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乱云飞渡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十四章

第四十四章

回到市里,政法委书记和公安局长接待我甚是热情。因为这次任务,同样也使公安局立了一功。不日就宣布我到本市某区的公安分局挂职做副局长,正科职。那是另一个话题,这里不表。

单说林叔叔带我回家。我也不知他有多长时间没有回家了,但他却通知了媚姨和姗姗在家里等。林叔叔进门时,我还在门外,媚姨来给林叔叔换鞋拿包。林叔叔道:“阿媚,看,谁回来了?”

媚姨一看见我,有些惊讶,刚想说什么,却话又缩了回去,并不理我。姗姗听到她爸爸的话,看了一下门外,发现是我,飞奔过来,一把紧紧搂住我,将头埋在我胸里。

我也紧紧地拥着姗姗,不住轻吻着她的脑门和额头。好久,她抬起头来,我俩又亲吻了几回才一同进了屋。

坐在沙发上,姗姗头枕在我大腿上与我亲呢。过了好一会,媚姨突然开口道:“你有出息了呀,听说混进了黑社会当头目了是吧?”

怪不得我一进门媚姨就不理我,原来她在生我的气呢。我光记得和姗姗亲热,倒一下子把她给忘了。

林叔叔道:“看你急的,事情没弄清楚就生气。小峰是那样的人吗?”

媚姨道:“我们家出了一个黑社会了。怪不得,刚来不久我就觉得他不是什么好人。一个流氓,恶棍。”

我头脑“轰”地一声响,我怎么了?难道我给我丈母娘的印象就是这样?就算我进入黑社会卧底的事她不知,也不用说她一开始就觉得我不是好人啊?还流氓!

我头脑清醒了一点,我想媚姨一定恨透了我,我一旦变坏,从前那件我与她同欢的事自然就显现出来,显现我的居心,显现我的本性出来。直到那天很晚,我想这件事时,我觉得,这是一个人的意识,几乎所有人都会这样想,而不是媚姨这样。不过,通过这句话,我更懂了,在我离开媚姨的时间里,我常会想到迷人的她,可是现在,我一定要忍住自己,不然的话,除非是我一辈子都是好人,万一我有什么劣迹让媚姨抓到,那我就成了彻头彻尾的坏蛋了。

林叔叔道:“这是我的主意,阿媚,你听我说嘛。小峰这次是带任务去的。他是打入黑帮的内线。没有他,我们还破不了这个大案子。”

但媚姨却没见高兴起来,反而有些恼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不叫我知道?让我一年来白白为他担心,为他难过。你知道我和姗姗的感受吗?就算姗姗还小,但总可以告诉我呀?”

虽然媚姨着恼,但我还是高兴的。毕竟她的话语对我还是十分关心的。看出来她的不高兴一方面是确实心里不舒服,另一方面是故意板出来的。虽然是板着脸,却是格外妩媚。

林叔叔靠过去,搂着媚姨道:“阿媚,看你说的,这一是组织的决定,二也是为了小峰的安全作想。在那个地方,弄不好,命都没有了的。”

林叔叔搂着媚姨又是亲又是哄,媚姨强板着的脸放了下来。其实女人就这样,等着男人服软哄她。我又道:“媚姨,林叔叔他……他时时都担心我的……”我一下又木讷起来,不知道如何来说。

媚姨“噗哧”一笑,道:“你总是帮你林叔叔说话,什么时候才肯给我说几句。”

我“嘿嘿”地笑了笑。媚姨又道:“看来你这一年去了,是不是花花肠子花在外边了?”

林叔叔道:“阿媚,这次小峰回来还有一个好消息,准备去挂任公安分局的副局长了。”

媚姨道:“哟,该恭喜哟,云副局长。”我更不知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媚姨道:“小峰,你现在也算事业有了起步。姗姗也长大了不小,等她满十八岁你们就订了婚吧。”停了一下,她又道:“以后不准你叫林叔叔,媚姨的了,要叫爸爸妈妈。”

我“嗯”地应了一声,姗姗在旁边惊喜地捅捅我,我如梦初醒,忙叫道:“爸爸,妈妈!”

