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少年阿宾H小说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70章 媛琳

第70章 媛琳

办一次尾牙惹得我整天生气,不管如何,总算弄完了。客户服务部门的几个年轻人意犹未尽,拉我和

Peter去唱歌,他们说还找了些女孩子,我到了之后才知道,是筠梦、小蕙和羚羚。

筠梦是这三个女孩中的组长,平时作事严谨,少见笑容,让人觉得难以亲近。羚羚我不熟,甚至那时我都还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至于小蕙,怎么说呢,小蕙其实是Peter的女朋友,真正

的女朋友,至少在公司里面是的,几乎没有别人知道这件事情,我和Peter的交情我当然晓得,更何况,小蕙是叫我作干爹的,不过这知道的人就更少了。

那几个年轻人是冲着小蕙和羚羚来的,碍于关系,筠梦他们不敢不邀,而我们则是小蕙赖皮说“黄经理去我们才去”,所以才被拉来顶数,算是无辜的羔羊。

所有的男孩子都在筵席上喝过一些酒,我是整天被气得一杯都还没喝,三个女孩子则宣称她们是不喝酒的。我们刚进包厢里面,马上有人迫不及待的点歌唱起来,我和那些男孩子们叫了

两手台湾啤酒劝起杯来,酒入肚肠,一天的闷气不觉消了许多。

我和他们爽快的又喝又谈,他们问我离职 后要去哪里,我说要作回我的老本行,他们好奇的问老本行是什么,我笑了笑没有回答。

这时有一个人小声对我说:“经理,瞧瞧你们家Peter。”

我一看,真是哭笑不得。Peter大剌剌地跨坐在筠梦腿上,作势要吻她,这家伙居然太岁头上动土,撒野也没瞧瞧对象。

筠梦掩脸闪躲,Peter找空隙到处钻动,筠梦求饶不已。

这时羚羚站得远远的在唱她的歌,小蕙没好气的躲在沙发角落瞪着Peter,我还会不知道Peter喝醉了的

德行吗?我站起来走到筠梦旁边,拍拍Peter的肩说:“好兄弟,换手来!”

Peter笑着爬起来,筠梦知道我是来救她的,连忙躲进我怀里,Peter丢下她,转头找小蕙麻烦去了,这时换了一首快节奏的歌曲,小蕙聪明的推着Peter到前面去踏起舞步,免去一场尴尬。站在外面的羚羚赶紧也躲到我这边,客服部那几个男生则是嫉妒地看着跳舞的俩人。

“经理,你看。”筠梦提着她的长裙。

那长裙上烧破了一个焦洞,显然是被烟头烫的,我认出来这是件“五个铜货”的当季品。

“绣补的话要好几百块的……”筠梦嘟嚷着说。

“好!”我说:“我会让他赔妳的。”

音乐中断下来,Peter放掉羚羚,又蹦向筠梦这边,筠梦小声尖叫想要逃走,还是被他栏腰抱住,她用

力挣扎,俩人都跌到我身上。这时,有两个男生过来邀Peter喊拳,借机阻止他再胡闹。

Peter被他们拖走到另一边,我摇摇头,举起酒罐子对三个女孩子说:“Sorry,他醉了。”

其实我主要是对着小蕙说,小蕙聪明的很,用嘴唇微微地作出“Isee”的语样,我转移话题,别过头来

对着羚羚说:“啊!妳好,我还不知道妳叫什么名字?”

“羚羚。”她率直地说。

“哎唷,”小蕙说:“连她你居然都不认识?你没听你们二部的那位黄先生提过吗?”

小蕙特别在“黄先生”三字上加重语气,我溜了半晌的眼,才恍然大悟,她说的一定是Bush。这该死的Bush,前一两个礼拜我帮他介绍一个女孩子,那女孩迷死他了,他却扭扭捏捏连请

一顿饭都为难,原来早就另有心上人,还将我蒙在鼓里,瞧我改天不弄他个好看。

“我不是不认识她,”我辩解说:“我只是说不知道她的名字。”

我又说:“我常跟Peter讲,我们公司穿起短裙最漂亮的就是她了,不信妳问Peter。”

不过她们已经问不到Peter了,Peter已经倒在沙发上,依照往日的经验,他不到明天早晨是连动都不会动的。

“哼,经理也不老实,”筠梦说:“到处看女孩子。”

我真的难为情起来,就胡诌说:“我怎么到处乱看,我是有程序的看,我是奉命仔细看。”

“什么奉命仔细看?”她们莫名其妙。

“别跟别人说,其实,每一个同仁我都要调查的,”我要撒谎就干脆撒个大点儿的:“譬如说,妳们三位,我就调查有一份名单。”

“名单?我们?”她们可上当了:“我们什么名单?”

