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乱云飞渡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十五章

第四十五章

到了新的单位上任了,因为我曾打入过犯罪集团内部,所以让我我分管刑侦。刚开始虽然不熟悉业务,但我还是会用人,主要的是让手下人有权,那么让我操心的事就少了,并且我也战斗在第一线,很快业务就上来了。只是我对这个工作并不是很感兴趣,没有什么大的事情,我都懒得去去上班。

回来一个多月,姗姗就受不了我天天弄她,而且有时还一天弄两回,因为她太美丽太漂亮了,又清纯,又有气质,才十七岁,一米七O的个子,身材苗条,但胸臀部却是分外丰满。后来,姗姗用嘴给我做,但做困了嘴我却没出来,而且,我一定要使出一点劲才觉得舒服。

我曾与一个中医有过很好的交流。这个中医年已五十了,他脸色红润,肉质也细腻,看起来像三十几岁。但却是三次离婚,现在的妻子才二十三岁,他也是个御女高手,只是本钱没有我的大。他现任妻子管得厉害,他难到外面寻花问柳。有时我见到他妻子双眼圈发青,他得意地说,这是他妻子纵欲过渡,当然是他弄的。

中医告诉我说,我天生巨茎,且性能力强,但也不得沉溺于情色,纵情放骇会弄垮身体。如果我偏爱女人,就应少沾烟酒,特别不可像一些人一日三醉,另外要加强身体锻炼。三十五岁经前,一月之中不可超过三十泄,但也不可连续五日以上不泄,否则会目赤心燥,急火攻心。三十五岁到四十五岁一月中泄的次数少于二十三次,四十五岁至六十五岁少于十六次,六十五岁少于十次。则八十以上仍有令女人丢魂的性能力。

我也不知是不是,但从中医来说,是有道理的。而且我生性不喜烟酒,也不熬夜或者特别强有损身体的运动。中医特别交待我不可到外滥交,会伤身心。他给我一个秘方,就是对女人采取交而不泄的做法,他就这样把他小妻子玩得呱呱啊的,就是每月数次到十数次不等,与女人做爱,到要泄时停住,让女人爽得阴精直射,而男方不允许射,最后保持涨硬就收兵,休息到自然软。这样既让女人爽了,又能保持自己精气,重要的是还可以采阴补阳。

我不知道这样是什么鬼道理,你说保持精气还说得通,但采阴补阳好像不科学。但中医们都说这是真的,就像针灸一样,拿根针扎扎几下,几十年的病就好了,但打针吃药做手术都不行。

我回想一下我干过的女人,干婶娘时我太小,当然控制不了自己。就说现在,如果说做爱,我不知与谁做会不shè精就收兵。比如说姗姗,两人合作是水到渠成的,除非她非常不想要了我爱怜她不干还差不多。如果说是媚姨,干娘、艳姨还有媛阿姨,恐怕每一次得缴了械。还有在黑帮时那几个丰满的娘们。

不过,话又说回来,我却不打算再对我的丈母娘媚姨怎样了。这是我下定的决心。因为姗姗已经长大,我也开始了正式在姗姗家的生活。我每天都要面对媚姨,直到她年老色衰。而且还要叫她做妈妈。我这人虽然不怎么样,但对父母是尊敬与感恩的,他们在我年少时送我上学。媚姨也一样,她把她宝贝女儿嫁给了我,我一样要像姗姗一样拿她当娘看。而且,虽然林叔叔经常不回家,但从这次还可以看出来他们的感情是好的。我相信我是个能克制住自己的人。

没多久,我就见到了艳姨。好久不见,她的美艳真是令人馋?欲流。当然,姗姗也在旁边,虽然艳姨是个生活自由的人,但实际上她并不是非常放荡,有些时候整天周旋于这个圈子也是无奈。说起实话来,艳姨虽是性感,但她却未曾有明显的挑逗人,就是以前与我那也是半推半就的。而不像干爹的儿媳妇阿蜜,几次与我上床她都成功地挑逗得我欲火焚身。

艳姨已经结婚了。她的老公远在省城,年届四十,是个副厅级领导。她一见到我很是高兴,她说还以为我失踪了。虽然我对媚姨克制住自己,但对艳姨还是想入非非的。一来她与我没有家庭之亲,二来姗姗也是允许。B城三枝花,我总要采一枝吧。

见到艳姨那天很巧,我和姗姗在一起。当时我正偷瞄前面一个丰臀细腰的性感女人背影。走了一会,当我们要超过她时,突然姗姗叫了一声“姨!”,那女子转过头来,我才发现是艳姨,怪不得那么性感迷人。

姗姗道:“姨,你怎么在这里?”