林叔叔和媚姨“哎”地应得甜蜜。

看着林叔叔一手搂着娇美妩媚的媚姨抚摸她的后背和手臂,我对媚姨道:“妈妈,你看,爸爸多爱你啊,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吧。”

媚姨道:“你不是想和姗姗亲热了吧,你爸爸,整天不在家,难得回家一次,这样还让我不习惯。”

我先洗了澡,洗澡出来姗姗就去洗了。

一年不见,她与我单独相处时满面羞红,竟听到她把浴室门也反锁了。我躺在床上等她。听到外面传来媚姨的呻吟声。我拉开门,偷偷地看出去,却见林叔叔与媚姨并没有回卧室,而在客厅的沙发上。林叔叔压着媚姨,双手在她的nǎi子上抚摸着,此时的林叔叔已是全身赤裸了,挺着大肚子,平日成熟稳重潇洒的他不见了。接着又去摸媚姨的腿间。媚姨不断呻吟,林叔叔把媚姨睡袍的吊带撸下来,接着又去掀她的睡袍下摆。媚姨道:“到……房间去……小孩……在家呢……”

林叔叔道:“不怕,这样才刺激……他们比咱俩还忙……”说着抽起媚姨的双腿,就在林叔叔偏过身子来的时候,我看见了他的ròu棒,估计只有四寸长,比我的短了两寸,而且小得多,特别是他大肚子衬托下,更显得小了,是让女人有点看不起那样。如果说他的是一杆枪,我的就是一门炮了。

林叔叔ròu棒扎了进去,媚姨连连呻吟。虽然林叔叔的ròu棒小些,但足以搔得女人舒服的,想要高潮却是难了,不像我的,女人一见就高潮了。

林叔叔耸动起来,但他双手不去搂媚姨的双腿,而是自顾去搓她的nǎi子。唉,这林叔叔,光顾自己享受,老婆的半边臀部在沙发外,这样举着腿,一下子还不脚麻腿酸了?还谈什么快感呀。只见媚姨的双腿想绕缠林叔叔的腰,却因林叔叔太胖而缠不住,只好借些力半倚着林叔叔的腰,但林叔叔抽动起来,媚姨的腿却还是滑下来,只有靠媚姨自己使力了。看到这,我真想过去帮林叔叔把媚姨的腿抬住。

大约两三分钟,林叔叔气喘不已,其实他的频率也不快。他停了下来,媚姨娇声道:“老公啊,你弄得我好舒服……”

林叔叔道:“要射了,停一下……”

媚姨道:“老公,别急,我知道你很厉害的……”

这倒不是媚姨虚伪,而是体贴和鼓励丈夫。林叔叔俯身下去,两人抱着亲吻了一翻,又是摸弄了一翻,接着,又动起来。可不久,林叔叔停下来道:“阿媚,来一下后边。”

媚姨娇道:“不行啊,再来一下。”

林叔叔却拨了出来,道:“阿媚,来一下嘛。”

媚姨没动,“好老公,后边又不好玩。”看样子,媚姨不愿意。

林叔叔道:“求你了,好阿媚,你给我来后边,我天天回家。”

媚姨道:“你以前说了多少次?”

林叔叔又是求了一阵,媚姨道:“我真不习惯,觉得恶心。”

我却不解了,以前我偷媚姨时,差不多每次都要从后边来的呀,从她后边扎进去,捅得她直喊叫,可现在她为什么不让老公从后边来呢,是不是故意装传统,装淑女呀。

媚姨总算答应了,不过她又有要求:“来一下,如果你射了,我还没够,你要给我舔前面……”

林叔叔也答应了,媚姨转身跪在沙发上,而林叔叔往他的ròu棒套上了安全套,我又奇怪了,刚才来时不用安全套,现在才用,是不是怕媚姨怀孕呀?

