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乱云飞渡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十二章

第四十二章

教母怀孕后要保胎就不让我碰她了。过了几天,我又涨得难爱,因为我每天都要做一次到两次爱。我最大的爱好,就是运动,做爱和看书,所以每天处理完事情之后,我总要去健身部去跑几千米,然后锻炼一下身体各部位的力量,再玩一场篮球,或者来一下散打训练。回到家后,休息下就吃饭,与女人去散散步,或喝些茶,来些温馨浪漫的节目,当女人出现最迷人的时刻时,我就享受她的身体。

我又得回到仪娴处,搂住她母女俩疯狂几回,让旱了一段时间的仪娴和姚琴得到滋润。要不,就去绣蓉那里,特别是绣蓉xiāo穴早年生子,久无人插,拥她上床,肌肤柔腻,着手欲酥,欢会之际,千啼百转,不啻仙女下凡,真是天生尤物,令人身心俱醉。加上年仅八岁多的倩如加入助阵,让人乐不思蜀。

不过,教母还是限制我去仪娴和绣蓉那里的。一般她是不准我去过夜的,因为她多少对她们不是很好感,特别是金刚的亲人,她觉得她们好像没教养一样。

一天晚上,当我和教母,二夫人都洗澡上床了后。我却翻来覆去睡不着,教母知道我在想做那事。便道:“你二姐也有了三个多月的身孕了,可以做那事了。这一段时间我们在闹,她在旁边怪可怜的。”

我搂着教母道:“阿姐,我不是那个意思。”

“你想干什么我还不清楚。起来,我带你过去。”教母一把拽起我,拉我向二夫人卧室走去。

二夫人大约刚睡着,起来开门时还摸不着头脑。道:“姐,你是……”

“今晚姐带峰弟来陪你睡。”

二夫人有些意外,同时还带着腼腆。沉静是她的天性,天生她就是一派端庄,文静的美。此时她站在门边看着教母推我到床边坐下。

二夫人走过来,一袭天蓝睡袍柔柔坠坠包裹着她,睡袍在她走动时款款摆动反衬着光芒。教母把大灯灭了,只剩下几盏彩灯,二夫人的睡袍变幻着莫名的色彩我转过脸来。我再看教母,同样成熟与妩媚。

我对教母道:“阿姐,你让我来陪二姐睡啊?”

她道:“我也陪你们一起睡。”

我搂住教母,轻吻着她道:“阿姐,你真好。”

她却一把推开我,道:“去,抱你二姐。”

二夫人却是万般害羞,低头道:“姐,我……”

教母在我耳边低道:“放开些,对我就那样猛……”然后她伸手入我裤衩中,握住我的若涨若软的ròu棒,轻轻抓揉着。我轻轻地拥住二夫人,道:“二姐,你好美。”说着一手隔着睡袍搓揉着她那两颗大nǎi子,二夫人不作声,双手却抓住我的手腕,任随我的手在动。怀孕了的她,nǎi子是特别的大,竟比她姐姐还大出一圈,我抚摸着二夫人,而自己的下身却又被教母抓握着,只觉得自己的血在迅速沸腾。

我搂着二夫人在抚摸她,而另一边教母又靠在我肩上搂住我在弄我的宝贝。左右一侧一位如花般娇媚的美少妇,令我跌在温柔堆中。我一把按下二夫人,躺在她旁边,一只腿覆盖了她的一只大腿,手往她小腹滑去。

我隔着睡袍,光滑而柔软的睡袍在她肚子上犹如丝绸覆在滑嫩的玉上一般,我轻抚着她鼓起的肚腹,接着往下,直到她胯间,我摸到了一只鼓涨的包子,如山般耸立在两腿根,虽隔着一层薄薄的睡袍,但中间一条缝清楚分明。我轻揉着肉缝,不久睡袍已湿了,而羞涩的二夫人已发出轻轻呻吟,如梦如呓。

教母已褪了我的裤衩,一支长而大的宝贝弹了出来,只见如小鸡蛋般大的宝贝头在暗红的灯下?亮,而巴在床上教母一口衔住我的宝贝吮舔起来,我只觉得有些意外,因为我与她欢爱近一个月的霎时间里,她还从未给我舔过。

