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乱云飞渡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十三章

第四十三章

如果说从前我对教父的认识是他够义气,对朋友好,豪爽的话,那真是错了很多。

首先是我这个人的性格决定了我对他的认识,我是个讲义气会报恩的人。教父确实对我很好,但他更深的城府我却没在意,那是利用我来斗垮金刚帮,利用我来为他卖命。刚开始我还忘记了自己的责任。另外,他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我只是认为他管理一个黑帮应该有的手段。的确,教父很会收买人心,不然他也成不了气候。

当时我有一点佩服的是,他身为黑社会老大,却对夫人是那么的好,夫妻一心。直到他入狱后,才让人一点一点的知道。

分析教父和教母的关系,首先二人是相互约束的,因为教母是得力的助手,是在明中做事为其洗钱的不可缺少的人物,二则教母又把年轻漂亮的亲妹妹也一同嫁给教父,以拉住教父的心,这点教父是清楚的,所以他对教母也是尊重和有爱的。而教母则是嫁了的男人就是自己一辈子的依靠,死心踏地的跟了教父。毕竟人是有感情的,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何况他们做了那么久的夫妻,且姐妹俩共一夫,还生了个十五岁的女儿了呢?

但是是男人,就会对女人产生拥有的欲望。特别是那些性感,漂亮,年轻的女人。不过各个男人不同,有的责任心强些,有的传统些,有的懦弱些,这些男人会压制住自己的性欲,一辈子只跟一个或少数几个女人产生性爱关系。有的男人以性爱为主,或者根本没有感情,只是疯狂地玩弄女人。有的男人则会以感情为主,怕性爱会亵渎了神圣的感情,置女人的明撩暗示不顾。有的则感情与性爱迸发,热烈迸出火花。

有的男人则喜欢清纯的少女,有的男人爱肉感的少妇,有的男人喜欢成熟的中年妇女,还有的男人爱有气质的女人,有男人爱漂亮的,也有不加选择的,有时同一个女人,穿出的衣着不一样,令男人的感觉就不一样。

当然还有同性恋的,爱性虐待的,喜欢受虐待的,无所不包。

但我觉得我没有偏好,凡是美丽,性感,成熟,或清纯的女人女孩我都喜欢。我特别会欣赏女人,长相上等的女人我单独与其相处时,我竟不能分别谁比谁更漂亮一些,除非那种一看就惊艳的女人。许多女人我接触时并没想到要与其做爱。比如媚姨,她作我的准丈母娘几个月里,我只觉得她是异常的迷人,美得让我没有他想,比如干妈,她庄重典雅,成熟而富有魅力,比如教母,她美丽但有一种慑人的气质,叫人敬而远之,也无他想。还有的女人,相处不久就会对她想入非非,比如嫚媛阿姨,比如我的未婚妻姗姗,比如姣嫂,比如婶娘。相处几天,让我窥探到她美丽的身材,那些神秘之处令我日思夜想。还有些女人我一见到就有迫不及待想按倒她,抽棒捅入的感觉,比如艳姨,比如绣蓉,比如仪娴。我对每一个女人都付出了爱,都觉得欠她们的,都想补偿她们,除了我每次都要给她们多次高潮,还要从物质和精神上给她们安慰和支持,使她们对我总是又想又爱。如果随便叫一个发廊妹来,再漂亮我也是不干的。

而教父就不同了,他有一种虐待心理,只要求自己的性满足。他总是避开教母和二夫人,同时他也避开我,因为他知道我与教母是义结姐弟。只是后来我才知道,他一向与三四个兄弟寻欢作乐,特别有一个兄弟刚娶了个妻,二十岁不到,是个湘妹子,人很靓丽,又有气质,因为她那边很多人到这边来卖淫的,这个兄弟也想让他妻子做年把。有时我觉得人好怪,居然会同意自己的妻子做这种事,但确实有,而且不少。那个兄弟不好意思让妻子在本市做,就送她去了省城,不到一年,就捞了二十多万。当然他是说去做生意的,但谁都明白是做什么生意。后来教父懂得了,就让那个兄弟叫她回来,每月给了八千块,自己三天两头去他家,教父来时那兄弟就起开。

