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少年阿宾H小说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72章 钰慧

第72章 钰慧

钰慧终于做完月子回来了。我们的女儿取名叫可柔,因为我岳母坚持可柔要留在台南,所以只有钰慧自己回来。

所以我变成周旋在一堆太太之间,不是都那么说吗?太太是别人的好,我也发现,和榆榆、媛琳与欣怡作爱的时候,总是酣战畅快,花样百出,和钰慧就只是例行公事,聊尽义务罢了。

我想是因为失去了新鲜感吧!我们从在学校就开始交往,从第一次作爱到现在都超过十年了,再浓的爱情都会被生活冲的清淡。尤其这次钰慧从台南回来之后,每当要作爱,她便要我戴上套子,我恨死那玩意儿了,于是和她亲热变的更索然无味,常常作一半就没有结果,我知道她不高兴,这从她生活上开始不和我亲近就看得出来。

有一天晚上,钰慧有事晚回来,我自己先上床睡觉,竟做起春梦来了。青春期以后我作没再作过春梦,我梦见在东区Sogo一楼大堂,大庭广众之下和一个漂亮的专柜小姐作爱,*在她湿润柔滑的*里慢慢的*,那感觉美极了。那么刺激的幻想,让我在睡梦中不禁也挺动起臀部来了,奇怪,这梦境怎么这样子真实?

我挣扎的张开睡眼,看见钰慧蹲骑在我身上,衣衫半褪,*儿套着坚硬的*,在干着我。我被我老婆的骚劲感动了,我让她继续干我,双手去摸她的*。

钰慧发现我醒了,红着脸也不说话,只是更飞快的摇动屁股。

我的手一直在她*上揉着,老实说,虽然我都赞美几位太太的*丰满,其实胸前最伟大的还是我自己的老婆。我从在学校就觊觎她的突出三围,那是我追求她的原因之一。而她现在刚生产完,*更是涨大的难以名目,比较不好看的大概是乳晕变黑,*足有我大姆指头尖那么大,而且整天*的,就算穿着胸罩,从外衣还是看的到那突出尖尖的两点。不过听说这都会慢慢改善的。

“老公..啊..好舒服啊..好硬..好深啊..”

的确,这真是最近我和她作爱挺的最硬的一次,我不免有些愧疚,便也殷懃的挺动屁股,让她能更舒服一点。

“啊呦..真好..好老公..啊..啊..我..啊..”

她在泄了,她*一向都很快的,我连忙再更快的抽动*,她在我身上抽慉了一下,软棉棉的趴到我胸前。我轻抚着她的头发,问她:“满足吗?”

她笑着点点头,我说:“可是老公还没满足!”

她“哎呀”一声,想从我身上逃走,我哪容得她要干便干,要走便走。我一把将她拉倒,压上她身,她嗤嗤的笑着,我很快的就占领她了。

*一插进*,钰慧就骚浪的嗯声连连,我被她半夜偷奸搞得兴奋极了,也不管是不是要守精持久,只是一味的在我老婆身上奔驰着,反正她也*过了,我要一次舒坦的发泄。

钰慧却很乖巧,不停的在我身下*,好让我能*得更满意。

“哦..哦..好老公..啊..好舒服..好哥哥..亲亲老公..啊..插死妹妹了..啊..”

我知道她叫得有点故意,但是我的确很受用,终于将我推上高峰,我觉得一阵酸软,在老婆的穴儿里shè精了。

钰慧瞪大眼睛看着我,我们最近很少这么亲蜜的在一起,我吻着她,告诉她我爱她。钰慧好像有话要对我说,却欲言又止。后来,我又睡着了。

第二天遇到周末,我没有约客户,钰慧却一早打扮整齐准备出门。她穿了一件有袖的黑色针织衫,配着一条白色长裙,惹得我在她圆翘的屁股上来回摸得爱不释手。她一边笑着拨开我的魔手,一边说:“我约了人谈团保,晚上才回来哦。”

我也没注意听,拉着她吻了一会儿,才放她出门。

我在家里懒散了一个早上,中午随便泡了面吃,大概一点钟左右,有人按我的门铃,我开门一看,原来是媛琳。她一进门就扑我身上,我们热情的吻了良久,她埋怨我:“漂亮老婆回来就不理我了吗?”

“怎么会,”我说:“妳在这个时间来找我,还这么热情,怎么不怕我老婆在家吗?”

她神秘的笑了笑,说:“才不怕!她没空!”

