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魔尊风流之后宫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25回

第125回

  却说至紫霄宫分宝之后,时光悠悠,眨眼已过了数千年。这一日,女娲突然心神不宁,掐指算来又不得要领。
  只知自己有一份大机缘将至,却又不清楚这机缘应在何处。女娲心中烦闷,便告别了兄长伏羲,出门散心,一面思索心中之事。
  不觉来到东海之滨,这才猛然惊觉。暗道:“老师都已合道,却又到哪里去寻解惑之人?”
  想到这里不由更加烦闷。
  女娲回忆起老师鸿钧对自己说的那两个字,心中的疑惑不由得更加重了起来。
  自寻……
  女娲正当烦闷,无意间抬起头四处看去,看看风景也不错啊,这里真的很美,相比起来,洪荒中央那些被妖人巫人破坏成不像样子的风景实在是天堂和地狱之分。
  咦,那是什么,我的神念竟然无法到达!女娲美眸一亮,这难道即使老师所说的机缘么?
  她神念无法到达的地方正是蓬莱岛,而此时的蓬莱岛,仿佛灰蒙蒙一片,神念入内,犹如泥牛入海,深深不可自拔。……
  “喂!姑……大姐,你还要追着我到什么时候?”
  江宇风气呼呼的嚷道,哪还有一丝震天圣人的皮面。(流泪,丢人啊…
  都跑了几千年了,江宇风实在是拿着个孔雀公主没有一点办法,骂也骂不得,打也打不得,着实让江宇风为难。
  原来,在哪日孔雀公主缠上江宇风后,偏要拉着江宇风去她的洞府精心修道,这孔雀公主也是天真的可爱,一心认为江宇风正是她那素不相识的小弟,母爱大起……
  人家美女又没招又没惹你,让江宇风如何打杀?但是江宇风可是有命在身啊,那么多被遗漏的MM还没拯救呢,这叫他如何放心呢?
  这不,几次想把孔雀公主给甩掉,(再美的花儿也不能独守一棵啊,不值得啊~)谁知,还没甩掉,就听到后哇哇的哭叫声……
  江宇风无语,真被这貌似女无赖的天降姐姐给弄得一个头两边大,一个字,烦,两个字,很烦。
  “呜呜,我不管,你跑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知道你答应陪我回到洞府精修为止,这诺大的一个洪荒世界,真的很危险,人家担心你嘛~。”
  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瞅着江宇风,生怕他不答应一样。
  从孔雀公主的本意来说,她是舍不得这个小弟,牵肠挂肚的她生怕自己这个小弟出了一点事…
  按理说,修道修仙之人必然要清心寡欲,六根清净,更有甚者,断情绝欲,为的只是一心向往的大道彼岸……
  江宇风心中莫名的触动了一下,多年来的追逃,俗话说,日久了必然会生情,更何况这种最另类的相处,难免会生出一些涟漪,再说人家江宇风可是花心的主,她恨不得一个个美女不要命的想自己跑来,大声的喊着:帅哥,哇哇,我来啦,此生非你不嫁!~(寒~⊙﹏⊙)眼珠一转,江宇风的嘴角挂起了一丝莫名的诡笑,只是无人知晓,一瞬而过。
  “恩,那这样吧,你答应我一个条件,嘿嘿,如果你答应了,我的人就是你的了!”
  江宇风非常暧昧的用那双星眸盯着孔雀公主魔鬼般的身材瞄了了几眼,嘿嘿的笑道。
  人家孔雀公主虽然纯真无暇,但还没到傻傻小红帽的境界,自然听到“我人就是你的了”这句挑逗意味很明显的话语啦,想此心中狠狠的呸了一声,脸上红的都快能滴出血来了一样,本来就是绝色倾城的美丽面貌,如此神来一笔,着实动人心魂!着实挑逗着江宇风的小心肝!让江宇风看的都有点发痴了,不过到底是花丛姥姥手,见过爱过的美女自然不少,可谓人山人海啊,呵呵,日子一久一些泰山崩溃,我自岿然不动的定力还是能练出不少的。
  “臭小子,你说,什么条件?”
  孔雀公主忍着心中那股羞意欲一点点的恼怒,平静的说道,殊不知此时的芳心中已经是滔天大浪了。
  “恩,是这样的,我们呢,先找一个山洞,然后我教你练一套神功,练完之后我就一切随你啦~”江宇风耸了耸肩,微笑接着道:“但是前提是,练这套功法必须要脱掉衣服才行!”
