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魔尊风流之后宫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26回

第126回

  “嘿嘿,舒服么?”
  江宇风一手在孔雀公主的嫩乳上轻轻的摩挲着,一边嘿嘿的坏笑着,孔雀公主嗔怪的白了一下江宇风,捏着江宇风的rǔ头,轻轻的画着圈,彷佛是小猫怀念鱼儿鲜美的味道一样说道:“从来不知道,这种事还有如此之乐趣,哎,只可惜我是初破之身,不能享尽滋味,要不然…哼,你这个小坏蛋还小的那么贼,都是你用那么大的的力气……”
  江宇风不禁往下看去,心中没由得一阵怜惜与心疼,原来佳人的蜜出处早已肿的像个小馒头一样,红红的,旁边的几缕小毛毛杂乱不堪,定是自己干的好事,想此子孔雀公主的额头上重重的一吻歉声道:“宝贝,对不起……”
  “哎,这话应该是我说才对,我本答应你为你妻子,连房事我都做不好……”
  越说越羞天生脸皮极厚的孔雀公主也不禁红霞满面。
  “嘿嘿,第一次娘子承受住破瓜之痛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何况你相公我的体制这么好,你自然承受不住啦,嘿嘿……”
  江宇风其实后面的还有话说,但是看到美佳人越发窘迫的羞涩表情,自当闭口不提。
  甜言蜜语自当午时三刻,二人才身起穿衣朝蓬莱岛飞去,一路笑笑打骂娇嗔却是其乐无穷……
  再说鸿钧众徒除女娲外,皆在闭关悟道,期盼早日通达成圣,奈何少了一样东西,就算他们再怎么有资质,也不会成圣的,当然似江宇风这般在混沌之初已双修结合以力成圣倒是罕见,不得不说是修道界中的无人可比的奇葩。
  众人少的不是他物,正是那每人一道的鸿蒙紫气,不是鸿钧不想再分宝之时分与他们,此番作为却是提防一个人,不错,正是我们的江大公子,怕啥?怕抢。
  却说一个个的在家冥思苦想,好像是触摸到了大道边缘,又好像是隔了一层纱,而女娲娘娘独自一人走在蓬莱岛的边缘,不知事进还是不进,“听闻那逍遥老祖偏爱女色,此等人渣还修甚道法,早知当初在不周山就应尽力把他除掉,哎。失算,不过他又是主动送宝,难免有殷勤之处,可是正应为这样,我才不好找借口寻他难处,不过这次我受天机感应此次事关我成圣的关键,不管你逍遥老祖对我如何,我定会答应与你,只要你能把灵宝机缘送与我!到时……”
  自语的说着女娲美眸里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
  三十三天外,紫霄宫中,鸿钧讲道的蒲团上出现一道人影,一身的白色道袍胸前三缕长须,正是合身天道的鸿钧,“终是异数啊---也罢,是也不是,自看你们的定数了,我徒有七,紫气有八,正好多余一道紫气留给红云助他了却因果---”红云虽在洪荒之时被鸿钧算计而死,但是灵魂并未消灭消散,而是在封神时期投胎为人拜入通天的门下修道,这也是为什么在洪荒之中红云身陨,封神之时又得以出世的原因。一句话,能让红云魂魄不散,重生成人,此番本事非鸿钧莫属,鸿钧是天道,鸿钧也是鬼,鬼如鸿钧,天机如鬼,难侧难测!