我奇怪的看着她,她却从手提袋中取出一块录像带,径自往我的录像机里塞。然后她拉着我一起坐到沙发,按动遥控器,让录像机Play起来。

我不明究里,只见画面传来,是在一个主管级的办公室模样的地方,一个高大的男人从背后搂着一个女人,在教她打那种练习推杆用的室内高尔夫,我的脑袋轰的一声,那女人..是钰慧!

是钰慧!虽然镜头并不很近,画质也不很好,看得出来是小Camera拍的东西,但是那的确是钰慧!

那男人从背后贴着她,握着她双手,教她推杆,她兴致昂然的学着,俩人笑得很开心。那男人一直在她耳边说着话,钰慧很陶醉的样子。

“那是我老板!”媛琳说:“画面上有日期时间。”

我早就看见,那是昨晚八点多。

屏幕上那男人的手一直在钰慧的手上揉着,后来开始沿着手臂滑动,钰慧也没拒绝,假装专心在推杆。那男人摸了一会,慢慢的环手搂住钰慧的腰,她轻轻挣扎了一两下,便任由他抱着。

钰慧昨天出门是穿着套装短裙,我发现她的外套丢在一旁的沙发上,上身是浅蓝色的衬衫,那丰实的双峰将上衣绷得紧紧的,而且在快速的起伏着。

“妳太太真的很美!”媛琳说。

“妳为什么有这..这..”我心慌得说话都结巴了。

媛琳告诉我,昨天傍晚钰慧到她们公司和老板谈团保,她老板的办公室是一直有监视录像的。她老板常会带女人到办公室亲热,反正媛琳和她老板也常偷情,所以一向由她处理录像带,她也习以为常。今天早上她作例常监看的时候,发现了这段钰慧的香艳镜头。

录像带仍然继续着,媛琳的老板环在钰慧腰上的手又不老实起来,缓缓的往钰慧的高峰攀去,我看见钰慧喘得厉害,终于,那男人握满了我老婆丰满的*。钰慧胸脯被袭,也不生气,反而头儿一仰,倚靠到男人肩上,那男人一面摸索着钰慧的*,一面吻她白净的脖子,钰慧双手仰伸,抱住那人的头,爱我 起来。

我看得浑身不是滋味,我老婆在影带里和人亲热,我,我竟然在勃起!而且我相信,我从来没曾硬成这个样子。媛琳却很知趣,她伸手过来摸摸我的老二,嘻嘻的笑了起来,我真是尴尬,她解开我的拉炼,弯下身子,温柔的为我舔舐。

我再看那画面,她们俩姿式保持不变,那男人只是一直摸着她的胸,许久之后,那男人才又缓缓的一个接一个剥着钰慧衬衫的前扣,却也不剥尽,只打开了足够的隙缝,让双手伸进去。我看不到那男人的手在作什么,但是我知道他在作什么。钰慧脸上的表情越来越恍惚,满脸笑意..

这时画面上忽然一片雪花,没有了。媛琳拿起遥控器切掉放影开关,我才发现,她不晓得什么时候已经把自己脱光了。她一下子跳到我身上,扶好位置,往下一坐,将我硬到了极点的*全根吞没。

我也不客气,捧着她的屁股没命的乱干,我心中有一把炙热的火要发泄出来,我越插越凶,就像要把她插穿一样。

“哎呦..哎呦..轻一点..啊..要命了..啊..宾..宾..”

她紧紧的抱住我的脖子,虽然在求饶,但是还是迎凑的很淫浪。

“哎..呀..好硬啊..好长啊..插死我了..我要丢了..丢了..”

我不管她,继续努力的干着,她不断的*,将我的皮沙发弄得水汪汪的。

“啊..啊..阿宾..宾..我够了..我不要了..你..哥哥..你疼疼我嘛..”

我终于来到尽头,挺直的*变得更硬,全身一轮颤抖,*更是抖得厉害,一股又强又凶的阳精,直射入媛琳的深处。

媛琳伏在我肩上哭泣:“你..要弄死我了。”

我实在很不好意思,不住的对她抱歉:“对不起!我..我太激动了!”

她一边流泪一边吻着我的脸颊,说:“好一点了吗?”

我点点头,跟她道谢。我们就这样在沙发上抱着,我知道她是在稳定我的情绪。

我终于知道了钰慧昨天会那么骚浪的原因了,她在外面让男人挑逗得春情难抑,回家来干她老公抵帐,我还是难以平复紊乱的心情。

后来,媛琳又说:“今天早上,钰慧姐有跟你说要去哪里吗?”

我的天哪!钰慧出门前说她..要去谈团保的事。

这该死的,团保让团保部门去谈就好了,她又..我吶吶的问媛琳:“她又去妳们公司了?”

