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魔尊风流之后宫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23回

第123回

  “孽徒,你可认错?”
  太上老君一手持着太极图,一手捏着须,淡淡的道。
  “哼!死老道!谁是你的徒弟,有本事放我出去,我们正正规规的做上一场,分个高下,你这样靠着法宝之力擒拿与我,算甚本事?”
  太极图里的已经入魔的东王公怒吼道。
  “哎,事到如今,你还不知悔改……”
  太上老君既是李耳皱着眉头,平静无波的说道。
  “放你娘个屁!吼~本尊何错之有?牛鼻子,不要以为你一件破图就能把我困住!本尊这就毁了你的破图,擒杀你!”
  黑白二色的空间里,阴阳之气狂乱的疯涌着,仿佛把一切都能搅的碎一样,看了使人心寒!
  而入魔后的东王公御空而立,周身环绕起一圈圈红黑色的波纹,这波纹与江宇风的防护气罩倒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多了几分张狂。
  血红色的长发疯狂的舞动着,狰狞的脸部与渗人獠牙,阴风大动的巨大肉翅,还有似乎被诡异符文融合而成的恐怖生肌纹理,要是一般的小神仙,不吓破胆才怪。
  “这太极图是何等宝贝,乃是开天三宝之一,分阴阳,定天地,又岂是你这无知魔头所能破的开的?”
  太上老君在心中狠狠的把东王公给鄙视了一下,要不是太上老君存心想点化东王公才懒得的和他多做计较。
  成竹在胸的太上老君,悠悠然的对太极图输入了一些法力,哼,谅你也折腾不出什么名堂来。
  图内的东王公,也不知又从哪里取出一根超大的狼牙棒,每颗狼牙寒光闪闪,凌厉暴戾之气四散而发,端的是摄人心魂。
  呵!大吼一声,东王公双手举着超大型的狼牙棒威猛无比的吵黑白色的混乱空间劈了下去,孳孳的空间破碎声声声不断,震人耳膜。
  砰砰砰!~整个太极图的黑白世界都猛地颤抖了起来,仿佛这个世界都快毁灭了一样。
  外面的太上老君,眼中突然闪现出一道精光,好个此厮,恐怕至少也有准圣的境界了,竟能以力破碎太极图的空间,这不由的让太上老君古井无波的心里微微惊讶了一下,不过,太上老君也并没有放在心里,要是轻易被一个准圣吧这开天三宝之一的太极图给破了,那还叫什么开天三宝?笑话。
  太上老君怎么说也是天道鸿钧的大弟子,虽然没有成圣,但也就离成圣只有一步之遥,也许只欠一个时机,手中拿的更是鸿钧暂借的开天三宝中的太极图,但是他相信将来老师合道,这样的宝贝儿又怎能用的着,还不是白白便宜了他这个大徒弟。
  太极图这个可是好东西啊,困人之威非几圣不可破也,量他一个小小准圣又能如何,徒添笑话罢了。
  “可恶!呼~”吐出一口气,与修罗王有几分相似的东王公毫无形象半跪在太极图空间里的地上呼呼的喘着气,血色长发舞动的好像都慢了许多,这狗道士欺人太甚!
  已是入魔的东王公,心中犹如惊涛骇浪的怒气,忿忿汹涌,“你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东王公猛的飞到空手掐诡异的法诀,恐怖腥臭的大嘴里念念有词,说来也怪,一颗颗古怪的蝌蚪符文竟从他嘴里冒了出来,缠绕在手指间,太极图里的黑气不断的被吸引而来……
  虽然太上老君的修为法力与法宝都比东王公高上几个等级,但是他知道一个准圣在不顾一切的情况下发出的绝招绝对是威力恐怖的!
  因此,他不敢怠慢,迅速的运转全身的法力,全神贯注的注入到太极图里,要给个厉害瞧瞧!
  “朽木不可雕也!既然你执迷不悟,那休怪老道不念以后的香火之情!”
  感觉到太极图里的剧烈震荡,太上老君真的恼怒了。
  “天地初开,初育暴戾,生死有道,阴阳绞碎……”
  一段段古怪的上古文字连成到一串串从太上老君的念头中不断地飞到太极图旁边,向内渗透……
  太极图里再度惊变!