“妳们每一个人……”我作出神秘的表情:“嗯哼,每一个人最少都有三名以上的仰慕者……”

“那有……经理骗人……”她们用一种唯恐不被说服的语气说。

“好吧!我举个例子,像小蕙吧……”我屈着指头压低声音:“就有客服部的在喜欢妳,对不对?”

小蕙斜眼瞄我,好像说这算什么名单。

“当然还有其它人啊,欸,这是秘密呢,不能乱讲!”我说。

“你一定是吹牛,”筠梦说:“那我呢?”

我就知道,这些女孩一面说不信,一面又会着急。

“妳吗……我想想……”我说。

“啊!还要想?”筠梦不满意。

“当然要想啊!我又不是把名单随时带在身上,要回忆一下嘛……有了……”我又屈着指头:“客服部!”

“怎么又是客服部?”连小蕙也不满意了。

“好啦好啦,还有……”我再屈着指头:“还有营业处!”

“营业处有四个部欸!”羚羚说:“不行!你得说出是谁来!”

“好好好,我说,我说……”她们都静下来,我伸手遮住脸,沉痛地说:“我承认,那就是我……”

我和她们同时都哄堂大笑起来,客服部的几个傻家伙不知所以的看着我们。

“还有我,还有我。”羚羚说。

“妳……营业处黄先生!”我坚定的说。

“那……那不算!”羚羚说。

“怎能不算?”我又乱扯:“黄先生跟我说他苦恋呢!”

羚羚一付不以为然的样子。

“羚羚姓什么?”我问。

“姓黄。”筠梦和小蕙一起说。

“对嘛,没错呀!”我嘴上这么说,老实讲是有点意外,所以我忍不住又说:“我们三个都同姓欸,原来是三妹。”

羚羚笑起来:“眼前是大哥。”

这妞儿蛮有趣的。筠梦又来凑热闹,嚷着也要叫我作大哥,我就让她叫了。

混乱间,羚羚的手机响起,她一看屏幕,板起脸来,转身到包厢外去接听,筠梦和小蕙小声说:“哦……黄先生。”

羚羚这一去去了个把钟头,直到我们买单了她才勉强结束。我和客服部几个人合力把Peter拖上车,和大家告别离去。

第二天,我比较晚进公司,在走廊遇见筠梦。

“哥哥。”她亲热的叫我,我才想起昨天让她作我妹妹了。

“哥哥,”她笑着说:“Peter刚刚说要赔我的衣服,我说不要,我要让他愧疚一辈子。”

我看她充满着小女人的喜悦,我隐隐觉得不妥。果不其然,我才回到座位上,小蕙就来了内线电话:“干爹,怎么办?筠梦跟我们说她觉得Peter在喜欢她。”

完了完了,我也没办法,只能边走边瞧了。我安慰小蕙几句,挂上话机,叫了Peter来跟他说这件事,

Peter也唯有苦笑。

午餐过后,筠梦打来电话,说要请“哥哥”吃晚饭,要我“顺便”找Peter。下班前,她果然带着小蕙和羚羚来了,我们一起离开办公室,我看见Bush不解地在注视着我们。

后来我们去吃姜母鸭,就是和Candy去过的那家。才坐下,她们就异口同声跟我要名单,所幸我老谋深算,一进公司就拟好了一张记满部门却没有名字的名单,当下拿出来,真有其事的和

她们讨论着,Peter则是心神不宁,没空参加我们的研讨会。

这晚的话题,我故意绕着羚羚和Bush转,不去提及Peter或筠梦。回家的路上,我和羚羚还特地各挂了一通电话给Bush,这件事下回我再记叙。

过后的几日,筠梦整天来邀我喝咖啡,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不过我和她也因此变得很熟。她嘴上老是挂记着Peter、Peter,三句话之中一定提到一次Peter,小蕙跟我说,这应该是筠梦

的初恋。

我我越来越担心,也问过Peter该怎么办,Peter想了很久,决定告诉她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快刀斩乱麻,免得夜长梦多。比较麻烦的地方是,他要我去告诉她。

