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猎艳倚天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19章--第121章

第119章--第121章

时间过得挺快,二十五日开派之日逐渐逼近。这些日子里,小白狐都没有粘着洪天宇不放,而是每日坚持吃些精华,然后就躺在被褥里休息。武当派张三丰首先带着门徒前来祝贺,武当七侠自然全部到来。洪天宇特意到殿外迎接,命李胖墩收下礼单,便领着他们到神武大殿用茶点。宾主坐定,自有下人送上茶水。洪天宇与张三丰和武当七侠客套一番,便将娶殷素素为妻之事告知众人。武当众人皆愣了一下,张三丰当先祝贺,并未觉得有何不妥之处。武当七侠次之,张翠山在道贺的同时,眼里闪动着什么,似乎察觉了当年洪天宇拆开他和殷素素的阴谋,除此之外,并没露出难过的表情,由此可知他已彻底将与殷素素在冰火岛的事忘却了,不愧是正人君子,轻色重友。至于纪晓芙的事,洪天宇并未公开,虽然殷梨亭只是纪晓芙的挂名未婚夫,俩人并未有过任何瓜葛,但他很清楚,若让殷梨亭知晓事情真相,殷梨亭一定会纠缠不清的,洪天宇是个‘小气’的人,绝不允许在女人问题上做文章,包括他人意自己的女人也是不允许的,所以还是不让殷梨亭知晓纪晓芙在凤凰山比较好。逍遥派半山腰处有宾客居所,但千绝峰中也有一排贵宾住所,张三丰是洪天宇敬重的人,又是武林中显赫的人物,所以被安排到贵宾住所居住,武当七侠同时沾光。或许某些事情是无法回避的,当洪天宇在招呼武当诸人吃饭之时,纪晓芙竟从后堂出来寻杨不悔。自从与小芷若疯狂的那晚之后,小白狐每日都必须要吃那精华,也不再粘着洪天宇不放,杨不悔趁机夺回了她原来的位置,眼下正坐在洪天宇怀里,津津有味地吃着晚饭呢!至于洪天宇为何一直抱着个小女孩,张三丰也未曾问津,他非常清楚洪天宇这位高人的性格,只可以用怪异两字来形容。当纪晓芙出现之后,殷梨亭双眼大睁,啊一声大叫,先从饭桌上跳起,激动得浑身颤抖,只见来人长挑身材、秀眉大眼,竟然便是纪晓芙,只是眼前的纪晓芙,比之当年见面之时貌美了许多。殷梨亭颤声道:“晓,晓芙!”

眼里充满喜悦和不可置信的光芒,他自和纪晓芙定亲之后,每当练武有暇,心头甜甜的,总是想着未婚妻的俏丽倩影,及后却从峨嵋派灭绝师太口中得知她失踪的消息,心中的焦虑和担忧难以言宣,此刻突然又见到她,情绪如何得以抑制。纪晓芙微微一愣,并未露出古怪的神情,轻喊道:“殷六侠!”

也难怪她对殷梨亭这个挂名未婚夫毫无感觉,首先,她已成了洪天宇的妻子,心里自然不会想着其他男人,其次,她跟殷梨亭的婚姻不过是父母师长包办,她与殷梨亭仅有一面之缘,从未说过半句话,可说连半点男女感情都不存在,眼下相见,表现得甚是自然,仿佛就跟普通朋友相见差不多。“晓芙,你失踪这么多年,为何会在这里出现?”

殷梨亭欣喜若狂,大迈步子,便要上前。洪天宇听他开口闭口‘晓芙’,心里醋意满满,甚是恼火,又见他欲冲到纪晓芙跟前,更加不允,连忙伸手阻拦。殷梨亭撞到洪天宇强有力的胳膊,身子猛然震住,如同撞到巍峨不倒的泰山一般,不自禁向后仰去,若非宋远桥及时将其扶住,殷梨亭必要摔倒在地。殷梨亭本就是性情温和之人,莫名其妙被拦下也不见恼怒,疑惑地问道:“洪少侠,你这是?”

洪天宇知事情无法避免,索性直接挑明,说道:“殷六侠,晓芙是我的妻子,希望你能换个称呼。”

洪天宇抢殷梨亭妻子在先,按理该愧疚才是,但他却显得极为镇定,好像纪晓芙原本就是他爱妻似的。张三丰和武当诸侠尽皆愣住,显然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殷梨亭最先反应过来,大声问道:“你……你说什么,晓芙是你的妻子!”

