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乱云飞渡 > 全文阅读

正文 乱云飞渡新编(11-25)

乱云飞渡新编(11-25)

随着日子的过去,云峰愈来愈思念赵美雅和柳淑月母女。

在部队,金钱、后台和老乡关系是左右一个人的决定性因素,可云峰一样也没有,不管他怎么努力都得不到领导的器重,他属于那种领导在有活时会想到你,而有好处时却忘记你的那一类人。

三年过去了,考军校名单上依然没有云峰的名字,好在他模样不错,又写得一手好文章,在摄影方面也有爱好,人又诚恳勤快,所以云峰就凭写稿和摄影作品上报多而专门从事了部对报道工作。

云峰当兵的第二年,连里来了一个新兵,他叫阿东,就住在云峰隔壁班里,一看就知道他是个公子哥,手拿手机(那时手机还不是很普遍),细皮嫩肉的,总有一帮人跟着他转,就连连长也对他格外照顾,云峰有些看不惯,不知怎么的,他虽对阿东爱理不理的,可阿东对云峰却很佩服,久而久之,云峰也应敷他一下。

可是一次遭遇,让云峰跟阿东结拜成了兄弟,从此也改变了云峰的一生。

这天,云峰上街去取几块钱的稿费,见阿东和团里的副处长(相当副团长)

江海走在前面。

云峰不想和他们打招呼,就慢慢跟在他们后面。

这时,阿东见街边站着几个打扮风骚的姑娘,就嘴贱撩了几句,然而那几个姑娘却不干了,指着阿东骂:「臭大兵,你找抽啊?」当兵的最忌这个,阿东急了也反骂起来:「骚货,你想卖,老子还不要呢。」这时从一个店里跑出来十几个拿刀的小流氓,骂着:「臭大兵,找死啊,兄弟们,做了他们!」说着上前围住他俩拳打刀砍,江海和阿东,一个是花花公子,一个是整天睡懒觉的领导,如何能敌?

云峰见了,大吼一声冲上去,力拼保阿东二人出来,云峰自幼习武,二百多斤的担子挑得飞走,在部队也是功夫过硬,篮球队员,身手敏捷,小流氓虽有十几个人,但云峰还是打趴了他们几个,一起跑了出来。

三人跑出来后,阿东气喘嘘嘘地对云峰说:「兄弟,谢谢你了,今天要没你,我和江处长可就惨了┅┅」,江海也连声说谢,云峰笑了笑说:「都是战友,可别说什么谢。」

回到连里后,云峰发现腿脚越来越疼,背也疼,才发现背被砍了一刀,一检查,手臂骨头也裂了一点,为此,云峰还请了几天「事假」。

等到云峰伤好了,阿东专门摆宴感谢云峰,酒后,江海副处长提出和云峰及阿东三人结为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江海33岁为大哥,云峰19岁为二哥,阿东17岁最小为弟,他们像刘关张三结义一样,从此视为亲兄弟。

但随着时间的过去,云峰慢慢发现,江海对他与对阿东不一样,对他虽也尽了大哥之力,处处照顾,一些好事总留给他,而他对阿东,仿佛阿东不是小弟而是大哥一样,总有些谗媚。但他们俩也认为云峰是最够义气,最兄弟的。

后来云峰才知道,阿东他爸爸是豫中省省会西山市的副市长。

云峰和阿东他们成了兄弟后,因江海是部队里的官,有住房,有家属,他经常在家里请云峰和阿东吃饭,江海的老婆花玉娇是个很娴淑漂亮的女人,她的手艺很好,常让云峰和阿东尝到很多好菜。江海有一个13岁的女儿雪妮,又可爱又漂亮,云峰和阿东都很喜欢她。

去江海那里多次后,云峰知道了江海和娇嫂的罗曼史。原来花玉娇大江海两岁,是村里最漂亮的姑娘,高中毕业后,没考上大学就在村里当代课老师,江海高中放假常去小学打球,被花玉娇迷住了,后来江海考上军校要去上军校的那个暑假,江海就住在了花玉娇的宿舍,十个月后,娇嫂生下了雪妮,未婚生女,娇嫂不能作老师了,回家开了个小卖店,直到江海大学毕业当兵后才结婚。后来娇嫂因是军属,进入了县图书馆,再后来江海升官后,娇嫂来到部队做了随军家属。

在这个部队所有家属中,娇嫂无疑是最漂亮最有女人味的。

一天,云峰在整理军务内勤时,无意中把几年前老道给他的破书翻了出来,他翻了翻就想把书仍了,但他好象在里面看到了什么,急忙仔细看起来,书里的字是手抄的,写的是繁体,云峰慢慢看着,越看越高兴,原来这是一本《御女心经》,里面写的都是一些如何更长时间的玩女人的心法,还有练成「金枪不倒」

的心法,后面还介绍了男人的几种极品生埴器和女人的极品xiāo穴。

云峰看了以后受益不浅,大开眼界,女人的极品xiāo穴有十八大名器:「骊珠迎龙」、「春水玉壶」、「比目鱼吻」、「重峦迭翠」、「朝露花雨」、「碧玉老虎」、「玉涡凤吸」和「水漩菊花」、「如意玉环」、「香菱玉齿」、「凤凰点头」、「玉蚌含珠」、「娇花嫩蕊」、「九曲回肠」、「飞龙在天」、「千环套月」「百转凤肠」,「蜜水谷道」,还有一些次极品,而「玉涡凤吸」、「蜜水谷道」和「水漩菊花」则是女人的屁眼,云峰第一次知道女人的屁眼也可以操,还有极品。男人的jī巴有三种名器:「如意玉龙」、「血色火龙」和「金枪青龙」。

