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乱云飞渡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十一章

第四十一章

教母对教父还是有很深的感情的,她让我去打听教父的前途,谁都知道教父是必死无疑了的,没有谁难过,因为教父管人时就是一派拉、吓、贿等手段,表面和你称兄道弟,背后如得罪了他就不留情。大家倒是担心教母本人。

袁静更是这样,她一直来与教母并称帮中二姝,不但能力可以并驾齐驱,关系也很好。有一天,我们在商场办公室时,我们谈论她鼓起来的肚子时她突然说:“有了!”

我们问她是什么事,她道:“让她怀孕,就万事大吉了。”

我道:“好就是好,但老大还在里面,怎么怀呢?”

袁静看着我,我明白她的意思,心里发慌道:“你别看我。”

袁静又看了一下教母道:“让小峰给你怀上吧。”

我忙道:“别、别、别,她是我阿姐。”真的,我从来没对教母有过非分之想,一是慑于教父,二也是有些怵教母,三来还是较尊重她的,虽然她是个美丽且有气质的女人,但我身边的女人不少啊。何况这两个月来我还沉浸在绣蓉、倩如、仪娴、姚琴的淫欲中,最近又弄了前丈母娘婉娟。

袁静道:“别假正经,你肚子装的是什么我还不知道。”

教母道:“算了,我也不打算怎样,没心情。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吧。”

没过几天,袁静叫上我和教母一起去吃饭,并故意制造我和教母单独相处的机会,但我不知道说些什么。教母的兴致也不是很高。我只能一个劲地赞美教母,她才开心起来。

回到家,教母感觉自己的心情好了不少,丈夫必死无疑的,而自己今后的路又在哪里呢?黑道是不能走了,她打算改造一下手下的成员,走上正道来。毕竟,自己在这些人中还有号召力,也有威慑力,另外还有一个得力的助手小峰在帮住呢。

想到小峰,她又想到自己,那天袁静说的借种的事。多年来,自己也称得上是功成名就了,只是攀登高峰后,竟剩却高处不胜寒的廖寂。她自己自从跟随教父打天下。等到自己在尔虞我诈的黑帮中大刀阔斧的挥洒,掌握了帮内第二的权力后,昔日不自量力的男人个个在她面前都燮得战战兢兢,诚惶诚恐,对她敬若天神。特别因为教父的原因,几乎都是她的下属或晚辈,摄于她的威权,除了唯唯诺诺,又有谁胆敢对自己轻佻戏语?这一方面固然满足了自尊和虚荣,但另一方面也常使自己觉得好像缺了点什么。有时候甚至怀疑自己在他们的眼里究竟还是不是个女人。

人有时是活在他人的掌声中,尤其自己四十好几的年纪还让二十多岁的小男人如此赞美。回想帮内里,多少男生,对她投射出充满仰慕的目光,不禁暗暗得意,自己应是徐娘未老,美色魅力不减。其实就算今天没有小峰当面毫不保留的赞美,自己对自己的美色还是充满信心,只是自赞自夸总比不上由男人嘴里说出来得令人心喜。

想着想着,可笑的心情逐渐消逝,难以排遣的寂廖涌上心头。“女为悦己者容”,自己容貌再漂亮、身材再美好,少了男人充满热情、带有侵略性甚至是性欲的眼神,还不是只落得孤芳自赏、坐待枯萎的命运。“女人四十一枝花”,正是最美最艳的时候,可是鲜花既已盛开又能美丽多久?“花开堪折直需折”,以自己今天的身份地位,只怕没什么人敢大胆攀折、欣赏把玩。女人的黄金十年,在事业家庭的劳心中已是青春将尽,表面的风光却得付出多少内心孤独苍桑的代价。青春啊!青春啊!为何一去不回头,难道自己的未来只剩在优渥的物质环境下含饴弄孙,然后了此残生?黯然神伤,只能自怜,一种久违了的渴望和热情,逐渐萦绕脑海,她缓缓地扭动娇躯,走向梳妆台,站在镜子前,将身上的衣衫一件一件的脱了下来,幽怨地看着镜中的自己,只见镜里一张芙蓉般的俏脸,媚眼如丝,樱唇微闭,充满成熟的女人风情;退后几步,赤裸傲人的身体全都入镜,细嫩柔滑的肌肤、圆润修长的玉腿、浑圆挺耸的丰臀、饱满坚挺的双乳、鲜美如蜜桃般的嫩穴,这美妙的胴体竟只能坐待花开自飘零,再也没有人能够浇灌滋润,让好花更美更艳。体内的欲火渐成燎原之势,不禁一只手轻抚了一下轻颤不已的rǔ头,一股酥麻从rǔ头处窜起,直奔脑门,那舒爽的感觉令人欲罢不能,纤纤玉指频频触摸着涨涨的rǔ头。不一会儿,发现自己的rǔ头越发的肿大,呈现出晕红的颜色来,她再也不满足……

