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乱云飞渡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十六章

第四十六章

并不是我回来没接触到其他的女人,只是一回来,就被艳姨和姗姗迷住了,一下也没机会去与别的女人玩。

阿东的公司也渐渐好了起来,他较少去赌钱,也不是一出去就是酩酊大醉才回来。他已会约束自己。但是,玩女孩却是越来越厉害了。

我有我的圈子,阿东也有他的圈子。但两个圈子有交会的地方。我和阿东也有共同的语言,除了共同的朋友坐坐外,有时他还带我一同去玩妞。其实,泡妞的本领阿东是强我多了。我一向没有他那样能说会道,女孩一般虽然一眼会对我产生好感,而且接触越久好感越强,越持久。而对于阿东来说,他更善于让少女高兴,他更前卫,更青春动感些。

我不知道阿东已经换了多少女朋友了,回来这么久,我也没见到姣嫂,也没见到雪妮。与江哥是见了几次,也问了一些情况,因为事情多,而且身边有姗姗和艳姨,所以一下也没去找她们。

那天我问阿东道,好久没见姣嫂和雪妮了,你跟雪妮怎样了?

阿东道,早就吹了。

我说,想去见见雪妮。

阿东说,怕你不是想搞她了吧。

我说哪能呢,只是曾经也是朋友。现在不应该忘记她呀。于是阿东打电话给雪妮,约好第二天见面。

第二天,中午,我们见面了,雪妮显得更漂亮更迷人了,连阿东都说半年多不见,她真变得迷死人了。三人玩了一会。觉得没意思,我突然想到雪妮的朋友雅萍,于是问起她,雪妮当然知道一女二男没有多大的玩头,于是就带我们去找雅萍。

等我们到雅萍那里时,她已回到家,她已经换了一个地方住了,虽然也只是一个单间,却宽敞和豪华了许多。突然见到我们,她又惊又喜。迫不及待地,我们洗澡,就上床。

雅萍的床是一张一米八宽的大床,阿东按住雪妮,我压住雅萍,

竟然,她的老板正在上楼!我们跑不了(主要是怕连累雅萍),慌张地连衣带人一齐躲进雅萍的大衣柜中,她两人也忙穿衣服。才半分钟时间,响起了钥匙开门声音。

“哈,怎么两人都在?”令人吃惊的是,从声音上听出这个老板还认识雪妮。更令人吃惊的是这个人的声音很熟!

“两个小宝贝,真爽!我还没一同玩过两个呢。”

虽然是慌张中,但我们还是听出来了,而且大吃一惊。这人不是什么香港老板,而是阿东的爸爸,我的岳父,林副市长!

阿东轻点了我一下。

却听到雪妮道:“我要回去了,你们玩吧。”我知道,雪妮这个拒绝是因为柜中还有两个人,而且听得出,雪妮也给林副市长玩过。

听声音,雪妮刚想走就给林副市长拉回来了。雅萍道:“亲爱的,我今天不想玩,明天吧。”看来,因为我们在,雅萍也对她的主人有违了。

“我刚吃了药,硬梆梆的,今天不来,怎样才消得下去……小甜心,今天我会让你俩开心到极点……”一阵悉索声音,听到女孩的呻吟。

不小心,阿东的腿碰了一下柜门,柜门并没关稳,慢慢地开了,开了一半。幸好,雅萍的柜大,有许多衣服时装挡住了我们,而且,他们只开着床头灯,我们这边很暗,基本上看不到我们。但我们却清楚地看到了他们。

林叔叔此时压住的,正是刚才他儿子压住的雪妮,他臃肿的身体在雪妮苗条的娇躯上运动着。雅萍则坐在床上两人的旁边。

平日里林叔叔衣冠楚楚,满有风度和儒雅的,但一脱光了,相比两个年轻女孩的嫩躯,却是臃肿了。只见他压住雪妮不断抽插,虽然林叔叔的身体不如我们年轻人强健有力,ròu棒比我的要小得多,甚至比阿东的还要小,但来回捅着,刺激着雪妮,也足让雪妮欲火高涨,情不自禁。