周五晚上,钰慧回台南去了。我下班后单独约筠梦出来,筠梦上了我的车之后,不见Peter而有点儿讷闷,我告诉她有些事跟她讲,便朝海边开去。路上她不安的一直问我什么事,我吞吞

吐吐了好久,才委婉地跟说Peter已经有女朋友的事,当然我没说是小蕙,我只说Peter在家乡有一个论及婚嫁的对象。

我说完之后,偷偷瞄过去,豆大的泪珠已经在筠梦眼里打转。车子到达了堤岸边,筠梦一声不响地开门下去,海风很大,我连忙抓起长外套跟在她后面,我们走到围栏上坐下,我拍拍筠

梦的肩膀安慰她,她就伏进我怀里哭泣起来了。

筠梦哭了一会儿,突然轻声问说:“哥哥,Peter要你来告诉我这些的吗?”

我撒谎告诉她Peter并不晓得我约她出来,但是我猜Peter是爱他女朋友的。她想了又想,后来说:“哥哥,别让Peter知道我知道这件事好吗?”

我答应了她。

她安静地倚在我臂弯里,我怕她太冷,便将外套罩在她背上,我闻到她淡淡的幽香。筠梦是个很平凡的女孩,平凡到没有特色,我从来没听过有关她的故事,我知道这一次她受到了伤害。

四周都没有人,我们在那里坐了好久,彼此沉默着。

“哥哥。”她又叫我。

“什么?”

“你教我一件事好不好?”

我看着她。

“你教我……Kiss。”她说。

“咦?”我睁大眼睛。

“教我。”她仰起脸庞。

我说筠梦很平凡,那并不是说她长得丑,我们靠得这么近,我很仔细地瞧清楚她秀气的眉目,耸直的鼻梁和丰厚的红唇。我觉得筠梦的确不是顶美,但 是主要的是没打扮好,我的视线在

她脸上到处浏览,最后和她也注视着我的眼 神接触在一起,她还在等我。

“我都廿五岁了,还没有跟人Kiss过。”她转头看向远方。

我怎忍心拒绝她?

我用手掌遮去她的眼睛,偏脸低头吻向她的嘴唇,她紧张地觳觫着。我用力将她拥进怀里,发现她的身体非常温柔,她顺从地贴近我,我小心翼翼,轻啜她的两片唇肉。

我猜筠梦全身都发烫了,因为她的鼻息很热,而且她的睫毛在不安颤动。我好玩地用两指撑开她的一只眼睛,她看见我,知道我使坏,不依的用粉拳捶我,顺势也攀住我的颈子,我和她

就变成直接的相拥。

真教人意外,贴住我胸膛的是一对大而柔软的溽房,我之前从来没曾注意到筠梦的身材这样好。

我抱着她,舔食她的唇彩,筠梦完全没有经验,时而僵直时而瘫痪,任我的双唇到处轻薄,我舔噬她的耳壳时,她差点儿没死去,我吻回她的唇上,试着将舌尖伸进她的口中,她张嘴也

不是,不张也不是,我趁她没主张,很快的就扣开她的牙关,进到里面挑逗着她的香舌。

筠梦的热情山洪一样地暴发出来,她勾紧我的脖子,用力地吮食我的舌头,还用门牙去轻嚼它。我放线吊饵,将她的舌儿渐渐诱进我的嘴里,换我恣意地吸汲它,她发出梦呓般的呻吟声

,听得我都醉了。

我的手掌抚在她背上腰间,到处摸索,当我和筠梦都沉溺得气若游丝时,我忘情地往前摸到她丰满无比的山峰。我突然惊醒,连忙缩手,筠梦反射地护住胸部,低头又躲进我怀里。

“对不起……”我道歉:“不过妳身材真好。”

筠梦抬头看看我,又打了我胸膛一下才说:“哥哥,我们到你车里。”

“妹妹……”

“我好像还没学完,该学的你都教我吧!”她说。

我拉起她的手,俩人走回车旁,筠梦选择躲进后座,我也跟上去,车门关起,和外头的冷风隔绝,一下子觉得安全了许多。筠梦背着我坐,脸垂得低低的,我坐近向前围揽住她的腰,她

靠到我身上,我吻着她的头发。

“我们从哪里继续?”我问。

“看你刚才教到哪里啊?”她的声音像蚊子那么小。

我停在她腰上的手交叉往上滑,穿进她的外套里,隔着衬衫,把她圆润有型的肉馒头双双握住,轻轻捏动,我感觉到她的心儿在快速乱跳。我低头去吻她的颈侧,再吻向喉头,她仰起脸

偷偷叹气,然后我吻着她的红颊,她满足的笑着。

“舒服吗?”我问。

“舒服。”她很诚实。

“那妳的手为什么还来阻挡我?”