云峰对照自己的jī巴,发现他的jī巴也是极品,就是「金枪青龙」,这种jī巴不但粗长,ròu棒身上有巨大的青筋,象龙盘在棒身上,guī头上还长有肉刺,可以让女人感到更刺激,而且久战而不衰。

晚上,云峰躺在床上,想着《御女心经》里写的女人的各种名穴,心里一动,他已经玩过了四个女人啦:梅琳、赵美雅、柳淑月和美黛,云峰对比着书里的名穴想着四个女人都是些什么样的穴道,他不禁高兴起来,如果照书上说的,那梅琳的xiāo穴就应该是「玉蚌含珠」,这种xiāo穴的特点就是yīn道构造相当精巧,yīn唇的肉都很厚而且富有弹性,花心的位置不深,花心口会突然大开,将男人的guī头紧紧衔住,并缩紧开口,另一方面,yīn道也会如蛤蚌的硬壳般一张一合,并且有极强的吸力。拥有这种xiāo穴的女人,一百个女性当中找不到三个。赵美雅的xiāo穴应该是「百转凤肠」,这种xiāo穴的特点就是蓬门紧闭、花径曲折,任凭你巨阳蹂躏,日夜求欢,穴道也绝不松垮,而且外阴看来永如处子,不管男子的yáng具有多大多长,一旦yáng具被xiāo穴全根吞没,顿觉陷入一只装满泥鳅鳝鱼的窄小皮袋,无处不是又湿又黏,既柔嫩软滑、暖烘烘的舒适无比,又兼带有强劲的吸力,拥有这种xiāo穴的女人,一百个女性当中找不到五个。柳淑月的xiāo穴应该是「九曲回肠」,这种xiāo穴的特点就是yīn道不但紧窄,而且内部弯弯曲曲,有如羊肠小径,除非男性的yáng具是特大的霸王号,要不然,是很难探索到花心的,不过,一旦碰触到花心,花心便会突然产生律动,迅速收缩,而且女人会不断扭动腰肢,发出梦艺般的娇声和喘息,辗转反侧,全身蠕动,这时男人往往会失去控制,被导入妙不可言的佳境。拥有这种xiāo穴的女人,一千个女性当中找不到五个,而且拥有这种xiāo穴的女人也极易因为得不到性满足而红杏出墙。美黛的xiāo穴就属于次一点的拉。

云峰照着《御女心经》苦练起来,没多久就练成了御女大法,这种大法练成后,男人可以连续shè精而jī巴却可以更粗更硬。

(22)

阿东现在没事就到云峰的房里找他问东问西的,云峰和美黛的通信也被阿东发现了,接着美黛的照片也一一被阿东挖去,阿东惊讶于云峰有一个如此漂亮的妹妹,阿东就厚着脸皮给美黛去了一封信,不想美黛很快就给阿东回了信,俩人渐渐通信起来,而且越来越密,他们的电话也天天不断,云峰心里有些妒忌,但想到美黛毕竟是他的妹妹,心中也释然了。但也担心阿东这个花花公子用情不专,玩弄美黛,毕竟美黛才高中二年级,但云峰从阿东这里也可看出来,他对美黛很痴情。

当兵的第二年,云峰有了探亲假,就准备回家探亲,阿东一定要跟他回去看美黛,并说要带他到他家去看看,虽然阿东才当了一年兵,并没有探亲假,但他让家里寄了一张假电报,电报上说家里有急事,阿东又找江海出面,连里也给阿东批了假,云峰心里却有些忐忑不安,怕他这个农村孩子给阿东他家人见了会怪阿东乱交朋友。

西山市是豫中省的省会,繁华的城市让云峰眼花瞭乱,宽广的街道,入云的高楼,高贵的人们,闪烁的广告牌,真可以和深圳比美了。云峰他们下火车后,光坐的士到阿东家就花了近一个小时。

阿东领着云峰进了一个大院,上到四楼,敲门进去,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来开门,长得面目清秀,很清纯的样子,看样子,是个保姆。她对阿东显然不认识,朝里叫了一声:「阿姨,有客人来了。」

过了一会儿,出来一个少妇,那样子说二十岁也像,说三十岁也像,但综合起来,象二十六七岁,身着碎花衫裙,头发后挽,两侧头发弯曲而下垂,那嫣然一笑的神情,那仪态万方的举止,那楚楚动人的面容,让云峰心跳加速,体态丰满性感十足,再看她面庞,千娇万媚,让人一看就要丢魂似的,但又有一种成熟和高贵在里边,让人思想里不敢有半分猥亵,也许她是天下最美的女人,最迷人的女人了。

