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魔尊风流之后宫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21回 【西王母下】

第121回 【西王母下】

  渐渐的在本源邪气的催情作用之下,此时的西王母脸色越加的*绯*红,粉*红*诱*人的嘴唇微微启张着,发出一声声轻轻的呻*吟,无比。
  缓缓抽动的江宇风不仅发出一声舒爽的呻吟“真紧啊!真***舒服啊!”
  就在江宇风正回味无穷的**时候,此时的西王母浑身一颤,开始若有若无抖动起来,轻声的呻吟起来。
  “嘿嘿,醒了?”
  江宇风邪邪的一笑,身下的龙柱抽*的速度渐渐变得快了起来,那温暖紧凑的*小*穴*插得实在是太爽了,每一次肉*与肉*的撞击都发出一声声*人的啪啪声 ……“东哥……东哥……”
  西王母轻轻的呢喃着,她感觉到好像在梦中一样,而此时在她那处*女*之地尽情驰*骋着的男子就仿佛是她的东哥哥一样!
  这还得了?对男性自尊而言最受不了在自己身下的女子喊着别人的名字,江宇风不仅怒由心起,粗暴的揉捏着那两团*软*肉,身下*抽*插*的速度也渐渐的快了起来!
  而此时的西王母的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峭立*乳*房*在胸前隆起的摇*晃*着,即使躺着也那么挺*拔*高*耸,较*弱的身子摇摇欲坠,仿佛大海中的一片小树叶,孤苦伶仃的飘摇着…
  江宇风阴狠的邪笑着:“操爸*你*妈*的*骚*货,看来干*你*干的还是不*太*爽,还*他*妈*的有脸喊别的男人!”
  狠话一出,狠狠的摸了一把那高高隆起的乌黑小馒头,还旁边不仅有红*色的红*丸*落*红还有那**湿*湿的**水,热乎乎的。
  *邪*的一笑后江宇风伸出双手托在西王母腿弯,让西王母的双腿向两侧抬高,以一种非常舒服的姿势攻击了起来,每每都猛*猛*的撞*击起来,不得不说仙女的处女之地操*着就是爽!…………爽了一次后,江宇风邪异的一笑,扶着西王母如羊脂雪玉般的返过神来,硬是让西王母跪了起来,两手捉住西王母的两只白*嫩*的小手,看着身下圆*圆*润*润*白*白*腻*腻*的完美*雪*臀,不紧咽了下口水,真***!
  深吸了一口气后,江宇风挺着越发金黄的硬挺大*鸡*巴*对着那肥美*凄*美*的*处女*萋萋*芳*草之地一插而入…“哧”……“因为是在蜜*水的充分滋润之下,龙*柱并没有遇到什么干涩的困难,舒服的在温*暖*湿*呼的*小*穴里进出而发出一声声“咕唧……咕唧…”
  的声音。……【又爽了一次后】“真*他*妈*的*爽啊!”
  江宇风双手拽着西王母的两个手腕,的开始缓慢的厮*磨着,闭目叹息的样子实在是舒服异常,当中腻味其实外人能得知?
  就算是多么的缓慢抽*插,可西王母娘娘的小*穴*是多么的敏*感啊,每一次的轻轻厮磨都让她的潜意识里欲*仙*欲*死,那*噬*髓*入*骨的美好享受着实让她深深的迷恋而上,这也让她日后性生活中变得更加热情豪放埋下了一个很重要的伏笔。
  慢慢的,西王母好像也有了反应,眉头开始轻轻的蹙起,小嘴里更是发出一声声难耐的呻吟……
  江宇风猜测本源邪气的作用也渐渐的快失效了,西王母恐怕也快醒了,也不忙着干,又把西王母的软*柔给翻过来,哎…可怜的西王母惨遭*强*奸*却又被无情残酷的折腾着……
  江宇风两手撑在西王母的两只肩膀旁边,握住那莲藕般的雪臂,缓缓的往下抚摸着,真嫩真滑,直到摸到了那红红的手颈处,展开了那两只柔*嫩*的柔荑,张开大手深深交叉而去,粗*大的龙柱不缓不也慢的进出着,充分的享受这通过不法手段得来美妙感觉,美,实在是太美了!
  而西王母仿佛觉着自己好象作了一场梦,一场激烈的春梦,疯狂激烈的,酣畅淋漓的呻吟浪叫着……
  "嗯……"西王母轻轻的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细*嫩*柳腰。猛然,白西王母感觉出了真的有一根很粗的很硬的火热东西在轻轻的抽*插着。一下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离自己不足二十公分的英俊到就连自己的东哥哥也比之不上的江宇风,那看着自己邪邪的笑俊脸,自己浑身上下竟然一丝*不挂,还插着这个从不相识但绝对无耻卑鄙的男人那肮脏*丑*陋*的坏东西。
  "啊……"西王母尖叫一声,反应过来的西王母绝望的挣扎着,奈何软弱的两只小手已被遮住,而自己那深厚的修为与功力也全部被封,此时的她正可称得上是娇娇弱女也不为,作为一个修为高深不问世事的先天女神,何等说过如此无尽脸面的羞辱,此等羞辱莫过于杀了她还要强烈百倍!