又一天晚上,袁静打电话给我,说她在教母家里,叫我过去。我过去后,看见她俩坐在那里聊天、看电视。我也和她们坐了一起聊。期间,我们谁也没说起有关教父和其他不愉快的话题。

不久,趁着教母不在时,袁静告诉我道:“今晚她还没有排卵,还要过三四天,不过你们可以同床了,找一下感觉,你要哄好她,她不会拒绝的,放心。”

袁静再坐了一会,就告辞了,并把门反关了。

屋里只剩下我和教母,她坐在沙发上,心情仍不是很好。我怯生生地道:“阿姐。”

她没作声。好久,她道:“小峰,坐吧。”我在教母身边坐了下来。

我打量着她,一裘纯黑的丝质吊带晚礼服挂在她身上,她大nǎi子的上半部分露了出来,洁白如脂的肌肤象玉一般,她虽然有些憔悴,但少妇气质却如以前一般绝佳。

过了一会儿,她靠过来,道:“小峰,以后的路好难啊,我们怎么办呢?”

我轻搂着她,道:“阿姐,别怕,只要我们以后不作犯法的事,一样可以过好。”

我们相依相拥着,彷佛没有一点杂念。教母又道:“小峰,老大虽然是坏事做绝,而且外面女人不少,但毕竟他对我们姐妹是很好,曾帮助我们家,他有女人也是躲着我们姐妹。一日夫妻百日恩哪,何况我们还生了一个女儿。”

我不作声,过了一会,她又道:“小峰,老大对你好不?”

我道:“他对我好的有百分之二十,百分之八十在利用我。”

“是么?他这一生都在利用人,但你是他得力的助手,自然会对你好一些。”

过了一会,我道:“阿姐,你知道吗,婧如流产了。”

“是吗,怎么回事?”

“是老大,他糟蹋了婧如。”

教母睁大眼睛,好久,道:“对不起。”

我说:“你知道吧,他想要的,哪怕一时的快乐也不惜我儿子,他是要我帮他做事,帮他出头,他躲藏在幕后,拿我当挡箭牌,有什么事他不会死,总有一天,你对他多好,他也会拿你做挡箭牌的。当然,现在,他没有必要对你不好,也没有必要对我不好,那样谁来帮他做事呢?多讲些好话,多给些钱和权,这都是他收买人心的手段,要不他怎能成为教父?”

“是啊,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临各自飞。”教母道。

过了一会,她又道:“小峰,你怕我吗?”

“怕,谁都怕你。”

“那你为何敢来?”她一双美丽的眼睛逼视着我。

我嘴凑上去,在她耳边轻道:“因为你美啊,美的女人,我会舍得性命的。”我轻轻地吻着她的耳。她美艳得引人遐思,姣白的脸蛋、薄薄樱唇红白分明,格外动人。我双手搭在教母双肩上,小嘴贴在她的粉耳边,温柔的说道:“阿姐,你真迷人。”

她感动起来,转过头,一把噙住我的上嘴唇,叼住,我也叼住她下唇,两个人热吻起来。

两人相互拥抱着,热吻着,大约五六分钟,我的下体硬了起来,一手搂住她一手一抚摸她的nǎi子。

教母羞红着脸,低下头摇了摇:“我是你的阿姐,年纪比你大十几岁,比不得你那些年轻的姑娘她们。”

“阿姐,你有她们没有的成熟之美。”说完我双手从教母肩上滑向她的前胸,我双手伸入教母撇露低开的睡袍中,一把握住两颗丰满浑圆而富有弹性的大乳房,是又摸又揉的,教母好像触电似的打个寒噤,冷不防我将头伸过去紧紧吻住她的香唇,教母被摸得浑身颤抖。我捞起她睡袍下摆,教母顿时变成白晰半裸的美女,她那雪白丰满成熟的肉体,以及娇艳羞红的粉脸,散发出成熟女人阵阵肉香,粉白的丰乳和红晕的rǔ头,看得我浑身发热,胯下的宝贝更形膨胀。