洪天宇点了点头。殷梨亭大喝道:“不,晓芙是我未婚妻,她是金鞭纪老英雄答允许配给我的,师父和灭绝师太都可为证。”

“她以前是你未婚妻不假,但事隔多年,很多事都发生了变化,希望你不要如此执着。”

洪天宇淡淡道。“你胡说,晓芙不可能背叛我的。”

殷梨亭喝道。洪天宇冷笑道:“以前,你们不过是未婚夫妻,只见过一次面,并没其他瓜葛,晓芙和你之间也不存在情和义,何来背叛一说。”

殷梨亭皱起眉头,咬牙切齿道:“胡说八道!我是真心喜欢晓芙的。”

“喜欢。”

洪天宇嗤笑道:“你们见面过几次,竟敢说喜欢。”

“一,一次。”

殷梨亭道,末了又补上一句:“虽然我们只有一面之缘,但我真心喜欢晓芙。”

洪天宇呸了一声,道:“一面之缘,也配说是真心,若非晓芙貌美,你岂会如此执着,你分明是个只注重外表的色狼!”

殷梨亭一张脸胀得通红,大声道:“不,我不是!”

洪天宇右手急出,紧紧攥住殷梨亭的衣襟,将他整个人提了起来,冷声道:“你清醒点吧,这世上根本就不存在一见钟情,你之所以喜欢晓芙,皆因她貌美善良,你只是觉得她外表俊美,被其吸引罢了,根本就不是爱。”

“不,你胡说!”

殷梨亭竭力挣扎,想挣脱洪天宇的双手,但这双手实在太有力道,饶是殷梨亭武功不凡,也无法动弹分毫。虽然洪天宇对武当有恩,但武当七侠情同手足,岂容他人欺辱。纵然不上前帮忙,起码也要调和,其余六侠见了便要抢上前去劝解,但被张三丰唤住。宋远桥六人回头一望,见师父使了个眼色,似乎在说:“男女之事,该由梨亭和洪少侠自己解决,我们不便过问。”

宋远桥六人明白师父的意思,觉得有理,且不敢忤逆师父,退将到一旁静看。洪天宇冷眉一挑,道:“我问你,若晓芙是个貌丑之人,你会否喜欢!”

不管在哪个年代,美女总是更受关注,若当年纪晓芙很丑,他可不信殷梨亭会一见钟情。“我……”

殷梨亭呆了一呆,想起当年确实是因为见到纪晓芙俊美的容貌,才深深印在心底的,他委实不知自己是否只喜欢纪晓芙的容貌,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作答。“你终于明白了。”

洪天宇点点头。殷梨亭愣了半晌,摇摇头,喃喃的道:“不,我不明白,晓芙跟我是两情相悦的。”

“胡搅蛮缠!”

洪天宇甚是不满,话音未落,手腕一翻将殷梨亭摔在地上。殷梨亭闷哼一声,百十多斤的一堆肉砸在地上,震的尘飞土扬。洪天宇双眼直视殷梨亭,手一指右侧的纪晓芙,道:“你自己问问,她有没有喜欢过你。”

哪怕没穿越来此,洪天宇也很清楚,纪晓芙由始至终都没喜欢过殷梨亭,只因于杨逍,对他怀有些愧疚罢了。殷梨亭就着坐在地上,回过头去,望着纪晓芙,嗫懦道:“晓……晓芙……”

只说这两字,便没了下文,但从他的眼神可以看出,殷梨亭很希望听到纪晓芙的心声。纪晓芙未经犹豫,断然摇头。殷梨亭登时如遭雷击,面色煞白,浑身冷汗直冒,愣了一会,大喊道:“这不是真的,晓芙,你快告诉我,你是喜欢我的。”

“殷六侠,你还是忘了我吧,我从没喜欢过你。”

纪晓芙低头道。殷梨亭铁青着脸,大声道:“我不信,我不信,你是喜欢我的,一定是有什么原因,才会离我而去。”

洪天宇很明白殷梨亭的心情,喜欢上一个女子,却突然发现这个女子成了他人的妻子,必定悲痛万分。不过,饶是如此,他也并无丝毫同情,反倒弯腰给了他一记耳光,喝道:“你清醒点吧,堂堂武当七侠之一,竟不敢面对现实,自欺欺人,成何体统。”

殷梨亭被打得险些昏厥,但激动情绪却瓦解了不少,心说或许他真的是自欺欺人,若晓芙喜欢他,岂会只身住在逍遥派中,很显然是跟洪天宇有密切关系。思忖良久,谓然一叹,喃喃道:“晓芙,既然你不喜欢我,为何要跟我订婚呢!”