林叔叔搞了一会,对雅萍道:“宝贝,来,推一推。”

于是雅萍到林叔叔后面,双手抵住林叔叔臀部,每当林叔叔抽出来往里扎时,雅萍就用力一推他的臀部,雪妮就叫一声。但听得出,雪妮的叫声是有些夸张的,显然是为了讨好林叔叔。

大约干了七八分钟,林叔叔停下来躺在床上,这回他让雅萍骑上去,自己在下面以逸待劳,让雅萍在上面套弄。

林叔叔显然被春药弄得生龙活虎,十多分钟竟没泄。这与我上次见他与媚姨做爱几分钟就泄完全不同。两个少女见他不泄,怕我们躲在小小的柜中久了要露陷,使出浑身解数。只见雅萍在上面狂套了七八分钟,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并且呼吸急促。雪妮见状,拉下雅萍,紧接着上去,坐在林叔叔的胯部又是一阵狂套,雅萍则抱住林叔叔的头,又吻又用双乳搓着林叔叔的身体,几分钟过去,雪妮体力不支,又退下来,雅萍接着上去,边套边道:“亲爱的,今天你真威风!今天我们姐妹俩都玩不倒你。”

林叔叔得意地道:“小宝贝,让你爽了吧,今天我吃的是一种新药。”

房内淫声四起。不久雅萍又退了下来,雪妮接着骑上去,此时林叔叔道:“小宝贝,想弄倒我,看来非得用你的后庭不行了。”

只见雪妮拿住林叔叔的ròu棒,显然是对准自己的后洞,小心地往下坐,坐下去后,只是慢慢动,久久才渐渐加快起来。林叔叔道:“后面的洞就是比前面的紧。”

只见雪妮越来越快。要知道,女人的后洞不仅比前洞小和紧,并且后洞不像前洞那样分泌出大量的淫液来润滑,自然对男人的刺激效果要更厉害了。果然,仅两三分钟时间,雪妮还在上面狂套时,林叔叔却支支哼哼地哼了起来,泄了。

雪妮仍坐在上头,两个少女用嘴唇或乳房帮林叔叔在享受高潮。好久,林叔叔才道:“今天是舒服死了,不用出力,又最刺激。”过了一会,他又道:“你们知道吗,我第一次同时干两个女人呢。真爽!”

雪妮下了林叔叔的身子,林叔叔坐起来道:“看,你们俩的水全湿了我的肚子,还有大腿。”他又给一人一个吻,又与两少女温存了十多分钟,才抹了身子,出去了。

我和阿东在衣柜中早已呆得脚酸腿麻,想不到林叔叔竟干了三十几分钟!他一走,我们俩迫不及待地钻出来,当时雪妮已进卫生间去洗身体了,因为林叔叔弄了她后庭,又泄在里面,而雅萍送林叔叔到门口刚关门往回走到床边,阿东就一把抱住,按在床上就插起来。

雪妮听到外面雅萍的呻吟就出来,刚出门来就被我逮住,她娇叫一声:“好哥哥,这么急。”

我道:“叫什么?哥哥?”

她又改口道:“坏叔叔!好坏!”

我一口吻上去,分开她的双腿,稍蹲下身来,一支大ròu棒就顶了进去。两人站立着,雪妮靠着墙,我一阵猛抽,感觉到她的浪水流到了我的胯部,并顺着大腿往下流。的一把抱住她的臀部,她双腿夹住我的腰,我边耸边走,把她放在与雅萍并排,端着雪妮的双腿一阵猛抽,弄得她淫嚎不已。

不到五分钟时间,雪妮已经是高潮来临了,而阿东还没弄出雅萍的高潮,仍在弄,只是换成了后进式。

雪妮高潮后,我抱着她,ròu棒仍插在她的玉穴中。看着她性感的小嘴,我道:“雪妮,你愿不愿帮我吃?”

她道:“有什么不愿的,你去洗来。”

于是我进卫生间去洗,当我洗完正在擦干时,忽然听到有钥匙开房门声音。一个声音响起来如雷一般:“好啊,你们干的好事!”

原来是林叔叔返回来了!

