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作者后话

作者后话

  写了十几年的一部作品,终于结束了,篇末不说点什么是不行的,但真要说点什么,又总觉得……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里布达,最初只是游戏之作,从第三集开始正式建立风格与详细设定,虽然一部作品写上十年,是一件很累的事,但对作者而言,能花上十几年,把自己构思的每个剧情都完整写出,这也是一件很幸福的事。
  写最后这一集的时候,最先写的就是结尾,先把结尾该交代的东西交代清楚,再倒回去写大战,所以绝对没有什么匆匆结尾、烂尾之类的问题,顶多就是羽虹的描写有些不足而已,如果这样还说是为了赶戏而结尾,那也只能回一句,鸡蛋里挑骨头了。
  如果硬要往下写,再写三五本都可以,反正就是拼命塞床戏,但以剧情来说,冷家三姊妹的群体戏完结后,已经没有什么非写不可的床戏了,到此打住,一切正好,原本我希望,无论如何不要超过大唐双龙传的集数,无奈事与愿违,还是硬生生多了一本出来,幸好没超过风姿物语的集数,不然可真是惭愧了。
  话说回来,现在的情况不同于当年,网上动不动就是六七百万字的作品,相较之下,六十几本其实也不算什么吧(笑)。
  作品连载时间跨度长,难免发生一些问题,最主要的问题,还是出在外界的变化上,阿里布达连载之初,一个月固定能出一本,就是业界公认的良好作者,阿里布达虽然两个月出一本,但绝对固定,没晚出没开天窗,算来也对得起资方与顾客了,哪想到十年中业界风气丕变,现在已经是每个月出不了两本,就根本红不起来,连带读者也开始在怪,阿里布达为何出得那么慢。
  风格也是个问题,虽然是情色小说,但阿里开写之初,所谓的禁忌只有一个,就是主角的女人不能让别人上,这个禁忌十多年来我也没有犯过,只是为了剧情起伏,需要营造各种惊险与冲突,难免要让主角遇些危险磨难,当年是没问题的,现在却也骂声一片,这也是虐主,那也是虐主,动辄得咎,构思剧情的时候都快要被弄疯了,干,最好是主角什么都一帆风顺,直接走过去,一脚踢死大魔王,故事直接结束,这样最不虐主啦!
  多年来,一直有人问我,阿里布达的最后结局,会不会是一个悲剧,我都是说:到时候就知道了。
  这么回答不是故弄玄虚,是希望为读者保留一份最后的乐趣,如果一开始就知道结局的走向,中间阅读的时候,还能享受那种情绪被牵动的感觉吗?为了情节发展而开心、担心、伤心,这是阅读小说的最大乐趣,我希望能把这份乐趣保留给读者,所以十几年来始终不松口,不然,如果一开始就承诺大家,结尾必是快乐大结局,阅读的快乐还会深刻吗?
  我始终相信那个道理:没有了酸味的甜,就是没法那么甜。没有遭遇逆境的一帆风顺,得来的甜美,总是那么空洞,这是我的创作理念,只是在一片虐主虐主的抗议中,我也很纳闷,到底是哪来的一堆草莓族,稍微有点挫折就鬼吼鬼叫?这样的性情,在社会上怎么生存下去?
  “李华梅在黑龙会,没有被任何人上”的设定,是十多年前写第三集时就已经定下的,写出来以后,还一堆人吵着说不合理,这真是奇怪了,女人被抓了说是虐主,结果女人被抓了却没给别人干,又大叫不合理,与其说是众口难调,倒不如说……他妈的这群烂草莓到底想怎么样啊?
  很多看似不合理的东西,如果能把书多看两次,就会找到答案,大叔是个复杂、矛盾而且失败的人,他知道自己这么作不会有好结果,就算想干的事情全部干成,也不会得到复仇的快感,得到的只有空虚,但他不能不这么干,如果他放弃的话,他做过的一切、害过的人,就通通变成一场大笑话,所以他必须得干,还一定要干到最后。
  但即使他知道这些,他还是会一再自我嘲弄、自我否定,所以在萨拉城中的埋伏战,他看似嘲笑主角,实际上却是替主角解释,最终促成主角与诸女的大和解,而他这么干完之后,就是拼命自嘲“这么作只是为了将来好把他们推入更痛苦、更绝望的深渊”,这是他用来自我交代的理由,或者说……借口。
  大叔就是处在这样的精神状态下,不疯才有鬼,而他为什么不干李华梅,答案当然就是……他把主角当成自己真正的儿子,心里始终留了一块良善美好的地方,给这个让他无法狠下手去的孩子;至于为什么他当主角是孩子,却还干得这么狠……因为他是他啊。
  道理很简单,只是对于那些只想看主角一帆风顺直线走到终点,随便一脚踢死大魔王,拉结束幕的人来说,这些道理、这些细微剧情,全都是可忽视的东西,这些人想看的不是那些,所以也毫不在意,而每次我接到他们提出的要求,问我为什么不能写得像那些爽文一样,都觉得啼笑皆非。
  川菜馆里,当然是卖川菜,难道会卖甜品吗?一个顾客,跑到川菜馆里吃了麻婆豆腐,然后翻桌火大说这道菜没有糖葫芦的香甜,厨师应该好好去学习做糖葫芦的技巧……也许顾客都是对的,但……这总不能说是厨师的错吧?
  本来这世上就不只有一种料理,一个能够容许多种料理并存的社会,才是一个健康的社会,对顾客而言也才是最好的,如果有一天,所有其他口味的餐厅都倒光,只剩下一种口味,这样的世界,不是很无聊吗?
  这几年里,情色作品的市场大幅萎缩,作品的生存空间也极为艰难,远比十多年前还要困难得多,看到公司里的作者一个一个离去,说没感觉是不可能的,下一部作品会朝一般向发展,希望……下一个十年,社会与世界都能朝更好的方向发展吧,谢谢一路跟到这里的读者,多年来的支持,谢谢。
  二零一二年五月二十九日十一时五十二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