  “你!”
  孔雀公主狠狠的瞪着江宇风。
  “恩?”
  江宇风的眉头突然一皱,神念却瞬过千里来到蓬莱岛之境,良久似乎发现了什么,迷人嘴角浮起一抹让人发寒的淫笑,看的孔雀公主老大的不自在,双手下意识的抱住身体,那紧张的小模样宛如一个快要被欺负的小女生。
  江宇风见此心中不由的好笑起来:“你这么紧张干什么啊,我可是你‘弟弟’啊。”
  “恩!对啊,我干什么怕你啊!”
  听江宇风一说,孔雀公主想想也对,鼓着高耸的胸脯,气哼哼的说道。
  江宇风实在是拿这个女人没办法,懒得再和她争论下去,拿出一根烟,细细的嗅了几下,伸出一根手指像变魔术般的点上火,对着孔雀公主微微一笑,道:“姑娘,我的洞府有些事情,所以我要先回去了,你就自寻去处吧”说完深深的吸了口烟,很享受那吞云吐雾的那种感觉,很爽。
  “叫我姐!哼,好啊,你走呗,走到哪儿,我追到哪儿!”
  孔雀公主杏眼一瞪,手掐小蛮腰,口气很蛮横。
  江宇风挑挑眉,戏笑道:“那好啊,你能追得到我么?”
  “能!一定能追到你!”
  孔雀公主大声的说道。
  “哈哈~那你就来追吧!”
  江宇风扔掉了几口就被吸成烟屁股的烟头,哈哈的狂笑中不乏戏虐之意。
  孔雀公主少说已经追了江宇风千儿八百年了,对此人的性格已经有个大致的了解了,怎么听不出来对方在戏弄自己,想通了这些,仔细回想起来自己话中的暧昧语病,突然,白*嫩的脸皮刷的一下变得通红起来,犹如一个晶莹剔透的红水晶,要是江宇风此时看到佳人如此娇羞欲滴的模样话,说不定会强推呢,无他,因为此时的孔雀公主实在是太美了。
  “喂,你给我站住!”
  孔雀公主大声的嘶喊着。
  “哈哈,有本事来追我啊!~”江宇风一边御空急飞,一边张狂的大笑着,眼看着江宇风越飞越远,孔雀公主心中不由的变得焦略起来,思前想后,看着江宇风越来越远的身影,心里再也不想其他,大喊一声:“死小子,你给我站住!”
  说完便使出自己最快速的身法……
  男追女,隔座山,女主男隔层纱……
  一路疾飞,风驰电掣,四周的数目花草以一种超越光速的速度向后倒退着,圣人其法,瞬间撕破空间,比那些什么御剑飞行,或者借助法器仙器等等都要快得多,孙悟空当年一个筋斗十万八千里,是如何的了得,还不是一样逃不过如来佛祖的一掌一世界?
  除了修为外,空间的掌握尤为重要,再者是各人的法力修为,空间之法使用得当的话,一样可以打不过就跑路,照样安然无事。
  穿过荒山野岭,高山平原,每飞过一出,那些深藏在自家洞府的方外修士皆放下了打坐修行之事,不约而同的探出头脑,想观个清楚,同时他们也纳闷,按理说平常的探查天机演算之法是非常明晰的啊,今天怎么就推算不出来呢?
  着实令他们百思不得其解,募然,看到疾飞的二人,心中突然一阵明悟,难不成是那个大人物,连天机都寻他不到?
  这是何人?如此的牛叉!
  他们在发出一声声惊叹之时,都把眼睛望向天空中……
  “我心明月向沟渠,奈何沟渠一心照明月~哈哈,小妹~快来追我啊~”江宇风大声的狂笑念道,痴痴颠颠的,真乃狂放不羁的好男儿也!