云峰想她一定是阿东的姐姐了,这样想着,阿东已经叫她了了:「妈,就你在家呀,老爸呢。」

「妈?没搞错吧,她那样子,比阿东大不了几岁,怎么会是阿东的妈呢?」

云峰好一阵疑惑,好久,阿东推了推他,他才醒过来。原来阿东已向美妇介绍了云峰:「妈,他叫云峰,是我的战友,也是我的结拜哥哥,在部队可照顾我啦。」

美少妇微笑着云峰问好,见云峰回过神来,她又重复了一遍:「欢迎你来我们家玩。」

云峰「嗯嗯唔唔」地支吾着,紧张得不知说什么。美少妇见云峰如此紧张,「噗哧」地笑了,对他说:「我叫施玉媚,是阿东的妈妈,你叫我媚姨行了。」

阿东和施玉媚说说笑笑的,云峰傻傻地在旁站着,也插不上嘴,不知说什么才合适。

好在施玉媚说了一阵又来问云峰一些情况,显然她是想给他多开口,以免太拘束。晚上,大家洗过澡后,施玉媚提议一起出去走走。但云峰不想出去,因为他只要有施玉媚在一起就紧张,而且觉得自己是乡下来的孩子,和高贵的市长夫人走在一起不自然,特别施玉媚那种高贵美丽和成熟令云峰在内心中感到渴望。

云峰借口累,就没去。她们走后,云峰把全部的家务都做了。最后,看见一堆衣服没洗,就去给她们洗。

洗衣机云峰不会用,不敢动,于是就用手洗。那几件摆在另一旁的施玉媚的衣物特别显眼。云峰把它捧在手里,仿佛如同一件件艺术品。施玉媚的无袖衫是件白色上面缀有小兰花的薄衫,她的裙是条柔柔的紫色长裙,还有一条短的穿在里面的纱裙,施玉媚的乳罩是件棉的,很薄,可能是她的nǎi子太大,用不着穿厚乳罩吧。还有一条小裤衩,前面是半透明的纱质,臀部处为光柔的丝光棉,云峰拿在手里轻轻摩娑着,放在鼻子深深地吸了一口,除了有施玉媚身上散发的迷人香水味,还有一股淡淡的骚味,云峰陶醉了,他好想手淫,但又不敢。

二个小时后,阿东、施玉媚和保姆回来了,还带回二个可爱的小女孩,一个十一二岁的样子,天生一个小美人胚子,很纯真的样子,一双会说话的美目似乎含情,另一个七八岁,天真可爱,也是美丽动人。

阿东对云峰说:「峰哥,这是我的两个妹妹,大妹叫珊珊,小妹叫婷婷。」

云峰急忙说:「你们好,我叫云峰。」

珊珊看了云峰一眼,似乎有些害羞,拉着妹妹进屋了。

施玉媚见云峰把地板拖了,碗也洗了,还洗了衣服,对他的勤快很是赞赏,当她知道云峰没用洗衣机而是用手洗了衣服时,更是喜欢上这个朴实而且不太开化的农村孩子。

云峰在阿东家呆了十多天,也见到了阿东的爸爸林为轩,他是这个城市的副市长,但没有一点官架子,很随和,他也很喜欢云峰,回部队时,他送给云峰一本快译通。

这一段时间来,连阿东的两个妹妹都特别喜欢云峰。

云峰以前就很自信自己很吸引女人,因为他高大英俊,但没想到城里的高官也喜欢他,后来云峰才知道他除了有逗人喜欢的外表外,还有一种诚实,勤恳和外表木讷而内心很精灵的天份,让别人信任。

十多天后,云峰就告别阿东一家,先回到老家看望了父母后,就约了阿东一起到了五龙县,云峰不敢去柳淑月家,只是偷偷约美黛出来。美黛已长成大姑娘了,越来越漂亮,也更高挑了,云峰看得出来,美黛对他还是有些依依不舍的,毕竟是云峰破了她的处女身的,但那时她还小,不懂事,现在大了知道云峰是她哥哥,不可能和她有什么的,而且阿东也很会哄姑娘高兴,而云峰也希望美黛在他心中淡化,所以很主动地为他们创造了空间。

(23)

这一天,云峰实在忍不住想见柳淑月了,就到叔叔家去了。

开门的正是云峰夜思日想的柳淑月。

两年过去了,柳淑月还是那么漂亮迷人。

柳淑月见了云峰,吃了一惊,她转身想关门,云峰一跨步就进了大门,问:「婶婶,我叔叔在家吗?」

柳淑月绷着脸说:「不在家,都不在家,就我一人在家,我不想见你,你走吧。」

云峰只好嘻皮笑脸地说:「婶婶,你还恨我啊?俗话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我们可是在一起有一个多月呢,我是真的爱你啊,你不知这几年我是怎么过来的,我想死你啦,我的好婶婶。」说着,云峰抱住了柳淑月,她想推开他,但不及他大力,她被云峰拦腰抱着,两手也被他箍得紧紧的,于是只好「小畜牲」、「禽兽不如」地声声骂着,云峰这时却不管不顾,埋头在她的粉颈上、后背上和耳根后疯狂地吻着,柳淑月的身体开始有些颤抖,她虽然还在抗拒,但力量很小了,不似刚才那么坚决了,后来云峰发现她已不再挣扎,娇首后仰,靠在他的肩上,便松开了她的两臂,两臂虽然解放了,但她却已不再推拒,一动不动地站着,身体在微微颤抖,于是云峰又转身到柳淑月的前面,看见她螓首微仰,秀目紧闭,樱唇轻颤,他一下把她抱在怀里,当那硬铤而柔软的乳峰顶在云峰的胸前时,他顿时有一种触电的感觉,低头去吻那鲜红而小巧的樱唇。

