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魔尊风流之后宫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22回

第122回

  话说东王公掐指算出了一些端倪,心中惊恐不安,自己的妹妹出事了!
  心急万分的东王公把全身的真元运用到极致!犹如流星一般的飞向往西昆仑!……
  可是,还来得及么?
  碰!一掌推开大门,东王公傻了眼,渗人的血丝迅速布满了双眼,一双修长而温润如玉的手掌死死的握在一起,青筋暴起!
  原来此时的床榻上正睡着一个美艳女子,这女子只被一床薄薄的被单掩盖住大半春光,此人不正是西王母么?
  观西王母的神情模样,鬓发散乱,慵懒迷人,绯红的脸蛋如出水芙蓉,含蕊吐芳,弯弯柳眉中春意媚意都掩饰不住的透露出来,熟知此道的东王公怎么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原来,一开始东王公对西王母只是哥哥对妹妹的感情而已,哪知不经意融合了一团黑气,让他彻底改变了本性,如果让江宇风知看到那团黑气,一定会嘿嘿做笑吧,这黑气不是其他,而是和江宇风的属性同宗同源的黑色邪气,此邪气仙遇成妖,神遇成魔,当初西王公不经意融合之时,冥冥感到这东西来头不对,但是他知道这东西比混沌之气蕴含的大道之理与能量还要多几十倍!
  忍不住提升修为的念头,东王公毅然的将这团黑气给融合了在体内,于是因此埋下了祸端,自从融合了那团黑气后,东王公从中悟出一套‘神功’,这套神功甜头甚大,越是修炼越是不能控制,俗话说,猫吃鱼,狗吃肉,奥特曼喜欢打小怪兽,也许修炼神功的快感比这更加的舒爽吧!
  但是,让东王公憋气的是此功法只有与女子合体才能修炼有成,功成之时,便是成圣之时!
  仙人一般是无欲无求,念头通达,才能修道有成,可是相比之下那些天才地宝和超级功法却重要了无数倍。
  再好的天才地宝也是起着辅助作用,而好的功法却是事关一个仙或神是否能修炼到大道的彼岸!
  这叫东王公如何不动心呢?
  东王公看着自己妹妹,心乱如麻,怒火中烧,咬着牙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吐出一口浊气,试着把怒气给掩埋下去……
  哎,谁知,命中该有一劫,如果江宇风不出现来客串一下反叛角色的话,二人终究也逃不过巫妖大战这场天地大劫,而陨难轮回,化作东华上仙与牡丹仙子,再续孽缘…
  而江宇风的出现正是一个契机,怜花惜玉的他又怎让一个伶人受那轮回之苦呢?再说,遇到如此美妙的一个人儿,怎么不动心,更何况,别忘了,江宇风是一个魔,是一个随心所欲的魔,一个喜欢女人甚至用痴恋女人来形容的一个魔,魔,就不会在意一切!随心所欲,念头通达,比那些清心寡欲的老道牛鼻子提升境界可要快速的很多,这一点,江宇风也是自知的。(众人:你这厮太邪恶了,看的偶们心惊胆跳的,强奸!……江宇风撇了撇嘴,无辜的嘀咕道:众位大大,俺不过是随心而已…再说那万恶小仙也给俺这么安排的啊!不能怪偶啊!~众人皆翻白眼,传出一声声切~)梦寐以求的东西自己没有得到,被别人抢了先,“看似自己的王母妹妹也是自愿的,要不然任她一个大罗金仙的业位还有谁能勉强的来!”
  东王公越想越气愤,一股股阴冷的寒风慢慢的从身体里涌了出来,长袍无风自动,猎猎作响,脸色渐渐变青变紫,显然有入魔的征兆!
  “东哥哥~”一声憔悴的娇吟声让东王公猛的睁开眼睛,好个贱人!东王公看着仿佛还在熟睡中说着梦话的西王母,咬牙切齿的迸出这三个字,眼前的伶人犹如是他的的不世之仇人一样,东王公的眼睛变得无比诡异起来,深绿与墨黑色不断的旋环。
  西王母幽幽的睁开似水的美眸,入眼的正是她的东哥哥,看她东哥哥魔欲发狂的模样,西王母娘娘自责愧疚的想:“定是我被那淫贼玷污了身子,而东哥哥知道了,恼恨与我,气火攻心,定是如此!一定是这样的!可恨那……”
  想到那怎么抹也抹不掉的邪邪笑意,西王母仿佛吃了最恶心的东西一样,反胃的同时悔恨,懊恼,仇恨等一一想法瞬息万变的在脑中转了几个来回,浑身不自在的西王母越想越发觉得,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不如一死了之!想着,原本只靠被单遮住的玉体上突然多了一件素白色衣服,这正是用法力凝结而来的,仙人或者是神,一般都是用法器的居多,其外便是用法力凝聚,形成衣服首饰。(方便啊~O(∩_∩)O~)
看着东王公狂态,西王母凄凉而欣慰的一笑道:“东哥哥,想你我二人自开天之后的开始修道相伴(开天之后的两股阴阳之气得道)多少万年来,不离不弃,相依相伴,舞诗弄月的逍遥日子何其快活,妹妹我也是情愫暗生,哪知道我自发觉你不对后,刻意与你拉开距离,让你一心修道,谁知……呵呵,一切都完了……哥,我对不起你,来生再来做你的妻子,什么神仙,什么圣人,我通通的不要!”