她的双手缩箍在胸前,妨碍我做事。

“我……我不知到要放哪儿?”她翘着嘴。

“来!”我将她的左手举高,让她向后挽着我的头,又把她右手牵低,拿来摸着我的大腿,这一来我就很好做事了。

我一直隔着衬衫揉她的溽房,我猜她穿的是一种棉质杯布的内衣,摸起来手感很美好,我甚至可以明显地分辨出她昂起的两颗小突点。相信从来没有男人在这里下过功夫,我故意在小突

点的周围绕圈圈,她悄悄的挺高胸脯,表示她的邀请,我就用两两的指间去夹它们,筠梦的呼吸声马上错乱起来。

“妳也摸摸我。”我引导她。

筠梦在我大腿上的手往后摸,移到我有点发硬的裤裆间,我告诉她上下轻轻搓动,她照着做,不久我就达到最兴奋的状态,她隔着裤子摸出我的形状,很有趣地沿着轮廓抓来抓去。

“还要多学一点吗?”我问她。

筠梦已经意乱情迷,说不定根本不知道我在问什么,她只是中邪般的点着头,我轻轻拉开自己的裤炼,把那硬到发酸的东西找到拿出来,交到她的手里,她迷迷糊糊的握住,刚巧用掌心

顶裹着我的小头儿,一时之间不明白那是什么,随手摸捏了几下才吓了一跳,睁开眼睛回仰看着我。

“哥哥……”她嚅嚅叫了一声,不过手却没放掉。

我又吻了她的唇,她不再言语,手指又骚动起来,在小头儿上揉搓,这却把我弄痛了。

“唉唷!”我往后缩。

“怎么了?”她紧张了一下。

“会痛。”

“对不起!”她离开我的怀抱,转身过来,低头看见我痛的地方,她不好意思的伸手接住,轻轻的跟它握手。

我立刻又神气起来,连抖两抖,撑得又粗又壮。

“好……好奇怪啊……”筠梦掩着嘴笑。

我要让她看个清楚,车子里的空间不够我站起来,我就高跪在座位上,炮管直指筠梦的脸,她两手上下握住我,只露出香菇头。

“妳干嘛?”我笑起来:“吊单杠啊?”

“那我要怎么做?”她问。

于是我教她怎么做,我告诉她男人快乐的原理,告诉她怎么握怎么套,她认真的学着,她那生疏的动作让我比平常都冲动。我后来又教她怎么用嘴,真为难她了,她苦了老半天的眉头,

终于张开小嘴浅浅的将我吮住。

我该怎么形容被她那厚软性感的双唇所吸吻的感觉?她从前面的眼口,慢慢含包过来,直到将全部的菱边都纳进去,美妙极了。她畏缩的模样令我不断地悸动,催促她一次又一次地吞吐

,她有时喘不过气,便离开我休息一下,用指头在我的红肉上挑划着,让我酸软无比,我再也跪不住,坐倒回座位上,我顺手将她揽抱过来,她整个人都缩坐到我怀里,自己凑脸来吻我,我

们两舌交缠了许久,才彼此放松开来。

我又拉高她的裙摆,让她像那日Peter那样跨坐在我腿上,她伏着我的肩,我一手撩动她的头发,一手按在她的大腿上,隔着丝袜,有目的的往一个方向慢慢摸,她就是这样软软的伏着也

不挣动,不久我就到了。

我摸到一处热气腾腾,肥满又特别有弹性的小丘,加上裤袜的紧绷,那挤压的圆凸实在让我流连忘返,我发现我比筠梦还要紧张,我的手抖得很厉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的颤抖,筠梦