柳淑月嘴里小声呼道:「不┅┅不要┅┅唔┅┅唔┅┅」云峰当然不会停止,用一只手把着她的头,将唇压了上去,她不再挣扎,任他热吻,后来,云峰感到她的两臂也紧紧地揽着他的腰,一双粉拳断断续续地在他的背上轻擂。

云峰疯狂般地吻遍了柳淑月脸上和粉颈的每一个部位,然后把她抱起,进了卧室,把她放到床上,剥光了她的衣服,柳淑月那如雪赛霜的肉体完全展现在他的眼前。

云峰一看之下,只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停止了流动,不由的屏住呼吸,呆呆的盯着柳淑月胸前的那两座玉女神峰,只见那胸部的肌肤,如玉似脂,微微反着光彩,一对乳房高耸、挺拔、丰满、浑圆,白里透粉,晶莹剔透,丝毫没有因为生育而下垂,是最令人心动的半球形,向前挺出,峰顶的嫩红乳晕不算很大,却是那样的均匀,顶端上那两个的rǔ头鲜红欲滴,不大不小,像两个闪光的玛瑙,随着柳淑月的呼吸调皮的颤动着,实在太迷人了,小腹微凸,腹纹不多,浅浅数条点缀在平坦的腹肌上,腹肌紧绷而不松弛,下面好大一片毛茸茸、乌黑亮丽的阴毛,与肌肤黑白相对,扣人心弦极了,浑圆的大屁股比两年前更大更圆了,不但柔滑细嫩,而且弹性十足。

云峰猛地扑在柳淑月的玉体上,低头吻她的乳房,还用舌头轻轻地咬噬,她的身子顿时一阵颤抖,继而云峰又抱着她的两条大腿,把头埋到她的跨间,吻她下体那毛茸茸的阴部。

这时,柳淑月的喉咙里发出了莺啼般清脆、尖细的呻吟声,身体在剧烈地痉挛,不但没有反抗,还自动将并着的两腿分开一些,以方便云峰的舌头进入,可能是柳淑月的性欲被他挑起了,变得十分驯服。

云峰从柳淑月的yīn道中嗅到一种幽香,在他的抚爱下,柳淑月半闭着眼、半张着嘴、满面羞赧地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嘴里轻轻地、断断续续地呼唤着云峰的名字:「噢┅┅小峰┅┅你┅┅色狼啊┅┅呀┅┅小冤家┅┅不可以这样的┅┅」。

云峰想,柳淑月现在一定处在十分矛盾之中,一方面,她长期处于「性饥渴」,无论是生理上抑或心理上,都渴望得到男人的抚爱;另一方面,她想做一个正派人,不想再和他发生关系。今天,若是外人侵犯,她必然会拚死反抗,但云峰却是一个和她有过性爱关系的男人,一个虽然不是她丈夫却曾经给过她抚慰的男子汉。因此,她正面临着「需要」与「守贞」的交战。于是,她不知所措了,于是,她表现出一种既想服从又不敢服从、既想反抗又不忍反抗的「举棋不定」的状态。

可怜的柳淑月她平时是那么处事果断,可是今天,在这情与理的交战中,她却如此软弱无力、任人摆弄,又像是一个毫无主见的小孩子,在突然发生的事变面前显得手足无措。但就她目前的表现看,在她的头脑中,「需要」占了上峰,看着她这娇媚万端、楚楚可怜、仪态万千的模样,云峰情思难禁,更加卖力气去舔,只舔得她呻吟不止、颤抖不停,特别当云峰舔她的yīn蒂时,她的反应最为强烈,呼吸急促,娇躯不停地扭动,嘴里还大声叫道:「噢┅┅小冤家┅┅你┅┅你要了我的┅┅命了┅┅这┅┅个┅┅算什么嘛┅┅」柳淑月羞赧的说。

云峰在柳淑月的胯下说:「算夫妻,算情侣,算姐弟,算母子都可以,反正今生今世你都是我的女人。」

「死相┅┅讲得难听死了┅┅我们是在乱伦啊┅┅你是越讲越不像话啦┅┅多恶心┅┅」

云峰笑着说:「好月姐,我们又不是第一次在一起,原先你不是也叫过我亲哥哥和老公吗?」

柳淑月无力地哼着:「那┅┅那是以前啊┅┅我发现我错了┅┅我对不起你叔叔啊┅┅」

「反正我们也做了,再说我叔叔又不爱你啦,你又何必守活寡呢,让自己痛苦?我爱你,月姐,我要让你快乐。」

说着,云峰使劲舔弄着柳淑月的xiāo穴,她的xiāo穴里yín水不断地往外流,越流越多,云峰大口大口地吞吃下去。

柳淑月被云峰呧吮吸咬得又酸、又麻、又酥、又痒,一发不可收拾,已是亢奋莫明,欲火如焚,她现在快要陷入疯狂的状态了,淫声浪语的叫道:「小峰┅┅求求你┅┅别再这样挑逗我啦┅┅给我┅┅给我啊┅┅」

