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乱云飞渡 > 全文阅读

正文 乱云飞渡新编(1-10)

乱云飞渡新编(1-10)

。虽然她平时对云峰颇有好感,但自己是他的老师,而且云峰年龄比她小多了,这真使赵美雅既是羞涩又亢奋,更带着说不出的舒畅,这种舒畅是从前她和她老公在一起不同的。 「啊┅┅不要啊┅┅哼┅┅哼┅┅不可以┅┅啊┅┅」也不知此时的赵美雅是真的不要还是假的,云峰用湿滑的舌头去舔她那已湿黏的穴口,不时轻咬拉拔她那挺坚如珍珠般的阴核,他的两只手指仍在她的穴内探索着,忽进忽出、忽拨忽按,赵美雅难以忍受如此淫荡的爱抚挑逗,春情荡漾、欲潮泛滥,尤其xiāo穴里麻痒得很,不时扭动着赤裸的娇躯娇喘不已:「哎哟┅┅云峰┅┅别再舔了┅┅我、我受不了┅┅你、你饶了我┅┅」赵美雅哆嗦的哀求呻吟,香汗淋漓的胴体,xiāo穴里的yín水早已溪流般潺潺而出!

云峰贪婪地一口口的将赵美雅的yín水吞入腹中,仍不断用舌尖舔她的xiāo穴,还不时以鼻尖去顶、去磨她的阴核,用嘴唇去吸吮、轻咬红嫩的yīn唇,云峰双手没得闲地一手抚摸揉捏着柔软丰圆的乳峰,时重时轻,另一手则在她的大腿上来回的爱抚着。

赵美雅被云峰高超的调情手法弄得浑身趐麻,欲火已被扇起,烧得她的芳心春情荡漾,爆发潜在原始的情欲,赵美雅无法抑制自己了,欲火高炽得极需要男人的大jī巴充实她的肥穴,此时无论云峰如何玩弄她都无所谓了,她娇喘吁吁:「喔┅┅云峰┅┅别再吸了┅┅哦┅┅我、我受不了┅┅哎哟┅┅」

赵美雅双颊泛红、媚眼如丝,传达着无限的春情,她已迷失了理智,顾不了羞耻,不由自主的抬高了肥臀,让那神秘的地带毫无保留的对着云峰展现着,充份显露她内心已是情欲的高炽,准备享受巫山云雨之乐!

到此地步,云峰知道赵美雅可以任他为所欲为了,于是抓住赵美雅的两条腿拉到桌边,再把她的玉腿分开高举抬至他的肩上,赵美雅多毛肥凸的yīn户更显突兀迷人,云峰存心逗弄她,站在桌边握住大jī巴将大guī头抵在她的yīn唇上,沿着湿润的yín水在xiāo穴四周那鲜嫩的穴肉上轻轻擦磨着,男女肉体交媾的前奏曲引动的快感迅速传遍赵美雅全身,只磨得她奇痒无比、春情洋溢,她羞得闭上媚眼放浪娇呼:「啊┅┅好┅┅云峰┅┅别、别再磨了┅┅我、我受不了啊┅┅快┅┅快┅┅插┅┅受不了啦┅┅」赵美雅yīn户津津的流着yín水,云峰被她娇媚淫态所刺激,热血更加贲张、大jī巴更加暴胀,他用力往前一挺,整根大jī巴顺着yín水插入赵美雅那滋润的ròu洞,想不到赵美雅的xiāo穴就如那薄薄的樱桃小嘴般美妙。

「哎哟┅┅」赵美雅双目微闭、娇呼一声,两片厚厚的yīn唇紧紧包夹着云峰的大jī巴,这直使云峰舒服透顶,他兴奋地说∶「赵老师┅┅你┅┅你┅┅里面好舒服啊┅┅」

「啊啊!┅┅云峰┅┅你、你┅┅啊┅┅啊!┅┅」赵美雅不禁叫了起来,没想到云峰年纪小小,却长了条这么长这么大的jī巴,赵美雅只觉得那大jī巴塞满xiāo穴的感觉真是好充实、好胀、好饱,她媚眼微闭、艳唇微张一副陶醉的模样。

云峰缓缓地轻抽慢插着,赵美雅穴口两片yīn唇真像她粉脸上那两片樱唇小嘴似的,一夹一夹的夹着他的大guī头在吸在吮,吸吮的快感传遍百脉,直乐得云峰心花怒放:操赵美雅操的好舒服啊。

于是云峰加快抽送、猛插顶向花心,赵美雅被插得浑身发颤,她双手抓紧桌边,白白的大屁股不停的扭摆向上猛挺,挺得肥穴更加突出迎合着云峰的大ròu棒向下插,她舒服得急促呻吟,胸前那对饱满白嫩的大乳房激烈的上下跳跃抖动着,她娇喘连连、香汗淋漓、媚态百出娇呼着:「啊!┅┅云峰┅┅弄死我了啊┅┅啊┅┅啊┅┅哎呀┅┅啊┅┅」

