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猎艳倚天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二章 老道人毅力可嘉

第一百一十二章 老道人毅力可嘉


接下来的几日,白狐霸占了杨不悔的位置,一天十二个时辰都粘着洪天宇不放,包括行房之时,都是目不转睛地盯着,似乎对一切事情都是那么的好奇,洪天宇为此还特意检查了白狐一番,证明是只母狐之后,才任由它望着。
i 7 X x A

i 7 X x A
至于黄眉道人,被丢下山之后,整整昏迷了两日才清醒过来,别看他一百多岁快入土的年纪,胆子倒是挺大的,醒来第一件事竟是直奔千绝峰,扬言要夺回白狐,但在半山腰逍遥派大门处,便给殷无福三兄弟扁了一顿,从又长又陡的台阶上滚了下去。
i 7 X x A

i 7 X x A
也亏他才有如此健朗的体魄,如此长的台阶,一般人未到山脚便已丧命,而黄眉道人竟直滚到山脚,也只是受点半重的伤,又昏迷半日后,蹒跚着离开了凤凰山,不知去往何处。
i 7 X x A

i 7 X x A
如此过了半月有余,李胖墩等人陆续回到逍遥派,请柬皆已派送妥当,但明教中人,除韦一笑之外,其余比较说得上话的皆探不到消息,李胖墩惭愧不已,临行前夸下海口,不想却如此办事不利。
i 7 X x A

i 7 X x A
洪天宇早已意料,并未责怪。
i 7 X x A

i 7 X x A
洪天宇在武林中名望并不是很大,但比起某些小派掌门,却犹有过之,请柬到处,想必大家都会给面子。
i 7 X x A

i 7 X x A
到得月头,白眉鹰王殷天正率领门徒当先赶赴凤凰山,接到传讯之后,洪天宇连忙带着众女到门外迎接。
i 7 X x A

i 7 X x A
见殷天正和殷野王皆已上山,当下上前行礼:“见过岳父大人,大舅哥,两位远来辛苦。”
i 7 X x A

i 7 X x A
殷素素轻喊道:“爹,哥!”
i 7 X x A

i 7 X x A
殷天正朝女儿点点头,爽朗一笑,道:“贤婿,你这门派可比岳父那宏伟得多,无怪乎当初执意不肯加入我天鹰教。”
i 7 X x A

i 7 X x A
洪天宇尴尬一笑,道:“岳父取笑了,逍遥派和天鹰教同是一家,何必分什么彼此呢!”
i 7 X x A

i 7 X x A
殷野王点头笑道:“妹夫这话有见地,一家人,确实没必要分得那么清楚。”殷野王说着,便搭上洪天宇的肩膀,又道:“不过,说真的,妹夫果真神通广大,尚未创派,便收了如此多武功高强的徒子徒孙,比你大舅子强多了。”殷野王方才一路上山之时,见逍遥派防御得当,固若金汤,走没几步便有门徒把手,而且一个个都似绝顶高手的实力,估摸算了一下,竟不下于八十人,饶是殷野王艺高人胆大,也不由暗暗心惊,若非事先知晓这是妹夫的地盘,他还真没胆量上山。
i 7 X x A

i 7 X x A
洪天宇笑了笑,道:“大舅哥过奖了。”
i 7 X x A

i 7 X x A
殷野王见着他鼓鼓的前胸,疑惑道:“妹夫,你是个男人,不应该有女人的大nǎi子罢,胸前藏着什么,取出来瞧瞧,也让我们开开眼界。”
i 7 X x A

i 7 X x A
殷天正也投来古怪的眼神,这女婿胸前的凸起忒也像女人了罢!
i 7 X x A

i 7 X x A
殷素素白眼一翻,似怪大哥说话不够文雅。
i 7 X x A

i 7 X x A
殷野王自是见到妹妹使来的眼神,不由面露尴尬,轻咳了两声。
i 7 X x A

i 7 X x A
洪天宇呃了一声,笑了笑,拍拍胸前的鼓起,说道:“一只小狐狸,一只小狐狸而已,哈哈,小家伙,出来露个头,主人的亲家来了。”不知为何,白狐甚通灵性,对他的话,更是言听计从,这不,话儿刚落,白狐便在他怀里蹭了蹭,小脑袋从衣襟缝中钻出,叽叽轻叫两声,似在向殷天正和殷野王打招呼。
i 7 X x A

i 7 X x A
殷天正和殷野王一愣,殷野王暗暗摇头,这妹夫乃当世高人,但行事每每出人意表,狐狸这种可爱漂亮的小动物,正常只有小女子才会喜欢,哪有大老爷们成天抱着玩的。
i 7 X x A

i 7 X x A
殷天正捋须一笑,道:“原来是只白狐,想不到贤婿竟喜欢养这小动物!”
i 7 X x A

i 7 X x A
洪天宇摸了摸白狐的小脑袋,说道:“岳父大人,咱们入殿再聊罢!”
i 7 X x A

i 7 X x A
殷天正点点头,与女婿并肩而走。
i 7 X x A

i 7 X x A
一行人到得神武大殿,天鹰教教众自挑着近百担担入来,呈上礼单之后,洪天宇看了一看,但见数十张泥金笺上写了近千款礼物,不觉大惊,这岳父好大的手笔,不过是开创门派而已,竟相赠如此大额金银珠宝和各式兵刃。
i 7 X x A

i 7 X x A
洪天宇惊愣半晌,起身拱了拱手,道:“岳父大人如此厚礼相赠,小婿如何克当。”心里却想,传闻天鹰教富可敌国,果真名不虚传,单是这些贺礼,抵价便不止数万两白银。
i 7 X x A