「月姐,你要我的什么啊?我还没有看舔够,吃够呢。」云峰知道柳淑月现在正处在欲火高烧的时刻,难受透了,但是他故意的还是不采取行动,依然在逗弄着她。

「死小峰┅┅你真坏死了┅┅求你别再乱舔了┅┅」柳淑月娇羞不已。

「小峰┅┅抱抱我┅┅来抱紧我┅┅」她羞眼微开,嘴里呢喃着,云峰立即将那柔软丰腴的躯体紧紧地搂在怀里,与她肌肤相贴,热烈亲吻,柳淑月也情不自禁地张开两臂紧紧抱着云峰,并且很合作地微微张开樱口,接纳了他的舌头,丁香半吐,用舌尖轻轻舔他的舌头。

云峰分开柳淑月的双腿,将粗壮的大jī巴顶在她的xiāo穴口上,来回研磨着,就是不插进去,再看柳淑月,粉面通红,秀眉深蹙,银牙紧咬,显然已处崩溃边缘,云峰又用手指去捻弄她那已经充血肿胀的阴核。这一下柳淑月再也受不了了,她拼命地扭动着肥屁股,浪声高叫道:「好哥哥,快┅┅快些给婶婶吧┅┅」

云峰笑道:「好妹妹,你要什么呀?不说清楚我可不知道哟。」柳淑月已经陷入了情欲的狂澜中,几近疯狂,连声道:「妹妹要┅┅要亲哥哥的大┅┅大jī巴┅┅快┅┅快用大jī巴插妹妹的xiāo穴┅┅求求你啦┅┅婶婶快要受不了了┅┅」

「我的亲亲婶娘妹妹,你要求哥哥用大jī巴操你,知道吗?要说操。」云峰继续用手指捻着柳淑月的阴核。

「啊┅┅求求你┅┅好哥哥啊┅┅快用大jī巴┅┅操我啊┅┅求你啊┅┅」

柳淑月难受的哭了起来。

于是云峰翻身上马,双手分开柳淑月的两条粉腿,双手握住她的纤腰,大jī巴对准xiāo穴,只听「噗!」的一声,猛地插了进去,只见柳淑月双目翻白,几乎被插昏过去,嚎叫一声:「哎呀┅┅我的妈呀┅┅痛死我了┅┅」原来这两年,云峰的本就很大的jī巴变的更大更粗更长了,柳淑月一下子受不了。

云峰只觉得柳淑月的xiāo穴里又湿又暖,把大jī巴夹得紧紧的,禁不住赞道:「月姐,你的xiāo穴不愧是名穴啊。」一边说,一边挺动大jī巴,在xiāo穴里紧抽慢插起来,一下比一下狠,一下比一下猛,丝毫不留情,柳淑月宛如一只温驯羔羊,娇躯随着云峰的抽插前仰后合,秀发飞舞,玉乳摇曳,呻吟声如猫叫春:「┅┅哦┅┅呵┅┅啊┅┅婶婶的xiāo穴被哥哥操开花了┅┅啊┅┅美死了┅┅」,她四肢百骸酥麻酸软,粉脸如春,媚眼如丝,花心跳动,香汗淋淋,双手双腿把云峰缠抱得紧紧的。

柳淑月的一脸妖艳骚媚的浪荡劲,看在云峰的眼里,刺激得他是性发如狂,好象出笼的猛虎一样,把扑杀到手的弱小猎物,在狂撕猛噬,狼吞虎咽似的,拚命要吃个饱,喝个足,才算舒服满意。

柳淑月被云峰干的死去活来,飘飘欲仙,全身不住的颤抖,一对乳房随着云峰的挺动上下摆动着,真是「娇吟声声荡心扉,乳波层层耀乾坤」,yín水也不住地流着,流得满床单都是,小嘴更是喘不过气来,她是头昏眼花,四肢酥软地瘫痪下来了。

看到柳淑月婉转娇啼、如不堪负的样子,更激发了云峰的男子汉英雄主义,更加狂猛,柳淑月的淫叫声越来越大,两手紧抓枕头,云峰疯狂地冲刺着,她那雪白鲜嫩的身子,在他的带动下,像狂风激浪中的一条小船,颠簸震动,可她仍然在不停地大声淫叫着:「求求你┅┅快点┅┅大力些┅┅好哥哥┅┅」突然,柳淑月尖叫一声,身体突然变得僵硬,但随即又放松了下来,一股热泉喷淋在云峰的大guī头上,他也停止下来,柳淑月紧紧抱着云峰,抱得那么紧,接着,她的身子一阵痉挛,很快便像死了一样,闭目瘫软了。

云峰知道,柳淑月享受到了一次强烈的高潮,于是云峰在她身上轻轻抚摸,温柔地吻她,以帮助她平静下来。

只见柳淑月星眼朦胧,红晕映脸,如烟笼芍药、雨润桃花。

(24)

过了二十分钟,柳淑月才睁开眼睛,她看着趴在她身上的云峰,好象想起了什么,忍不住哭了起来。

云峰吻了柳淑月一下,将娇躯搂得更紧,抚摸着她的俏脸,动情地说:「月姐,我爱你,我真的好爱你,你知道我这两年,天天都在想你吗?你是我的女人,我永远爱你,从今天起,我每天都要给你高潮!」

