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猎艳倚天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骗子

第一百一十四章 大骗子


这老道士一向艺高人胆大,不想也有怯弱之时,洪天宇见他这副狼狈之样,高兴地哈哈大笑,道:“怎么,汝一老神仙,莫非也会害怕!”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急忙道:“吾根本不是神仙,只不过略懂道术而已,请高抬贵手,切莫将这大石推下。”黄眉道人眼下走投无路,再不敢傲慢无理,只得低声下气恳求。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笑了笑道:“吾还道汝不惧生死,不想也是这般没有骨气,快些爬上来吧,否则吾无法保证这巨石何时滑落。”
n A O H b

n A O H b
脚下是万丈深渊,摔下必定粉身碎骨,头顶是‘虎豹豺狼’,想起前几次的遭遇,‘虎豹豺狼’固然可怕,但顶多也就将他痛打一顿,料无性命之忧,黄眉道人自然选择向敌人屈服,忙不迭地爬将上去,手足并用,速度之敏捷,实是令人难以置信。
n A O H b

n A O H b
方上悬崖,黄眉道人便软倒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俨然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双目逼死着黄眉道人,淡淡地说道:“老道长,汝三番两次擅闯逍遥派,莫非不怕吾将汝杀害。”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亦不答话,而是仰面躺着喘气,好一会儿才说道:“本道是来救汝性命,若汝执迷不悟,将本道杀害,届时汝门派上下,将无一人生还,本道劝汝还是将妖孽交予吾才是正道。”
n A O H b

n A O H b
如此阴狠的诅咒,令殷天正怒不可遏,便要冲上前将其宰了。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连忙拉住,道:“岳父息怒,这道士疯言疯语,一看就知脑子有问题,岳父何等身份,若与疯子一般见识,岂不自降身价么?”
n A O H b

n A O H b
殷天正冷哼一声,眼里寒芒闪闪,大声喝道:“老道士,再敢胡言乱语,当心老夫鹰爪不留情。”言罢,右掌弯曲成爪,咔咔作响,看上去比起钢爪还要骇人。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艰难地咽了口唾沫,回想前次被这白眉毛老者打成重伤,至今未有痊愈,心里还是毛毛的,哪里还敢说这不吉利的话。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跨步到黄眉道人身旁,眯着眼睛道:“老道长,天下又不止这只狐狸,汝何以一定要跟吾抢呢!”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小心翼翼道:“本道前次已然说过,这并非普通的狐狸,而是千年狐妖。”
n A O H b

n A O H b
“好!”洪天宇点点头,说道:“就当这小家伙是千年狐妖,可眼下已被吾看中,吾不可能将它交给汝,汝何不另去他处寻找猎物呢!”
n A O H b

n A O H b
“本道追寻许久,至今才发现这一只妖物,纵然到别处,也难以寻出其他妖物。”黄眉道人解释道。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冷哼一声,道:“吾一向不相信鬼神妖怪,更何况汝这神棍所言前后矛盾,若世上真有妖精,必定满世界到处作恶,岂会仅有一只。”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啼笑皆非,说道:“修行不易,要想成精,岂是简单之事,一般的妖孽,修行百年便按耐不住深山的孤寂,跑到外界作恶,不是抵受不住阳气,便是被道法界朋友诛杀,唯独这只狐妖,实是万年难得一见的妖孽,若不将其妖身毁灭,待日后复元之时,必定掀起一场惊世大浩劫,还请汝将它交给本道,本道必定铭感大恩。 ”语气很是缓和,显然经过前几次教训之后,知晓眼前这人不受威胁,跟他说什么血光之灾,根本起不了作用。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哈哈一笑,抚摸着小白狐的脑袋,半开玩笑似的说道:“原来这是万年难得一见的狐狸,那可是个宝啊,吾更加不能交给汝这道人。”小白狐似很享受他的抚摸,发出呜呜的娇啼声。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紧紧盯着洪天宇怀里露出个脑袋的白狐,眼里充满着占有欲,咽了口口水,说道:“这妖孽知汝会维护它,故而对汝倍加亲近,其意仅在于安身保命,此乃狐狸精最大的媚术。待他日妖孽复元,汝没有利用价值之时,必遭其所害,汝不可受其迷惑。”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哦了一声,戏谑道:“小狐狸也懂媚术么?”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皱了下眉头,说道:“妖孽被打回原形,媚术可谓大为削减,但它毕竟是千年狐妖,媚功天生天成,纵然回到原形,一个眼神,也足以媚惑他人,汝与妖孽相处不久,尚有解救之法。”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深觉好笑,与他的实力,天下间还没什么东西可近他身,岂会被媚术迷惑,更何况是一只小动物的‘媚术’,笑了笑,问道:“如何解救!”
n A O H b