艳姨道:“我正要去买一些东西。咦,这不是小峰吗?从哪冒出来了?”

姗姗提议,先去喝杯咖啡,慢慢说来。于是我们找了家咖啡屋,慢慢道经历。我还知道,艳姨在这里开了一家健身俱乐部。

分别后,我忍不住多看了艳姨几眼。姗姗道:“姨好性感。”

我抱住姗姗道:“你差不多赶上她了,但你身材比她的好。”

姗姗当然知道我想什么,道:“她有家了,你不要让我姨夫知道。”

我道:“说什么。”

姗姗却道:“姨在这里挺寂寞的,你有空可以去陪她玩。”

我不知道,艳姨何时在这里变得“寂寞”了。她是本市有名的交际花,虽然外面风言风语的,传说比真实的夸张得多,但市里的两三个领导与她是一直有来往的,而且,重要场合都要带她外出活动。

后来我才知道,所谓的“寂寞”是艳姨的内心。那一切只不过是逢场作戏而已。她的人生一部分已是人手中的一枚棋子,任别人来下。原来以为嫁了丈夫,特别是丈夫大小也是个官,就可以多有一些尊严。实际上虽然那些人没有那么放肆,但艳姨的丈夫也是看中的是她的外交才华,与省副书记的关系。

第三日下了班,没什么事情,我开车在市里转。突然,我想到艳姨那里看一看,吃完晚饭,我就打了个电话给艳姨。来到她的健身中心,艳姨正在跑步机上做慢跑。她的健身中心在三楼,约有一千平米左右,生意十分兴隆,当然,当美艳性感的艳姨出现在跑步机上时,大家的眼珠都是直的,偷偷地瞄她。

艳姨看见我一个人来,道:“咦,我还以为你和姗姗一道过来。”

我们寒暄着,她停止了跑步,肩上搭一条毛巾带我一起往她办公室走去。我跟在后面,艳姨的细腰,丰臀,胸前的大nǎi子,还有紧绷的无袖运动衣和短裤,使得她的身材如魔鬼般吸引人。

来到她的办公室,艳姨坐在办公台上,招呼我坐沙发。但我没坐,她刚运动完,衣背有些湿,香汗散发著迷人的味道。

我们边谈着,其实我来也没有明确的目的。只是无聊想见一见她,但一见到她就被迷住了。但只是她是长辈,我没有什么出格,只是和她说话。

我道:“艳姨,你出好多汗,衣裳都有点湿了。”

她道:“运动就要出些汗,新陈代谢。”

她用汗巾擦着汗。在擦后背时我见她的手往后不太方便擦,很自然地就接过来帮她擦后。

其实艳姨也没有多大的汗,也是刚运动开来,除了额头,脖子,后背,衣也是隐隐湿一点。

艳姨的背是半开放的,露了上半个背脊,我擦了一下,又给她擦脖子,我看见她的大nǎi子一颤一颤的,大约刚运动过后,胸脯起伏较大。

我又给了她擦两肋和腋下,大约是汗巾在擦她腋下时弄痒了她,艳姨“咯咯”地笑躲着身子,道:“痒死了。”缱

我见她坐在台上不稳,连忙去扶她。一手扶她的肩,一手扶她的背,此时我感觉她背后又渗出丝丝汗缕,于是我在她背上装着抹汗地抚摸一把,把手掌拿给她看:“你看,刚擦完,又出来了。”

艳姨丢给我一个媚眼,一个足以让男人骨头酥的媚眼。

我明白那个媚眼,是一种娇嗔,隐含一种莫名的引诱,我的手在她背后抚摸的范围也大了起来,道:“艳姨,好多汗呢。”

她道:“那你给我擦干了嘛。”

我的手掌轻轻地在艳姨的背上擦着,一会儿到了她的肋下,由于我站在她的侧后面,她没作声。我的手已渐渐伸向她的衣里。“喏,这里的汗也多。”由于她nǎi子大,此时我的手掌已到她肋下nǎi子边缘了。

艳姨转过脸来,嫣然一笑,“小峰,姨没得到你帮擦汗,今儿,你就给姨擦一次。”

这种含糊的暗示我当然理会,于是两手掌从她身后插进她衣里,捂住丰满的大nǎi子。她转过头来轻声道:“你今儿想重点擦哪?”

