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魔尊风流之后宫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20回 【迷*西王母】

第120回 【迷*西王母】

 上一章说道江宇风看见天空中气冲冲而去的长袍英俊男子,掐指一算后露出荡的笑容,这是为何呢?话说天地初开,有阴阳二气得道,阳气为东王公,阴气为西王母,两人本为阴阳二气,阴阳为一太极。自然两人关系密切,恰似亲兄妹一般,两人一起在西昆仑开辟了道场,倒也相敬如宾。
  谁不想东王公最近怎么了,总是欲念不诡,多次想找机会把貌美天香的西王母占为己有,东王公的心理其实也是无奈,总是觉得这次不把美貌无比的西王母得到的话,以后就没机会了,冥冥之中总是有这种感觉,心慌之下他也掐指算过,耗费数千年的法力也是丝毫踪迹没有发现,今天因为喝了些自酿的‘千凝醉’微醉之下孟浪无耻的对亲如妹子般的西王母动了些手脚,突乎,事情来得太突然,西王母还没有心理准备,加上古代女子的思想及其保守,非得洞房花烛夜才把自己的初次献给新郎的,再说对于西王母来说,东王公在她心中一直以来都是把他当做哥哥的……这次情急之下也就给了东王公一个耳框,把贼心不死的东王公打得灰溜溜而去。奈何天道以现,二人注定是天地人三婚当中的天婚人选,谁知江宇风这个变态的穿越者的到临,打乱了一切,也打乱了天道的一切正常运转。
  江宇风喃喃的道:“妹妹你这又是何苦呢?哎……”
  说着嘴角翘起一个邪异的诡笑,让人一看,此人,不是君子。
  顺着东王公离去的来处找去,直到找到一个洞府,停下了脚步,不禁抬头望去,上书‘桃源居’六个古纂大字,等他迈开步子踏进大门时,突然面前的景象一变,果然不负是桃源居之名啊,粉红的桃花弥漫在整个庄园里,装饰城一个粉色的世界,有的桃树上已经结着一个个水灵灵粉红红的大桃子了,颤人欲滴,桃香扑鼻,美不胜收,见此,江宇风的嘴角翘起一个下意识的醉人弧度,摘下一个桃子一边吃着一边晃悠悠的朝着桃树中间的绵长小路走去,转过桃园,亭台楼阁,华漆门面,走着走着,江宇风突然听到令他眼睛一亮的泣嘲声。
  “呵呵,哥哥啊,呜呜,哥回哥啊,你又何必这么着急呢,妹妹迟早还不是你的人嘛~”“咕咚咕咚~”而后又猛地灌了几口“呵呵~额,是不是你真的想要小妹了?那就去了我呗,人家又不是……不是不答应……”……
  显然这房间里说着醉话的正是西王母,听这声音,很媚,酥媚入骨,而且还有一种少女似泣般般的嘤嘤声,江宇风的色心不由的的微动。江宇风听着媚到骨子里的,越发的控制不住自己,使了一个隐字诀江宇风的身体渐渐化为虚无,屏住气息(都是高手,不被发现只有屏住气息)知道变成透明的一片,从门外钻了进去……
  待到江宇风;来到风屏后,不仅探眼望去,令他见到的一幕,正是美人醉酒!但看到美人朦胧般美丽的江宇风浑身一颤,好个美人儿!惊艳!
  秀发高高的盘结在一起,挽成一个淑女般的发髻,那发髻上的金黄色的凤冠更显雍容,凤冠不仅少了几分笨重粗俗,反而更显现出高贵气质!粉面桃腮,标准的杏眼水蒙蒙的,仿佛蒙上一层神迷的白纱,朦朦胧胧的,特别是那杏眼中一瞬即逝的媚意,更添上一种很显诱惑的魅惑力。洁白的琼鼻又仿佛是白玉精致雕成一样,粉红的小嘴轻轻的呢喃着,似吟似泣,修长白嫩的玉颈散发出月牙般的美丽光泽,至于那更是没话说,当真个翘翘鼓鼓,粉色的抹胸怎么也遮不住那,积雪堆玉,呼之欲出的白嫩。此时的一幕不觉的让人想起洛神赋的一段很经典的语句:襛纤得衷,修短合度。肩若削成,腰如约素。延颈秀项,皓质呈露。芳泽无加,铅华弗御。云髻峨峨,修眉联娟。丹唇外朗,皓齿内鲜,明眸善睐,靥辅承权。瑰姿艳逸,仪静体闲!