  “你个小王八蛋,哼,我是你姐~看你往哪跑~”孔雀公主一路疾飞,当真是风尘仆仆啊,不得不说江宇风这厮的飞行速度忒快了,明显以孔雀公主大罗金仙的修为却只能让江宇风领先百十米,显然这是江宇风故意拖慢了速度,要不然按孔雀公主的飞行速度,那就是怎么飞也飞不到和江宇风如此近的距离啊。
  “歪,我说这女的是谁啊,她怎么追一个道友紧紧不放啊”一个黄犬得道的道士抚了抚下巴的胡须对着身旁的一名胖胖的妖人说道,那名妖人坏坏的一笑道:“这是谁你不知道啊,这前面的我不太清楚是,不过这后面的女道友,我看是西方世界赫赫有名的孔雀公主啊!而且听说此女貌容甚美,要是能与她……”
  “得了吧兄弟,我看啊,就你家的母大熊知道你在外惹花粘草,还不扒了你的皮?哈哈”那名黄犬得道的道士摸了摸尖尖的下巴嘲笑道。
  “哎,谁说不是呢,谁想当初就找了她这么一个母老虎呢,现在后悔也莫急啦。”
  胖道人讪讪的一笑,可惜的说道。
  “善,老兄你说的对啊,想现在的洪荒里相中一个好一点的都找不到,哎,可惜啊~”黄犬得道的道士拂了一下拂尘惋惜无比。
  瞧这二人的模样,一看就不是什么正道修士,试问那些正道修士那个不是一心修道,无欲无求,一心为那超脱一切的大道彼岸?
  却说江宇风一路飞来,心中甚爽,乘风破浪,欲上九天的气势油然而发!不禁大声的念道:“长枪横九野,高冠拂玄穹,独步圣明世,四海称英雄…哈哈…”
  一股子的豪情正在男儿的心中蒙蒙待发,加上狂风扑面,两个字:甚爽!
  江宇风回过头去见孔雀MM依然在身后紧追不舍,心中微微触动,猛的停了下来,回过头微笑的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孔雀公主。
  孔雀公主那个气愤啊,追了这么长时间才停下来,着实可恨,着实不解风情啊。
  不知是因为飞了太长的时间还是消耗了过多的法力,孔雀公主额头上溢出滴滴细小的密汗,脸色苍白了许多,让江宇风心中不禁涌出一股怜惜之情。
  “你跑啊,继续跑啊!有本事就别理我,就当我们从来不认识!”
  孔雀公主的美眸渐渐蓄满了泪光,一丝丝委屈的语音显而易见的从话中透露出来。
  江宇风看着满目泪光的孔雀公主,还有她那气鼓鼓的可爱模样,心中越发觉得好笑,一个瞬移来到美佳人面前,一把抱住孔雀公主,紧紧地抱着……
  “这…弟弟,你……这……不要……”
  在这一瞬间,孔雀公主瞪大了美眸,结结巴巴的木讷道,一双芊芊玉手不知该如何处理,是推开呢?还是抱住呢?一时间,心如小鹿,头脑之中轰隆一声,全部炸响……
  “姐,我爱你……”
  江宇风用他充满磁性的声音深情款款的轻声念道。
  “这……那个……这个……我们……这……”
  孔雀公主脑袋中犹如一片混沌炸响了一记开天神雷,什么修道,什么长生,在这一瞬间都被‘我爱你’三个字冲得烟消云散,她不禁手足无措起来,心底一分异样的情愫疯狂的滋长着……一发不可收拾……
  从未近处看孔雀公主的江宇风此时有机会看个仔细,弯弯如画的柳眉,一双清澈梦幻的双凤眼,小巧白净的瑶鼻,粉润粉润的樱唇,一张精致无暇的鹅蛋型玉脸,如剥新荔般的脸蛋,白里透着一丝丝羞涩的红晕……
  越看越美,江宇风心中暗衬道“如此美人,为何到如今才下手呢,要是给别人捷足先登了,那咋办啊!冤孽啊~”“姐,你爱我么?”
  江宇风的双眼犹如吸魂夺魄的宇宙黑洞一样望着超尘脱俗的绝色仙女孔雀公主,深深的吸扯着孔雀公主她的灵魂…
  “这……爱……”
  一向大胆豪放的孔雀公主此时正像一个忸怩的小女孩一样,声如蚊呐的嘤嘤的说道,可接着觉得自己的话着实羞人,白玉无瑕的绝色脸上瞬间变得绯红犹如一个熟透的水蜜桃一般,让人忍不住狠狠的咬上一口!