越是美艳的少妇,在春情发动时越是饥渴、越是淫荡,赵美雅也是如此,况且她已大半年没和男人做爱了,她的旺盛的性欲没有地方发泄,让她痛苦极了。

此刻赵美雅渴望的淫荡狂叫声以及那骚浪淫媚的神情,刺激得云峰爆发了原始的野性,他欲火更盛,紧紧抓牢赵美雅那浑圆雪白的小腿,再也顾不得温柔体贴,毫不留情地狠抽猛插,大guī头像雨点似的打在赵美雅的花心上。每当大jī巴一进一出,她那yīn唇内鲜红的柔润穴肉也随着大jī巴的抽插而韵律地翻出翻进,yín水直流,顺着赵美雅的肥美的大屁股把桌子流湿了一大片。云峰边用力抽出插入,边旋转着臀部使得大guī头在赵美雅的穴里频频研磨着嫩肉,赵美雅的xiāo穴被大guī头转磨、顶撞得趐麻酸痒俱有,云峰的大jī巴在那一张一合的xiāo穴里是愈抽愈急、愈插愈猛,干得赵美雅娇喘愈粗、媚眼如丝,阵阵高潮涌上心头,那舒服透顶的快感使她抽搐着、痉挛着,xiāo穴紧密地一吸一吮着云峰的大guī头,让云峰无限快感爽在心头。

「喔┅┅好┅┅舒服┅┅啊┅┅啊┅┅我被你弄死了呀┅┅啊啊啊┅┅」赵美雅舒服得忘记了一切,不知羞耻地大声淫呼着。

云峰此时放下赵美雅的大腿,抽出大jī巴,将她抱起放在地上,然后迅速伏压在她的娇躯上,用力一挺再挺,整根大jī巴对准赵美雅的xiāo穴肉缝齐根而入。

「唉呀┅┅插到底啦┅┅啊┅┅啊┅┅哦┅┅哦┅┅我┅┅要死了啊┅┅啊┅┅」赵美雅语无伦次地叫唤着,浑然忘我。此刻浑身赤条条的一对男女,在地上疯狂的交媾着。

云峰把赵美雅抱得紧紧,他的胸膛压着她那双高挺如笋的大乳房,但觉软中带硬、弹性十足,大jī巴插在赵美雅又暖又紧的xiāo穴里舒畅极了,云峰欲焰高炽,大起大落的狠插猛抽、次次插得到根到肉,直把赵美雅插得花枝乱颤,淫呼连连。

只见她舒服得媚眼半闭、粉脸嫣红、香汗淋淋,双手双脚像八爪章鱼似的紧紧缠住云峰的腰身,赵美雅拼命地按着他的臀部,自己却用劲的上挺,让xiāo穴紧紧凑着大jī巴,一丝空隙也不留,她感觉云峰的大jī巴像根烧红的火棒,插入自己花心深处那种充实感使她无比受用。赵美雅此刻早已忘了什么羞耻、矜持,放纵地淫浪呻吟:「唉唷┅┅啊┅┅好舒服┅┅啊┅┅用力┅┅啊┅┅快、快┅┅啊┅┅弄死我了┅┅啊┅┅」

「赵老师┅┅你┅┅你真迷人啊┅┅哦┅┅」云峰用足了劲猛插狠插,大guī头次次撞击着花心,根根触底、次次入肉,赵美雅双手双脚缠得更紧,肥大的屁股拼命挺耸着,去配合云峰的抽插,舒服得媚眼如丝、欲仙欲死、香汗淋淋、娇喘呼呼,yín水猛泄了一地都是。

「唉唷┅┅死了┅┅我啦┅┅啊啊┅┅哦┅┅啊┅┅我不行了啦┅┅啊┅┅啊┅┅」赵美雅突然张开樱桃小嘴,一口咬住云峰的肩膀用来发泄她心中的喜悦和快感,xiāo穴内yín水狂泄不止,云峰感到大guī头被大量热流冲激得一阵舒畅,紧接着背脊一阵酸麻,臀部猛的连连劲挺数次,一股又滚又浓的jīng液有力的飞射而出,赵美雅被这滚热的jīng液一烫,浪声娇呼:「啊┅┅啊┅┅死了┅┅」

不知过了多久,赵美雅仍觉气弱如丝,浑身酸软。云峰温柔的抚遍赵美雅美艳的肉体,乳房、小腹、肥臀、阴毛、xiāo穴、美腿,然后再亲吻她性感的双唇,双手抚摸她的秀发、粉颊,宛如情人似的轻柔问道:「赵老师┅┅你┅┅你舒服吗?」

赵美雅清醒了,她才发现自己做了错事,她觉得对不起死去才半年的丈夫,她忍不住痛哭起来,云峰搂紧她,安慰她:「赵老师,我,我真的好爱你,我会一辈子爱你的。」

赵美雅使劲推开云峰,哭叫着:「你滚!你滚!我不要再见到你!」

云峰沮丧地离开了赵美雅家,他有些担心:他强奸了赵美雅,她会不会报警呢?就算不会,他以后再怎么面对她呢?

「不管了,反正我爱上她了,无论怎么样我也要得到她,不但是她的肉体,还有她的心。」云峰在心里暗暗想着。

几天过去了,赵美雅并没有报警,但对云峰是冷的不能再冷了,从不对他假以好脸色,但云峰是不会放过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