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魔尊风流之后宫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19回 【至尊逍遥扇 下】

第119回 【至尊逍遥扇 下】

  上一章说道江宇风在祖巫殿里结识了后土,并与可爱温柔的后土妹子一见钟情,等他安排好了后土之事,一路云游,直到在路上碰见了九九天劫。仔细查看下却发现是在封神大战中力挫无数高手,最后败在圣人之下的孔宣。
  江宇风却是心里非常矛盾。想收为弟子吧,又怕给他擦屁股,不得不说江宇风还真是怕麻烦的一个人,但能克制圣人的五色神光将来落在别人手里,心里也是不忒好受。想杀了孔宣吧,又于心不忍,毕竟生有五色神光也不是错。就在江宇风这种的矛盾的心态中,孔宣却是有惊无险的度过了九九天劫,虽然最后有点狼狈,但还是化形成功了。
  化形成功以后的英俊青年(孔宣)漂浮在空中,并没有离去,反而盯着一处云朵一动不动,身后的五色神光更是不断的闪动,显然是充满了戒备。江宇风也根本就没有收敛自己的气息,故而在孔宣化形以后第一时间就发现了江宇风的站立之所。
  江宇风面色淡笑的从云头现身出来,“贫道逍遥,见过道友。”
  男人不管啥事都要低调点好。可这孔雀傲气啊,虽然眼前这个俊美似妖,邪气盎然的修为自己又看不出的道人,但还是狂傲无忌,冷冷的回了一句,“贫道孔宣。”
  在他看来,这道人趁自己化形的时候躲在一旁,定然是不怀好意,有可能宵小之徒。江宇风心里对这孔宣的看法又降了一点,对实力比自己高的人还能狂傲到这个地步,想来将来也不回是一个安分的主儿。只要他在洪荒上扬了一次名,让圣人知道这五色神光,那么就是避无可避,招灾惹祸是必然的。这样的弟子(包括打手)不收也罢,免得到时给他擦屁股擦累死了。
  江宇风还在龌龊的思虑着,少孔宣本来心里就认为这道人对自己不怀好意,藏身之地被自己看穿后只是道了一声道号,皱着眉头思考不语,想来也不是什么好东东。当下也不言语,只是将五色神光催动到最佳状态。虽然孔宣刚刚度了劫雷,法力还没有完全恢复过来,但是他对自己的五色神光有这绝对的信心,这世间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五色神光的威力了。
  良久,江宇风抬起头,用复杂的眼神看着孔宣,“孔宣道友,我是蓬莱岛的逍遥老祖,今我欲收你为徒,但是……你要保证今后在我门下修行不得随意出的山门,不得随意来到洪荒,更不得用你的五色神光争斗。你可愿意?”
  江宇风还是不想毁了这孔宣的大好资质,故而心存侥幸的说道。本来孔宣听说这逍遥道人是蓬莱岛逍遥老祖的时候,眼中还有一丝惊诧和几分尊敬,可是听到后来却是一脸的怒容,“逍遥道人,你不要说了,我孔宣是不会拜入你的门下的。”
  就凭不准动用五色神光这一条,孔宣就不能同意,更别说自己还的像是坐牢似的不得随意的在洪荒上行走,这如何憋屈。故而果决的回复了江宇风。因为,他是一个爱自由的人,一只活泼的小鸟怎么会愿意在笼子里呆过一生呢?
  江宇风对天幽幽一叹,“孔宣,本来以你的资质要修的一个逍遥仙也不是很困难。但是你不应该得到这五色神光,这周天之物有几样是不在五行之中,此物却是犯了众人的忌讳。必有人争夺,怕是道友不能自保,不知道友愿不愿意让出这五色神光,我确保道友可以在我新建的不周山之巅上安心修炼。”
  “住嘴,你这妖道,却是觊觎我的五色神光,拿着等胡话来欺骗我尔。”
  孔宣怒急,祭起五色神光奔着江宇风就打了过来。
  不识好歹!
  江宇风仰头向天悲天悯人的大叹一声,而后半眯着眼看着越来越近的孔宣,道:“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孔宣道友既然不肯想让,那就不要怪贫道辣手了。”
  说着江宇风祭起杀剑,反手一剑舞了过去。面对这大名鼎鼎的五色神光,江宇风也不放在心上,所以他才没用龙枪这终级宝贝。可就是这是看孔宣五色神光一刷,江宇风就觉得自己手中的杀剑直欲震动!好惊人的宝贝!要知道宝贝的品级无疑是重要的,可是使用者的修为达不到的话也使不出法宝的威力,实难想象竟然有如斯的威力。
  此刻,江宇风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上一世中的圣人会不顾脸面对一个晚辈出手,一则是门下的弟子却是没有能赢过孔宣的,再则是这五色神光的威胁太大。今天这江宇风见识了这初成的五色神光,自然也就能够想到这准圣级别的五色神光会是什么样子的威力,也就更加坚定了不能让别人得到的心思。当然,自己要是用的话是不是也能把圣人给刷了呢?(没有人会嫌法宝多,自己用不完给儿子,儿子用不完给孙子,一代传一代,汗……成传家宝了……
  江宇风的杀剑并没有被五色神光刷去,而是刷的微微颤动,孔宣的目光之中透出一丝惊讶还有一丝强烈的不安,看着眼前紫金色的诡异长剑奔着自己刺来,再想躲避却是来不及了,只得硬着头皮显出真身硬抗。这是这后天进化成的攻击至宝杀剑怎是好相抗的。直到这长剑如身,孔宣才意识到,这看似软绵绵的攻击是多么的阴毒,锐利,狠辣,自己的小腹被刺通了一个拇指大的血洞,那整块地方都麻木没有知觉了。只感觉到千万个冤魂厉鬼争相而入,吸取自己的精元自己的精魂,大骇之下也不敢再和江宇风争斗,展翅就向着洪荒大地的深处飞去。江宇风嘴角浮现出一丝嘲讽的笑意,既然下的决心要留下这孔宣又怎么会留手呢,当下袖子一挽伸出修长比一般女子还白洁的左手!幕地,左手变长变大……
  “桀桀,看贫道的‘宇风神掌’!”
