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玄幻魔法 > 乱云飞渡 > 全文阅读

正文 乱云飞渡新编(26-28)

乱云飞渡新编(26-28)

26)

第二天中午,一丝不挂的柳淑月还偎在云峰怀里睡着,云峰想美黛她们要回来了,他轻轻拍着着柳淑月的翘臀说:“亲亲老婆,起床了,再晚,美黛她们就回来了。”

柳淑月娇哼一声,睁开睡眼,看到云峰正深情地注视着她,想起昨晚的疯狂,俏脸羞红了,云峰看着娇美动人的美妇,俏脸上还泛着浓的醉人的春情,忍不住jī巴又蠢蠢欲动。

云峰搂着柳淑月,轻声说:“月儿,你真美,哥哥爱死你啦。”

柳淑月把头埋进云峰怀里,呢喃着:“峰,人家也好爱你……”

“月儿,这样好不好?咱俩到邻县的旅馆开个房,好好度几天蜜月?”

柳淑月想了想点头同意了,她娇羞地说:“那你先走,在路上等人家,我等美黛她们回来了,和她说一声。”

云峰先走了,在路上等柳淑月。不一会儿,美黛和美倩回来了,柳淑月已梳洗完毕,还特意换穿了一件艳丽的衣服,美黛一进门就叫着:“妈,峰哥来过没有啊?”

柳淑月有些心虚,俏脸发烧,她吱唔地说:“他怎么会来?”说完,她又敢紧说:“黛啊,妈妈这几天到你姥姥家去一下,你要照看好妹妹啊。”

美黛有些奇怪地问:“妈,你怎么想起到姥姥家去呢?”

柳淑月吱唔地说:“啊,妈有点事,你就别管了。”

美黛笑着说:“妈,怎么一天不见,你好象变的更漂亮了?光彩照人啊!咦?打扮的这么漂亮,不会是去会情人吧?”

柳淑月本就有些心虚,听了美黛的话,俏脸通红,她装作生气的样子,举起手说:“你找打啊?还笑话妈妈?”说完就急忙出门了。

一个旅馆的房间里静悄悄的,两具雪白的肉体交错着陈列在一张大床上。

昨晚云峰和柳淑月狂欢了一夜,柳淑月的小嘴,xiāo穴,小屁眼里灌满了他的jīng液,被云峰干的达到了十几次高潮,疲惫的身躯仍然沉浸在甜蜜的梦乡里。

云峰的身体微微的动了一下,慢慢的睁开了眼睛,感觉脸上痒痒的,用手一摸是一缕乌黑的秀发,这才想起昨晚与柳淑月那场爱的碰撞。

一扭头,柳淑月还躺在他的身边,秀发散乱的落在枕头上,凤眼紧闭,秀挺的鼻子均匀的呼吸着,嘴角露出满足的微笑和残留的jīng液,两个小酒窝若隐若显,一只如春筍般细嫩的小手搭在小腹上。

胸前丰满圆润的玉乳高高挺起,仿佛在向他示威,深深的乳沟荡漾着无限的春意,下腹下端那片芳草上还残留着晶莹透亮的露珠和他白色的jīng液,一条雪白的腿微微弯曲,正搭在他的身上。

云峰看着柳淑月这迷人的身躯,回想着昨夜的情景,他的心简直要飞上蓝天,心里暗道:婶婶,我美丽的婶婶,你是我的了,你永远属于我啦。

这时,柳淑月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第一眼正看到云峰炙热的目光,不由的一低头,看见自己的身体一丝不挂的,暴露在他的视线里。

再想起昨夜的缠绵,不由得感到无比的羞涩,娇嫩的脸颊一下红到了脖子,下意识的一手护住乳房,一手护住下体,紧闭住两腿。

这一娇羞无比的动作,在云峰眼里是最美的风景,再加上那被护住一半,若隐若显的乳房和萋萋芳草,让云峰更加心动。

看到云峰还是呆呆的盯着她的身体,柳淑月更加羞涩:“不要看嘛!羞死人了!”一声娇美的呢喃,把脸埋在云峰的怀里。

云峰伸出手拖着柳淑月的下巴慢慢的把她的头抬了起来,柳淑月羞涩的躲避着他的目光,两腮绯红,不胜娇羞的样子,让天下所有的男人都会心动。

云峰深情的看着柳淑月,她也抬起充满秋波的双眸,柔情地看着他,云峰轻轻的拥住柳淑月的娇躯,一手轻抚着她吹弹即破的粉颊,无限柔情的说:“好老婆,你真美,我真幸福!”