教父早几年就和他的老情人唐婉娟暗渡陈仓了,只是碍于昌叔一是自己人,是自己的师父,二是昌叔金刚实力不容少视,教父才不会因小失大。所以他是有机会就吃两口,对金刚老婆教父也有过动作,只是仪娴因为金刚整日有她面前骂教父的缘故,不从于他。这也是合金钢对教父恨之入骨的一个原因。同时教父还对袁静动过脑子,暗示过她,但袁静是教母的好姐妹,教父也怕给教母知道,没得手也算了,但在帮里帮外,教父搞的女人不少。他最大的特点,就是女人要年轻漂亮,最好是处女,所以每年年末都要给他准备一个处女到初一给他开红,讨一年吉利。

金刚倒台后,他对金刚一系的人没一个好感,对金刚的女人已经没有半点兴趣了,而他无忌地把唐婉娟收过来之后,那种新鲜和从前的情人感觉不久就没有了,他的魔爪就伸到了唐婉娟女儿我前妻文婧如身上,尽管她怀着孩子,教父在婧如肚子上恣意行乐大力搓弄,从而使婧如流产了。

金刚倒台后,教父受到的威胁一下全消了,他的权力和欲望更大,更霸道起来,只是对少数几个人还客气,因为他要用这些人,包括我。

这一切,都是从帮里兄弟或者袁静教母那是陆续听来的。

恶人有恶报,不久教父和帮里另外四人被执行死刑。

林叔叔和那边单位让我在结案前一段时间继续呆在这里,观察动向。现在案结了,我也要回去了,但我却不敢给这些人知道,特别是教母。

那一天,我藉口上省城办事,实际上是回B市与领导联系。教母听说我要去省城,就要我带她和她女儿方姿柔一起去。因为方姿柔年方十五岁,刚上高一,因为她父亲教父这事学校也知道了,而且她也无心思读书,是想上省城去找一所好些的能学些知识的专业学校来给女儿上。

因为教母是被判了三年缓期四年执行的徒刑(因为她怀孕,袁静等没被判),她去要报告。所以她没去成,二夫人又不想去,最后只有我带方姿柔一起去。

我本是要去B市的,但却不得不先上省城一趟了,等办完姿柔的事,送她回去我再去B市吧。

一路上,姿柔都依着我,抱着我的手臂。我知道,她对我不仅是好感,而是倾心了。虽然她知道我与她妈妈及姨的情况,知道我在帮里及她家里差不多取代了她父亲的地位。

在省城,我们找了好几所学校,我都不满意。最后找了一所大学的附中,我对她说,你太小,还是多学些知识吧。

花了三天的时间,通过林叔叔的关系,花了近十万元钱后,终于把姿柔弄进了这所附中就读高一。

这天晚上,我和姿柔晚饭后,逛了一会街,为她买了好多学习和生活用品,好多套衣物,都是名牌的,甚至连卫生巾和小裤都准备了,他没想到我一个大男人会如此细心,这得益于我年少在农村所致。

回到宾馆,洗澡后我打开电视,电视里都是一些无聊的生活片,我翻来翻去,广告,政府新闻,生活片,不过一个生活片里有不少俊男靓女。好像是商战片,就看了一下。

此时,姿柔敲门进来,我让她坐下,她径直坐到了床边,与我并排,相隔约有一尺远。过了一下,她道:“叔叔,你明天真的要走了啊?”

我说:“明天叔叔还要去办事呢。你就安安心心在这里上学吧,三年后考个好的大学。”

她靠了靠过来,道:“叔叔,我一个人在这里好孤单,好怕。”

我道:“你要学会一个人生活,多联系同学,开朗些,不要闷在一处。”

她抱住我的手,望着我乞求道:“叔叔,再陪我两天吧。”

我道:“你她长大了,叔叔明天还有事要办,哪能陪你呢,再说,多陪你两天,你也总得自己一个人生活啊。”

姿柔依靠偎我,久久又道:“我多舍不得你走。”

我又告诉她道:“你入了新学校要一心学习,不要想家里,要争气。更加不要谈恋爱,等上了大学再谈,那时你就会发觉自己成熟一些,知道自己该找什么样的男朋友。”

她道:“叔叔,其实我知道我要找什么样的男朋友。以前,我有一个男友对我挺好的,可是家里一出事,他就不理我了。我再找男朋友就找一个像叔叔这样的。”

“那是以后的事了,现在你的任务是学习。”