  江宇风阴笑着。让人感觉到一股冷冽之气直串全身。
  孔宣正在催动一切真元奔命狂飞,就听着一阵恶风从背后袭来,心道不好!还来不及躲避,就感到背后传来一阵巨力,直打得自己的眼睛差点飞出眼眶,更是有一种奇怪的力量渗透到自己的体内,大肆破坏,最终,孔宣眼一黑,心道呜呼,完了,晕了过去。
  搓了搓微麻的手掌,江宇风脸色发苦的看着孔宣被破坏的七七八八的法身,早知道力气少用一点就好了。
  收了孔宣的法身之后,江宇风立刻来到一个深山老林里,找到一个空旷的山洞里。在周围打下几十个超级强阵,而后又变出一个蒲团,脸色有些苍白的江宇风坐在蒲团上,静静的看着这孔宣的法身,不禁犯难了。要是把孔宣的尾羽取了,却是能拿到五色神光。但是这孔宣醒了以后也会和自己因果纠缠,况且这五色神光就没有办法在提升。思来想去,江宇风却是想了一个办法:把这知孔雀也给炼了!
  江宇风的脸色一阵的或明或暗,最后江宇风一咬牙,“罢了,因果结下了就得了,就让这孔宣随着五色神光一起去吧,天意如刀,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江宇风又在自己记忆中的种种炼器手法中挑来选去,最后选定了两种办法。为了让五色神光能够有成长的希望,江宇风用妖族中最歹毒的分神散魄大法,生生的把孔宣凝练的元神给重新分成三魂七魄并分散打入孔宣的孔雀法身以及羽尾中,从此这孔宣的元神就和孔雀法身融合在一起了,五色神光也就有了提升的根基。接着有用巫族的血炼之法,祭炼这孔雀法身。巫族的炼器之法,虽然血腥残忍,但是也有独到之处。这法器炼成之后就是江宇风的血炼之物,非是江宇风的血脉不能祭炼。也既是说这东西以后就只有江宇风一个人能够使用,不会像是其他的顶级法宝,只要你的法力够深,能击杀原来持有者的一丝元神,就能祭炼。这血炼之物却是靠血脉操控。
  自江宇风进的空旷山洞八十一年过去了,静室中江宇风依旧端坐在蒲团上,但是脸色苍白的吓人,身体也消瘦的不成样子,但是眼睛却是更加的有神了,死死的盯着空中一团蓝白色的火焰,这是用江宇风心血燃烧出来的火焰与一些鸿蒙之火的混合物,只见他一脸肉疼的掏出一块拇指大的蓝白色的小石头,这可是他的分身在混沌处搜刮多年来唯一收刮到的一块鸿蒙精石啊!混沌精石很普通,但是鸿蒙精石真可是可遇不可求啊!
  又是几天过去了,火焰中隐隐有什么东西正在成型。“噗”的一声,江宇风又逼出了一股鲜红的心血,火焰更加旺盛了,看着江宇风嘴角的鲜红,也难怪这江宇风在八十一年短短的时间内就变成这个样子。
  “呼”的一声,空中的火焰一息,一件七彩发光的法宝飘在空中,这结合巫、妖两族炼器手法的灵宝终于炼制出来了。这灵宝是一把晶莹透亮,华光闪闪,玉白色的古扇模样,但是,一面有七色光华,更是隐隐有一只绿孔雀在这尾羽中显现。仔细看去,这孔雀仿佛在展翅欲飞,张嘴啼鸣。隐隐的仿佛能够听见那那孔雀欢快的鸣叫,另一面竟是荡的百美出浴图,修长的白玉,红嫩的樱桃,神秘的谷谷,白白的兔兔,犹如蜜露一般真实的水滴,妩*媚,冷*艳成熟,热*情奔放,淑*女婷婷,可*爱天真等等各种气质不一的美女,各种香艳到的景象仿佛就如真的一样!
  江宇风擦了擦嘴角的鲜血,苍白的嘴角挂起一个邪邪弧度,喃喃道,“孔宣,这也算是你另一种形式的存在吧。”
  抓过浮在散发出发出七彩霞光的玉骨玲珑扇,“以后,你就叫至尊逍遥扇吧。”
  隐隐的仿佛能够听见那那孔雀欢快的鸣叫!
  江宇风解开阵法,走出了山洞,看着蓝蓝的天空,邪笑道:“嘿嘿,小爷打了阵法练了超级宝贝,怎么了,也没见你放一个屁!哈哈。”
  大笑两声,打开玉骨扇,一边轻轻的摇动着,一边悠闲的随处走着,好一个潇洒倜傥,英俊不凡,俊逸妖异的美少年!
  “哼!”
  一声怒气哼哼的冷哼打断了江宇风的脚步,江宇风举头望去,只见天空中飞走一位修文高深,长相英俊的中年人,江宇风不禁呐然,为何呢?爱管闲事的江宇风掐指一算,后嘴角挂起一个荡的邪笑,小声的阴测测的道:“东王公?吕洞宾?东华上仙?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