  “呜呜……你混蛋,你这肮脏的混蛋快放开我!……呜呜……”
  此时已没有任何反抗余力的西王母嘶声的哭泣着,唯有那两条*白*白*嫩*嫩*的*圆*润*大*腿拼命的扭动着,厮磨着,多么希望把这从不认识但又帅的令自己也目眩的男人的那肮脏臭东西给挤退出自己娇*嫩的身体来,奈何,是那么的无力,如果是在知情的情况下被*强*奸*,那还算了,怎么说还有个心理准备,可是等自己醒来时,自己的清白都已经不保了,这才是最委屈的……
  从现在开始,她恨,她怨恨东王公,怨恨他为什么不等等,她也恼,恼江宇风为何趁人之危,她更恨自己,恨自己没有保住清白,自己还是玉女么?东哥哥还会喜欢我么,我还是那个对一切男人都不屑一顾的先天女神,烦恨恼不断的织绕在她的脑海里,那的小嘴里也开始轻轻的呢喃着……
  发现西王母的不对劲,江宇风心中一惊,对于把身子给了他的女人他都会负责到底的,也许这也是他唯一的优点吧。
  注意到西王母眼中那明亮的光芒渐渐溃散,不好!丫的,想自闭灵魂?自闭灵魂顾名思义也就是把自己的灵魂给封闭起来,外界的一切从此都对她无关!
  江宇风一手撑床,一手伸了出来,张开大手,啪啪的几下拍在那丰*满*翘*挺的软*腻*酥*乳*之上,白*嫩*雪*腻的软肉立时变换了颜色,变成*粉*红*粉*红的,诱*人*无比,谗言欲滴之下,江宇风不再忍住诱惑,咽了下口口水之后,猛地含住那香甜美味的*滑*嫩*软*肉,大口大口的疯狂吸食舔舐起来,那一块块滑*嫩的卤水豆腐不断的融化在江宇风的嘴里。
  “嗯……不要…”
  西王母那光芒渐渐溃散的美眸又渐渐的回复了几丝正常,几乎哀求的呻吟着,要说西王母也是个聪明的女子,知道自己根本反抗不了,那还折腾着什么劲呢?而且她还知道男人最大的一个缺点就是心软,受不住女人的哀求,所以,她,想试试,不再忍着心中无边怒气,受着这种羞愤欲死的侮辱,可是,她错了,错的很彻底,他江宇风不是什么小人,但也称不上什么君子,怜花君子,当然他也不是不会怜花,而是怜的花是否正确……
  看着西王母那楚楚可怜的小模样,的确,江宇风忍着更甚的犹豫了一下,可是,就在西王母那眼中一瞬而过的怒气与奇异的愧疚彻底将他激怒。
  江宇风眼中精光暴射,大吼一声:“骚*婊*子*,老子操**!”
  说完,不用借助任何外力,全身猛地跪立起来,把西王母那圆*润*修*长的扛在肩膀之上,两只大手抓住那高耸的白*嫩*玉*乳,又一次的狠命撞击起来,猛烈地撞击使之发出一声声响烈的啪啪声与带水沽噗沽噗声……
  “呼呼……骚娘们……干的你爽不爽?哈哈”使然的江宇风一边粗鲁尽情的揉搓着那白嫩的两团,也毫无顾忌的抽查起来,行如风,猛又冲,干的西王母直翻白眼……
  “好疼啊……求你了……快放开我啊……呜呜……%放开我好么……我真的求你……好痛啊……不能干啦……在干……呜呜……我就要死啦……呜呜呜……好哥哥……好相公……放开我好么?……求你了……救命啊!…东哥哥!…嗯嗯……放开我啊啊啊啊啊……你不是人啊啊啊啊啊啊……”
  女人在最无助总是回想起灵魂深处最依赖的人,此时的西王母梨花带雨,玉脸苍白,眼中的羞辱泪水仿佛止不住的流落的珍珠一样,较弱香凝的看似尽力又似无力的扭动着,挣扎着,一声声嘶哑的呼救声让某人的更加猛烈,更加的浓厚起来!……此时,在空中急速飞行的东王公心中莫名的一痛,仿佛心碎了一般,不由的掐指算来!越算脸色越苍白,天机越算越模糊…
  “噗~”东王公的脸色此时却是无比的苍白,擦了一口嘴边的鲜血,眼里冒着颤抖的慌芒,良久虎躯一震,大声嘶吼道:“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