i 7 X x A
殷天正朗笑一声,道:“老夫连宝贝女儿都舍得嫁予你为妻,岂会在乎这身外之物,再说,贤婿方才已然说过,一家人自是不分彼此,老夫的家资,与贤婿的家资一样,何必计较得如此清楚呢!”
i 7 X x A

i 7 X x A
殷素素又羞又喜。
i 7 X x A

i 7 X x A
“这个!”洪天宇犹豫了一下,深深一揖,道:“如此,小婿拜谢岳父大礼!”
i 7 X x A

i 7 X x A
……
i 7 X x A

i 7 X x A
如此这般,又过了数日。
i 7 X x A

i 7 X x A
这日洪天宇正同殷天正在习武场切磋武艺,俩人你来我往,斗得狂风大起,爪声呼啸,转眼之间便斗了三百余回合。
i 7 X x A

i 7 X x A
殷天正不愧为习武奇才,洪天宇清楚地发现,每次与他决斗之时,皆可见其功力和招式大有精进,一双鹰爪擒拿手刚猛凌厉,快若交织闪电,哪是当年初次交锋时可以比拟的,看来,以决斗的方式增强功力修为,一点也不比双修差。殷素素等女,与他双修何等之久,确也成为一等一的高手,但与殷天正相比,不论是实战经验,还是内力之精纯,皆是远远不及的。
i 7 X x A

i 7 X x A
正斗得畅快淋漓之时,殷无福从山腰小跑而上,走到正斗在一起俩人一旁,喊道:“老爷,姑爷,小人有事禀报!”
i 7 X x A

i 7 X x A
洪天宇手掌,身子往后一跃数丈,与老岳父拉开距离,微抬着手示意暂且停战,问道:“无福,有何事啊!”
i 7 X x A

i 7 X x A
殷无福恭恭敬敬地说道:“姑爷,那老道长去而复返,眼下正企图上山捣乱。”
i 7 X x A

i 7 X x A
呃,洪天宇愕然,心说这黄眉道人未免忒不怕死了罢,岳父到逍遥派的第二日,黄眉道人便悄悄想溜上山,自是没能成功,尚未迈进第一重大门,便被李胖墩等人擒住,带上山来听他发落。
i 7 X x A

i 7 X x A
当时,洪天宇问及老岳父,是否听过黄眉道人的名号,毕竟老岳父混迹江湖的年岁甚长,见多识广,但老岳父却是闻所未闻,一口咬定是江湖神棍企图讹诈白狐,还亲自出手,以鹰爪擒拿手将黄眉道人教训了一顿,想及黄眉道人当初杀猪般的惨叫,洪天宇尚且心有余悸。
i 7 X x A

i 7 X x A
本以为这等教训足以让黄眉道人胆寒,可谁曾想,他竟还敢前来闯山。
i 7 X x A

i 7 X x A
洪天宇眉头一皱,说道:“将他暴打一顿,即刻轰下山去。”
i 7 X x A

i 7 X x A
话音刚落,怀里的白狐探出小脑袋,眨了眨小眼,俨然一副高兴的样子,哪里还有初时恐惧的神情,可见前几次暴打黄眉道人之事,已让小家伙明白,黄眉道人在此地只有挨打受罪的份,根本成不了气候。
i 7 X x A

i 7 X x A
殷无福点点头道:“是,姑爷,小人即刻去办,但眼下还无法教训那老道长,恐怕还得等上二个时辰。”
i 7 X x A

i 7 X x A
洪天宇一愣,不明所以,疑惑道:“此话怎讲?”
i 7 X x A

i 7 X x A
“老道长尚在崖中位置,想要攀爬上来,只怕最快也要两个时辰。”殷无福解释道。
i 7 X x A

i 7 X x A
洪天宇目瞪口呆,咽了口唾液,问道:“这老家伙,莫非在悬崖峭壁下攀爬而上。”
i 7 X x A

i 7 X x A
“正是!”殷无福点头道。
i 7 X x A

i 7 X x A
洪天宇无语,想必黄眉道人知晓逍遥派关卡甚多,要想正道而行,又不被发觉,实是痴心妄想,故而找这条危险的路径,避开关卡,自可任意攀爬到每一个地点。
i 7 X x A

i 7 X x A
洪天宇不得不佩服黄眉道人的毅力和决心,但其间的不耐远高于钦佩,天下间狐狸如此之多,到别处猎取便是,又不是什么辛苦的事,为何偏要讹他看上的这只,实在太霸道了,洪天宇沉吟半晌,咬了咬牙,突然狠下心来,说道:“用木块石头,将他砸下去。”悬崖峭壁之中,除非是他本人这个变态高手,否则纵然轻功绝顶,一个失足,也足以摔个粉身碎骨,洪天宇可不会让手下冒这个险将老道人逮上来,直接高空落石将他击退,岂不轻松,岂不美哉。
i 7 X x A

i 7 X x A
“小人领命!”殷无福应了一声,便要退将下去。
i 7 X x A

i 7 X x A
“慢!”洪天宇突然将其唤住,说道:“我亲自去看看!”言罢,大迈步而走。
i 7 X x A

i 7 X x A
“老夫与贤婿同往,顺便教训教训这胆大妄为的老神棍。”殷天正连忙跟上。
i 7 X x A

i 7 X x A
殷野王自是随行,一脸煞气,似乎也想教训这屡教不改的老道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