  鸿钧说完手中突地冒出八道鸿蒙紫气,八道紫气仿佛受了某种指挥,倏地几声飞进混沌之处,朝洪荒大地各处飞去……
  昆仑山上(不是西昆仑)三清的修炼之所,自女娲成圣之后,这三清就开始闭关修炼,期望早日能挣得圣位,一直闭关至今。在灵气的沐浴中,山上的一众灵禽无不欢快鼓舞,一个青年道人,自一处静室中走了出来,狠狠的吸了吸这山上的清新气息,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舒服啊,闭关闭关,闭了这么久关,也没有参悟出什么东西,算了吧,早晚都会成圣的,就凭我手中的宝剑,找什么急呢。”
  这道人正是日后大名鼎鼎的截教之主通天道人。
  这通天到底是心思要活动一下,闭关这么久没有参悟出什么大道,心里却是有点恼怒,出的关来,要到洪荒大地上走动走动,散散心。驾在云头之上,感受着洪荒的美景,通体心情一阵舒畅,忍不住就是一声长啸,看着下面被自己惊得鸡飞狗跳的场景,通天不禁哈哈大笑,闭关的郁闷心思也都随风化去了。
  通天一路慢行,渐渐的就来到了东海之边,突然,前方小岛上,传来一阵阵的叫骂声,“这是什么破法宝,------”然手就是一阵法宝破碎的声音。通天一阵的好奇,不禁降下云头看个究竟,却是一个深意微胖的道人,正在炼制法宝,想来是炼出的法宝不满意正在大发脾气呢。这胖子突然回头看见正在看笑话的通天,更是看见这通天道人身后背着的宝剑,不禁眼睛一眯。通天看着这小胖子还挺有意思,定睛一看,这小子资质上佳,瞄了自己几眼,就把目光扫到自己诛仙四剑上了。通体不禁乐了,自己还没有自己的剑有吸引力呢。
  通天暗运神通,演算一番,赫然发现这小胖子与自己有师徒之缘。通天更是大乐,这可是自己的大弟子哩。“那道人,能不能不你背上的四剑给我看看啊。”
  说完可能又觉得自己过于无礼,连忙又说,“我给你报酬。”
  说着便抖出一大堆的法宝,各式各样,什么都有,但是限于自己的法力不够,炼制的东西在通天看来就是垃圾一类。通天这下不禁笑出声了,自己的大弟子居然是这么一个极品人物,当下“呵呵”一笑。“只要你拜我为师,这四剑就给你看。”
  这小胖子,低头考虑了半天,“好吧,拜你为师就是了,剑拿来。”
  伸手就等着通天交剑,通天也不以为意,随手就把四剑给了他。“你可有道号?”
  “还没有呢。”
  这小胖子正一心看剑呢,随口回到。
  通天看着地上的一堆法宝,“那你就叫多宝吧。”
  再说江宇风风与孔雀公主很快就来到了蓬莱岛内,此时的江宇风坐在大厅之内,悠闲地小口抿着极品灵茶,微笑的看着地下莺莺燕燕的一片,特别是初来乍到的孔雀公主刚来之时顿时傻了眼,他到底有多少个女人啊,心中怨恨无比的孔雀公主恨不得立时返了自家洞府,万年闭关不出!
  奈何江宇风心中早已明白孔雀公主的心思,一只手狠狠的拖着孔雀公主,见了各位爱妻与爱奴,孔雀公主本想找些理由分道扬镳,孰知这些姐姐妹妹当真好热情!一口一口的就好姐姐好妹妹把他喊得头晕目眩,那还记得她们与自己分享了老公。
  聊了一会儿,孔雀公主募然清醒,快速走到江宇风的面前,扭着江宇风的耳朵,瞪着杏眼问道:“说!怎么办?”
  江宇风心知不妙,但还是涎着脸谄笑道:“娘子饶命啊~呃,她们……她们也是我的爱妻你的姐姐啊,嘿嘿!”
  “你!”
  孔雀公主气哼哼的道了一声,然后装过身去,对着众位姐妹说道:“众位姐妹,小妹有事,暂且回去。”
  说罢就要起身飞走,陆幽若,白素素她们皆是一片愕然。
  就在孔雀公主含着懊恼的泪光准备踏出大厅门槛的一瞬间,声如黄莺,清雅无比的娇笑声传来,此人是谁?赵无双!后宫的第一把手!
  “哟,妹子啊,何必这么生气呢,气坏了身子多不好啊,咯咯~”听到这声音,江宇风猛的站了起来,朝门口看去,一位身穿白衣,翩婉游鸿的绝色丽人婷婷而来。
  赵无双来到孔雀公主的面前,一把握住孔雀公主的白嫩的柔夷,歉意的劝慰道:“妹妹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委屈尽可以和姐姐说啊”声音柔柔软软的,足以让一个人的心情快速平静下来,心静如水…
  “你是?”