柳淑月听了,也激动地紧紧抱着云峰,眼里又流出了眼泪,一边疯狂般吻我,一边抽泣着说道:「你真的爱婶婶吗?婶婶都是老太婆了。」

「我发誓,永远爱你,你不老,你好美,你是我的好月姐,亲月妹,也是我的好老婆,老公爱你。」

「谢谢你┅┅婶婶好幸福呀┅┅乖孩子┅┅今后不要离开我,好吗?我┅┅我也好爱你呀┅┅你不知道┅┅你当兵走了┅┅婶婶偷哭了好多回呢┅┅婶婶想死你啦┅┅」

云峰笑着为她擦泪,抚摸她的脸颊和酥胸,说:「还自称婶婶,你是我的好老婆呢。」柳淑月娇羞地笑了,说:「你┅┅你好坏┅┅」说完,抱着云峰,在他脸上热烈地亲吻。

云峰和柳淑月相抱着在床上滚动着、热吻着。热吻了一阵之后,云峰问道:「亲老婆,和哥哥做爱舒服不舒服?」

「好┅┅好舒服┅┅」柳淑月娇羞的轻声回答。

「满足吗?」

「满┅┅满足┅┅」她依然是轻声的回答。

「亲妹妹,你喜不喜欢哥哥的大jī巴?」

云峰这一问,问得柳淑月粉脸羞红,答不上话来。

云峰见柳淑月不答话,紧楼着她是又摸又掏的搔着她,直磨着她:「我要亲妹妹告诉我嘛!」

柳淑月被云峰弄得全身痒丝丝的,难以忍受,只好说道:「啊┅┅乖宝贝┅┅别搔我┅┅别磨我了┅┅痒死人了┅┅人家┅┅人家喜欢┅┅」柳淑月把那丰满性感的胴体,在云峰怀中磨辗着,粉拳轻轻打着他。

云峰又一次抬起柳淑月的脸,慢慢的把嘴凑了上去,寻找她的樱唇,柳淑月也羞涩的闭上眼睛,仰着头等待着云峰充满爱意的亲吻,四瓣火热的嘴唇终于碰在了一起,轻轻的碰撞着,摩擦着,渐渐的云峰用力向下吻去,吮吸着柳淑月的唇,用舌头开启她微闭的牙齿,双臂紧紧的抱着她,慢慢的,柳淑月的身体也热了起来,在云峰的怀里变得柔软,她的呼吸也越来越急促,终于,柳淑月也张开了嘴,让云峰深深的吻下去,轻轻的吐出香舌与他的舌头绞缠在一起。她微闭着双眼,温顺的蜷缩在云峰的怀里,感受着爱人从舌间传来的爱意,云峰痴迷的吮吸柳淑月的丁香小舌,饥渴的品尝着她丁香妙舌上的津液,大口大口地吞入腹中。

时间似乎停止,这漫长的一吻传递着彼此无限的深情,融化了相拥着的婶侄。

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爱意的传递,随着身体热量的增加,随着柳淑月坚挺的丰乳在云峰胸膛上轻轻的摩擦,随着她柔软光滑的身躯一点点的向他靠近,云峰的欲念也在飞快的膨胀,欲念横生,心旌摇荡,大jī巴变的更硬更烫了,柳淑月感到云峰的大jī巴的硬度和热度,樱口中发出的呻吟声渐高,呼吸粗浊,只觉得从下体的桃源洞深处涌出热热的液体,顺着大腿根部向下流着。云峰用力地吸吮舔舐着柳淑月的rǔ头,揉着酥乳。

云峰气息粗重,猛然扑压在柳淑月软玉温香白皙的娇躯上,胯下硬若铁杵,烫如火碳的大jī巴在柳淑月滑腻白净的玉腿内侧,在芳草丛生的yīn户上撞来撞去。

柳淑月只觉得浑身血侣脉贲张,热血沸腾,宛如置身于熊熊大火中,躁热不安,口干舌躁,云峰猛地把大jī巴向柳淑月的xiāo穴插去,硬实滚烫的大guī头直撞得柳淑月呼吸急促,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钟情地看着云峰,放射出迷人的灵光,充满着喜悦和渴求,云峰立即大力冲击。

柳淑月开始大声浪叫,云峰越发拚命地抽动,只见她那雪白的身子如同一只狂风中的小船,颠簸激荡,左右扭动,乳峰上那两颗嫣红的蓓蕾,高高耸起,鲜艳夺目,真像是行走在江中小船桅杆上的两盏红灯。

云峰握住了柳淑月的一对白生生的丰乳,猛揉乳房和捏弄rǔ头,臀部同时配合她的大屁股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挺进,柳淑月被顶得媚眼翻白,娇喘连连,花心大开、血液沸腾,一阵阵酥痒、颤抖,全部神经兴奋到极点,还不停地扭动着肥白的大屁股,呻吟着:「嗯┅┅啊┅┅好舒服┅┅亲哥哥啊┅┅啊┅┅妹妹好舒服┅┅你操┅┅死┅┅操死妹妹吧┅┅啊┅┅啊哟┅┅又顶上花心了┅┅嗯┅┅妹妹要死了┅┅喔┅┅美死姐姐了┅┅」这时的柳淑月的花心处兴奋的一阵猛缩,紧夹,夹的云峰的大jī巴一阵美妙的感觉,他痛快的拼命紧顶,低吼着:「好┅┅好妹妹┅┅舒爽极了┅┅亲亲老婆┅┅使劲┅┅吸┅┅再吸┅┅嗯┅┅好┅┅好美┅┅哎哟┅┅哥哥要射了┅┅啊┅┅啊┅┅」云峰使劲顶柳淑月的花心,大guī头将一股一股阳精全都射在她的xiāo穴中。

「嗯┅┅啊┅┅嗯┅┅xiāo穴好┅┅好涨┅┅好美┅┅妹妹要死了┅┅亲老公┅┅你操得的姐姐好美啊┅┅啊┅┅」,一股股乳白的阴精从柳淑月的花心潮水般的涌了出来,她的第二次高潮又来临了!