n A O H b
“就是将妖狐交给本道带回蓬莱岛,汝身上所中媚术,自然化解。”黄眉道人说道。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咧嘴一笑,这老神棍,说来说去还是想讹诈小狐狸,低头与小白狐对视一眼,问道:“小家伙,这老道说你用媚术迷惑我,可有此事。”
n A O H b

n A O H b
小白狐眨了眨小眼,轻叫两声,小脑袋连忙左右摇了摇。
n A O H b

n A O H b
殷天正和殷野王大为惊讶,两人对视一眼,皆可看出对方眼中的震惊,心说这小畜生忒也聪明了罢!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重新将目光移到黄眉道人身上,淡笑道:“老道长,汝也看到了,小狐狸根本未曾用媚术迷惑吾。”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哭笑不得,突然双目一亮,似找到突破口,忙道:“公子,一般的狐狸,岂会如此有灵性,还懂摇头点头,莫非汝全然察觉不出么?”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一愣,不禁低头望着这只聪明过头的小狐狸,眉头深深皱起,心里隐升怀疑。
n A O H b

n A O H b
小白狐在他的目视之下,眨了眨小眼,呜呜叫了两声,竟似委屈地垂下小脑袋。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哈哈一笑,道:“汝现在相信了罢,这妖孽分明是心虚,否则岂会有这表现。”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见到小白狐可怜的样儿,也不忍再用利眼盯着它,抬头望向老神棍,冷笑道:“就算它真的是狐妖,又能怎样!”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见他有几分相信,心中大喜,趁热打铁道:“汝是个大善人,现今救它自是出于好意,但妖孽是不会领情的,他日必吸干汝的元阳,届时变成一具干尸,将后悔莫及啊!”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微微一笑,道:“老道长可曾听过一句话。”
n A O H b

n A O H b
“什么话?”黄眉道人不解的问道。
n A O H b

n A O H b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洪天宇道。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一愣,忙道:“妖狐是很美丽,但凡俗与之交媾,必会惨死,汝还年轻,尚有大好人生要享,何苦将自身陷于险地呢!”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双眼半开半阖,淡淡道:“很美丽,莫非老道长见过它的容貌。”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道:“这是自然,妖孽被困阴阳无极五行八卦阵之时,还是人身,直到它强行冲出此阵,伤及妖身,这才被打回原形。”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呵呵一笑,半信半疑,问道:“那么狐狸精容貌如何,做何打扮。”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说道:“一袭白色纱衣,容貌甚是美丽。”说话之时,眼里闪着淫邪的目光,还夹杂着一丝失落,似乎不甘心狐妖就此逃脱。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笑道:“老道长,既然汝一口咬定这白狐是妖物,想必有办法让它现出人形罢!”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点点头。
n A O H b

n A O H b
“好!”洪天宇微笑道:“只要汝让它现出人形,吾便相信它是妖物。”
n A O H b

n A O H b
黄眉道人犹豫了一下,道:“这个,眼下是不行的,必须将它带回蓬莱岛,本道恢复道行之后,方能施法让它变回人形。”
n A O H b

n A O H b
洪天宇眉头一挑,疑云尽消,喝道:“大骗子!”心说若小白狐果真是妖精,老道人既能令它变为人形,何以一定要带回蓬莱岛呢,这话漏洞百出,分明有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