纪晓芙尚未答话,洪天宇便接了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晓芙也是出于无奈,殷六侠是个明白人,希望别再纠缠我的妻子,否则别怪我翻脸无情!”

殷梨亭一股莫名怒火自心里升起,直冲上脑,大手一挥,喝道:“翻脸无情,那又怎样,大不了死于你手,莫非我殷梨亭会贪生怕死不成。”

从地上跃起,指着洪天宇,大声道:“你抢走五嫂在先,如今又企图抢走我的晓芙,着实可恨,若不杀你,难消我心头之恨!”

忽听得刷的一声,殷梨亭长剑出鞘,剑尖对着洪天宇,不做丝毫停滞,抢冲上前。洪天宇不闪不避,丹田内的真气自行激荡起来,一股炙热无比的真气流入掌心。他单手急出,一把抓住剑尖,就着向前推去,片刻间便将一把长剑融化掉,眼看这烈火般的手将要抓向殷梨亭的肩膀,张三丰大惊之余,急道:“洪少侠,手下留情。”

洪天宇本就无心伤害殷梨亭,闻听张三丰之言,身形立止,抽回了手,但见殷梨亭手中的长剑已然变形,原本尖锐的剑锋在高温之下融合在一起,变成一个圆球,实在是古怪的武器。殷梨亭惊讶地望着手中的‘长剑’,呆了一呆,弃于地上,道:“论武功,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我还是希望你把晓芙还给我,她是我这辈子唯一喜欢的女子。”

言语中带着深深的恳求。洪天宇冷声道:“你见过有人将妻子让予别人的么?就你这句话,不但侮辱了武当七侠之名,更侮辱了纪晓芙,堂堂名门正派,竟无耻地将女子看作物品。”

哼了一声,又道:“女子岂能呼之则来,挥之则去,纪晓芙喜欢跟谁,是她自己的权利,即便是你这个挂名未婚夫,也无权干涉。”

心里却想,在这个封建社会里,哪怕是武林中的正派之人,多少也有点男尊女卑的心理。殷梨亭冷汗直冒,结结巴巴道:“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洪天宇道:“殷梨亭,我很明确地告诉你,晓芙永远都不会离开我的。”

殷梨亭咬了咬牙,紧握拳头,大声道:“天下间的女子何其多,为何你非得跟我抢。”

“因为你配不上她!”

洪天宇说道。“什么?”

洪天宇再次攥住他的衣襟,双眼紧盯着他,说道:“你除了每日思念之外,还做过什么有意义的事。晓芙无助的时候你在哪,她有生命危险的时候你在哪?”

殷梨亭叹道:“我到处打听她的消息,可一直……”

“若非我侥幸遇上,晓芙在多年前已死于蝴蝶谷中,你自己说说,像你这样无法护其周全的男人,有什么资格跟她在一起。”

洪天宇沉声道。殷梨亭呆了一呆,呐呐道:“我不知情,倘若当时我在场……”

“马后炮是没用的。”

洪天宇直接损了他一记,松开了手,道:“总之你给我听清楚,纪晓芙已是我的女人,我们已有之亲,绝不容许他人破坏我们的感情。”

洪天宇直接挑明,为的便是让殷梨亭死心。殷梨亭面色惨白,浑身颤抖,道:“什,什么,难道你们已经……”

待得对方点头之后,殷梨亭啊一声嚎叫,双手掩面,疾冲出厅,片刻间奔得不见了踪影。张三丰大叫:“梨亭!”

却不见他回来,连忙吩咐宋远桥跟去看看。宋远桥担心六弟悲痛之下会做傻事,急忙跟出。洪天宇见他如此悲伤,微微叹了口气,但心肠并未变软,其他事情好商量,女人问题却免谈,他绝不会将喜欢的女子拱手送予他人。(到这,无言先说两句,这几章结束,这书算是烂尾结束了,无言知道大家想骂,但无言真的无可奈何,无能为力,看这书的兄弟都知道,这书很多内容和谐,难以续写,前段时间准备续写的时候还被网站屏蔽了,删除至于三分之一的内容后才解禁,删的简直书不成书,大家可以回去看看没标题的章节就知道了。如今续写已无意义,因为无言不想今天写5000字,等上传以后要被删掉3000字,而且变得语句不连贯,毕竟无言不够纯洁,有时候写着写着就跑那种主题上去了。不过大家可以放心,这书是暂时性烂尾,不会TJ,等开新书,无言会将倚天的后续情节以bv1946伟德形式放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