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乱云飞渡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四十七章

第四十七章

这一两个月,由于我的升迁,有很多朋友都要来祝贺。当然话还要往回说,虽然我和李东都干了雪妮,而且我以前还干了姣嫂,但这些江哥都不知道的。一直以来并不影响我们三人之间的友谊。

虽然江哥这个人好色,其实谁不好色?他好色专好年轻的姑娘,而我却连丈母娘,婶娘,八九岁的小女孩都弄了。阿东好色的情况和江哥差不多,也是好那些美女,而对中年的女人却不那么爱。

说实在的,江哥以前对我也不错,在部队中我也得到他的照料,出来后也还常聚一下。我出去一年多,他又升了官,做了政府接待办副主任

江哥家庭经过近两年的磨合,已经走上了正轨。姣嫂不再对他在外的花花肠子干涉,他也对姣嫂好起来,有时还一同出现在晏会上。在一些好日子,江哥,姣嫂和雪妮一家三口还去郊游。但我回来两个多月都没看到姣嫂,后来才明白了一些。

原来,江哥首先要注保持家庭的和睦,才不至于在这炙手可热的位置上让人说闲话。第二,姣嫂去做了美容,她皮肤本来就白嫩,长得也是漂亮,一经修饰,不是显出了成熟,而是显得年轻了,像三十岁的女孩。江哥带出来,别人都十分称赞,江哥的虚荣心得到极大的满足。第三点,也是重要的一点,是姣嫂纵容江哥在外面玩,也不管他,而江哥也不像刚从部队出来,一下子见了那么多唾手可得的美女如从牢里放出来一样,不玩得那么疯了。而姣嫂一个月虽有几次得江哥给她泄火,但她却与市里的一个人大副主任有了一腿,对姣嫂格外地好和温柔,使姣嫂的精神上有了依靠。虽然那人女人多,老婆管得严,但一个月也要召姣嫂去三五次。江哥见大领导对他妻子尚如此,自己也宝贵起来。而且人大副主任还带给了他许多好处呢。

当然,姣嫂这一切几乎没有外人知道。她外表一直是很传统的,只是怨妇心理才会这样。而且她骨子里对性也是很执着的。

回来第一次遇到姣嫂是两个多月后了。那天刚好江哥部队的老战友,我的老营长带夫人来,江哥带了姣嫂和雪妮,还有我和阿东一起去接待。

战友相遇,自然分外高兴。其余的不说,单说姣嫂,表现得既有大媳妇的端庄,又有小姑娘的矜持,气质上更是出众了。反观营长夫从虽年经姣嫂几岁,却反象老了几岁,而且肤色板上相貌更不用比了,弄得营长艳羡不已。

招待完老营长,江哥留在酒店继续打点事务。我和陈东送姣嫂和雪妮回来。喝了一点酒,阿东与雪妮在后排搂抱和相吻。而姣嫂坐在我旁边也没什么,只是怪我回来那么久没去看她。

回到江哥家,我们一起上了楼。因为热,雪妮一回来就去洗澡了,洗完后进了房,阿东也跟进去。而姣嫂也去洗了。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姣嫂出来时,雪妮在房中已经发出轻微的呻吟了。谁都知道阿东和她在什么,姣嫂也不理那么多,因为一则是现在的年青人比那个年代要开放,父母都管不了了,二则雪妮还不时带男朋友回家来过夜。

姣嫂穿着一袭睡袍,只不过外面加了一件罩袍,腰间的系带也系上了。显然,姣嫂一方面要给我点诱惑,好我想着她,但另一方面也没想到今晚要做点什么。因为阿东和女儿雪妮都在家,不可能做些什么的。

姣嫂穿着睡袍,格外性感,与别的女人不同的是,姣嫂拥有姑娘一般苗条的腰身,却有着丰满的乳房,此时,霓裳裹娇躯,不禁让人想入非非。

姣嫂坐在我旁边,她问:“小峰,你回来这么久没来看我,是不是想不起我了?”