听到他已经到了床边。林叔叔惊讶地道:“阿东,怎么是你?你这混帐东西!”

阿东道:“爸,别说那么难听,我比你先来。”

林叔叔气不成声:“你、你,你去哪玩不成,来玩我的女人!”

阿东道:“谁知道她是你的女人,雪妮原先还是我的女朋友呢,不是一样被你玩了。”

隔了一会,林叔叔道:“传出去,这叫人多笑话。俩父子抢一个女人。”

阿东道:“爸,怎么会传得出去呢,而且也不是抢,只是玩玩嘛,你玩够了我玩一下有什么啦。”

沉默。我本想我是不是出去,但一想到出去也没用,特别是想到姗姗。算了,我还是不出去吧。

好久,林叔叔气似乎平了下来,道:“你刚才在哪?”

“在衣柜里。”

“这事你要说出去,小心你的嘴!”这话是对雅萍说的。“我的手表呢?”

听到她们找了一会,雅萍道:“在这。”

林叔叔往外走,雅萍跟了过来,缠住他嗲道:“亲爱的,别生气嘛。”

“走开!”接着是开门和用力关门的声音。

我仍躲在卫生间的门背。过了一会,雅萍叫道:“出来啦,他再也不会回来了,胆小鬼。”

我走出去。雅萍问阿东:“他是你爸?”

阿东不作声。雅萍又道:“你是副市长的儿子?”

阿东道:“你不是说你的情人是香港老板吗?”

“他是大人物,谁敢说他是副市长啦。只好骗你们说是香港老板了。”

我们才瞭解到,当阿东还没把雪妮弄到手时,雪妮和她父亲也就是江哥吃饭就认识了林副市长,并带上了好同学雅萍。当时林副市长被二少女迷住

雪妮是知道这事情的真相的。她知道阿东是林副市长的儿子但没告诉给雅萍,她知道雅萍是林副市长的情人却又没告诉给我和阿东。

林叔叔走后,我们谁也再没在情绪来继续下去,大家洗了澡,一同出去吃东西。

接着,我们又在外玩了半天,经过半天,大家都忘记了不愉快,因为中午除了雪妮,没有谁得过高潮,心里都还惦记着那事,于是又回到了雅萍的住处。

大家一同拥进洗澡间里去洗澡,彼此赤裸裸地面对着。两具性感而充满活力的少女这躯更让我和阿东热血沸腾。于是我们身上搓满了洗澡液,我们拥抱着,男女的身体相互在搓着,只可惜洗澡间小了一点,我们只能站着。我一支长长的ròu棒穿在雅萍两腿间,让她双腿夹着,滑滑的,抽起来间是十分的爽。

猛然我想起了刚才林叔叔干雪妮的后庭。于是问道:“雪妮,干后面舒服不舒服?”

她道:“有点怪怪的啦,挺舒服的,但没有特别的快感和高潮。”

我道:“我来一下试试。”说着来搂雪妮。

雪妮躲道:“别、别,你的太大了,你弄雅萍吧,她常被弄的。”阿东接着道:“你是说给我弄了。”

雪妮白了他一眼,“想得美!”身体却靠到他怀里,臀部老往阿东胯部送。

雅萍则羞答答的看着我,我过去拥她入怀中,就想插入。雅萍道:“别,别急。”

她用一根两米来长的管子,一头连在水龙头上,另一头圆圆滑滑的,她把这头插入自己的后庭,轻轻开了一下水灌进去,然后蹲在厕中把灌入肚子里的自来水拉了出来,当然有些大肠内的污物,如此反覆五六次,她再拉出来的全是白花花的自来水(后来我才知道这叫“洗肠”,也叫“灌肠”)。然后把管交给雪妮,携我的手一同出来,擦干身,系上一条薄纱胸罩,穿上一条开裆绸裤,颈上系了根绸巾。原来这是她最迷惑林叔叔的打扮,今天我也为之兴奋。事情还没完,她又拿来一些润滑油,倒了些抹得我ròu棒全是。她柔声道:“你的太大了,我怕受不了。”