她转过脸来时,我的脸就在她额头上方。于是我边抚弄着她的nǎi子,一边吻了上去,她双臂反过来吊住我的脖子,两人热烈地吻着,啃着,咬着,而我的双掌同时也在抚弄着。

弄了好一阵,我把她放倒要大大的办公台上,我边吻边弄,一只手去弄她的胯部,一会儿,隔着裤子,握住她胯下的肥包,中指在勾弄她的肉缝,拇指食指和无名指小指各在两边抠,一会儿艳姨的裤子湿了一片,我调笑道:“艳姨,今个儿你这里出水最多,我重点就给你擦(插)这里。”

她也一语双关地道:“就看你有没有本事擦(插)干。”

我道:“我又堵又插,包你爽爽的。”

艳姨双手捧住我的脸,在我的嘴上亲著,长久的吻住不再松口。

如果说刚才是迫不及待地在她全身胡乱抚摸一阵,而现在就要慢慢来逗弄了。

我耐心的细致的把软、长、深、热、活的五字真言对艳姨一一施展,不停的用舌尖触碰她柔软的香舌,时而急速时而轻柔,间或的将她的唇含入口中吮舔含啜,等到她呼吸急促不止的时候便放慢节奏,把头转动,换个角度继续口唇的挑逗,如此反覆几次之后,艳姨的身子完全的瘫软在我怀里,两只胳膊软绵绵的。

我搂着她躺倒在办公上面,边继续接吻边伸手缓缓剥去她的裤子,然后把她的衣服推倒她的腭下,继而在她光滑挺拔的屁股上揉捏。

正当我伸手去解我腰带的时候,艳姨忽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近乎疯狂的把我的上衣撕扯掉,然后吐著急促的呼吸在我的胸前乱吻着,而下面的双手还在解着我的腰带,我配合她把我的裤子脱掉,但还没等我脱掉内裤,艳姨就一头扎到我的胯间,一张湿润的小嘴隔着内裤在我的yīn茎上亲吻着,爱抚着。

我躺在办公台上,任凭她呻吟着亲吻我的yīn茎,一直到我再也无法忍受下去。

我没有急着脱掉前面已经被艳姨的口水弄湿的内裤,任由yīn茎肿胀勃起。而后用我的嘴去寻找她那湿润的双唇,同时开始用双手抚摸她的乳房。

艳姨的大nǎi子丰硕得让人惊叹。我一把一把的摸索着揉捏着,两只rǔ头在我双手的刺激下早已勃起得肿胀不堪。

我的一条大腿顶在艳姨两腿之间,在我吸一只乳房改吸另一只的时候,艳姨身子一软,同时我的大腿感受到一股喷涌而出的热潮。

我松开嘴里的rǔ头:“姨,舒服么?”

“嗯……”艳姨娇慵的赖在我怀里点点头。

我捏住她膨胀的rǔ头:“我还要吸呢……要不要继续?”

艳姨把脸埋在我的胸口,“那你……你继续吧……”

我再次低头含住那还没有被吸空的rǔ头吮了起来。

我不停的轮流在两支rǔ头上吮着,艳姨的rǔ头此时肿胀得令人惊讶,甚至那两片乳晕也凸了出来,给我一种可能随时爆炸的感觉,同时两粒rǔ头也敏感到了极点,只要轻轻的碰一下就能让艳姨浑身一阵痉挛。

我的大腿此时早已经是滑腻腻的一片,涂满了从艳姨胯间流出的体液。

我把她放倒在办公台上,分开她两条雪白的大腿,暴露出那湿淋淋的粉嫩花蕊,艳姨的阴部是特别的美,犹如一朵绽放的玫瑰,上面却流着花蜜。

我在她的两腿之间:“来,姨,把两腿分开。”