我道:“姣嫂,我……”

她看见我认真反而笑了,“看你急的,我只不过是随便说说,只要你记得我,以后多来看我就行了。”

房内传来雪妮更激烈地呻吟,还有叫喊。姣嫂的目光更温柔地望着我道:“小峰,别人都说我年轻漂亮了呢,就你看不见。”

我道:“姣嫂,你真的年轻又漂亮了,像个刚结婚的少妇,还没生孩子哩。不过,我更喜欢以前你的,你以前脸上有些小雀斑,就像一个小妇人。现在你更像都市白领。”

她有些失望,道:“你知道吗?一万个人中就有一万个人说我年轻漂亮了哩,但我都不在意,我就在意你。早知这样,我还不如把雀斑留住。”

我感动了,道:“姣嫂,我……一样也会喜欢你现在的样子。”此时,阿东和雪妮在房内更激烈了。我一手拥住姣嫂,道:“你看,你的脸庞多么细腻呀,像玉一样。”接着就去吻。

姣嫂也不避。我一手去抚摸她的nǎi子,轻轻地摸弄着,她呼吸急促起来。我拿过她的手伸进我的裤裆,让她来抓我的ròu棒,她一抓到,即“啊”地叫了一声,浑身颤抖几下。

我关切地问道:“姣嫂,怎么啦?”

她红着脸,羞涩地道:“没、没什么。”

我明白了,伸手到她睡袍下摆进去一摸,姣嫂的一条小亵裤,竟湿了一大片!我扑上去,双掌按住她的双乳抚摸着,接着捞起她睡袍下摆,褪去自己的裤子就要奸她。

姣嫂道:“别……别……别这样,雪妮她们都在……”

我道:“姣嫂,你让我忍不住了,来一下,就一下。”

她道:“到房间去……”

而我并没理她,翻起她的睡袍下摆,褪松她的亵裤,将亵裤下方挡住她肥穴的地方拨到一旁,一支高昂的ròu棒就向前犁去了。虽然她的亵裤还穿着,并不时刮到我的ròu棒,但姣嫂滑溜溜的淫液出来后,一切就是那么爽了。

我轻轻地抽着,姣嫂缓缓地呻吟着,如一首温情的歌。我的轻抽并不代表因为怕阿东和雪妮听到我们的动静,而是我轻轻抽的同时,还要摸弄姣嫂,我一边插,一边玩她的雪颈,胳膊,然后就是大nǎi子,还亲吻她。

想想几年前姣嫂来随军时,她是个多么骄傲的首长夫人,全部队的士兵没有谁一月之中不在想像中把jīng液射到她的身体上。就是那些军官,晚上在搞老婆时,把自己身下的老婆想成姣嫂时就格外地狠,当时江哥在部队中是最幸福的,最让人艳羡的,军营里虽是万人动心却无法成气候的,因为仅有的几个女人,江哥一心扑在姣嫂上,部队又严,不像到了地方,美女如云,私生活无人来管。当年的姣嫂怎么会想到那个小兵日后竟把她压在身下抽呢?

当年我几乎每夜都会想着姣嫂手淫,一次次把浓精射在短裤或被子中时,我总是想像是射在了姣嫂软软滑滑的穴中,要不就是她的脸上,大nǎi子上,或者是背脊,臀部,腹部,脖子上,嘴里,有一次我还想像过把jīng液射在姣嫂那双精致性感的高跟鞋中,让她的双脚穿在粘滑的鞋中。

那时我是个多么老实的人。阿东常跟我说,二哥,你看姣嫂多正点,我真想操她几jī巴!我还道,老三,别这样想,江哥是咱兄弟,对不起他。

我温柔地抚摸着姣嫂,ròu棒在顶弄,慢慢地加快,姣嫂不由自主地叫得大声了,我一阵猛抽,姣嫂叫得更厉害了:“好唷……太好了……好棒……好厉害……好猛……嗯……呀……美死我了……”

“哎……哎呀……嗯……我……死了……真太美了……哎呀…愰

“嗯哼……哎呀……妈呀……大宝贝……插得我……酸麻啊……要命呀……哎唷喂呀……唔……大宝贝哥哥……要被你……戳爆了啊……唔哼……”

“插……插死了……要死了……啊……使劲……再冲……喔……”连连呻吟不断,再也听不清楚姣嫂在叫什么了。原来是魂儿非上了天,心跳也乱了。

姣嫂缓过气来,我一把将她亵裤下裆扯断,此时一条亵裤犹如一条布环,我往上拉了拉,于是来个后进式,我拉住她双手,边猛顶边推着她向前走。

姣嫂已沉浸在肉欲中,来到门口我一扭门,她才知道来到女儿雪妮的房门口,此时阿东正压雪妮在床上,见我推姣嫂进来,定格住了,而姣嫂死活不愿往前,要退出来,而我的ròu棒在后又撬又顶,她哪支持得住?