“小峰快……抱我去卧室……”教母开始呻吟,我一手揉弄着大乳房、一手掀起她的短裙,隔着丝质亵裤抚摸着xiāo穴。

“啊……啊……”教母又惊叫两声,那女人上下敏感地带,同时被我爱抚揉弄着,但觉全身阵阵酥麻,丰满有弹性的乳房被揉弄得高挺着,xiāo穴被爱抚得感到十分炽热,难受得流出些透明的yín水把亵裤裤都弄湿了。我此时又把她的亵裤褪到膝边,用手拨弄那已突起的阴核,教母被这般拨弄,娇躯不断闪躲着,小嘴频频发出些轻微的呻吟声:“嗯……嗯……”

教母被我撩弄得一股强烈的快感冉冉燃生,理智逐渐模糊了,她感觉体内一股热烈欲求酝酿着,期待异性的慰藉怜爱,她浑身发热、xiāo穴里是又酥又麻,期待着粗长硬烫的宝贝来慰藉充实它。我已经自己的宝贝放了出来。

“阿姐,你摸摸看……”我一手拉着教母的玉手来握住他的宝贝,一手搓揉她丰满的大乳房,游移不止。教母被抚摸得全身颤抖着,虽然她极力想掩饰内心悸动的春情,但已承受不了我熟练的调情手法,一再的挑逗撩起了她原始淫荡的欲火。她张开樱唇小嘴伸出香舌,俩人热情的狂吻着,教母那握住我大宝贝的手也开始套弄着,她双眸充满着情欲需求的朦胧美,彷佛向人诉说她的性欲已上升。

我看她这般反应,知道成熟美艳的教母已难以抗拒我的挑情,进入性欲兴奋的状态,一把将她的躯体抱了起来,就往卧室走去,把她轻轻放在大床上。她那一双丰满肥大的乳房美艳极了,我万分珍惜般揉弄着,感觉弹性十足,舒服极了。欲火高昂的我先把自己的衣裤脱得精光后,扑向半裸的教母身体爱抚玩弄一阵,再把她的短裙及亵裤全部脱了,教母成熟妩媚的胴体,一丝不挂的呈现在我眼前。她娇喘呼呼,挣扎着一双大乳房抖荡着是那么迷人,她双手分别掩住乳房与私处:“喔……坏……我……”

教母此时春心荡漾、浑身颤抖不已,娇啼浪叫,那甜美的叫声太美太诱人。她那洁白无瑕的肉体赤裸裸展现在我的眼前,身材非常均匀好看、肌肤细腻滑嫩、曲线婀娜,看那小腹平坦嫩滑、肥臀光滑细嫩是又圆又大、玉腿浑圆修长。她的阴毛浓密乌黑细长,将那迷人令人遐想的性感xiāo穴整个围得满满的,若隐若现的肉缝沾满着湿淋淋的yín水,两片鲜红的yīn唇一张一合的动着,就像她脸蛋上的樱唇小嘴同样充满诱惑。我将她雪白浑圆的玉腿分开,用嘴先行亲吻那穴口一番,再用舌尖舐吮她的大小yīn唇,然后用牙齿轻咬如米粒般的阴核。

“啊……喔……我……啊……”教母虽然是过来人,不知这种滋味曾尝过没有。

“啊……啊……小冤家……你弄得我……难受死了……你真坏……”教母被舔得痒入心底,阵阵快感电流般袭来,肥臀不停的扭动往上挺、左右扭摆着,双手紧紧抱住我的头部,发出喜悦的娇嗲喘息声:“啊……我……我受不了了……哎呀……你舔得我好舒服……我……我要……要丢了……”我猛地用劲吸吮咬舐着湿润的穴肉,教母的xiāo穴一股热烫的yín水已像溪流潺潺而出,她全身阵阵颤动,弯起玉腿把肥臀抬得更高,把xiāo穴更为高凸,让我更彻底的舐食她的yín水。

“阿姐……弟弟这样……你满意吗……”

“我……这是从哪学的……你坏死了……小小年纪……就会这样子玩女人……你可真坏……啊……”

“嘻嘻……别怕……好姐姐……我会给你更舒服和爽快的滋味尝尝……”

我手握宝贝,先用那大guī头在她的xiāo穴穴口研磨,磨得教母骚痒难耐,不禁娇羞呐喊:“好我……别再磨了……xiāo穴痒死啦……快……快把大宝贝插……插入xiāo穴……求……求你给我插穴……你快嘛……”