我握住坚挺的ròu棒,轻轻把她雪白丰润的大腿分至极限然后抬起,压到她身体两侧,艳姨十分自觉的用双手挽住她的腿。我把她的两只手拉到她的阴部:“姨姨,你自己分开啊…”见她并没有动作,我便伸手帮了她一把。

艳姨被我强迫着用手拉开她的大mī穴,露出两片细软的,已经充血分开的小mī穴。我赞叹着抚摸了一会儿,再度握住我的ròu棒,用棒头在她湿润温腻的yīn道口上来回磨擦起来。艳姨的小mī穴象十分的柔软,但棒头磨擦起来还是让我产生了销魂蚀骨的强烈快感。

我把棒头稍稍捅进去一些,然后握着yīn茎的根部把棒头在她的mī穴口搅来搅去,没多久mī穴里便分泌出大量的体液,我更加用力的用棒头在她mī穴口搅拌起来,艳姨的身子一阵阵发抖,屁股随着我的搅拌急切的向上耸动,想把我的ròu棒纳入她的体内。

我反而把棒头抽了出来,艳姨急得把她圆润的大屁股筛个不停,我伸手按住她,然后让她把mī穴再扒开一些。艳姨忙把mī穴分得再大一些,急切的等待着我的插入。

艳姨以为我要插入了,忙哼哼唧唧的把mī穴扒成个圆孔,我却没有插入,而是用我坚挺的yīn茎在她大开的阴部轻轻地抽打起来,开始艳姨只是小声的在我的抽打下呻吟,但随着我抽打加快,她的声音渐渐亢奋起来,屁股也不停的耸动,迎接着我yīn茎的抽打。“你……你……快点吧……快给我好不好?”艳姨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哭了一样。

老实说我并不怎么喜欢这种极富刺激性的前戏——对于情动的女人来说这是一种十分难以忍受的煎熬,对于男人又何尝不是呢?要不是我非常非常喜欢看平时十分贤淑的艳姨此时表现出来的那种骚媚入骨的媚态,我早就一枪入洞了。

艳姨似乎已经陷入疯狂,不顾一切的上下摆动着她的腰肢和屁股,口中发出近乎嘶叫的呻吟,断断续续发出:“求求你了……别再逗我了……我不行了…………”之类的哀求。

我兴奋的继续着对她的阴部轻轻抽打,艳姨的淫液超乎想像的多,此时随着我yīn茎对她的抽打四下飞溅,不止她的胯下一片狼籍,甚至把大腿都打湿了一大块。

“艳姨,我要……我要操你……”

我把湿淋淋的棒头对准艳姨的mī穴口,她抬起头,一双美目热切的看着我和她的胯间,同时把mī穴又扒开了一些。我做足了插入的架式,甚至把棒头插入了一节,艳姨闭上双眼并停止了呼吸,等待着我的插入。

我慢慢的把ròu棒捅入一截,然后迅速的拔了出来,艳姨一双眼睛望着我,趁着这个功夫,我猛然把yīn茎狠狠的全部插进了她的mī穴里。

没有任何心理准备的艳姨被我狠狠的插入,两条蜷着的腿猛然伸直,一对眼睛瞪得老大,口中更是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

我趴到她身上问她:“舒服吗?”艳姨好半天才回过气来,双手从胯间抽出转而搂住我的脖子,两条大腿也放下来缠在我的屁股上:“真是个坏家伙……”她嗔怪着轻轻咬了我的鼻子一下:“就会欺负姨姨……”

我亲了亲她性感的嘴唇,然后慢慢的旋转屁股,把ròu棒在她的mī穴里搅动着。

其实艳姨的mī穴还是很紧凑,汁又多,滑滑的。从我刚插入开始,艳姨的mī穴就夹个不停,夹得我十分舒服,而且伴随着我的每一次动作,她娇嫩的呻吟声就一直没有停止过。

渐渐的,我不再满足于缓慢的搅动ròu棒,把手向后伸去,我挽住艳姨的两条大腿,然后开始大力的抽插。

艳姨的mī穴随着我的抽插不断的陷入翻出,黏稠的体液也一股股的顺着我的yīn茎溢出体外,我一会如狂风暴雨般狂抽猛插,一会像和风细雨样缓插慢抽,把艳姨搞得疯了般,把脑袋甩来甩去,屁股象磨盘一样不停的扭旋,口中无意识的发出阵阵呻吟。