此时,我拉住姣嫂的双臂,下身一挺,姣嫂的臀部被我的胯顶着,穴被我粗硬的ròu棒撬着,双手被拽着,我稍一用力,她整个人离开了地面,就这样,姣被我弄到了她女儿雪妮的床前。

我对阿东说:“三弟,以前你不是总想操姣嫂几jī巴吗?现在让给你,来操一下她。”

阿东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一是可能第一次遇到两个女人是亲人,而且还是母女关系,第二姣嫂年纪大些,阿东显得是小辈,第三还是平日里跟姣嫂太熟了,只知道姣嫂平日里是个很端庄正派的女人。他道:“二哥,那……是以前的事,现在……”

我道:“现在你身边的美少女多了是不是?看不上姣嫂了,姣嫂年纪大了……”于是我故意对姣嫂说:“姣嫂,阿东嫌你老了。”

阿东道:“不是……那个意思……”

我道:“你看姣嫂多成熟,nǎi子比雪妮还大,下边水又多,你还不快来。让我来弄一下雪妮。”

于是我抽出来,去推开雪妮身上的阿东,这时姣嫂要起身来,我一把按住,姣嫂道:“别别……”

我道:“快来。”阿东一把从雪妮穴中拨出ròu棒,过来插入雪妮母亲姣嫂的穴中,姣嫂还在“别、别”地叫时,阿东已经抽插起来了,姣嫂也变成了呻吟。

我道:“姣嫂,阿东抽的还舒服吧。”

姣嫂断断续续地道:“你们两个……真是坏死了……好坏……让我母女俩……如何见人……哦……嗯……”

阿东的手也没闲下来,去摸弄姣嫂的两个大nǎi子。直搓得姣嫂的两个大nǎi子在她胸脯上下左右大幅度在动。我转身压住雪妮,雪妮见在母亲在旁,故意娇嗲发骚起来:“哦……叔叔好坏……刚插完妈妈又拿大ròu棒来插我……”

我把雪妮的双腿搭在肩上,往下一压,接着我的ròu棒从她那刚话

雪妮的窄床边,彷佛成了我和阿东的兄弟比赛,又像是雪妮和妈妈姣嫂的母女比赛。阿东被姣嫂那丰腴的身体弄得不一会就缴了械,只见姣嫂还在叫喊时,阿东就抱着她伏在她身上。

阿东谢后,我大力抽插雪妮。阿东此时抱着姣嫂一动不动,雪妮高潮后,阿东ròu棒已软,他从姣嫂的身上爬了起来,姣嫂看见我在一旁大力抽雪妮,看见自己衣衫淩乱,不好意思,就站起来要出房间去,当她要走时,我一把拉住她,抱着她,边吻着她边抚摸她的乳房,下边还在继续捣弄她的女儿。姣嫂挣扎着,但无法挣脱,只得由我。我边捣她女儿边拥吻着她,一手还往下去摸弄她的肉穴。

由于姣嫂是站着的,阿东谢进去的jīng液又流了出来了,并顺着她大腿往下流,和着姣嫂的淫液。我用姣嫂的睡袍下摆给她擦了。不久,雪妮又一波高潮来到,我狠抽插着雪妮,也不自觉地狠狠摸弄着姣嫂,直到雪妮的大腿夹住我的腰,上半身直立起来。

我的巨棒顶在雪妮肉穴中不动,让她享受。一只手从下面抠弄姣嫂。姣嫂见我插在她女儿肉穴中不动了,还以为我也谢了,道:“不要动了……”

我不理她,两根手指抠入她肥穴中慢弄,她哪受得了?又呻吟起来,我从雪妮肉穴中拨出滑溜溜的ròu棒,转向姣嫂,在站立中,顶入了她肉穴中。姣嫂哪知我还有如此能力,惊喜地抱紧我,我把她顶靠在雪妮的小衣柜上,一阵猛插。

大约十多分钟过去,阿东被这淫荡的场面又激起来了,重新如狼般压向雪妮。

就这样,在雪妮的房间里,雪妮和姣嫂母女俩享受着我和阿东哥俩全方位的性服务。

尽兴后,我们来到沙发上共看电视,姣嫂和雪妮母女俩只穿着薄薄的睡衣,而我和阿东哥俩也只着裤衩,我搂着姣嫂,阿东搂着雪妮。四人情话绵绵。一夜来,我们将她们母女俩爱抚个够。