教母在下边舔得我格外舒服,她小巧的两手抓握住我的ròu棒不住套弄,露出棒头那一截来用口舌吮舔,她温暖柔软而滑爽的小口品得我ròu棒是越来越硬涨,我禁不住伸手到二夫人的睡袍内,抠摸起她的肉穴来。

二夫人的肉穴已被aì液浸得滑爽无比,我用中指轻按抚着肉缝,淫液越来越多,她呻吟也越来越大声了。此时,教母放开我,从二夫人床头的抽屉里拿出一支电动棒,道:“我也要玩玩。”

我才知道,教母也被欲火折磨得浑身热烫,只是顾忌腹中的胎儿,怕我抽插太深。所以她就使用了电动棒。此电动棒虽大,但比起我的ròu棒竟小了一圈,也短了一截。

教母把电动棒插入自己睡袍下摆中,打开电源,只听到轻微的嗡嗡声。她扑过来又是一口含住我的ròu棒,由慢到快吮舔起来,到后来,她简直成了用唇和舌的套弄,还不停地发出哼声,弄得我爽快无比,我知道,电动棒在教母的肉穴里快频率的震动,使得她下身麻爽将至极点。

果然,不久,她发疯地用手撸着,用嘴套弄着,接着紧紧抱住我,我知道她高潮来临了,连忙把ròu棒从她嘴里抽出来,果然,她牙关紧闭,用力抱着我的腰并发出撕喊,我看见从她睡袍下摆伸出的一根白线连着的开关器,里面的电动棒正在震动着她敏感的肉体,终于她如火山爆发一般,高潮来临了。

教母的表演,对我和二夫人来说充满了诱惑和刺激,也点得二夫人的欲火熊熊燃烧。后来我才知道,原先二姐妹共一夫,但相互间从没同床,也没见过彼此发浪和性爱的过程。

我低头看着二夫人,她那双黑白分明、水汪汪的桃花大凤眼充满渴望,姣白的粉脸白中透红而艳红唇膏彩绘下的樱桃小嘴显得鲜嫩欲滴,那一张一合的樱唇令人真想一亲芳泽。光滑肌肤雪白细嫩,她凹凸玲珑的身材被紧紧包裹在睡袍内,露出大半的酥胸。浑圆而饱满的乳房挤出一道深深的乳沟,纤纤柳腰裙下一双迷人玉腿雪白修长,洁白圆润的粉臂,成熟艳丽充满着少妇风韵的妩媚。淡雅脂粉香及成熟女人的肉香味迎面扑来,我似乎看见了她浑圆高耸白嫩的酥胸而rǔ头像红豆般的可爱,充满无比的诱惑。

我感受到二夫人是那么光滑白嫩,充满妖媚、情欲,年少的我顿时激起亢奋的欲火,二夫人把整个柔软娇躯依偎着我,我隔着衣服感触到二夫人丰盈的胴体柔软富有弹性,透过她的低胸领口,我瞧见了那几乎奔跳而出的两颗雪白肥嫩、浑圆饱满的乳房,高耸雪白的双乳挤成了一道极深又紧密的乳沟。

二夫人被摸得呻吟起来:“啊……啊……峰弟……你……揉得我……好……好难受……啊……”

二夫人浑身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我轻轻爱抚二夫人那赤裸的胴体,从二夫人身上散发出阵阵的肉香,我抚摸她的秀发、嫩软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轻撩,游移在二夫人那对白嫩高挺、丰硕柔软的浑圆乳房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细小可爱的rǔ头,不久敏感的rǔ头变得膨胀突起。我将二夫人那双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浓密、茂盛如林的三角丛林中央凸现一道肉缝,穴口微张两片yīn唇鲜红如嫩。我用指尖轻触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更不时将指尖深入xiāo穴。

“嗯……哼……啊……啊……”生理的自然反应,使得二夫人不由自主的发出阵阵呻吟声,xiāo穴泌出湿润的玉液,使得我欲火高涨、兴奋异常,左手拨开二夫人那两片鲜嫩的yīn唇,右手握住粗巨的玉茎,对准了二夫人那湿润的mī穴,臀部猛然挺入,“滋”的一声,偌大的玉茎全根尽没xiāo穴。二夫人正在春情荡漾中,没有料到我会采取这么猛烈的攻势,她娇躯一个震动,娇呼道:“峰弟……有……些痛……啊……你的……宝贝好……好大……好粗壮……二姐……受不了……”