却见林叔叔在媚姨的后面比划了一下,终于慢慢插了进去,好像还挺用力。当完全插入后,林叔叔停下来抚摸着媚姨的臀道:“阿媚,你的屁眼就是紧,夹得我好舒服。”

我才明白,原来林叔叔是插进媚姨的屁股里!我虽然阅女不少,却因一向孤闻,又不喜看黄片(只爱实战),第一次听说搞女人的屁眼!

林叔叔双掌捧着媚姨的丰臀,一阵插起来,却见他越来越快,要知道,一个女人的后穴要比前面的肥穴紧得多,那种箍住的感觉始终使ròu棒发硬,唯一不同的是,前穴柔软而滑爽,越弄滑水越多,女人乐趣也高涨,而后穴干涩,要淋油润滑,且女人快感不强,另一种心理感觉是,男人弄后穴有被女人夹软的感觉,而男人戳女人前穴却有把它戳烂的快感。

显然不到两分钟,林叔叔就不行了,他扒在媚姨的美背上,双手不住去搓弄媚媚那吊着丰满而白鼓的nǎi子,身体不时颤动。一会儿,他抽出ròu棒来,拍拍媚姨道:“好老婆,我去打水来给你洗一下再帮你弄。”

我连忙关上门,回到床上躺着等姗姗。好一会儿仍不见她出来,但里边却无声息了。我到浴室门口叫道:“姗姗,好了吗?”

她细声应道:“嗯。”但却仍未出来。

我推门进去,哇!我的小玉女不但洗好了,而且羞答答地还穿上了睡袍,一件美丽的睡袍,正站在浴室内不敢出来呢。一年多不见,她倒是羞见我了。我一把抱起她,放她在床上。一年不见,姗姗长得是越发细嫩丰软,楚楚惹人怜爱。

此时房外传来媚姨的阵阵呻吟:“哦……哦……啊……好舒服……吃得我要死了……哦……好老公……嗯嗯……”

我轻轻地在姗姗耳边道:“听,我妈妈,好骚……”姗姗不好意思低下头,埋在我怀里。我又道:“姗姗,和我妈妈比一比,看谁声音大。”

我一时情不自禁,一股柔情蜜意,我抱住美妻,去亲那妙嘴。姗姗闭目相迎,更比从前添了十分温存、千般柔美。几乎把这一身,都溶化在爱妻身上了,伸手在她胸前抚摸着,才知她的乳房更是比从前饱满,听说乳房是受母亲遗传的,果然不假,再过两年,恐怕就赛过她妈妈媚姨了,等到我手抚摸到她腿间时,却摸到一厚厚鼓鼓的肥包,虽未发育成熟,却也比正常女人要大些了。

我熟悉女人身体每一处,我知道,姗姗之所以能这样,皆因为在正发育时我的抚摸和抽弄,使那些敏感之地更快更猛地发育起来。可以说,姗姗的丰满主要得益于她妈妈,但也有我的一份功劳。她才十七岁呀。

我俩拥抱着,不住热吻,两条爱的柔舌在相互缠绕,嘴唇在摩梭着,姗姗两臂拥着我,而我一手抱着她,一手却在她身上游走。姗姗向后甩了甩挡住娇面的长发用双臂环住我的脖子,将雪白高耸的双乳也压在我的胸脯上,我则慢慢的把整个yīn茎全部的插进少女的阴部,我觉得自己的大jī巴被姗姗又紧又暖的肉壁紧紧的夹着,使我觉得动起来都有些困难,姗姗已是十分动情了,也缓缓的前后晃着白嫩的臀迎合著我,在前几下的轻轻的抽插后我俩的动作渐渐的快了起来,我感觉整个的yīn茎已经沾满了姗姗的黏液动起来还发出“咕唧”“咕唧”“咕唧”的响声,她禁不住伸出莲舌舔着我的嘴唇,我也伸出舌头缠绕着少女滑腻的嫩舌,我一次又一次的抽插着,每次都一插到底姗姗随即就是一声呻吟,两人的动作配合的很和谐,在亲吻了一阵后我们又同时的低头看着俩人的交合处,当我的ròu棒完整的被姗姗湿热的yīn道所含套着时,少女的肉包则完整的圈套着我yīn茎的根部像一张小嘴样开合著,当我的ròu棒完全抽出时姗姗阴的黏液也随着渗了出来,弄的俩人大腿上到处都是湿淋淋滑腻腻的,少女的肉包随着大yīn茎的出入被带的凹进翻出十分的好看。