我看她那淫荡的模样,知道刚才被他舐咬时已丢了一次yín水的教母,此刻正处于兴奋的状态,急需要大宝贝来一顿狠猛的抽插,方能一泄她心中高昂的欲火,只听教母浪得娇呼着:“弄我……我快痒死啦……你……还捉弄我……快……快插进去呀……快点嘛……”

看教母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神情,我不再犹豫,对准穴口猛地插进去,“滋”的一声直捣到底,大guī头顶住教母的花心深处。我觉得她的xiāo穴里又暖又紧,穴里嫩肉把宝贝包得紧紧真是舒服。久未挨插的xiāo穴就又小又紧,除了老公那宝贝外,不曾尝过别的男人的宝贝,遇到我这粗长硕大的宝贝,她竟差点吃不消。我也意想不到她的xiāo穴那么紧小,看她刚才骚媚淫荡饥渴难耐的表情,刺激得使我性欲高涨、猛插到底。

过了半响,教母才娇喘呼呼望着我一眼:“我……你真狠心啊……你的宝贝这么大……也不管姐姐受不受得了……就猛的一插到底……唉……姐姐真是又怕又爱……你……你这小冤家……哦……”

她如泣如诉、楚楚可人的样子,使得我于心不忍道:“阿姐……我不知道你的穴口是那么紧……让你受不了……是我太鲁莽了……”

教母见他倒蛮体贴的,不禁娇媚微笑:“姐姐才舍不得打你……骂你……现在轻点儿抽插……别太用力……我怕受不了……记住别太冲动……”她嘴角泛着一丝笑意显得更娇美、更妩媚迷人。

我想不到教母外表美艳丰盈,xiāo穴尚如此紧小,今夜能够玩到她真是前世修来的艳福,我开始轻抽慢插,而教母也扭动她那光滑雪白的肥臀配合著。

“喔……好爽哟……好……姐姐的xiāo穴……被大宝贝插得……好舒服哟……我……我的好弟弟……再插快点……”

春情汤漾的教母,肉体随着宝贝插穴的节奏起伏着,她灵巧的扭动肥臀频频往上顶,激情淫秽浪叫着:“哎呀……我……你的大……大guī头碰到人家的花心了……哦……好痛快哟……我又要丢给你了……喔……好舒服……”

一股热烫的yín水直冲而出,我感到guī头被yín水一烫,舒服透顶,刺激得他的原始兽性也暴涨出来,不再怜惜地改用猛插狠抽,研磨花心、九浅一深、左右插花等等招式来调弄她。教母的娇躯好似欲火焚身,她紧紧的搂抱着我,只听到那宝贝抽插出入时的yín水声“噗滋”、“噗滋”不绝于耳。教母感到大宝贝的插穴带给她无限的快感,舒服得使她几乎发狂,她把我搂得死紧,大肥臀猛扭猛摇,更不时发出销魂的叫床:“喔……喔……天哪……美死我了……我……啊……操死我了……哼……哼……姐姐要被你插死了……我不行了……哎哟……又……又要丢了……”

教母经不起我的猛弄猛顶,全身一阵颤抖,xiāo穴嫩肉在痉挛着,不断吮吻着我的大guī头,突然阵阵yín水又奋涌而出,浇得我无限的舒畅,我深深感到那插入教母xiāo穴的大宝贝,就像被三明治夹着的香肠,感到无限的美妙,一再泄了身的教母顿酥软软的瘫在床上。

我的大宝贝正插得无比舒畅时见教母突然不动了,使他难以忍受,于是双手抬高她的两条美腿抬放肩上,再拿个枕头垫在她的肥臀下,使教母的xiāo穴突挺得更高翘,我握住大宝贝,对准教母的xiāo穴猛的一插到底。他毫不留情的猛插猛抽,更使出那让女人欲仙欲死的“老汉推车”绝技挺动,只插得她娇躯颤抖。性技高超的我不时将臀部摇摆几下,使大guī头在花心深处研磨一番。

结婚多年教母却不曾享受过如此粗长壮硕宝贝、如此销魂的技巧,被他这阵阵猛插猛抽,教母爽得粉脸狂摆、秀发乱飞、浑身颤抖受惊般的淫声浪叫着:“喔……喔……不行啦……快把姐姐的腿放下……啊……受不了啦……姐姐的xiāo穴要被你插……插破了啦……好弟弟……你……你饶了我啊……饶了我呀……”