  孔雀公主有些疑惑。
  “哦,我是他的姑…妻子”赵无双当说到姑这个字的时候脸上出现了一丝看不见的羞涩,“这样吧妹妹,你有什么委屈尽可以和我说说,以后我们都是好姐妹了,没有什么不能说的,再说了某人再花心的话我们姐妹联合起来把他给咔嚓了!怎么样?”
  赵无双一脸天真的问道,嘴角旁闪过一丝护小狐狸般的阴笑。
  江宇风心中一紧,仿佛都感觉到背后那股凉气迅速的串上来,讪讪的对着正在惊讶看着自己的孔雀公主笑了笑。
  “这……不好吧,姐姐……这种方法就不要试了吧…要是要是…”
  “对啊对啊,不能试不能试……嘿嘿”江宇风憨憨的对着众女笑了笑,众女的小脸皆憋得通红通红的,也不知谁带了个头,扑哧扑哧的笑了出来,顿时原本整严肃穆的大厅变成了和谐融洽的百花林…………
  却说通天教主回到昆仑山后,让多宝道人独自钻研炼器之法,自己又去静坐闭关去了,这一日,天降八道紫气盘在天空中大放异彩,一时三刻募然八道紫气分道扬镳,三道往三清的昆仑山飞去,两道向西方飞去,一道向蓬莱岛飞去,独留一道却是被镇元子的五庄观所吸引……着实诡异。
  正在打坐悟道的三清与准提接引不约而同的睁开眼睛,看着紫气朝自己射来,每个人的脸色都不一样,接引始终都是那副无比疾苦的模样,准提冷笑,通天雀雀欲试,眼中透露着掩饰不住的兴奋光芒,似乎成圣只差这道紫气一样。
  各自收了鸿钧赐下的鸿蒙紫气开始炼化参悟这暂且不提,再说一道向蓬莱岛飞去,无疑,正被那女娲娘娘所得,女娲参悟多天,原本模糊的天机终于变得明晰起来,但还是未成圣位,女娲心中多番推算,得出一个结论,这次能不能成圣,关键在于蓬莱岛逍遥老祖。
  正在卧室里与爱奴疯狂做爱的江宇风,眼睛一亮,邪邪的笑了笑,让人不寒而栗。
  “莹莹,怎么样,舒服么,嘿嘿~”江宇风一边加速抽动着一边戏虐的说道。
  “啊啊~臭主人,你好坏啊……奴家的小……妹妹……都快给你……你捅破……破了……嗯……好舒服啊……主人……这就是痛并快乐着么?……啊啊……”
  那名叫莹莹的女子娇滴滴呻吟轻喘着,翘着白嫩嫩的小屁股迎合着江宇风的撞击,淡白色的yín水次次的从二人交合的地方传了出来,淫靡之气充斥着整个房间,好不诱人!
  “是啊…我们的莹莹现在也知道了这个啊,嘿嘿……”
  江宇风伸出修长如玉的双手从莹莹的腋下伸了进去,直到握住了那两团手感极佳,细腻软滑的乳房,轻轻的揉捏着,仿佛每揉捏一下,莹莹都从小琼鼻里哼出一声声销魂蚀骨的呻吟…
  “师兄,老师无私,总算把鸿蒙紫气分给我们了,至此我们成圣也只不过是缺个机缘与感悟,如果我们都成了圣再联合西方二圣就不信不能把那逍遥老祖给打成灰灰!哼,想当初他是何等的张狂,竟敢把我们的老师欺辱成那样,这叫我们这些当徒弟的以后有何颜面在行走洪荒!”
  通天教主望着二位师兄诚恳道。
  “哼,就凭你?不自量力!如果老师真的要出手,以老师合道后的法力未必不能斗过那逍遥老祖,老师都不着急,你急个甚?”
  原始教主冷笑讽刺道。原始不知怎么搞的,一向对这个大大咧咧的三弟无甚好感,不止在道法上的看法还是在收徒的看法上都是格格不入。
  “你!”