柳淑月听到云峰的赞赏,心里无比欢喜,可表面上却微微的噘起小嘴,低着头:“说得好听,人家已经老了,哪比得上那些年轻漂亮的女人啊?只怕你现在是一时的新鲜,没过多久,就会嫌我老,不要人……”

云峰没等柳淑月把话说完,就用手指堵住她的嘴,“不!好月儿,在我心里你是最美的女人,是最完美的,你一点也不老,看上去只有20多岁。我就爱你成熟的风韵,高雅的气质。月妹妹,你放心,我会永远爱你的!”

听了云峰的深情告白,柳淑月的心里如蜜一样甘甜无比,她偎在他的怀里,小声说:“好老公,妹妹也好爱你,月儿永远是你的女人。”

(27)

忽然之间,柳淑月情不自禁的握住了云峰的jī巴,缓缓地玩弄起来,那条本来是软绵绵的jī巴,经她的滑嫩玉手抚摸之后,竟是一挺一挺慢慢的坚硬起来,渐渐地,那条jī巴坚硬得如一根铁棍般。

她爱怜地紧紧握住大jī巴,玉手不停的在上上下下抚摸着云峰的大jī巴,把他的大jī巴抚摸得更加的涨大,且更加的坚硬起来。

柳淑月娇羞地对云峰说:“哦……老公……妹妹要尝尝你的大jī巴……”她说着,趴在云峰身上,小手捧着他的大jī巴就吸吮起来。

说真的,柳淑月活了三十多年,还从没有吃过男人的jī巴呢,就是云大贵不管怎么求她,威胁她,她也没给云大贵吃过。现在她是爱极了云峰,才主动要给他吃jī巴的。

“啊……好爽……月儿妹妹……你的小嘴真好。”云峰叫着:“月儿,把你的大屁股对着我,哥哥也要吃你的xiāo穴。”

柳淑月听话地把肥美的大屁股对着云峰,骑在他的身上,用一支玉手轻轻地握住云峰的大jī巴,张开小嘴,慢慢地把云峰那紫青色又粗又壮的大jī巴含进去,轻轻地吸吮着。

云峰的大guī头把她的小嘴儿涨得满满的。接着她就不时用她的香舌舐着大guī头和马眼,又不停地用樱唇吸吮和贝齿轻咬着云峰大guī头上的肉刺。

爽得云峰叫道:“啊……月儿妹妹……好……舒服呀……再含……深一点……把整支……大jī巴……都含进……你的……小嘴里……快……用力……含吮……啊……喔……你的……小嘴真……真紧……真……真热……喔……喔……”

云峰一边享受着柳淑月的星级服务,一边欣赏着她的大屁股,柳淑月的半月形的大屁股圆鼓鼓的,雪白滑腻,还散发着醉人的肉香。

云峰的大手肆虐地在她的大屁股上揉捏着,分开她的两片臀肉,露出了那个已被他开苞的娇嫩的菊花小屁眼,云峰伸出舌头轻舔着柳淑月的小屁眼。

柳淑月的娇躯一阵颤抖,她吐出云峰的大jī巴,回头娇嗔地哼着:“老公,你把人家的屁眼舔的好麻,好痒啊……”

云峰把舌头使劲往柳淑月的小屁眼里钻了一阵,弄的柳淑月“咯咯”直笑,他才淫笑着说:“谁让月儿妹妹的小屁眼这么迷人的呢。”云峰把柳淑月的大屁股使劲拍了几下,打的柳淑月直叫:“坏老公,坏哥哥,月儿疼啊……”

云峰笑着亲了亲柳淑月的大屁股,说:“宝贝,我的小美人儿,告诉哥哥,你的小屁眼是谁开的苞?”