  江宇风伸出手轻轻的捧起孔雀公主的娇嫩绯红的白玉脸蛋,看着如此动人的家人那含羞怯怯的俏模样,还有犹如一片漫天雪地里盛开的一朵粉色莲花一般的粉润樱唇,是那么的诱人,渐渐的低下头吻了上去,趁孔雀公主在那慌乱心扉,瞪大美眸的一瞬间,玉莲门失守,一举被江宇风攻破……
  不愧是经验老到的情场老手,江宇风的舌技出神入化,加上手上拿无意间散发出来的几丝黑色邪气与在孔雀公主身上施展的高超调情技术,不一会就把孔雀公主弄得气喘吁吁的,殷红的脸蛋上像能滴出血一样,娇艳诱人!蓝天在动,白云在动,一朵美丽的花儿刚刚展开了她的身姿迎风而动……
  江宇风色心大动,继续深情的柔声道:“姐,你知道么,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就深深的喜欢上了你,而我表面对你冷淡无谓,其实这都是我故意引起你的注意罢了,你知道么姐,我爱你这三个字真的好难说出口…缺的只是个契机…”
  “不要说了……羞死人了!……”
  孔雀公主用芊手堵住江宇风的嘴巴,嗔怪的白了一眼江宇风,却掩饰不住眼底的那丝莫名的羞意。
  江宇风见此,心知贼计已行的一半,再下一剂猛药估计就水到渠成了吧……
  想着伸出舌尖轻轻的在美人的手指舔弄了一下,孔雀公主立时浑身一颤,娇羞的迎上江宇风那双邪气十足的星目,芳心之中难舍难决,要说礼伦道德,在古代之时更本没有兄妹之分,如果真的娶不到人的话,哥哥娶妹妹那是正常的事,不过总觉得别扭无比,所以在孔雀公主的心里,虽然对江宇风可以说得上是抱有很深的爱,可她始终难以踏出那一步。
  这时,就要看江宇风的了。
  江宇风何等的精明,一看美人的眼珠转了几圈,定是有什么困惑着她,仔细一想,便已明了,邪邪一笑后,抱着孔雀公主快速的向前飞着,飞过高山峻岭,山川河流,来到了一片广阔的草原之上,在四下打下一个弥天大阵,此弥天大阵不仅能掩盖天机更能瞒过一些多事之人的神念探查,除非是圣人偷看,笑话,圣人偷看**?
  入的阵中,江宇风不知从哪儿取来一个豪华大床,大床雕龙刻凤,檀木做架,丝织绸缎为被,被子表面光滑细腻,细细一闻一股子温和的清香扑鼻而来,要是有些眼力见的修士在此,定会惊讶道这可是世上难求的万年天蝉丝制造而成的啊!
  再说江宇风低头看着一言不发但是颜面绯红的孔雀公主,孔雀公主也被江宇风的目光感觉到,不禁抬眼一望,正迎上那火热的目光,心中一窘,故意避开他的灼热目光,羞呐呐的不说话。
  男人由性生爱,女人由爱生性,这话一点不假,江宇风毕竟是这一行的大宗师人物,很快就镇定下来,微微一笑后,轻声道:“公主,你我正好了了这善缘,你可愿为我的妻子?”
  “这……我们……”
  孔雀公主的脸蛋越发的娇美羞红起来,不知说什么好了…
  “既然不说话,我就当你默认了……”
  江宇风嘿嘿一笑后,伸出手指拉着孔雀公主的衣带,轻轻的一拽,簌簌!五彩霓裳尽显脱了下来,顿时!露出淡粉色的一件小亵衣与一个只有巴掌大一点的粉色小亵裤被遮挡住的玲珑玉体!
  欲抱琵琶马上催,若隐若现是最美。
  江宇风看的心中欲火大起,那高耸的胸前,白玉羊脂凝露一般的滑腻肌肤还有那浑圆修长的诱人美腿,最吸引人的是那似乎有魔力的小肚脐眼,仿佛在跳跃一般,一张绝色倾城的鹅蛋型玉脸脸飞双霞,整个来说仿佛就像冲了血一样,绯红绯红的…
  “我的好公主,在下来了……”
  江宇风嘿嘿的淫邪一笑后,一把将孔雀公主推倒在床。
  “不行……啊……不要啊,你是我弟弟……”
  孔雀公主心中又喜又羞又恼,百味杂陈,难说难道,剩下的只有含羞生涩的迎合这个毫不讲理的江宇风……
  “啊啊……小坏蛋……恩恩……”
  孔雀公主大声的呻吟着,江宇风托着她的白嫩大屁股疯狂的冲刺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