  通天教主气的脸皮发红,低喝一声就刷的一下站起身子,这时候大师兄太上老君站了起来,中和一句说道:“你们二人无需多言,还是多参悟这道鸿蒙紫气,争取早日到达圣人果位,以便于在无量量劫幸免于难,要知道不成圣终为蝼蚁。”
  殊不知就算成了圣在天道面前也只不过是大一点的蝼蚁罢了。
  “好,这次我不与你计较。”
  原始挨不过老君的面子,怒哼哼的把脸转过一边说道:“但是你也要知道还有个尊卑前后!”
  老君毕竟是二人的大哥又在修为上领先二人甚多,平常没少帮助过二人,如此调和两位弟弟怎敢不给薄面,反了天了他!
  话说得好,单数原始话中那句尊卑前后着实让通天大大的不爽了一回,但他也没有出声,使劲拂了一下袖子,冷哼。
  闹内讧,这也是以后三清分家的一个最主要的祸端。
  自此,三人各回房间参悟道法暂且不提。……
  天庭之上,东皇太一与帝俊正端坐在瑶池的金色龙椅上,这正是太阳星上孕育出来的二位大神,东皇太一与生俱来便伴有东皇钟(混沌钟)此等大宝,而帝俊却也不差河图洛书演化成周天星斗大阵,那威力也不可小觑。
  “大哥,你说我们该如何是好,老师的弟子我们没当成,连鸿蒙紫气这等无上宝贝,那老头却给了他的七位徒弟,还有一道却是往五庄观飞去,着实诡异……”
  “二弟,不必如此惊慌,就凭我们二人的实力与法宝加上我们众妖族的强横实力想霸占洪荒,并不是什么难事,再说巫族那些没脑袋没思考的东西有什么资格和我们抢啊,到时你我霸占了洪荒,共同修行,等我们到了准圣巅峰再加上我们二人手中的不凡法宝,恐怕就是圣人来此也要让他好好地喝一壶吧!”
  “恩恩,大哥说的有理,不过大哥,那最后一道鸿蒙紫气往五庄观飞去,是不是鸿钧那老头有意将那鸿蒙紫气赐予五庄观的镇元子还是,紫气自动寻主?要是成圣之基自动寻主的话……”
  东皇太一眼里冒着阴狠的光芒,做大事就要不拘小节,所谓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杀人夺宝这些勾当对这些大人物来说也不是不会发生,当然那要看什么样的宝贝了。
  事关自己成圣的关键,试想没有人不会动心的。
  “二位陛下,既然如此我们何不来个……嘿嘿”身穿黑衣的鲲鹏嘿嘿的阴笑两声,其意显而易现,杀人夺宝。
  东皇太一微微点头,却是把目光看向一脸威严的帝俊,寻求大哥的意思,帝俊深深地叹了口气,点了点头。
  就在三人商量怎么夺宝之时,门外一小将上报道:“禀告二位陛下,据小的们巡查得知,太阳星里发现了生气……”
  “生灵?”