我一根ròu棒如铸铁,禁不住按她在床上,掰开她的臀部,ròu棒对准她后庭就顶。

虽是有油润滑,却是十分艰难,那洞较小,顶了一阵才入,雅萍不住叫疼。不过棒头入后,棒体小一些,我不管她了,抽插起来。

大约雅萍也是舒服的,不住在哼。我换了好几个花样,一会儿从后面抽插,一会儿压住她来,一会儿来个倒浇蜡烛,直觉得分外爽。我终于明白林叔叔为何爱弄后庭的原因了。后庭有一种箍得紧紧的感觉,对短小茎的人来说,后庭的位置比阴部外露,更加容易在各种姿势下ròu棒不脱出来。当然,床上的风光更加旖旎。

当然我也不是那种只求自己爽快的人,玩够了后庭,我也要给雅萍高潮。于是抽出ròu棒,因为雅萍洗静了肠,而且我的ròu棒又抹了油,抽出来竟干干静静的。而雅萍在我插她后庭时,肉穴竟流出大量的汁水,于是我插入了雅萍的肉穴,雅更兴奋了,如果说让男人插后庭是娱人的成份多的话,那么让男人插ròu棒则是既娱已又娱人了。

雅萍在床上如一小浪女,薄纱包裹着的乳房诱人在摆动,她的修腿和丰臀天蓝色的长开裆裤包着,绸缎光光滑滑的,软软的,高举的双腿,我一用力抽插就举在半空中乱颤,乱绞。特别是绞在我腰上时力很大,我一拖动,她整个人身体就被拉起来了。

我一阵猛抽,一会雅萍高潮来了,让她享受了几分钟,又是一阵缓抽,摸弄,换成后进式,她跪在床上,后臀向翘,我也跪在她后面,直抽得她浑身瘫软。她高潮过后,我发现阿东和雪妮已经停在沙发上,原来雪妮的后庭竟夹得阿东爽歪了,就像中午他爸爸一样,把jīng液射进了雪妮的后庭中。

雪妮和阿东在沙发上观看着我们,阿东看见雅萍全身都酥了,于是推雪妮过来:“过去,让你云叔叔来操你一回够够的。”

雪妮到我身旁,我ròu棒还插在雅萍穴中。我搂定雪妮,吻着她,一手去抚摸她还没被插的肉穴,可怜的嫩穴早已经浪液连连了。抚摸雪妮的当儿,我又狠狠地连捅雅萍一阵,敏感已极的她嚎叫起来,“啊呀!……我受受不了了……哎呀噢……舒服……啊唔……别把我……插死……噢唉轻点……行吗?呜呜……哥哎呀好……爽喔……啊哈……唔干……死我了……啊唔。”

不到一分钟,雅萍又一次丢了,淫液止不住地流,我拨出满是滑溜溜汁水的ròu棒,并没放倒雪妮,直接剖开她的双腿,长长大大的硬棒顶了上去。不须放倒就抽插起来,雪妮爽死了一个劲在叫:“啊……操……操……我的……啊……哥哥……啊……云叔叔……你……搞死我了……啊……就……就……就是……那里……哦……天那……好……好舒服……啊……哦……快操……快……麻……麻木了……我要死了……啊……”

我把雪妮放倒,又是一阵抽,随着少女白嫩的肉穴里外翻飞,不久便达到了高潮。

我压上去,抱住雪妮道:“小妮,叔叔好不好?”

雪妮娇颜如花,嗲道:“坏叔叔,你搞得我舒服死了。”

我道:“还要不要?”

“我最爱叔叔操我了,操得侄女爽爽的,麻麻的。”

我压着雪妮,抱着她又是一阵操。

此时,阿东已经被我和雪妮的激情激起来了,他过来一把扯过雅萍,让她跪着,分开她的开裆裤就操。

雅萍的花心已经被我数次操得高潮,现在如何还经得起?一时间,房内两女又叫又喊,在我两次操得雪妮高潮时,再也无法支持,顿时下体热流回旋,jīng液大股大股地喷射出来。

我抱着雪妮,轻轻地压着她,等了十多分钟,阿东才又一次在雅萍那里射了。

爽了一次,我们心满意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