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猎艳倚天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一十一章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第一百一十一章 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洪天宇只觉怀里的白狐瑟瑟发抖,低头看时,小家伙一对乌黑发亮的眼珠怔怔地望着他,隐约可见哀求和悲切。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抚摸着它的小脑袋,小声安慰道:“别怕,别怕,我会保护你的。”白狐在他的抚摸下,果然安静了许多,小脑袋不住蹭着他的掌心,俨然一副撒娇之态。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抬头望向眼前高兴过头的黄眉道人,眉头一皱,说道:“老道长,一只狐狸而已,何必这么高兴。”若说这只白狐是狐狸精,他实难相信,世上有妖怪鬼神,简直荒天下之大谬,他手下的科学家,可是拥有21世纪最先进的高科技,岂会连鬼怪都查不出来。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哈哈笑道:“只要本道得到妖狐元阴,便可增长三百年道行,岂能不高兴,哈哈哈哈,啊,嗯……”黄眉道人兴奋之下,竟将秘密泄露而出,惊愕惶恐之下,急忙止住口。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冷冷一笑,沉声道:“原来是个淫贼道人,为了一己淫欲,连小狐狸都不放过,实在丢尽修道之人的脸。”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尴尬地抖了抖胡子,急忙解释道:“汝误会了,本道所言取妖孽元阴,绝非与之做那苟且之事,本道乃是修道之人,岂会破戒。”说到后来,竟又恢复正义凛然的神采。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呸了一声,暗骂:“虚伪,无耻,变态!”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一脸正色道:“这只妖狐为祸苍生,害人匪浅,请速速交予本道手中,本道要替天行道,斩妖除魔,解救世人。”
5 k t n E

5 k t n E
望着‘正气凛凛’的老神棍,洪天宇几要作呕,疑惑地问道:“为祸苍生,害人匪浅,莫非这小狐狸真有如此本事?”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连忙指正道:“这绝非一般的狐狸,而是千年狐妖,汝切不可当做儿戏,否则必遭其所害,还是快将妖狐交给本道为上!”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似抱小婴儿般,将白狐紧紧抱住,说道:“老道长,汝以为吾会受汝蒙骗么,这只小狐狸温顺可爱,吾岂会交给汝这恶道。”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急得眉头倒竖,忙不迭地道:“妖狐甚是狡猾,它怕落入老道手中,所以极力在汝面前装出温顺的样子,汝切不可受其迷惑心神。”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笑道:“老道长,是否这狐狸打搅汝清修,所以汝竭力要将它杀害啊!”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见对方始终不相信,心里急不可耐,只想上前硬抢,但他武功不行,连两个门徒都对付不了,更别说是他这个掌门,当下恳求道:“本道方才所言并无虚假,汝务必相信,请念在天下苍生的份上,将妖孽交予本道,否则待妖孽恢复之时,本道也难以再收服了。”凭他平时心高气傲的脾气,要用如此语气跟人说话,实是千难万难,若不是眼见猎物正在对方怀里,决不能如此低声下气。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不屑一笑,道:“汝口口声声说天下苍生,吾且问汝,这小狐狸可是血债累累。”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一愣,老实说道:“妖孽一直都在此山修炼,尚未出世,自然未曾伤过人命。”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哈哈一笑,道:“如此说来,汝这神棍道人方才所言,皆是放屁。”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挑挑黄眉,似不满他的称呼,解释道:“外界阳气太盛,妖孽以前道行尚浅,不敢出没,但眼下不同,它如今已修满千年,非但不再畏惧外界的阳气,反而可将元阳吸为己用,以此提升道行,本道在千里之外已感应到这股冲天而起的妖气,故而前来阻止这场浩劫。”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目不转睛地望着他,问道:“什么浩劫?”
5 k t n E

5 k t n E
“自然是妖狐降世的浩劫!”黄眉道人说道。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问道:“妖狐降世,会有什么样的浩劫呢?”
5 k t n E

5 k t n E
“这,这,这……”黄眉道人连道三个‘这’字,也这不出一个所以然来,沉吟半晌,说道:“孽畜终究是孽畜,纵然修炼有成,也难除本性,若不早早除之,将来必定为祸世人,届时天下大乱,恐无一人可以幸免。”
5 k t n E

5 k t n E
“哦!”洪天宇饶有兴致地望着他,双眼半开半阖,只留一条细缝,淡淡道:“原来一只狐狸,竟能让天下大乱。”
5 k t n E

5 k t n E
“是的,是的!”黄眉道人连连点头,说道:“为了天下苍生,为了汝门派上下的安危,快快要妖狐交给本道吧!”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眼下跟猥琐大叔欺骗小孩一般,一副恶嘴脸让人食欲大减,洪天宇不急不慢地问道:“老道长,修行易否?”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不知他为何有此一问,回道:“修行之路,易退难进,极为艰苦,非等闲之人可以承受。”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挑挑长眉,淡笑道:“老道长不过才一百多年道行,亦知修行不易,而白狐却苦修千年,其间的苦楚谁人知晓,汝仅为一己之私,便要将其诛杀,未免心狠手辣了罢。”
5 k t n E