阿东道:“姣嫂,真想不到,你和雪妮一样,操起来那么舒服。我还以为只有小姑娘才好操呢。”阿东说话就是那样露骨。

雪妮道:“哎,不要老操操操的,你要说爱,说我妈妈好爱。”说着雪妮亲呢地拧一下阿东。

我抚摸着姣嫂道:“姣妹妹,你看阿东和我谁的味道好。”

姣嫂不作声,雪妮推她道:“妈,说啊。”

姣嫂才开口道:“阿东,够厉害的,比一般男人强,不过小峰太厉害了,抽得女人的骨髓,女人的魂,女人的筋都出来了,这种人做老公不合适。”

她道:“女人嫁了你,几天不被你弄你黑眼圈了,外面人一看就知道这个女人纵欲过度了。”

我道:“这好办,雪妮嫁给我,你过来跟我们住不行了?”

她道:“这样我们两人怕十多天也被你弄得眼圈了。”

我们笑作一团。最后姣嫂道:“想不到我一个正派女人,现在为了你们而疯狂。想起来真像作梦一般。”

晚上上床后,姣嫂和雪妮并排躺在床上,然后我轻轻地搂住姣嫂,把她压在下面。阿东压住雪妮,我们分别伏在两个女人身上,骑搂着她们,薄被盖在我们身上,我和姣嫂,阿东和雪妮嘴对嘴地说着情话。

一晚到亮,少不了要奸弄姣嫂的雪妮母女。

跟姣嫂母女玩得挺开心,也新鲜刺激,但阿东外面有不少的靓妞,我主要还是陪姗姗,少不了要去奸艳姨,好长一段时间没去姣嫂那里。但没几天,我又心血潮了,约了阿东,事先没告诉姣嫂就去了她家。

到她家时,只有姣嫂一人在家,雪妮没在。阿东有些失望,我知道阿东主要是想搞雪妮而不是姣嫂,而我却相反。

当然姣嫂并没知道我的真正来意。她也许以为我们来找雪妮或者只是来玩一下。但她是欢迎我们的。晚饭后,我们都没走,姣嫂也就明白了什么,她以为阿东是来找雪妮,我是来找她的,于是她道:“我打个电话让雪妮回来吧。”

我说:“不用了,我们等一会就走。”过了一会,我道:“姣嫂,我们一起去逛一逛吧,你还没陪我们逛过的。”

姣嫂很高兴,说:“那等会我洗了澡。”

姣嫂去洗澡了,我丢给阿东一个眼色。阿东不明白,道:“哥,你到底是唱什么戏呀?”

我说:“今晚我们哥俩一起玩姣嫂。”

阿东的性趣被我点燃起来了,他道:“好啊,既然江哥不喂她,我们来帮他喂。”

不久,姣嫂洗澡出来了,她换了一件深色的晚礼服,吊带式的。这两年来,姣嫂真的是越来越妩媚,越来越有品味了。她坐在沙发上,道:“什么时候出去啊。”

我道:“姣嫂,忙什么呢。”便对阿东道:“阿东,姣嫂越来越妩媚了。”便和阿东一左一右坐在姣嫂两边,夹住她坐下。

姣嫂虽然有前一次我和阿东同时奸她的经历,但毕竟是在狂乱之时所为,过后她一想起来又是脸红又是心跳,隐约觉得不妥。而现在,她尚在清醒之时,我和阿东就夹住她,脸腾地红了起来,欲要却拒地道:“你们要干什么?”

我道:“姣嫂,你多美啊。”我一手捉住姣嫂的玉臂,一手去轻抚她的丰乳。那边阿东也一手揽住她,一手去揉她另一只nǎi子。

姣嫂道:“你们两个……别!……别这样……”

我和阿东一左一右摸弄着姣嫂,根本不去理会她的羞涩。两张嘴又凑到了她的香腮上。

光是抚弄姣嫂的丰乳,还不足以使她到达热血沸腾的地步,只能让她情欲迷乱。于是我一手来到她的睡袍底,隔着睡袍去弄她胯间的水蜜桃。我掌在轻按着,指尖慢慢拈按,不一会,姣嫂发出愉快的呻吟:“哎……我……好……好爽……喔……喔……受受不了……啊……喔……”

我另一只手掌来到姣嫂的丰软的臀部,轻抚道:“阿东,你不知道,姣嫂还是个处女哩。”

“什么?”阿东不解。

“后面呀。”我道,“今天得由你来开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