我一手揽住她,爱怜地用下巴轻轻地抵着她的头,一阵少女之香入鼻而来。姿柔搂着我的虎腰,脸在我一侧胸轻摩。忽然从她的睡袍上,我看到她那初发育的小乳房,尖尖瘦瘦的小丘上一个小rǔ头。忽然,已憋了三天的我下体发涨起来。我真怕自己一时控制不住,就将这可怜无依无靠的小女孩那个了。于是一把推开了她。“你回去睡了吧,晚了。”

“不!”姿柔固执又拉着我的手。

我站起来道:“再不休息叔叔就要生气了。”说着开了门。

姿柔怪怪地望着我,她彷佛受到极大的伤害。眼泪在眶了转了几转,竟掉下来,她一扭头,跑回自己的房间。

我知道这个女孩这一段时间来心情非常坏,因家家里一系列的问题。我这样一定会伤到她了。我心中非常自责,于是轻轻来到姿柔的房门口,将耳贴在门上听了了一下,里面的她在抽泣。

我着急了,刚才怎么了?就这么生硬地推开她,明明是自己起了坏心眼。于是轻轻敲了敲门,喊道:“柔柔,叔叔不对。”

里边没有动静,我又道:“柔柔,你开开门。”

她仍不理。我在外又劝了一阵,仍无声息。

我知道她是恼我对她没有感情,于是道这:“柔柔,叔叔是爱你的,真的,叔叔只是想让你早些睡……你那么聪明,漂亮,那么可爱,叔叔怎么不会爱你呢?”

她还是没理我,我又道:“你再不理叔叔,叔叔可要走了,既然你不喜欢叔叔,那从此以后,你再也见不到叔叔,不但你见不到,连我妈妈和你阿姨也见不到了。”我说的半真半假。

门开了,她泪汪汪地站在我面前,看着我不作声。

我欣喜地说:“柔柔,你总算开门了,叔叔……”

她盯着我道:“我知道你讨厌我,你讨厌我家,讨厌我妈妈和我姨。”

我见误会了,忙进去。她关上门,道:“说吧,把你讨厌的说出来。”

我按住她肩头,她一扭身,“不理你,我不喜欢你了。”

我道:“柔柔,你听我说嘛,我当然喜欢你,喜欢我妈妈和你阿姨,你要是不相信,你……把我……杀了吧……”我从桌上抽过水果刀,递给她,搂住她肩头倒在床上,“不论是我妈妈,你阿姨还是你,亲手杀了我我都不后悔。”

我说的也是发自于内心,人生如此夫有何求?

她道:“你以为我不敢,我现在什么都不怕了。”

我仍是眯着眼道:“动手吧。”

她道:“杀你之前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刚才你为什么那么用力地推我走?”

我睁开眼,她伏在我身上,锋利的刀横在我颈前。我望着她晶莹的眼,道:“你还小,我不想告诉你。”说完又眯了眼。

她咬着嘴唇,似又要哭,好久道:“你就是看不起我……”

我看着她,心中柔情万分,道:“柔柔,你知道吗,刚才你抱着叔叔,叔叔见你那么美丽,禁不住浑身发热,叔叔是怕再与你在一起就会对你做了坏事,那么叔叔一辈子对不起你了,也对不起我妈妈和你阿姨,”

姿柔呆住了,手中的刀脱下滑过我的肩头,掉在床上接着“当啷”一声掉在地板上。她搂着我,伏在我胸上大哭起来。

我慌了,问:“柔柔,怎么啦?”

她发颤的声音道:“没……没什么,叔叔,我好高兴。”

我道:“叔叔见你是那么纯洁,那么清纯,那么美丽,叔叔为自己刚才的坏念头而惭愧。”

姿柔嘤嘤地道:“我喜欢,我喜欢叔叔这样……叔叔……我曾和男朋友……商量过……那个事……”

我心一震,她又道:“以前我商量,等我十五岁生日那天,我就给他……可是我下个月才十五岁,他早就离开我了……”

我紧紧地抱住她,“柔柔……”

我们俩静静抱着,一分钟过去了,我下身又一次发涨起来。紧贴着姿柔的胯部,她并不回避,而是紧紧用腿绕箍着我的腿。

我轻轻吻在她的额上,几次吻后,她抬脸起来,小嘴唇寻了过来,与我亲吻了在一起。那是一张那么小巧,鲜嫩而香甜的小嘴啊,我俩吻着,翻滚着,最后我压住了她,我的吻越过了她的面庞,她的眼眉,她的发梢,她的耳廓,到了她的脖颈,她的藕臂,隔着睡袍到了她的小乳房,停留住了。