艳姨柔软的mī穴内部不停的收缩,令我舒爽万分,我心里痒痒得难受,急切的希望把体内的欲望排泄出去。我紧紧抱住艳姨的两条大腿,在上面亲著舔着,下面胯间一刻也不停的急速抽插,小腹和阴囊一阵快似一阵的撞击在她的屁股上,发出啪啪的肉响。

艳姨的呻吟声越来越嘹亮,我如此狂猛的抽插数百下,虽然还没有要shè精的感觉,虽然外面是训练场地,但我们反锁上了门,外面声音嘈杂,要仔细听才听到里面的声音。但艳姨已经管不了这些了,她大声地叫喊着。

“嗳哟……啧啧…………我受不了了……不舒服,舒服死了……嗳哟……嗯……磨得我好美……你可把我干死了……干得我……浑身……爽死了……嗳哟……今天我可……美死了呀……嗳哟……我要上天了……”

我边缓缓而又坚定的抽插边低头看着,同时把手伸到她的胯间白白的涨包,忽然发现艳姨的yīn蒂此刻居然宛如一颗小小的黄豆般凸出勃起到极点!我轻轻的捏住它,正淑姨身子一阵战抖,口中的呻吟声猛然提高,我剥开yīn蒂两边的嫩肉让它更加凸出,然后用手指在上面轻轻磨擦,艳姨的一阵阵抽搐,身子热得发烫,两手死死的抓扯着褥子,嘴里发出长长的、十分奇怪的声音。

艳姨满身大汗,身子一阵阵发抖,我明显的能看到她发抖时腿上肌肉的波动,mī穴内的抽搐也不断的增强着力道。

“啊……不行了……”艳姨嘶喊着,身子剧烈的扭动起来,丰满的屁股也抬离办公台面不停的抖动着,我加强了抽插,抬眼看去,艳姨狠狠的抚摸着自己的双乳。不住地抖抖抖着,双臂狠命撕扯着我。

等到她的高潮结束,我便一把将艳姨掀翻让她趴在沙发上,我扑了上去骑到她高翘的屁股上面,趁着她的mī穴惊人的滑腻,狠狠的把ròu棒尽根插了进去。

由于她夹着双腿,我在她的mī穴内体会到了紧凑,同时艳姨也如刚才般从我刚刚插入开始就一下一下的夹弄着mī穴,我便在她mī穴里抽插,边用双手揉抓着她的两瓣大屁股。

继而趴到她的背上,边挺动下身边将手伸到她的身下握住她的两只乳房。

艳姨也再次兴奋起来,

我喘着粗气摆动腰臀抽插不止,在她的肩头后颈舔吻着,但是由于艳姨的屁股十分丰满,我抽插起来虽到了深处却有些不着力的感觉,于是又直起身来插她。

房间内充斥着啪啪的肉体撞击声,艳姨屁股上柔嫩的肌肤随着我的撞击如波浪般波动着,看着眼前的美景,我更加激动起来,不顾一切的挺动着屁股把ròu棒向艳姨的mī穴内抽插。

艳姨深深的把脸埋在沙发垫里,剧烈呻吟声不时传出。我渐渐感到会阴处的阵阵酥酸,睾丸也慢慢收缩成一团,我呻吟着试图放松自己,但没有用,shè精前的那种快感让我不能控制自己。

我死死的抱着艳姨的屁股疯狂的抽插,终于,脊背一阵酸麻,在yīn茎强烈的脉动中,我的jīng液向出了膛的炮弹般猛烈的喷射到艳姨那一刻也没有停止抽搐的mī穴深处……

艳姨在办公台上躺了好久,才起来,她的背全湿了,臀部也湿了,印在台上,我的身上也流了汗。特别是艳姨的淫液及我灌进她体内的jīng液倒流出来,流了办公台上一大片。

我多数时间缠上了艳姨,与姗姗做爱少了许多,姗姗身体得到调节,非常高兴。不久,我又把姗姗与艳姨一同弄到床上,春色无限,艳景无边,欢乐无穷。这里不再多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