  东皇太一与帝俊同时对望一眼,皆是掩饰不住的惊喜,要知道太阳星乃是盘古的左眼所化,生就两大神,东皇太一与帝俊,剩下的生灵无一存在,由此可见太阳星温度是何等的炽热。
  “走,快去看看,这件事稍后再谈。”
  帝俊对着二人说了一声后便急匆匆的像太阳星飞去,二人也随后追去…………
  “啊啊…主人!…莹莹不行了,你找姐姐她们吧……”
  不离莹莹的哀叫呻吟,江宇风把爱奴莹莹的修长白皙圆润如玉的一双美腿架在肩膀上,一双手抱着莹莹的白嫩的后背,让爱奴莹莹的柔软身体重叠在一起,底下的金龙王更加用力的在那肥美的小mī穴里进出着,时而带出一些粉红色与浓白色的液体,淡粉色的液体估计是处女落红混合着女方的yín水所形成的。
  七八寸的金龙王疯狂的进出着,发出一声声咕叽咕叽的带动声,孳孳啪啪的肉体撞击声不绝于耳,江宇风那粗挺的大jī巴每一次都毫无列外的中标,正中柔软滑嫩的花心。
  美人莹莹那似吟似泣的呻吟声一声比一声响亮,叫床声动人心魂,柔媚至极,销魂蚀骨。
  原本白皙水嫩的肌肤此时已染成了粉红的一片,水汪汪的大眼睛,充满着诱人至极的妩媚春意,小巧的白琼鼻不停地耸动者,一张诱人品尝的火红朱唇不停地颤抖尖叫着,“啊啊…好哥哥……好主人……不行了……这次真的不行了……求你了……让莹莹休息一下吧……你都让莹莹飞了十几次了……莹莹不能飞了,不能飞啦……啊……不行啊……它真的要来了……”
  “啪啪……”
  江宇风撞击美人白嫩的小屁股那劲力又大了许多,爱奴莹莹白嫩的小屁股早已变了颜色,绯红一片,像两瓣盛开的粉红花朵,迎风招展,一圈圈柔嫩的光晕层层散去。
  “恩恩……主人……莹莹……真的真的……来了!……啊~”爱奴莹莹猛的尖叫一声,柔软的娇躯因为高潮带来的无尽快感敏感的颤抖了好一刻。见到佳人已经筋疲力尽,江宇风也不能一再索要,体谅到爱奴莹莹是初破之身,江宇风也就绕了她,低下头把嘴巴靠在爱奴莹莹的白玉耳旁,邪笑道:“小宝贝,今天爷就放了你,下次,嘿嘿……”
  “嗯嗯!主人你放心,等婢女恢复好了身子,一定好好侍奉主人,尽心尽力的满足主人的要求,主人要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也可以和婢女说说。”
  玉人满脸的憔悴与疲惫,话语中不乏酥酥嘤嘤妩媚慵懒的腔调,听在耳里,想在心里,勾人魂魄的同时也着实让江宇风的心里暖和感动了一把。
  多好的爱奴啊,这群爱奴多么可爱啊,你孤独的时候,她们可以陪你解闷聊天,开心的时候她们可以陪你一起欢笑,你想要的时候,她们又可以满足你,太多了太多了,这么多的爱奴,这么多既听话又美丽爱奴,江宇风何以为报?也许能做的就是让她们幸福,多给她们一些关爱与呵护,最好是让她们每个都做起妈妈……不管如何,将来自己一定不能让她们受到一点点伤害,什么争权夺霸,什么大道彼岸,能与她们这群可爱又美丽的人儿相守到永远,子孙无数……那是何等的快哉啊!
  江宇风不禁沉思在比较YY的想法之中,好男儿志在四方,怎能志短呢?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产生如此的想法?难道是我太累了么?还是我真的改变了?变得邪恶了,邪恶的蒙蔽了本心?赵无双,姑姑……白素素,还有被我改名为风玥儿的虎妞,陆幽若,东方敏,西门雪,西门娇,莉姨,还有那些被我从地球上带来的莺莺燕燕的美女们,自从我踏上洪荒以后,对她们一天天的冷落下来,整天不断的给她们增加新姐妹,她们又有何想法,是难过是伤心还是悲哀?难道我真的是无药可救了么?
  “主人,主人?主人!”
  爱奴莹莹喊了三声,江宇风才悠悠的清醒过来,江宇风此时的眼神已经大变,不再是一幅欲望上头的饥渴眼神,而是一种似深情似静水似虚无,一切都好像那么神秘,猜测不透。
  “谢谢你!亲爱的宝贝。”
  江宇风微微一笑后穿好衣服,在爱奴莹莹的额头轻轻的吻了一下,轻声道:“好好休息,养好身体,以后再战,哈哈~”说完,身影便消失不见。
  待江宇风走后,莹莹才从被子里探出小脑袋,羞涩的轻蹙眉头嗔道:“哼,我还以为主人变了人呢,还是一样的!坏!”