柳淑月娇羞地扭着大屁股,哼着:“还不是你这个小坏蛋干的……”

“那以后,你的小屁眼只给谁操啊?”云峰说着把手指轻轻插进柳淑月的小屁眼里,柳淑月的小屁眼紧缩着,把他的手指紧紧夹住。

“只给你操,只给你这个大色狼操,不光是人家的屁眼,连人家的穴也只给你操,谁叫你是人家的小坏老公呢……”

柳淑月给了云峰一个淫荡的媚笑,然后又握着他的大jī巴,同时拨了拨她散乱的秀发后就又低头舔了起来,这次她先从云峰的睪丸舔起,然后一点一点的吸舔着云峰的大jī巴的根部,最后她才张开小嘴又将他的大jī巴含了进去,开始有规律地吸吮起来。

柳淑月真是个天才,第一次吃男人的jī巴就让云峰受不了了,爽得云峰不得不把大jī巴往她小嘴里挺,好让大jī巴能更深入插进她的小嘴里。

“啊……月儿妹妹……喔……你吸得哥哥好爽……啊……太棒了……哥哥的大jī巴好爽……喔……对……好妹妹……用力含紧……啊……对……就是这样……喔……用力……好……”

强烈的快感让云峰爽得快受不得了,柳淑月性感的嘴唇实在让人销魂,她每吸吮一下,云峰的jī巴就胀大几分,在他的呻吟中,柳淑月加快了吸吮的速度,那充满了欲望的大jī巴不断地进出在柳淑月的口中。

一阵酥麻的感觉从云峰的大guī头往上传到了他的脑门,他知道他就快shè精了,于是云峰不得不转移注意力,他伸手把柳淑月的肥美的大屁股扶向他的脸,仔细欣赏着她迷人的xiāo穴。

只见柳淑月小腹下黑乎乎的阴毛如丝绒般的分布在高高隆起的阴阜上,嫩红的小肉缝中滴出的粘稠yín水,使得阴毛湿湿地卷曲在一起,云峰抚摸着柳淑月的小裂缝,忍不住的舔弄起来。

“嗯……唔……嗯……”柳淑月一边含着云峰的大jī巴,一边舒服的轻哼着。

柳淑月的双腿大开,微微张开的xiāo穴像是在对云峰呢喃细语着,两片花瓣似的yīn唇,已变成了艳红色,穴口不断分泌出她欢悦的yín水。

云峰用手指在柳淑月的xiāo穴抚弄着,尤其是那两片胀得肥肥厚厚的小yīn唇,更是他特別抚摸的地方,接着云峰用食指在柳淑月的xiāo穴入口轻轻的撩拨着,不一会儿,就让柳淑月的xiāo穴流出了热热的半透明粘液,让他的手指沾满了柳淑月淫荡的液体。

“啊……喔……好痒啊……嗯……亲亲老公……妹妹的穴好痒喔……嗯……妹妹……受不了……”

听到柳淑月的话后,云峰摸揉xiāo穴的动作也改为轻轻的插弄了起來,弄得柳淑月像一只发情的母狗流了更多的yín水出来,骚痒难奈的她趴在云峰身上,小腹往下,使他的手指能更深入她的xiāo穴里。

接着云峰将整个脸贴在柳淑月的xiāo穴上舔着她那肥美的yīn唇,然后他用舌头撑开柳淑月的xiāo穴裂缝,一边舔一边吸,一会吸着小yīn唇,一会舔弄着小阴核,弄的柳淑月玉体发抖。

“啊……啊……亲哥哥……喔……好痒喔……啊……妹妹的穴好痒喔……嗯……快……妹妹要哥哥的大jī巴操……喔……痒死我了……”

这一下柳淑月被弄得欲仙欲死,浑身酥软,身子不停地扭摆,口中呻吟不已:“啊……啊……美死了……妹妹的穴被亲哥哥……舔得好美……啊……啊……好舒服……舒服死了……啊……”