云峰和柳淑月彼此依然抱得紧紧的,互相爱抚对方身体的每一寸,而他们的嘴也紧紧地吻在了一起,不但互相吸吮对方的口水,舌头更在彼此的口中灵巧的扰动、探索。

在漫长的热吻后,云峰摸着柳淑月那因羞涩而变得更加红润的粉脸,说:「月儿,你比两年前更骚浪了,哥哥爱死你啦!」

柳淑月「噢」地一声,将羞赧的俏脸贴在云峰的胸前,粉拳在他后背轻擂,娇嘀嘀地柔声叫道:「你,你坏。」

「好,好,我不说了,我认错!」云峰疼爱地将臂伸到她的颈下,把她搂在怀里,拍着她那雪白细腻、浑圆肥腴的大屁股。

过了一会,柳淑月又嗲声说:「小亲亲,你不要回去了,就在这里陪我,你的两个妹妹今天都不回来过夜,好吗?」

云峰狂喜地点头同意。

(25)

云峰把柳淑月放倒在床上,看着她那高翘浑圆的大屁股,这是多么性感诱人的屁股啊,雪白结实,富有弹性,轮廓圆润饱满,还闻到一股诱人的香气,云峰抚摸着柳淑月那圆圆的大屁股,她的大屁股又圆又翘又光滑又柔软,摸起来特别舒服。

云峰忍不住爬起来,把柳淑月的大屁股抱在怀里,使劲摸着,亲着,柳淑月娇笑着:「小老公,你喜欢玩人家的屁股啊?」

「当然了,我月姐的大屁股好性感好柔软好有弹性,而且香喷喷的,老公好爱啊。」

云峰捧着柳淑月肥美、白嫩、光洁、圆润的大屁股,低头吻舔着的她的yīn道口,用舌头舔舐着yīn唇、yīn蒂,舔舐着屁股沟,柳淑月那小巧美丽如菊花蕾般的小屁眼展露在云峰的眼前,小屁眼在白嫩的大屁股的映衬下分外迷人,云峰用舌头去舔她的菊花蕾,她那如菊花花蕾般的屁眼是那样的迷人美丽。柳淑月被云峰吻舔得一阵阵娇笑,任凭他的舌尖在她的菊花蕾内外吻来舔去,她紧紧凑凑的屁眼很是小巧美丽,她的两股用力分开,云峰的舌尖舔着她的屁眼,唾液把她的屁眼弄得湿呼呼的,她哼着,叫着。

云峰用舌尖顶着她的屁眼,试图探进她的屁眼里去。

柳淑月浪叫着:「小老公啊,姐姐的的屁眼让你舔得痒痒的,啊,亲亲小丈夫啊,饶了人家的小屁眼吧。」

「月姐,你的小屁眼让没让叔叔操过啊?」云峰淫笑着问。

「你好讨厌啊,坏老公,你好下流啊,小屁眼也能让人玩吗?」柳淑月娇羞地哼着。

「太好了」云峰高兴的说,因为他自打学了「御女心经」后早就盼着操女人的屁眼了,可他一直没有机会。

「月姐,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好爱你,可你xiāo穴的处女地已经被叔叔开垦了,现在你还有一个处女地就是你的小屁眼,你不要说我下流啊,我爱你,我爱你的小屁眼,我要给你的小屁眼开苞,给我好吗?」

柳淑月忽然哭了起来:「老公,对不起,人家已经不是处女了,人家配不上你啊,怪只怪人家没晚生二十多年┅┅」

云峰笑了:「小傻瓜,我就喜欢你这样的女人,你不是处女不要紧,只要你的小屁眼让我开苞就行了。」

柳淑月破涕为笑,她扭着大屁股哼着:「你好坏啊,就会欺负人家,人家好怕嘛┅┅你┅┅你的┅┅大jī巴┅┅好大┅┅人家的┅┅小┅┅小屁┅┅眼┅┅好小的┅┅怎么┅┅装的下┅┅你的┅┅大┅┅大jī巴┅┅啊┅┅嗯┅┅嗯┅┅羞死┅┅了┅┅」柳淑月从来没说过这么粗俗的话,羞的她恨不得钻进地里。

云峰摸着柳淑月的大屁股,把一根手指伸进她的小屁眼里搅动着:「好姐姐,你们女人的小屁眼有很强的伸缩性,再大的jī巴你们的小屁眼也装的下,第一次开苞当然有点疼,不过习惯就好了。」说着,云峰从柳淑月的xiāo穴里摸了一把yín水抹在她的小屁眼上,又把yín水抹在他的大jī巴上,在她的后面抱住她的大屁股,对准了她的小屁眼用力一插,直贯而入,只见柳淑月秀眉紧皱,闭眼咬牙,娇躯颤动,轻叫着:「唉┅┅唉呀┅┅大jī巴┅┅亲哥哥┅┅亲老公┅┅啊┅┅人家的屁眼有点疼┅┅啊┅┅」