  江宇风此时呆住了,不知该如何说才好,要是按以往的性情,见到如此迷人的美人儿,勾人的绝色美女二话不说,定是扑上去,可是,此时人家美人儿正是心落到最低潮之时,怎好用词下计呢?
  正当他抉择两难的时候,西王母突然痴情无限的醉道:“哥,你好坏啊……唔……你…你…要是此时……出现在我面前的话……额……我就……我就从了你!……”
  说完醉话,如水波般的美眸轻轻的闭上,趴在桌子上轻轻的梦呓起来,“东哥……东哥……我错了……你回来啊……”
  江宇风本来摇曳不停地心猛地一定,哼哼,那臭男人有什么好的啊,长的也没老子帅,修为也没老子高,值得你这么痴情,哼哼,小爷偏要抢了他丫的!
  想着,江宇风邪邪一笑,轻轻的走到穿着红袍粉色抹胸的西王母面前,伸出一只手按住西王母的滑嫩额头缓缓的输入着有强烈催情作用的本源邪气。此时的西王母的脸色越发的绯红起来,粉红的嘴唇微微的启张着。无限!
  江宇风见时机也差不多,迫不及待把西王母抱到粉红的床榻上,粗重呼吸的伸出双手开始熟练的解开西王母白色的腰带,华丽的红色凤袍霞披,高贵的凤冠,接着粉色的抹胸以及那令江宇风呼吸再一次短促的白色的小亵裤小亵衣,顿时露出的一具雪花花的曼妙就此呈现在眼前!只见西王母那冰肌玉骨的水嫩皮肤闪出雪泽柔光,滑丽白晰,晶莹剔透,随水波扭摇蠕动。胸前高挺颤动,异常,白嫩滑腻,雪白上的那红晕更呈现新鲜无比的淡粉色, 两粒娇嫩红色的小,在雪白的乳肉上活泼的上下跳动着。
  而又堪堪一握地白腻纤腰,肥美的处女凹丘,修长白滑的!……美,实在是太美了!……
  那最馋人的粉红粉红的小在胸前微微颤抖着,在邪气的作用下慢慢地坚硬。
  江宇风忍不住的伸出双手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柔软滑腻而又有弹性,接着又含住西王母的娇嫩一阵,一只手已顺着西王母的蛮腰伸到双腿之间,在西王母那光溜溜的的白腻上抚摸,手滑到西王母的阴部,在西王母阴部用手搓弄着。熟睡中的西王母轻轻地扭动着。
  江宇风已是挺不住了,几把脱光了衣服,已是金黄金黄的了,粗鲁的将西王母的雪白滑嫩的撩到肩上,肥美娇嫩,紧紧闭合的处女玉户撩人心扉,长长的一览无余的漏了出来,江宇风感觉鼻尖仿佛热热的,要流鼻血了?探了一下,还好没流。接着伸出双手抚摸着西王母一双柔美白嫩的修长,西王母乌黑柔软的顺伏地覆在阴丘上,雪白滑腻的根部一对的紧紧地合在一起。处女之地!
  江宇风的魔手抚过柔软的,摸到了西王母那还没被任何人碰过的嫩嫩的。湿乎乎的软乎乎的,江宇风把西王母一条白腻而有肉感十足的架到肩上,一边抚摸着西王母滑溜溜的白嫩嫩,一边用手把着粗大的金龙王顶到了柔软的上,"哥来了!"腰一弓,使劲的往前一挺。
  "赤……"的一声,半根没入!昏迷中的西王母双腿的突地一紧。
  “真舒服啊!”
  江宇风只感觉阴*茎被西王母的阴*道紧紧裹住,就仿佛被夹断了一样舒服!
  那感觉似乎却又是软乎乎的,江宇风来回动了几下,才把连根插入,同时也不在乎的捅破了那层薄薄的圣洁象征!
  此时的西王母秀眉微微皱起,“嗯……”
  浑身轻轻颤抖。发出一声苦闷的呻吟。
  江宇风舒爽的同时不仅低下头一看,处女的鲜艳花冠落红了让人处,顺着绵软的雪臀流到粉色的锦绸床单,在此形成一朵艳丽的大红玫瑰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