柳淑月的娇躯像电击似的全身一挺,一股热辣辣的淫精,像牛奶般洁白无瑕的乳状液体,从她的yīn道深处喷涌而出,全射进了云峰嘴里,云峰一口一口全吞了下去,感觉腥腥咸咸的。

柳淑月淫叫了一会儿后,又握着云峰的大jī巴上下舔着,更用舌尖轻轻的舔他的大guī头,最后才又张开小嘴含住他的大jī巴上下套弄、用力的吮吸着,弄的云峰乐翻了天。

“啊啊……月儿妹妹……你快停……哥哥……我不行了……要射了……”

“亲哥哥……射吧……射到妹妹的嘴里来……人家从没吃过男人的jīng液……今天妹妹要吃大jī巴哥哥的jīng液……啊……”

一股浓稠的液体从云峰的大jī巴射出,他用力一挺,激射出的滚热精水喷散到柳淑月的喉头深处,只听见“咕噜咕噜”的声响从柳淑月的喉间发出,她一滴不剩的将云峰的jīng液吞进了肚子里后,才缓缓的将云峰的大jī巴从嘴里吐了出来。

柳淑月伸出小香舌把嘴角流出的jīng液舔光,娇哼着:“老公的jīng液真好吃,妹妹还要吃。”说着,她又把云峰的jī巴含在了口中。

(28)

看着柳淑月此时比淫妇还淫妇的娇艳模样,云峰的jī巴在柳淑月温暖的小嘴中迅速勃起,他急忙把柳淑月推倒在床上,跪在柳淑月叉开的双腿之间,握着他的大jī巴,用大guī头上下磨擦着柳淑月穴里的阴核。

接着用大guī头顶开柳淑月的小yīn唇,藉着她的yín水的润滑,一用力,“滋!”的一声,就插进了大半根,然后继续向前耸动,而柳淑月则拱起身子向上迎合,一下子云峰的大jī巴就深深的直抵她的花心。

“啊……大jī巴哥哥……操的妹妹……好舒服……顶到人家的花心了……啊……美死妹妹了……好老公……大jī巴哥哥……妹妹爱死你了……”

当云峰的大jī巴完全插入柳淑月的xiāo穴里时,他感到大jī巴被一层温暖的嫩肉给裹住了,那种好紧好窄、好舒服的感觉,是他无法形容的,云峰转动着屁股,使他的大guī头在柳淑月的小嫩穴里像陀螺般旋转起来。

“啊……啊……好舒服啊……啊……大jī巴亲哥哥……你磨得妹妹舒服死了……嗯……妹妹给你的大jī巴……磨的又麻……又酥……啊……美死妹妹了……啊……”

柳淑月的xiāo穴紧紧的包着云峰的大jī巴,使他的大jī巴更加充血涨大,他继续转圈的磨着柳淑月的花心,同时用舌头拨动着柳淑月跳动的rǔ头,看着柳淑月眉头深锁失魂的样子,云峰十分的有成就感,开始慢慢的抽插起柳淑月的xiāo穴。

“啊……小老公……喔……妹妹的好老公……啊……用力操啊……妹妹要亲哥哥的大jī巴用力操……啊……快操死妹妹……吧……妹妹好爱哥哥的大jī巴啊……”

柳淑月边说边拚命的往上顶着大屁股,迎合着云峰的冲击,而云峰也双手牢牢的抓住柳淑月肥硕的大乳房,搓着她的rǔ头,并张开大嘴含住柳淑月硬挺的rǔ头,用力的吸吮着,更卖力不停的插着柳淑月的xiāo穴。

“啊……好……好啊……喔……亲亲老公……用力……用力操啊……啊……好哥哥……把妹妹操的好舒服啊……啊……快用你的大jī巴……操死妹妹吧……啊……妹妹爱死你这个大jī巴哥哥了……啊……”

云峰听着柳淑月的淫言秽语,更加快的抽插着柳淑月的xiāo穴,每一次的插入都是那么的深,大guī头每次都插进了她的花心上。

“啊……好酸……好胀喔……啊……月儿的好哥哥……啊……操死妹妹了……啊……大jī巴小老公啊……妹妹的好哥哥……啊……妹妹爱死你啦……好美啊……”