好久,我又往下吻到她小腹,大腿,小腿,脚丫,翻过来,吻在了她臀部,背部,后颈。

我压着姿柔,在她青春的身体上狂吻着。最后,我将她仰过来,隔着她睡袍去吻她两腿的女孩密处。如果说,刚才姿柔是为情而动,而如今她已完全为欲而狂了。我听见了她尖细的呻吟,犹如青春在漩涡中挣扎,在沉溺,却又是一种幸福与甜蜜,快乐与渴求的沉溺啊。

我掀开盖在她身上的睡袍,一条兰色碎花白小裤呈现在我面前,虽然小女孩那里没有她妈妈那样一个圆弧的涨包,却也是掩盖着多少诱惑。

我伏上去,轻轻褪去她的小裤,一个小小的包展现在我眼前,且刚刚发出半厘米的小毛,毛梢稍黑,是多么诱人啊。我一口吻在了包上,抵住那条小裂缝以忽强忽弱的力量吸吮,并。用手指头拨开包覆着yīn蒂的包皮,并且用舌尖将它挑起,轻轻含住露出来的yīn蒂,然后再用嘴唇抵住并吸吮,间以强弱变化,或以舌尖挑起yīn蒂,缓缓地刺激突起部位,接着便可以用舌头左右来回舔舐。然而舌头抵住yīn蒂给予上下左右画圆圈似的刺激,接着伸长舌头,从yīn蒂开始向下舔到嫩穴中间一带,。以左右撩动的方式,快速地自yīn蒂到嫩穴来回舔舐,每次舔的时候吸吮yīn蒂,挑触、画圆的舔舐让姿柔流出大量的aì液,加上手指爱抚,她已是临近崩溃了。

我不再惜香怜玉,是的,到了这个时刻,谁还记得那么多呢?我抽出ròu棒,毫不犹豫地在小姑娘两腿间顶插着,但我未插进去,只是轻轻地磨擦她的肉缝。此时她已是满身红润,热血沸腾了。

我给自己的ròu棒涂了一些婴儿油后,将姿柔的两枝嫩腿分别夹在两肋处,挺起ròu棒就往她穴戳去。如同尖鸡蛋头般巨大的棒头顶在小女孩的下体时,竟像一根柱子。但好就好在我的棒头是尖的,钻进去一点后,自然就撑开了,撑裂了她的嫩肉穴,虽然我感觉到了处女膜阻挡了我的ròu棒,但我一用力,处女膜迎棒而破,小女孩一声惨叫:“啊!”接着揪紧了我的双臂。

突过第一关后,因为我的ròu棒上涂有油,再加上棒头较尖,我一用力便势如破竹,一下就插到了深处,但我不敢太深入,留有一截在外面。

我看到姿柔痛苦的样子,心疼问道:“柔柔,痛吗?”

她答道:“痛……有点……痛……”

我轻轻抽插起来,她紧紧揪着我的双臂。插了一会,我见她完全没有半点欢快之意,便道:“咱不做了,啊?”

她道:“不,你……快点……”

我知道她不是嫌我慢,而是想快点结束。

我又抽插起来。心想,女人都要过这一关的,我何必又惜香怜玉呢,何况这也是她自己叫我上她的。虽然我的ròu棒比别人的大得多,也是女人喜欢的啊。看她妈妈和她阿姨就爱死了,女人嘛,不要光想享受不受苦,到生孩子才更加疼呢。本来她也要将身体给另一个小男孩的,只是事出有因才没有给,而是给了我。

放下思想包袱,我抽起来,处女血染红了我的ròu棒,但没有出很多,便加快频率。小女孩在痛,低咽,咬牙忍受。望着身体尚不发育完全的她,想到风情万种的她的妈妈在我身下风光旖旎的样子,我ròu棒更是硬如铸铁,特别是看到她身体在我身下曲扭着,挣扎着,加上我几天未射,于是十多分钟,便将一大股jīng液一古脑射了出来,直到她肚子里。

我温柔地搂着她入睡。是夜,我轻抚她身体曾多次想梅开二度,但想到她还是少女,不堪承受,于是忍住了。

第二天,我们分离时,两人相约在下月她的生日时再来相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