  黑白二气似乎受到了上古符文的牵引,呼啦啦的一片黑白二气跟着那一串串上古文字,向东王公冲去,正在蓄势待发的东王公丝毫都没有发现,被一圈圈黑白二气紧紧的包围其中,把东王公包围成一个灰色的球体……
  不知是一万年,还是一个刹那,灰色的巨茧急剧的变小,而里面也传出一声声撕人耳膜的惨叫声……
  “好手段,好本事,不愧是盘古兄弟的遗泽最大之人,竟有这种天赋,利用上古符咒引出太极图里的所剩不多的阴阳至煞暴戾之气,进行阴阳颠倒,绞碎,来产生绝妙的杀圣手段,我想也就鸿钧那老儿也不会轻易能想得出来吧。”
  正在御枪飞行的江宇风嘴角轻轻翘起,邪异……
  “痴儿,你可回头?”
  太上老君微笑的看着手中的太极图,似乎他挺满意自己的杰作。
  “道友,不,天尊,你放了我吧,在下知错了啊~”声音很渺小,似乎受创不轻。
  听到话中的诚意,太上老君微微满意,虚手对着太极图一抓,从太极图里冒出一团拳头大小的黑色气体,很纯粹的至阳之气。
  太上老君眉头紧皱,这阴阳绞碎似乎为例太大了点吧,差点把东王公给绞得灵魂绝灭,怪不得一个入了魔的大魔头会有如此之诚意,不过也好,把东王公灵魂里的魔气也给绞碎了,从修仙道,不失为一个良机。
  “孽子,我送你投胎转世如何,放心,我自会度你修仙成道。”
  眯上了眼,太上老君淡淡的说道,似乎天下事情一切与他无关一样。
  “从修仙道也好,再说这老儿也是天道鸿钧的大弟子,得不到好处才怪,想到以后把江宇风狠狠的踹在脚底下,东王公不由的一阵窃喜,失去了肉身又如何?失去了大部分发力又如何?我还有师尊……
  “恩?”
  太上老君募然睁开眼睛,威严的冷哼一声。
  一声冷哼让东王公惊若寒蝉,也是,现在的东王公脆弱的就像一只蚂蚁,大象也许吹口气,就能用气压把它狠狠的碾死……
  东王公没有选择的被太上老君以无上法力送去了投胎转世,随后,太上老君架云东去…………
  一路飞来,沿途的风景着实让江宇风的心情大好,虽然不是晴天,可那种阴若西湖的惆怅美,让他不禁回忆起在现代的那些日子,哎,恍如梦一场,瞬息而过…
  “下雨了?”
  轻轻的念咕,左手中的至尊逍遥扇嗖的一声飞到了他的头顶,法宝逍遥扇一落空中,顿时七彩霞光形成一个七彩气罩把二人紧密的笼罩了起来,看到外面美景都带着七彩之色,江宇风不由的啧啧嘴,暗叹道,逍遥扇就是好用……
  一开始他显现出逍遥扇不是不想显出气罩围拢周身,而是,很想吹吹风,透透气,整天憋在蓬莱岛里,温香软玉陪伴着,难免有些腻味……(众人怒道:身在福中不知福!江宇风做委屈样:色是刮骨的钢刀啊!众人皆翻白眼~)正在飘飘然的江宇风根本没有注意到怀中的西王母,嘴角现出一抹阴狠的冷笑,冷笑一瞬即逝,右手悄无声息的举起,凝聚法力……
  砰!
  “你!”
  江宇风揉着隐隐发疼的胸口半眯着眼,寒光尽放的冷喝道。
  “哼,死淫贼,我不亲手杀了你,我誓不为人!”
  西王母手中抓着至尊逍遥扇,脸色狰狞的说道,哪还有刚才那小鸟依人,温柔楚楚的俏佳人模样。
  江宇风心中微痛,阴冷的笑道:“你想杀我?嘿嘿,很好,很好,女人心海底针……”
  西王母不知道怎么了,像只被压到尾巴的小猫一样,怒喝着:“贼子!纳命来!”
  手中的逍遥扇疯狂的注输着身体里仅剩的那些法力,一边试图着毁掉里面的元神烙印一边对着江宇风猛烈地扇了起来。
  这女人真够笨的!江宇风心中冷笑着,逍遥扇非自己的血脉不可用之,岂是能给你炼化的?