的水份透过层层滤布渗泌出来,我突然无法控制自己,五指用力一扯,将那裤袜底裆撕开,筠梦虽然“哎呀”一声,还是伏在我的肩头。

我直接摸在内裤底布上,那感觉真实多了,筠梦这时一定是什么都不要紧了,因为她是那样的潮水高涨,我怀疑那内裤有哪里是干的。我指头又一钻,找到漏水的源头。

筠梦开始剧烈反应起来,她锁紧我的脖子,不停在我耳边娇喘,腰枝随着我指头的轻薄而扭转,我只不过在她的唇瓣上比划两下,她就完全承受不住了。

时机已经成熟,我不再逗弄她,我放她下来,脱去她的裤袜和小三角裤,我让她坐正在后座中央,举高她的双脚,我压跪在她正面,坚硬前端的一小部份埋进她花瓣之间,轻轻地碾动。

“哥哥……”她抖着声音叫我。

“还学不学。”我箭在弦上。

筠梦自然知道将会发生什么事,她没回答,闭上眼睛要我吻她。皇天在上,这时就算她说不学了我也非占有她不可。

我俯身吻她,下身微微出力朝前方挺进,筠梦太潮湿了,天雨路滑,我不小心就失陷了整颗的头部。

“痛……”她说。

因为痛,所以筠梦在紧紧地收缩着,尤其是入口的部份,不过她又是那么的狎润,我被她箍得更加冲动,忍不住多送了一下,我就又多进了一两公分,筠梦的眉头深蹙着,我分分寸寸往

前推,爱我 那被绷缚的快感。当我通过了一半已上的时候,筠梦突然无力地放松开来,我就一口气跌陷到尽头,筠梦惊呼一声,我们已经完成了亲蜜的仪式。

“好痛……”她说。

我温柔地吻她,轻揉她的溽房,等她疏忽了警觉,才偷偷向外拔出。可是筠梦是那么敏感,我离开她的过程里,她喉中一直压抑着不明显的叹声,我退到最后,重新再穿进她体内,她无

法抵挡,“嗯……哼……”地呼出来。

我用双唇堵住她的嘴,让她无法诉苦,一方面也因此给她慰藉,她贪婪地强吸我的舌板,哭泣般的鼻音不断,我稳定地继续我的抽送,经过一小段短暂的永恒,她终于放开我的嘴,仰起

脸蛋儿长长地叫了一声“啊……”,我知道,痛苦已经过去。

她瞇着眼睛,春意盎然,我挺直背骨,开始加快节奏,她的水份再一次地汹涌而来,把我的座椅都浸湿了。

“怎么样?”我问。

“咦?……”她迷蒙着星眸。

“舒服吗?”

“唔……你好坏……哎……怎么……怎么会这样舒服……嗯……”她说。

我听着她的感受,突然想起了钰慧,我记得当年钰慧和我第一次要好时,也是这样说的。

筠梦狭窄的通道挤得我好不痛快,我渐渐失去了控制,奔马般的飞驰开来,筠梦只能扶着我的腰,温婉地一一承受。

“哦……哥……”她每当我失速的时候,就会这样叫我。

我本来可以表现得更理想的,但是筠梦身体的美好完全出乎我猜想之外,我过于轻敌,太早舍命肉搏,没多久就已无法自拔。筠梦恍惚不觉,仅仅这样子就能让她醺惬流连,我茍延残喘

,仍然不能挽回颓势,腰间酸美难言,并且向全身窜开,丹田一热,埋没在筠梦体内的部位彷佛疾胀了一倍,感觉更失去控制,终于全面溃决,烫人的浆液源源射出。

我停止动作,抱紧筠梦,不停地叫着她的名字,筠梦也抱紧我,吻我,让我爱我 了完整的发泄。之后,我坐下来抱着她,替她小心的揩拭,她窝在我怀抱

中不肯起来,我继续和她复习亲吻的课程。

我们都不愿意就这样分离,于是她和我回家,我找出一套钰慧的内睡衣让她替换,我们在我的大床上

睡了一个甜蜜的觉。

周末,我带她去做了个俏丽的新发型,把她端庄的长发和浏海剪掉,改成薄而蓬乱的年轻模样。然后我们去喝茶、看电影、逛街,就像一对交往中的情侣。

我帮她选了几套新衣服,试穿的时候,她从更衣室里叫我,我拉开一小条门缝,向里面张望,她转过身来,那是一件紧紧的小上衣外套。

“你看。”

我自然看到,那衣襟扣得有点低,露出她很小一截可爱的乳沟。

“很好看啊!”我笑着说。

我鼓励她把整套换上,包括一条窄窄的黑皮裙。她很不好意思的走出更衣室,我和卖衣服的小姐都赌咒说她这样很漂亮,她才肯穿着不换回来。我又和她挑了一双垫得高高的半统靴,走