我感觉到自己的yīn茎已经撑开她yīn道的深处,少女的小嫩穴紧紧的缠绕住我的ròu棒,姗姗充血肿胀的yīn蒂更大了,在抽插中紧紧刮着我的yīn茎,我的棒头用力的刮着少女的嫩穴嫩壁,她大声的呻吟着,“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快舒服死我了,我不行了……要泄了……在大力点,好……好……好哥哥……”姗姗激动的指甲在我背后抓出了血印,少女的嫩穴夹紧了我的ròu棒,猛烈的抽搐着并紧紧的吸住我的yīn茎,我感觉姗姗快到高潮了便加紧抽动着,大力的抽插使粗大的yīn茎直达姗姗的子宫口,忽然我觉得少女的下体喷出大量湿热的阴精直洒向自己的guī头,“啊……哦……好舒服”

霎时美丽圣洁、清纯可人的高贵仙子,像触电般地颤栗起来,她发出一阵迷离而慌乱的娇啼:“哎……哎喔……啊嗯、嗯……哦我哥哥……啊呀……哥哥……噢……啊呼呼……哎呀,噢……我舒服死了!”

姗姗忘情地呼唤着我,她的双手死命地环在我颈后,而那柔若无骨、细嫩光滑的美艳娇躯,发出一阵阵忍抑不住的痉挛和抽搐……

嫩穴壁中的粘膜与嫩肉,更是死死地缠绕住那巨大的闯入物,一阵无法自抑的强烈收缩和丝丝入扣的紧夹,姗姗雪白的香臀拚命地向上挺动、迎耸,她像四肢缠结在我背后。

只听她闷哼了片刻,然后便不顾一切地叫喊起来:“啊、啊我,你好厉害……噢、噢,你要顶死我了……喔啊……嗯哼……啊哈……噢……我不行了……哎呀……噢我完了!”

姗姗随着高潮喷洒出来的阴精,如温泉般地淋溅在我的大guī头上……久久方歇。

两人紧紧拥抱着。

我在姗姗的俏脸上狂吻,恣意地吸啜着姗姗的嘴唇,姗姗也如小鸟依人般依偎在我怀里,热情的回应着,四唇相接、两舌纠结,姗姗和我热情如火地互相爱抚着对方。

我的舌头包卷住姗姗的香舌,在她嘴里一次次的返复吸吮和挑逗,直到姗姗柔软湿滑的香舌,也钻进我的口腔内贪婪地搜索与舔舐,两片舌头如胶似漆地缠绵着……!

虽然姗姗已经爆发了一次高潮,但我的欲火却尚未宣。

这时,仰起头来,用我依旧深埋在姗姗xiāo穴内的大ròu棒,展开另一轮的进攻,我的动作越来越激烈,我疯狂地抽插、尽情地做爱,以最大的距离来增加撞击力,抽出来插进去、插进去抽出来。

连续几百个回合之后,又缩短距离去急插猛抽,把春心荡漾的姗姗干得是晕头转向、娇呼不止;而我魁梧结实的臀沟上,那一股股的条形肌肉不停地抽动着,像头发情的雄驴般,拚命地往姗姗的秘处挺进。