  女人天生泪腺发达,就是女神也免不了哭鼻子,只看那西王母,黛眉微蹙,鼻子泛红,粉润的嘴唇都咬的直泛白,好让人心疼……
  “你死啊!死了更好!哈哈哈~~~~贱人!你真的以为我还爱你么?你失去纯阴之身,对我而言,还有用么?哈哈,你别这样看我,看的我都有些心虚!哈哈,老实告诉你,这么些年来,我一直惦记着你的身体,你的纯阴之体!我只有与你同了房,才能让我的神功更加的精进一步!哈哈,现在反正你的纯阴之身已失,从此你我形同陌人!”
  啪,什么东西碎了?——心碎咚,水滴?——眼泪火,眼中冒出的?
  西王母万万没有想到一直以来温文尔雅的东哥哥竟然是人面兽心的衣冠禽兽?她不信,看到东哥哥发髻狂乱舞动,狰狞无比的面孔与以前那英俊潇洒的大家更是差了十万八千倍,也许就是心底那个最痛恨的淫贼也慢慢变得清晰好看起来。
  看着西王母美眸中的疑惑神情,东王公轻蔑的狂笑道:“傻女人!哈哈……”
  “哎……你这小子怎能这样无情呢?把我的琼妹妹都给惹哭了,当真是罪该万死啊!(西王母乳名,曦琼)”
  略带讥讽又似嘲笑的声音响了起来,声音很小,却很温纯磁性。绕梁许久,依旧不散,这人修为很是高深!正欲入魔狂化的东王公他那古板无波的心中不禁发起一阵阵涟漪,高手!
  果不其然,虚空中突然冒出一个俊美似妖的银发少年,此人正是江宇风。
  江大公子还是那样,邪邪的笑容微微挂起,永远都是那么迷人,让人感觉到不但不猥琐,很有魅力而且很是亲切。
  “哟,谁把俺家的小琼给弄哭啦!~哟哟,我的心肝啊,好疼啊,来,哥哥帮你擦擦眼泪~”江宇风嬉笑的就向穿戴整齐的西王母走去,刚刚存有的一丝好感瞬间化为乌有,满腔怒火喷涌而出。
  西王母。横竖了柳眉,咬牙切齿道,“淫贼,今天我与你誓不甘休!纳命来!”
  一声娇喝,西王母手中多出了一柄七彩玲珑的光剑,足有三尺,长而锋利,西王母手执长剑朝江宇风刺去,别说仙器了,就是先天至宝这一类的顶尖宝贝也只能对变态的江宇风一些造成一些伤害而已,更别说修位于法力了,差的太远了。
  嗖!一道白色的靓丽身影如同瞬移般的飞来!
  美人投怀送抱,怎有不接之理?江宇风嘿嘿一笑,伸出修长洁白的食指与中指,轻轻的一捻,好像夹住了什么,看似很慢其实那都是虚影,如此之速度,如此之闲庭若步,能把大罗金仙业位的长剑给夹住,非圣人不可啊!
  西王母瞪大了美眸,惊讶无比,心中只剩二字,变态。
  嘿!一声轻喝,乓当,起码有先天级七彩仙剑断为两截!
  西王母愣了,这人好强的肉体防御力啊!
  就在这一瞬间,江宇风无耻的伸出双手,讲西王母搂个满怀,嘴唇还轻佻的在西王母洁白细腻的额头上轻轻一吻,蜻蜓点水,荡起涟漪……
  江宇风伸出左手将西王母的双手给握住,另一手搂住美人女神的小蛮腰,轻蔑而不屑的看着东王公,道:“琼儿妹妹以后是俺的啦!哈哈哈~”“你这淫贼!无耻!”……
  看着二人瞬间从虚空中消失不见,东王公心里充满着失落,实力,还是实力,在洪荒这个以强为尊的世界里,没有实力,就会任人宰割,连猪狗都不如,实力,一切都是实力,成圣!成魔!
  我要成魔!