我把大宝贝插入她那紧凑的yīn户时,觉得里面非常温暖而且肉感,双手按着二夫人的乳峰,把宝贝往外抽出到yīn唇边,再缓缓地插进去,深抵子宫口的穴心子上,guī头用力地磨转了几下,我知道像这样慢功出细活的方式,最容易引起女人的淫兴。果然不出所料,插了数十下之后,她的yīn道里又分泌出了玉液,湿润了起来。我地双手也在她的乳房上不停地揉捏抚弄着。此时教母在一旁道:“小峰,轻点,小心她肚子中的孩子。”

我哪与日俱增得那么多,尽力抽插起来,二夫人被我干得舒爽无比,双腿自然分得更开,高高举起夹在我的腰间,紧紧地勾住我的背部,媚波荡漾,眼露爱意,骚浪淫媚,风情万千,这种迷人的姿态,摄人心魂的眼神,不管是哪个男人看了都要心醉呀。我九浅一深地把粗又长玉茎,往肉紧的xiāo穴来回狂抽猛插,插得久旱的二夫人阵阵快感从mī穴传遍全身、舒爽无比。狂热的抽插,竟引爆出她那久未挨插的xiāo穴,所深藏的春心欲焰,正值狼虎之年的二夫人,完全崩溃了,淫荡春心迅速侵蚀了她,那久旷寂寞的xiāo穴,怎受得了那真枪实弹的玉茎狂野的抽插?淫欲快感冉冉燃升而起,刺激和紧张冲击着她全身细胞,二夫人感受到xiāo穴内的充实,敏感的阴核频频被碰触使她快感升华到高峰。

“啊……喔……”二夫人发出呻吟声娇躯阵阵颤抖,膨胀发烫的玉茎,在二夫人xiāo穴里来回抽插,那充实温暖的感觉,使她不由得亢奋得欲火焚身。想到我和海伦的关系,这不伦的官能刺激使她兴奋中带有羞惭。激发的欲火,使她那xiāo穴如获至宝肉紧地一张一合的吸吮着guī头,二夫人久未挨插那xiāo穴窄如处女,让我乐得不禁大叫:“喔……二姐……你的xiāo穴好紧……夹得我好爽啊……”

我陶醉的吮吸着二夫人的香舌,玉茎仍不时抽插着她的xiāo穴,插得她娇体轻颤欲仙欲死,原始肉欲战胜了理智伦理,长期独守空闺的她沈浸于我勇猛的进攻。半响后才挣脱了我激情的唇吻,不胜娇羞、粉脸通红、媚眼微闭轻柔的娇呼道:“哦……啊……我……好舒服……”

二夫人感觉到她那mī穴深处就像虫爬蚁咬似的,又难受又舒服,说不出的快感在全身荡漾回旋着,她那肥美臀竟随着我的抽插不停地挺着、迎合著。我九浅一深或九深一浅、忽左忽右地猛插着,点燃的情焰,促使二夫人暴露风骚淫荡本能,她浪吟娇哼、朱口微启频频频发出消魂的叫春:“喔喔……峰弟……我太爽了……好舒服……xiāo穴受不了了……峰弟……你好神勇……啊……”

强忍的欢愉终于转为冶荡的欢叫,春意燎燃、芳心迷乱的她已再无法矜持,颤声浪哼不已:“嗯……唔………啊……妙极了……峰弟……你再……再用力点……”我故意停止抽动大玉茎,害得二夫人急得粉脸涨红,我逗她道:“二姐……叫声好听的……”

“啊……真羞死人……好弟弟……快点动啦……”