刚经历过强烈刺激的姗姗,之前火辣辣的感觉还没有下去,嫩穴里便又掀起了另一场狂风暴雨,花心再度遭受空前猛烈的撞击,不断加快的速度和越来越狠的刺戮,让她觉得我的大ròu棒就像一根灼热的火柱,狂野地在她的蜜洞里燃烧、搅拌、翻转和奔腾。

只见姗姗娇靥春潮乍现、两腿在空中胡乱踢蹬,全身开始又一次的抽搐起来,她既放荡又淫冶地高声叫床道:“噢,好痒唔……嗯啊……爽好爽!……我好胀哎呀喔、喔……哥哥……噢我的好哥哥……啊噢你好棒喔!……啊哈嗯……噢、噢……爽死我了!”

姗姗发觉她体内的火焰越来越强烈、越来越深入,也越来越蔓延,燃烧着她的腹部、贯穿她的全身!

姗姗那欲情荡漾、红霞满布的娇美容颜,此刻益加显得妩媚妖艳、惹人爱怜,两片湿润的丰唇上下打颤发抖,时而露出洁白的贝齿,吐气嘶嘶、哼哈吟哦……,时而甩动着铺散在她背脊与肩膀上的那一蓬乌黑亮丽的长发,虽是鬓发淩乱飘扬,但反而使清纯的她更增姗姗的风情万种。

我用双手抱起姗姗的大腿,把她的小腿架开在我的肩头,然后我往前倾身四十五度,把力量集中在自己的腰部,又开始狂抽猛插,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深,每一次撞击都到达秘穴最深处的花心。

“嗯……哦噢喔爽啊!……呼、呼美死了!啊阿福,我的好哥哥……噢唔……哎呀哥……哥舒服嗯哼啊……好舒服!”

美丽端庄的姗姗娇喘嘘嘘、哼哦不止,涓流难抑的蜜汁迎着ròu棒奔涌而出,我强烈地冲撞让姗姗全身的血液沸腾起来,她紧咬下唇,娇靥泛起一种又羞怯、又舒畅的妖艳神色。

过了一会儿,姗姗再次呼叫道:“啊呀!……我受受不了了……哎呀噢……舒服……啊唔……别把我……插死……噢唉轻点……行吗?呜呜……哥哎呀好……爽喔……啊哈……唔干……死我了……啊唔。”

随着大ròu棒的不断深入,随着抽插的不断变速,姗姗的灵魂与肉体聆享着一阵阵不同的感受,她不由自主地爆发出一次比一次更激烈的呻吟。

我的力气如潮水般一潮高过一潮,直朝花径深处猛插下去,干得姗姗的花瓣一阵阵收缩,我的ròu棒一波波膨涨,然后花瓣紧包ròu棒、ròu棒挤压着花瓣,丝丝入扣、密不透风,一种强烈的刺激同时袭击着姗姗和我。

“哎呀……我的好哥……哥你快把我插……插死了啊……噢……唔……求你……喔轻点……哥……唔噢啊……我我不……行……了……”

姗姗开始求饶,但我越插越起劲,根本不管姗姗是否消受得了,我像狂牛般的冲击着姗姗,直到她浑身哆嗦、四肢颤栗,又一次身在我面前飞了!

一个多小时姗姗在手舞足蹈、狂呼乱叫的高潮中一连身了三次。

最后,我看着她爆发时的甘美表情,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激亢,jīng液如决堤的洪水般激射在姗姗神圣而美妙的嫩穴里,一股又一股

射完后,我的大guī头依旧紧顶在姗姗那娇嫩的花心,而姗姗的嫩穴也密不可分地夹着我粗长的大jī巴,那硕大的guī头在温暖、多汁的yīn道最深处浸泡、滋润着。

此时,房内房外再无声息。

半夜醒来,屋里无声息,我又一次向姗姗发起了攻击,她的叫声如潮不止。第二天早上,又干了一次。然后第二天我和姗姗亲密地一起上商场,去去游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