柳淑月长发凌乱,胸前丰满的大乳房也因为云峰的抽插的力量而上下搖晃着,紧窄的xiāo穴里的嫩肉紧紧包夹着云峰的大jī巴蠕动着,剌激的他心中的欲火更加旺盛,也忍不住的加快速度狂插着柳淑月的xiāo穴。

“啊……月儿妹妹……嗯……你的小洞洞好紧啊……好棒的小洞洞啊……夹得哥哥好爽喔……嗯……”

“啊……大jī巴亲哥哥……不是妹妹的小洞洞紧……啊……是哥哥的大jī巴大……啊……哥哥的大jī巴操死妹妹了……啊……妹妹的小洞洞给哥哥操得好美……好美啊……啊……”

柳淑月不停的淫叫呻吟着,yín水已经泛滥成灾了,不停地顺着她的小屁眼流着,她屁股下的床单都湿了一大片。

“啊……好美喔……嗯……美死我了……啊……大jī巴好哥哥……你顶到妹妹的子宫了……啊……亲哥哥……啊……妹妹的大jī巴亲哥哥……啊……妹妹的小洞洞……被哥哥操破了……啊……又操进子宫了……啊……啊……”

看着粉脸含春,娇喘吁吁,淫荡至极的柳淑月,云峰更是大起大落插弄着,拚命的用力的抽插着柳淑月的xiāo穴,一下下直插进她的花心。

“啊……好美喔……妹妹的小心肝哥哥……你的大jī巴操死妹妹啦……啊……美死我了……啊……大jī巴哥哥……妹妹要……哥哥……操死妹妹……啊……操死妹妹吧……”

云峰知道柳淑月快要进入高潮了,于是更加卖力的抽动着他的大jī巴,强烈的动作让柳淑月就象一条颠簸在海上的小船,肥美的大屁股死命地上挺着,两个饱满的大nǎi子上下左右的摇晃着,真让人担心会晃掉。

“啊……好美呀……喔……妹妹的亲哥哥……啊……你操死妹妹了……啊……大jī巴好哥哥……啊……大jī巴……又操到妹妹的花心了……啊……操得妹妹好美啊……啊……操吧……亲哥哥……喔……妹妹的好哥哥……狠狠的操……啊……用力操……让妹妹死在哥哥的大jī巴下……操死我吧……”

云峰越干越猛,“滋、滋”声和柳淑月娇哼淫叫声在房里回荡着,柳淑月淫荡的浪叫,更激得云峰爆发了原始的野性,再也不管柳淑月的xiāo穴是否受的了,毫不怜惜的拼命抽插着。柳淑月也紧搂着他的身子,呻吟着,快感的刺激,使她全身滚烫无比,她挺乳拋臀的迎向云峰的每一次的狂插。

“啊……好美啊……大jī巴亲哥哥……啊……用力……啊……妹妹快被你操死了……啊……亲哥哥……妹妹的大jī巴亲哥哥……啊……好美啊……啊……妹妹让你操死了……啊……大jī巴哥哥……操死妹妹了……啊……啊……啊……死了……啊……妹妹死了……啊……”

一股滚烫的淫精从柳淑月的子宫直喷而出,烫得云峰的大guī头也舒服不已,于是他更是狠抽猛干,大guī头像雨点般的插着柳淑月的花心,只干得柳淑月粉脸如春、媚眼如丝、子宫里的花心一开一合的跳动着,yín水不断的由她xiāo穴里涌出,双手紧搂着云峰,大屁股使劲挺送着,迎合着云峰的猛插狠抽。

“啊……大jī巴亲哥哥……啊……妹妹被你操死了啊……亲亲老公……妹妹死了……啊……死了啊……”

一时之间,云峰感觉到他的大jī巴被柳淑月xiāo穴里灼热的嫩肉紧紧圈住,大guī头更被柳淑月的子宫口咬着猛吸猛吮,让他滋味无限美妙,感到无比的舒畅,他大叫一声,一大股浓精喷射而出,射的柳淑月又是一阵乱颤,禁不住又浪叫了一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