声砸成一团废铁。
  ……当年变态老爸到南蛮,是为了寻找突破人神瓶颈后,能够不被强迫封神的关键物,换句话说,那时的他,就已经取得突破,或是将要突破,拥有至少也是第十级的力量了,而后……再加上十几年修炼,现在的他,实力是什么水平?
  真他娘的,难怪一点伤也没有,那一仗对他而言,根本就不算是战斗,不过是一次运动健身吧?天底下怎么会有这种畸形怪物?对上这种怪物的黑龙王,真是一个特大号悲剧……
  ----------------------------------------------------------------------
  转眼之间,又是新年,对我来说,这种节日似乎没有特别意义,因此我婉拒了南蛮兽神峰的乱交大会邀请,但家里的几个女人,却想要热闹一下,因此,在本地、不在本地的后宫成员,全都秘密回到萨拉的爵府,一起庆贺新年,还开了特殊派对。
  坐在垫着豹皮毯的大椅子上,我徐徐饮下红酒,让炽热酒液温暖胸膛,兼松懈疲惫的身躯。
  肩上柔荑的感受,很能松弛紧绷的肌肉,我望向背后的月樱,事隔多年,这名从小就照顾我的姊姊娇妻,按摩技术还是像我小时候一样好,还对着我报以温柔的一笑。
  并不是只有月樱………
  我横视过室内的众多女子,她们正各自作着各自的事,平和闲逸的幸福模样,很难相信我们曾经走过那么多的风风雨雨。
  狐耳长尾的半兽美人,坐在藤椅上娇憨地瞌睡,翻开一半的书本,放在她饱满的胸口,让人无法不被那高耸的性感曲线所吸引,而她隆起的腹部,也同样引人注目。
  尖耳蓝瞳的精灵少女,手里拿着细针,一针一线地作着刺绣,偶尔会揉揉她疲累的眼睛;紫眼的吸血族艳女,举杯啜饮着昂贵的佳酿,半睁半闭的眼睛,不时朝这边看来。
  犄角碧发的龙族丽人,用棉布擦拭着自己的配剑,自那一战后,她已绝少再动剑了,所有亲友死光灭绝的她,很自然地一直与我同在,结束前半生的颠沛生涯,就在几天前,她更满心欢喜地接到体内有新生命降临的讯息,所有的悲伤,都可以一扫而空了。
  摇篮旁边,一名童颜巨乳的忍装少女,作着一贯的警戒,守护着摇篮里头那名我与她最为心爱的人儿,只是这情形将在不久之后改变,特别是当下个月中,她肚里的孩子出生后,一切定会有所不同,我们都约好了,那孩子将是她、心梦和我共同的孩子。
  绣着百凤图样的豪华地毯上,一对收起了羽翼的天使窃窃私语,她们的容貌体态一模一样,但在纵情欢好时的反应,却又截然不同,姊姊完全乐在其中,妹妹还很抵触,可是只要姊姊与我一起联手玩弄她,她的高潮就会来得更强、更劲,爽到每次都喷尿的程度。
  黑发的军装女王、金发的小公主,是我这里的另一对姊妹,虽然比较不会搞同性爱,可是彼此间的感情深厚,却绝不会输给另一对。由于身份特殊,冷翎兰为了不让别人发现自己已经怀孕,伤透了脑筋,再过几个月,肚子就会开始大起来,未婚的她一直想逼我进礼堂,星玫没有这样的困扰,却总缠着我也想怀孕,让我不胜其扰……当然,这也是种甜蜜的困扰……
  当我目光与这些女人相触,她们或是向我点头微笑,或是嗔了一眼,还有的轻抿红唇,毫不掩饰地投来挑逗暗示,更有的对我怒目而视,尤其是羽虹,她的眼神中有愤怒更有哀怨。
  与自愿留在我身边的羽霓不同,羽虹最终是以奴隶身份被强行留下,身上还戴着项圈和锁链,叮当作响。苏醒过来的她,一度仍想要报仇,却被羽霓给拦住,说若要报仇,就先把她给杀了,羽虹错愕得不知如何是好,就这么乱七八糟、糊里糊涂地留下,也许……这就是我们之间的感情,不能明说、不能细想,只要一清清楚楚,就有无穷仇怨,只能大家糊里糊涂、乱七八糟,彼此才能得到平静与喜乐,日子才能过下去。
  ………我再次环顾着室内,看过她们,看过其他的人,再快速扫过一些已经刻在灵位上的名字,说实在话,那几乎都是些活该去死的人名,其中最显眼的两个,在海外天天打炮旅游,前几天还发了明信片给我,真是快活似神仙,可惜对很多人而言,这两个人不遭报应,很没天理就是了。
  不久之前,这里还是美女大本营,一转眼,就成了孕妇大集合了,世事就是如此多变,一下太多,一下太少,没有恰到好处的时候,这也就是人生了……
  回溯我与她们认识的经过,要回想起许久之前的众多往事,而现在想来,几乎每一次的初遇,都与大地上的战争、暗杀、阴谋息息相关,幸而我们终能携手度过这一切,里头虽然有些不尽如人意之处,但只要别钻牛角尖,别自寻烦恼,其实现在这样已经很幸福,很理想了,毕竟,伟大的黑龙王陛下,给了我非常好的教训……
  “在想什么?”
  发现我的出神,月樱这么柔柔问了一声,同时,李华梅、冷翎兰、天河雪琼、霓虹……大家的目光也都被吸引过来,我想了想,微微一笑。
  “我刚刚领悟了一个真理。”
  “哦?是什么?”
  “人生在世数十年,小事不要太计较!”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