到街上,筠梦起先很不自然,不习惯路上男人投过来兴趣的眼光,每当我小声说“嗨,那个男生在看妳”,她都会偷偷打我一下。

晚上我们回到我家中,筠梦十分快乐,我想她会喜欢她新的外型。

筠梦替我们准备晚餐,然后我们在客厅看电视、聊天,接着,自然而然的,我们又作起昨晚相同的功课,我将她吻得软绵绵的,当她任我摆布之后,我把今天买给她的服饰和从钰慧衣橱

里借来的内衣裤统统卸去,虽然她笑着闪躲,最后还是一丝不挂的窝坐在我腿边。

她的身材真是好,皮肤健康中透着红赧,胸部浑圆坚实,形态优美,两颗不大不小的红豆骄傲地向上斜斜凸起,晕围浅淡,差点分辨不出来。她的腰凹弧光滑,没有半丝赘肉,小肚脐巧

妙迷人,脐下平实,很低很低的部份才长有稀疏的毛发,而且分布的范畴很小,她躲着不让我看清楚,一转身,我又瞧见她突翘有劲的香臀,我伸手要摸,她闪来闪去,一对白花花的溽房摇

得我心旌大荡。

她抗议说不公平,也来解我裤带,我可不笨,连挣扎都没挣扎,无条件地任她脱去,她又想脱我内裤时有一点心虚,怯怯地偷望我,我假装不知,她还是将它捋下来,我就光着屁股坐在

沙发上。

筠梦跪起来,她可没空来管我的上衣了,她正忙着仔细观察我的局部,好奇的挑动着,我逐渐生气勃勃起来,她可乐了,用指头来弹我,我更加的耸直,她便将我握在手里,爱怜的抚弄

着。

我要她像昨天那样舔我,她这次没有任何犹豫,张嘴就吃我,并且津津有味的舐来吸去,把我整个吃得都是她的口水,亮亮晶晶的。

我拿起电视遥控器,故意转到锁码频道,将音量开得够大,客厅里立刻充满恩爱的叹唤。我扶起她,要她转向弯腰扶着茶几站着,让她看着电视,我则站到她屁股后面,接触她,并且开

始侵略她。

筠梦仍旧是那种要人命的紧迫,而且她还没有充份湿润,我把前端挨在她门里门外乱闯着,没多久就有第一波洪峰涌到,我顺势长驱直入。

“哦……”她拖起长长的满意声。

我二话不说,便悍然的发动战争,筠梦低弓着腰枝迎击,我火力强大,她引敌深入,我们苦斗了一二百回合,电视上的女演员正好歇斯底里地叫着,筠梦按捺不住,也随着“啊……啊…

…”的叫起来。

筠梦弯腰的姿态诱人无比,我每次的冲锋都会被她丰隆的臀肉弹回,我低头看着火热的战况,更加雄心勃勃,奋不顾身地拼命陷阵。

筠梦一直喊着她很舒服,后来却突然没了声音,不久又全身僵僵硬硬,我知道她要崩溃了,我没再憋撑,任由情欲澎湃,筠梦接着尖叫一声,我赶快揽提着她的腰,她还是在大声娇啼,

我再一轮抢攻,快感直冲心肺,我也射了,射了好多好多……

我拉她躺回沙发,她居然呵呵笑个不停。

“这是什么?”她傻傻地问。

“高潮啊,小白痴。”我吻着她的鼻尖。

我们拥在一起,我让她休息够了才抱她进房去。

周日早晨,我们在外面吃过早餐,我送她回家。在车上,我偷偷端详着筠梦,筠梦的神采明显和以前不一样,她变得有自信,也变得充满女人味。

假日路上车辆稀少,空气干净,我觉得精神很舒爽,我想有一大部份也是受到筠梦的感染吧!

筠梦望着车窗外,浅浅地笑着,她在想什么呢?我从头到脚再次打量她一次,好个都会女子,说不定

Peter从此会对她刮目相看,不过,她还会在意Peter吗?

我想不会了。

不管如何,我知道筠梦正在蜕变,毛毛虫的阶段已经过去,美丽的蝴蝶马上就会脱茧而出。

我也笑起来。

早安,我亲爱的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