媛琳点点头,她从我身上下来,依隈在我旁边,然后又按动遥控器的Play钮。

几十秒的雪花过尽,画面又回到原来的办公室,一开始就见到媛琳的老板将钰慧压在沙发上,不用看画面数字我也知道这是今天的事,因为我认得钰慧的那身衣服。

这次那俩人面对面的吻着,那男人将手掌又向钰慧的胸部摸去,摸到之后他显出讶异的神情,然后又笑得很邪恶,他将钰慧的针织衫掀起,我的天,钰慧她,她没穿内衣。

我愤怒极了,我怀疑钰慧是不是肯这样取悦我,她竟然不穿内衣去会情人。

那男人吸起她涨大的奶头,而且非常满意的样子,钰慧闭起媚眼,爱我 男人的服务。那男人又脱去她的针织衫,让她上身*,钰慧一点也不介意,乖顺的让他替自己宽衣解带。

那男人又要去脱她的长裙,这段才气死人。她将钰慧翻倒在沙发上,再将钰慧的双脚提放到靠背上,她的腿 弯正好搁在靠背顶上,头下脚上的躺着。我从没见过钰慧这么骚浪撩人的姿态,她那涨卜卜的*一直在胸前晃动着,我看得*又硬了。

媛琳的老板解开钰慧的裙头扣和拉炼,拉住裙脚往上一提,钰慧曲线玲珑的下半身就出现了。虽然她才刚作完月子,但是恢复得非常好,小腹只有一点点凸出,我相信只要再一个月保证会回到原来的结实。

那人跪到沙发上用手爱我 着我的老婆,而钰慧才让我惊讶,她解开男人的长裤,摸索了一阵之后,拿出一根又粗又长的*来。

我现在才相信上次媛琳跟我说她老板有一根长*的事,我的*老实说已经不小了,我也一直引以为傲,谁知人外有人,那人的*竟然那么长。

“没有你硬!”媛琳说,而且她一边在用手帮我套着坚硬的*,这的确是我目前所最需要的安慰。

我不相信我的眼睛,钰慧张开红红可爱的嘴唇,含住了那大*发亮的*,然后很有滋味的吃起来。那男人则脱去了钰慧仅存的薄纱三角裤,而且将钰慧的两脚撑离,于是钰慧就门户大开。

他用手指在钰慧的*撩来撩去,我看见钰慧在发抖,他一直这样做着,后来钰慧开口求他,他便将中指一伸,插进钰慧的嫩穴之中,我听见钰慧“啊..啊..”的叫声,那是愉快多过难耐,他不停的抽动手指,钰慧则是*叫个不停。

就这样过了几分钟,我听到钰慧的声音越来越高,我知道她要*了,那男人自然也知道,不断的加*,后来钰慧一声长叫,她泄了。

钰慧*的时候,我被媛琳套得也受不了了,我“哦!”的一声,也shè精了。我从不知道我可以这样shè精的,浓浓的jīng液直喷而出,喷到将近有二米的电视机荧光幕上,再缓缓的流下。

“哇!”媛琳惊叫一声,然后扑在我怀里,仰着头笑着说:“你是第一名!”我只好对她苦笑。

当我的心思又回到影带上的时候,我看见那男人已经将钰慧放下来了,她让钰慧完全躺下,再将她两条白皙无瑕的腿子架到肩上,用*在钰慧的穴口磨着。钰慧再求他插进去,他不肯,要钰慧叫他哥哥。

“好哥哥..插我嘛..”钰慧说。

他还是不肯,钰慧又说:“大*哥..我要..”

他才满意的将*一吋吋的塞进我老婆的嫩穴里,我看着钰慧张大小嘴,脸上的表情满足的变化..

该死!又变成雪花了!

我看着媛琳,她耸耸肩,说:“后面不知道,我下班了!”

我又好气又好笑,瞪着荧光幕的雪花发呆。

媛琳又过来搂我,问:“宾,你在气钰慧姐吗?”

我茫然的看着她。她也看着我,又说:“你看,宾,当我在这里我有你,但是我等一会儿会回家,我还是我老公的好妻子。”

我的心一片混乱。

“钰慧姐终究会回家,你不要她做妳的好妻子吗?”她说。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媛琳穿好衣服,回家当好妻子去了。

我昏昏沉沉的坐在沙发上发呆,一直到天色昏暗。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失神的从沙发上站起,忽然听到钥匙开门的声音,我知道,钰慧回来了!

我的妻子回来了,我突然又一片迷惘,颓然的坐回到沙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