云峰一不做二不休干脆狠力猛插,把大jī巴整根插入柳淑月的小屁眼之中,只觉得柳淑月的小屁眼就象海棉一样,非常有弹性,把他的大jī巴紧紧地包裹着,再见柳淑月,只见她痛苦渐失,柳眉舒展,大屁股向后摇摆着,她竟有了快感。

云峰不禁大喜,难道柳淑月的屁眼竟然是极品,看样子好象是《御女心经》上说的「水漩菊花」。书上说「水漩菊花,妙用无穷;小则紧缩,大则能容;一穴进宝,两穴俱荣;鸣金收兵,尽复旧容。」,就是说女人的屁眼如属于「水漩菊花」,那是有超级弹性的,操起来男女都受用。

柳淑月是真正的一穴进宝,两穴俱荣。她只觉得快感由屁眼迅速漫延至前方的阴部,从大yīn唇、小阴核、yīn道直透子宫,那股子舒畅,既整体又全面,使她几乎搞不清楚,云峰到底是插她哪儿?她遍体酥麻,畅快无限,禁不住舒服的哭了起来。

「好啊┅┅喔┅┅好┅┅好美┅┅好美┅┅原┅┅原来┅┅操┅┅操屁眼┅┅也┅┅也会爽┅┅啊┅┅啊┅┅美┅┅美极了┅┅屁眼┅┅好爽┅┅好爽┅┅啊┅┅啊┅┅来┅┅再来┅┅好粗┅┅好棒┅┅老公┅┅的大jī巴┅┅好┅┅好┅┅好棒┅┅好┅┅好厉害┅┅屁眼┅┅好爽┅┅爽┅┅好爽┅┅操┅┅操屁眼┅┅大jī巴操┅┅操┅┅妹妹的┅┅屁眼┅┅老公┅┅好┅┅好壮┅┅好壮┅┅好┅┅好┅┅爽┅┅爽┅┅太爽了┅┅啊┅┅啊┅┅啊┅┅」柳淑月浪声叫着。

云峰的大jī巴在柳淑月的小屁眼里插弄着,别有一番奇紧的淫趣,尤其是她的小屁眼芳径未曾缘客扫,在插弄时听到她婉转娇啼,更让云峰有征服女性的快感。

云峰畅快地将柳淑月的娇躯半放下来,使臀缝夹紧,将他的大jī巴箍的更紧,柳淑月那高突丰隆的大屁股左摇右摆承迎着云峰的大jī巴,让他异常舒适,伏在她的背上,就像是睡在棉花之上,尤其胯下有一种温柔又暖和的感觉,风味绝佳。

云峰抱着柳淑月那浑圆性感的大屁股,死劲抽插着她的小屁眼,一边大叫着:「啊!好爽!月姐,我的小屁眼老婆,你的屁眼可真好,又紧又滑,我爽死了,我要干烂你的小屁眼。」

柳淑月如同一条发情的母狗趴在床上,高高翘着丰满的大屁股,前后左右拼命摇摆着。她觉得快感从后面一波波传来,她咬着下唇,呻吟着晃动着雪白的大屁股,收缩着屁眼,不断夹紧云峰那粗大的jī巴,享受着肛交所带来的高潮。

云峰跪在柳淑月那雪白性感的大屁股后面,看着自己涨红发紫的大jī巴撑开她那褐色的小屁眼,不断进进出出,而柳淑月那疯狂摇摆的大白屁股和不停收缩夹紧的小屁眼夹杂着嘴里断断续续的呻吟,令人丝毫看不出她平时是个端庄的女人。

渐渐的,大jī巴在柳淑月的小屁眼里越插越快,柳淑月低着头,青丝垂地,雪白的大屁股越摇越厉害,并配合着云峰的大jī巴前后运动,嘴里不停地发出淫言乱语:「啊┅┅啊┅┅天哪┅┅啊┅┅好舒服┅┅啊┅┅快┅┅啊┅┅快啊┅┅哦┅┅婶婶妹妹的┅┅小┅┅屁眼┅┅好┅┅好舒服┅┅啊┅┅啊┅┅快┅┅哦┅┅不┅┅不行了┅┅啊┅┅妹妹┅┅快要┅┅死了┅┅啊┅┅妹妹的┅┅屁眼┅┅终于┅┅啊┅┅被你┅┅这┅┅啊┅┅你这小老公┅┅啊┅┅操了┅┅啊┅┅」终于,在柳淑月淫汤的浪叫声中,云峰再也把持不住,大jī巴狠狠顶到根部,双手扶着她性感的大白屁股,一阵狂喷,浓浓的jīng液全部射在了她的小屁眼里。

事后云峰抱着柳淑月,顺着玉肩揉着,她的头枕在他的胳胝窝,下巴抵着她的头,柳淑月微仰着头,说:「姐姐好高兴能把人家的小屁眼第一次献给小老公,是小老公给人家的屁眼开了苞,以后,小老公还要操人家的屁眼喔。」

云峰向下吻着柳淑月的脸,紧紧抱着她,紧紧抱着:「月儿姐姐,月儿妹妹,今天晚上才是我们的新婚之夜呢,哥哥爱你。」

这一夜,云峰不但给柳淑月的小屁眼开了苞,还把她干得达到了七次高潮,柳淑月度过了一个让她终身难忘的新婚之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