我闻言大乐,连番用力抽插坚硬如铁的玉茎,粗大的玉茎在二夫人那已被玉液湿润的xiāo穴,如入无人之地抽送着。

“喔……喔……好弟弟……美死我了……用力插……啊……哼……妙极了……嗯……哼……”二夫人眯住含春的媚眼,激动的将雪白的脖子向后仰去,频频从小嘴发出甜美诱人的叫床声,她空旷已久的xiāo穴在我粗大的玉茎勇猛的冲刺下连呼快活,彷佛飞向九宵云外。我的玉茎被二夫人又窄又紧的xiāo穴夹得舒畅无比,改用旋磨方式扭动臀部,使玉茎在二夫人mī穴里回旋。

“喔……峰弟……好弟弟……姐姐……被你插得好舒服……”二夫人的xiāo穴被他烫又硬、粗又大的玉茎磨得舒服无比,顾不得羞耻舒爽得呻吟浪叫着,她兴奋得双手紧紧搂住我,高抬的双脚紧紧勾住我的腰身,肥臀拚命的上下扭挺,以迎合大玉茎的研磨,二夫人已经陶醉在鱼水之欢当中。

二夫人已舒畅得丢了内敛文静的性格,浪声滋滋、满床春色,xiāo穴深深套住玉茎,如此的紧密旋磨是她过去不曾享受过的快感,二夫人被我插得娇喘吁吁、香汗淋淋、媚眼微闭、姣美的粉脸上显现出满足的欢悦:“哎……峰弟……二姐好爽……峰弟……你可真行……喔喔……受不了啊……喔……哎哟……你的东西太……太大了……”二夫人浪荡淫狎的呻吟声,从她那性感诱惑的艳红小嘴巴频频发出,湿淋淋的玉液不断向外溢出沾湿了床单,俩人双双恣淫在肉欲的激情中。我嘴角溢着欢愉的笑容:“二姐……你满意吗……你痛快吗……”

“嗯嗯……你真行啊……喔……二姐…”

我用嘴唇吮着轻轻咬着二夫人的rǔ头,娇?的rǔ头被刺激得耸立如豆,浑身上下享受那百般的挑逗,使得二夫人呻吟不已,淫荡浪媚的狂呼、全身颤动、玉液不绝而出,娇美的粉脸更洋溢着盎然春情,媚眼微张显得娇媚无比:“哎哟……好舒服……抱紧我……峰弟……啊啊……”

我知道娇艳的二夫人已经陷入饥渴的颠峰高潮,尤其像她那成熟透顶的肉体,此时如不给她凶狠的抽插把她玩个死去活来,让她重温男女肉体交欢的美妙而使二夫人满足,否则恐是无法博取她日后的欢心。我随即翻身下床,将二夫人的娇躯往床边一拉,此时二夫人的媚眼瞄见我胯下那根兀立着红得发紫的玉茎,看得她芳心一震,暗想真是一根雄伟粗长的玉茎。

我拿了枕头垫在二夫人光滑浑圆的肥臀之下,使她那撮乌黑亮丽阴毛,覆盖的耻丘显得高突上挺。我站立在床边,分开二夫人修长白嫩的双腿后,双手架起她的小腿搁在肩上,手握着硬梆梆的玉茎,先用大guī头对着二夫人那细如小径红润又湿润的肉缝逗弄着,二夫人被我逗弄得肥臀不停的往上挺凑着,两片yīn唇像似鲤鱼嘴般张合著,似乎迫不及地寻觅食物:“喔……求求你别再逗我啦……峰弟……我要你的宝贝……拜托你……快插进来吧……”

我想是时候了,猛力一挺、全根插入,施展出令女人欢悦无比的老汉推车绝技,拚命前后抽插着,玉茎塞得xiāo穴满满的,抽插之间更是下下见底,插得艳丽的二夫人浑身酥麻、舒畅无比。“噗滋”、“噗滋”,男女器官撞击之声不绝于耳。二夫人如痴如醉,舒服得把个肥美臀抬高前后扭摆,以迎合我勇猛狠命的抽插,她已陷入淫乱的激情中,是无限的舒爽、无限的喜悦。

“哎哟……峰弟……好弟弟……好舒服……哼……好棒啊……我好久没这么爽快……随便你怎么插……我都无所谓……喔……我的人……我的心都给你啦……喔……爽死我啦……”二夫人失魂般的娇嗲喘叹,粉脸频摆、媚眼如丝、秀发飞舞、香汗淋淋欲火点燃的情焰,促使她表露出风骚淫荡的媚态,脑海里已没有别人,连教母在一旁也抛到九霄云外。现在的她,完全沈溺在欢爱的快感中,无论身心完全被我所征服了。