5 k t n E
“本道岂不知妖狐修行之艰苦,但未免更多无辜之人丧命于妖孽之手,本道唯有硬下心肠,做这等违心之事!”黄眉道人唉声叹气,满脸悲痛,显然极不情愿伤害白狐。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直想笑出声来,可惜这是古代,若在现代,这神棍道长若去演戏,必定可入选奥斯卡最佳伪君子奖,淡淡道:“若它是一只好妖精,道长岂非枉杀生灵了。”
5 k t n E

5 k t n E
“不可能!”黄眉道人断然摇头,道:“孽性难除,纵然是只好妖,也免不了伤害世人。”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摸了摸白狐的小身子,笑道:“一切皆是未知之数,这只小狐狸,已是吾的宠物,吾是不会交给汝的。”
5 k t n E

5 k t n E
“不可!”黄眉道人暴喝道,声如巨钟,响彻整个大殿。
5 k t n E

5 k t n E
殷无福瞪了他一眼,喝道:“在姑爷面前,你岂敢如此大呼小叫,成何体统!”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全然不理会殷无福,咬紧牙关,紧盯着眼前的男子,说道:“汝想将天下苍生陷于险地么?”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冷哼一声,半开玩笑道:“莫说它只是普通的小狐狸,即便果真是妖精,吾又何惧之有,吾常听说书之人说起,狐狸精皆是妖媚的女子,恰好,吾生平最好美色,若这白狐哪天变成妖狐,吾便娶她为妻,岂不是一件天大的美事,哈哈!”低头望时,见白狐睁着一对圆溜溜的眼珠,怔怔地望着他,对视之下,白狐娇啼一声,哧溜钻回他怀中,好似小女人害羞之态,洪天宇不禁心升疑惑,狐狸有灵性并不足为奇,但这般聪明的却是奇怪,莫非真的是狐妖么,他内心有些迷糊。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瞪大眼睛,心中慌乱,急道:“汝不为自身着想,莫非亦不顾家人门徒的安危!”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伸手入怀中,抚摸着白狐的身子,说道:“这是吾的家事,不需汝过问。”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气得跳将起来,哇哇大叫道:“事关天下,本道今日要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誓将妖孽诛杀,方肯罢休。”言罢,唰地一下,拔出身后背负的利剑,便要抢上前去。
5 k t n E

5 k t n E
“啊!”黄眉道人刚冲前两步,便惨叫一声,满脸是血,倒飞出去。
5 k t n E

5 k t n E
乍一看,原来是被殷无福的掌力击退。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在地上挣扎两下,头一歪,没了声息。
5 k t n E

5 k t n E
殷无禄小跑到黄眉道人身旁,蹲下检查一番,又跑回来,跪于地上,说道:“姑爷,老道人已经昏过去了。”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一愣,‘明知不可为而为之’,老道士说这番话时何等威风凛然,本以为有些本事,未曾想竟如此不堪一击,这死神棍,连自保能力都欠缺,也敢妄谈捉妖,简直不自量力。
5 k t n E

5 k t n E
殷无福也是赶忙下跪,恭声道:“小人见老道人对姑爷无礼,擅自将其打晕,请姑爷责罚小人逾越之罪。”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温和笑道:“汝,嗯,你也是忠心护主,不必如此自责,快快起身!”心里却想,跟老神棍说了一番话,又是吾,又是汝,如此拗口,不想也习惯上了。
5 k t n E

5 k t n E
殷无福和殷无禄致谢,起身立于一旁,问道:“这老道人该当如此处置。”
5 k t n E

5 k t n E
“放点伤药到他身上,然后丢下山去,免得在此胡言乱语,他骗人伎俩屡试不烦,越说越来劲,跟搞传销的差不多,我可是烦的紧。”洪天宇吩咐道。
5 k t n E

5 k t n E
殷无福和殷无禄照做,就着将昏迷不醒的黄眉道人拉了出去。
5 k t n E

5 k t n E
黄眉道人被拉出去之后,白狐的小脑袋立马从他怀里露出,微微抬起望着他,眼里闪烁着奇特的光芒,不解是何意。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摩挲着白狐的脑袋,喃喃道:“黄眉道人摆明了是神棍,说的话听信不得,想必你这小家伙也不是什么狐妖了。”
5 k t n E

5 k t n E
白狐吱吱娇啼几声,小脑袋使劲往他掌心处拱着,似想表达些什么。
5 k t n E

5 k t n E
洪天宇不识动物语言,懒得想这许多,抱着白狐便走进后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