  一声发自于内心深处的狂吼,东王公的衣物四散而发,长发渐渐变红,血一样颜色,青面獠牙,背生恐怖肉翅,最诡异的是他的眼睛,红,黑,白,三色相间而不相容。
  发现自己的实力一跃而成为准圣巅峰,东王公哈哈的狂笑了几声,探寻到江宇风的一丝气息,正欲追去,突然一声,老迈温和的声音响起:“痴儿,还不回头!”
  “你是何人?想死不成?”
  成魔后的东王公募然转回了身子,用那诡异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虚空中,怒喝道:“苟且之辈,出来!”
  “痴儿……哎,你这是又何苦呢?你命中该有一劫,念在日后你我有师徒之缘,吾特来助你,谁不想,你已成魔,再不悬崖勒马,恐怕为时已晚,就是老儿给你求情,想我那师尊也会替天行道,让你化作灰灰!”
  正说着,虚空之中出现一个鹤发童颜的白衣老道。
  “哼,老道士,你何德何能,竟与我说此狂话,还诳我做你的弟子!”
  东王公用它的诡异眼睛轻蔑的看着鹤发老者。
  鹤发老者拈须一笑,一双犹如星空的眼睛忽然变得浑浊起来,不断地演化,犹如日月星辰,宇宙万物,无不在其中!
  “你是?”
  成魔后的东王公说话瓮声瓮去的,但是语气中偶尔透露出的凶狠暴戾之气,然人感觉到这魔是个噬杀的魔,无时无刻不在压抑着心中的杀气!
  “呵呵,老道李耳。”
  鹤发老者纹丝不动的说着,但是东王公却浑身一震,“李耳?清魔音!找死!”
  东王公怒吼一声,不知从何处嗪出一把超大型狼牙棒,向老者劈头盖脸的挥去!
  老道微眯着眼睛,双手背后,笑眯眯的看着巨大号的狼牙棒向自己劈来,他却无动于衷。
  “可恶,李耳此人来劝解我弃魔修道,殊不知一旦弃魔,全身修为定会烟消云散,这如何使得?再说被你拿了回去或者被你师尊知道了,我还有命在么?声东击西,打完跑路!”
  西王公此时的心中已转过千百个念头,手中的狼牙棒却是更加威猛凌厉的挥去!
  碰……
  “哼,还想跑?”
  那名叫李耳的鹤发老道冷哼一声,丢出一物,怒道:“不识抬举!太极图!着!~~~”……
  “淫贼!你这死淫贼!我咬死你!”
  西王母愤怒无比的大喝着,一颗颗白灵灵的贝齿向江宇风的胳膊咬去,“喂!你老实点好不好,你看,我的衣服都快被你咬破了!”
  江宇风苦着脸埋怨道。
  “哼,谁叫你封了我的法理与修为,我打也打不过你,骂也骂不出口,只能……咬你……”
  起先说的怒气冲冲,怎么听着不对味,越来越小了,江宇风朝西王母的脸色,绯红一片,嘿嘿一笑后,江宇风的嘴角挂起一丝莫名奇妙的高深笑容,身在百万花丛中的超级超级BOSS情圣,怎不知西王母此时心中的想法,古代女子思想很保守,不会随随便便的就把红丸给献出去,一般都是给娶自己丈夫的,在古代,未婚先孕,或者偷情,那是要被浸猪笼的,也许他们那时的思想就是从老祖宗这代传来的也说不定呢。
  再说西王母,这个孤苦伶仃的妙人儿,刚刚重受打击,此时的心灵正是一个最脆弱的时候,她多想找个依靠,江宇风,她虽然恨,很狠,恨不得把他碎尸万段!可是人为刀俎,身在屋檐,又有何办法呢,而且依照着古代女子的保守思想,夺走自己贞操的男子,就算不认识,就算是真的淫贼,但是,也还算半个丈夫啊,如果,淫贼给她一个杀他机会,那个女子可能,通常,几乎,是下不了手,第一次……(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看着渐渐乖巧下来的西王母,江宇风的嘴角挂起一个满意的笑容,脚下的龙枪更加快速的飞行起来,也许是风大吧,西王母下意识的把小脑袋靠进江宇风温暖的怀里,江宇风心中一跳,眼珠一转,暗喜,空余的左手一翻,一把散发出五颜六色的玉骨扇渐渐显现出来,这正是至尊逍遥扇!
  江宇风一手搂着妙人儿,滑*腻,柔*软的小蛮腰,脚下御着黑色龙枪,左手打开扇子,帮美人的脸部遮挡起来,一把扇子,可否能遮挡风雨?……
  外人不足以得知。
  无疑,西王母此时的心中又多泛起了一丝涟漪……
  至尊逍遥扇,无人得晓,又引发出了一段禁忌之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