二夫人心花怒放、如疑如醉、急促娇啼,往昔文静贤淑的风范不复存在,我的玉茎狠狠地抽插着,在她的mī穴中进进出出,她双眉紧蹙:“喔喔……爽死啦……舒服……好舒服……我要丢……丢了……”二夫人娇嗲如呢,极端的快感使她魂飞神散,一股浓热的玉液从xiāo穴急泄而出。

xiāo穴泄出玉液后,依然紧紧套着粗大钢硬的玉茎,使我差点控制不住精门。为了彻底安慰二夫人久旷的芳心,我抑制住shè精的冲动,把泄了身的二夫人抱起后翻转她的胴体,要她四肢屈跪床上,二夫人柔顺的高高翘起那如白瓷般发出光泽而丰硕浑圆的肥臀,臀下狭长细小的肉沟暴露无遗,穴口湿淋的玉液使赤红的yīn唇闪着晶莹亮光,二夫人回头一瞥迷人的双眸,妩媚万状的凝望着我:“峰弟……你还要怎样……”

我跪在她的背后,用双手轻抚着她的肥臀:“好美的圆臀啊。”“哎呀”娇哼一声,二夫人手抓床单柳眉一皱,原来我双手搭在她的肥臀上,将下半身用力一挺玉茎从臀后插进。

二夫人纵情淫荡地前后扭晃肥圆臀迎合著,美艳胴体不停前后摆动,使得两颗丰硕的乳房前后晃动着甚为壮观,我左手伸前捏揉着二夫人晃动不已的乳房,右手抚摸着她白晰细嫩、柔软有肉的肥臀,向前用力挺刺着。她则竭力往后扭摆迎合,成熟美艳的二夫人初尝这种交媾姿势,兴奋得四肢百骸悸动不已,使得她春情激昂、玉液直冒,玉茎在肥臀后面顶得她的穴心阵阵酥麻快活透,她艳红的樱桃小嘴频频发出令天下男人销魂不已的娇啼声,“噗滋”、“噗滋”的插穴声更是清脆响亮,在寂静的夜空中格外的醒目。

“喔……好舒服……爽死我了……会玩穴的……好弟弟……峰弟……姐姐被你插得好舒服……哎哟……喔喔……”她欢悦无比急促娇喘着:“峰弟……我受不了啦……好勇猛的宝贝……美死了……好爽快……我又要丢了……”她激动的大声叫嚷,毫不在乎自己的声音是否传到房外,光滑雪白的胴体加速前后狂摆,一身布满晶亮的汗珠。

我不容二夫人告饶,玉茎更用力的抽插,所带来的刺激竟一波波将二夫人的情欲推向高潮尖峰,浑身酥麻、欲仙欲死,xiāo穴口两片嫩细的yīn唇,随着玉茎的抽插翻进翻出,她舒畅得全身痉挛,二夫人xiāo穴大量热乎乎的玉液急泄,烫得我guī头一阵酥麻。二夫人星目微张爽到极点,我感受到二夫人的xiāo穴正收缩紧吸吮着玉茎。

我快速抽送着,终于也把持不住叫道:“二姐……好爽喔……你的xiāo穴……吸得我好舒服……我也要泄了……”泄身后的二夫人拚命抬挺肥臀,迎合我的最后的冲刺,快感来临刹那,我全身一畅精门大开,滚烫的jīng液卜卜狂喷注满xiāo穴,二夫人的穴内深深感受到这股强劲的热流直喷到了她子宫内的孩儿身上。

最后,我搂着教母和二夫人两人睡去。

在那一段时间里,我经常干着二夫人,三个月后,我还干了教母,但二人并没有流产。我不知道教父怎么会把婧如弄得流产的,况且教母说他那东西比我的小得多了。后来我才知道,教父在奸婧如时,竟对她身体和肚子大力蹂躏,伤了胎儿。

后来,二夫人和教母生了个女儿,袁静在她们之前生了个儿子,这是我离开这个团体之后的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