  也就是说逍遥扇已经是江宇风身体的一部分了,血脉血脉,如同身体的一部分一样,别人又怎能能用你的身体呢?
  呼呼呼!连着几下,逍遥扇完全没有反应,而自己的法宝和自身大部分的真元都被江宇风用法力封了起来,要不然也不会用此下乘之法。
  “哼!我最痛恨别人欺骗我!”
  江宇风阴冷的说道,寒冰豆子一般的话中冰的掉渣。瞬间让西王母全身僵硬了起来,惊讶的发现自己不能动了!
  说是话刚说完,也有可能是话才停下,江宇风就来到了西王母的身边,一把夺过逍遥扇,阴狠的看着西王母那张绝美的面容,还有对方眼中的惊恐。
  伸出逍遥扇,轻轻的勾起西王母的白嫩的下巴,冷恻恻的说道:“你可知道,我最恨别人骗我了,如果是别人,我早杀了他(她)可是你……”
  想到这,江宇风的嘴角怪起一抹让西王母心里凉飕飕的淫亵笑容:“嘿嘿,你可是我的女人啊,你都把处女之身献给我了,我又则么忍心杀你啊,是吧,嘿嘿……”
  “你,死贼子,你不得好死!”
  西王母羞愤欲死的怒喝道,横眉冷竖的模样,择人而噬……
  “想动么?嘿嘿,想杀我么?嘿嘿,要知道最佳羞辱人的不是行那同房之事,而是,嘿嘿,母狗你知道吧?嘎嘎,还是淫荡的母狗哦”肉体的侮辱远远没有精神上的侮辱来的强烈!
  “什么?”
  西王母惊恐的惊叫着,浑身只打颤。
  江宇风脸上的淫亵笑容越发的浓厚了起来,伸出手在西王母的挺挺的高耸之处,狠狠的捏了一下。
  “你!死贼子!死贼子!”
  西王母羞愤欲死的怒吼道。
  “哈哈,这样摸,一点都不舒服,咱换个姿势……”
  江宇风阴测测的说完,揭开西王母的腰带,从衣服的边角里慢慢的往上伸延过去,温润如玉的肌肤,小巧的迷人肚眼,如绸缎般润滑的肚兜,细绳熟练地被解开……
  温润如玉,细腻光滑,绵软适佳,弹性惊人,极品!
  “无耻贼子,你敢!”
  西王母怒喝道,清澈无尘的美眸里蓄满了泪水,滴滴珍珠大小的泪水划白玉温腻的绝色面庞,滴到江宇风的太极袍上。
  “哈哈~”江宇风狂笑几声,不以为意,这么好的美味,此时,他可不想就这样享受掉,好东西,要慢慢品尝,伤害过他的人,痛苦要一点点的接受的!
  人敬一尺我敬一丈,人伤我一分,我必十倍奉还!
  “好了,小妞,你等着吧,嘿嘿,本少爷暂时不会动你的。”
  江宇风微笑的说道,刚听完江宇风的话,西王母如释重负的松了口气,可刚要放心之时,江宇风那嘴角一瞬即逝的阴笑,让她不禁毛骨悚然。
  果不其然,江宇风还有下招,只见他取出一幅古朴无华的灰色古图,轻轻的一抚,从灰色古图里飞出一个美丽女子,着美丽女子虽然比不上那些诸如西王母这等绝色之类的美女,但也算是千里挑一的大美人了,大美人一见到江宇风,顿时两眼发光,请了个万福后,甜甜耨耨的说道:“主人……”
  “恩恩,好!”
  江宇风心中大慰,家里的永远是最好的啊,当然野味的滋味也是妙不可言的啊!
  “恩,把你的这位姐姐给好好伺候着,嘿嘿。”
  英俊的江宇风轻挑的挑了挑了剑眉顿时又让那大美人一阵痴迷,我的主人,当真,有形!
  暂时处理好西王母一事后,江宇风心中大懈,看了看眼下的美景,呼出一口浊气,正欲踏上一直默默无闻的龙枪继续寻美之路时,身后传来一声让江宇风差点坠空的娇嘤女声,柔柔糯糯的,端的是摄人心魂!
  “哟,欺负了人家,这就想跑啊!咯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