教母骚浪样儿使我更卖力抽插,似乎要插穿那诱人的xiāo穴才甘心,她被插得欲仙欲死、披头散发、娇喘连连、媚眼如丝,全身舒畅无比,香汗和yín水弄湿了一床单。

“喔、喔……好我……你好会玩……姐姐可让你玩……玩死了……哎哟呀……”

“阿姐……你……你忍耐一下……我快要泄了……”教母知道我要达到高潮了,只得提起余力,肥臀拚命上挺扭动迎合他最后的冲刺,并且使出阴壁功,使穴肉一吸一放的吸吮着大宝贝。

“冤家……要命的我……姐姐又要丢了……”

“啊……阿姐……我也要泄了……啊……啊……”

教母猛地一阵痉挛,紧紧的抱住我的腰背,热烫的yín水又是一泄如注,我感到大guī头酥麻无比,终于忍不住将jīng液急射而出,痛快的射入教母的xiāo穴深处。她被那热烫的jīng液射得大叫:“唉唷……好我……好弟弟……美死我了……”

俩人同时到达了性的高潮,双双紧紧的搂抱片刻后,我抽出泄精后仍坚挺的宝贝,他双手柔情的轻轻抚教母那丰满性感的胴体。教母得到了性的满足,再加上激情后我柔情的爱抚,使她再尝到人生完美的性爱欢愉,两人又亲又吻的拥吻一番后,教母满足又疲乏地睡了。

当然,这一段时间我再也不敢去找绣蓉婆媳她们,也不敢染指婉娟姨,一直与教母呆在一起。

我几乎每天都沉浸在教母的肉欲里。无疑教母有着让任何男人心动的条件,姣美成熟的身材、冷艳动人的容貌,再加上曾让帮内震慑的形象,满足了所有男人想要征服女人的幻想。那艳绝人寰的身影,那如花似玉的俏脸,那成熟典雅的气质,那丰腴柔美的身段,曾经无数次走入男人脑海深处,令男人神魂飘荡、想入非非却又不敢侵犯。

一个如此高贵典雅、成就非凡,令大多数男人自惭形秽的高贵女神,如今虽是落难,且丈夫身陷牢狱,但坚强的她那余威尚存。在帮中人年来,她与教父管理是相辅相成的,教父刚狠为主,手段颇辣,兼以怀柔政策收买人心,为其卖命。而教母以柔为主,不从背地施手段,柔中带刚,该下手却不留情,令人敬畏。

现在她的身体和心灵都已荒芜很久了,在尊贵的身份地位和坚强面具背后,无论她的出身如何高贵,地位如何高不可攀,始终还是个需要男人爱护怜惜的女人。我则抓住这点挑起她情欲上的需要和感觉,满足她心灵上的寂寞和空虚,征服这个高不可攀、典雅端庄的大美人的肉体和灵魂。

现在我们帮已不复存在,取代的是一个七八十人的公司。公司总经理是袁静,实际上她是二把手,教母才是一把手。毕竟,这些人更服教母,而且教母也有一套管理方法,公司的业务很好。

教母与我一同出现在公司中时,一般则是让我伴在她左右。别人一看就明白,我已填充了教父的位置,公司掌舵人迟早教母要交到我手中。不过大家也不以为然,因为以前在帮中,你吃我我吞你,或者别的帮中铲除帮主娶其妻子的事是常见的。教父出不来这是谁都明白的事。

不但教母把我视为她的男人,就连她妹妹佳丽,也就是二夫人也一样。每当我回到家中时,教母坐在我旁边,而二夫人就像平时对教父一样,不声不响温顺地来坐在我的另一侧,一些她姐妹俩都觉得很自然,但我都是拥着教母,却不敢去拥抱二夫人。在这个家中,姐妹俩各自有各自的卧室。平时教父分别与她俩睡。虽然二夫人也有着倾城的天姿和丰柔的身段,但她却正在怀孕,大约是天意吧,教父即将被捕时二夫人就怀上了孩子。

有时候,教母不在家时,我也想去弄一弄二夫人,但还是怕一些教母的,而且二夫人也正在怀孕,大约有三四个月了吧,肚子开始大起来了。

这一段时间,我体内生产的jīng液全灌输给了教母。结果,在这一经期内,38岁的教母又一次成功受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