  一个人坐在密室里,江宇风很怀念的从须弥空间里取出一包蓝盈盈的物事,上书“小熊猫”三个小楷,嘿嘿一笑后,江宇风拿出一根,放在鼻尖深深的嗅了几口,香,和女人的体香一样,诱人,这包小熊包已经是存数不多的绝版了,那些雪茄或者更高贵的名烟,江宇风不是没有,而且还很多,不无夸张的说江宇风的香烟存货量足足是一个大卷烟厂百年才能生产出来的!而且皆是名贵特级好烟!尽是后世中那些大总统或者国家领导专用的特级好烟,你有钱?有钱也不卖,更何况,这小熊猫还是自己女人给自己带的呢,再贵再特级的好烟咱也不换。
  轻轻的点上火,深深地吸上了一口,回顾起自己从地球上一路行来的风风雨雨,有些感触,有些嘲讽,自己过去是多么幼稚啊,总的来说还是历练不够啊,心性修为跟不上,只是一味的增加法力与境界修为还是不行的,一开始都是以魔龙逍遥决这篇绝世功法一直压制着吞噬着心魔,要不然那后果……想想都发寒,汗毛都竖起好几根。深深地叹出一口气:“不管做什么只要不蒙蔽本心,随心所欲,这样的话念头通达,心性修为定然能跟的上来。”
  “进来吧。”
  江宇风吸了口烟圈随意的说道。碰。一名绝色惊艳的大美女走了进来,只不过这美人的脸色到是有些发冷。
  江宇风随手挥出两个沙发,自己坐了下来,指了指另一个沙发,那名美女也很知趣的坐了下来,眼里冒出一丝惊讶的光芒。
  江宇风随意的翘起二郎腿,闷口吸着烟,美女不说话,她也不说话,就这样,密室里的气氛顿时诡异了下来,一个绳束银发的英俊青年穿着一身很有仙气的道袍,除了这一头的银色长发外,但看外表绝对一眼就认出个这是个有道修士,只是他和古装美女坐的沙发确实是与气氛环境格格不入。
  “一切随意就好,对了,你找我有什么事?”
  江宇风扔了烟屁股,两手架在沙发上,嘴角翘起一个下意识的邪笑,很有魅力。
  “不愧是逍遥老祖啊,果然喜好女色,这话一点不假,连我来了,都要等好几个时辰,可否告诉我你在这几个时辰里都干了什么?”
  美女冷笑的嘲讽道。
  “哈哈,我说女娲娘娘啊,你仿佛对我的私事很想了解啊.”江宇风哈哈一笑并不在意,观察到女娲美眉的脸色微微红了下后,继续道:“至于我喜好女色,那又如何,天地初开,阴阳交融,繁衍不息,此乃大道至理,再说那些女子那个不是甘心情愿的与我行那鱼水之欢,我看是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的嫉妒之人说的罢。”
  看着女娲欲言又止,江宇风邪邪一笑:“再说,我这几个时辰里都干了什么,你不是知道么?嘿嘿,哈哈~”“你!你!你!”
  听此女娲的白嫩脸颊刷的一下,顿时比那红霞还要红上好几倍,恼羞成怒的她连说三声你,心里不禁大窘,试想一个有道修士偷看别人行房事,这是何等的羞耻,其实也不能怪女娲,当女娲来到蓬莱岛时江宇风也正好赶了回来,通知爱奴将她待到别处休息,自己却跑向别处和爱奴疯狂,女娲等了好一阵子,久久不能等到逍遥老祖,于是她好奇之下御出神念,四处观察下去,蓬莱岛之内除非是圣人境界,要不然很难发现小心翼翼的女娲神念,当她的神念寻了好一会后,终于发现了江宇风的踪迹,待她深入探进之时,傻了眼,于自己师傅名气不分上下的逍遥老祖竟然在和一个女修士在行苟合之事,更何况现在还是白天!白日宣淫!女奴的娇媚莺啼,男子的雄壮健美,无一都被她看到了眼中,心灵纯洁无暇的女娲哪能受得如此羞人的事情,心慌之下,急急忙忙的想把神念收了回来,那只心慌之下漏出了一丝气息,将好被江宇风敏锐的感知逮个正着,随后记在心里,一个不大不小的阴谋悄悄发芽…
  “哼,我不与你理会!告辞!”
  女娲怒哼一声,就要离开。
  到嘴的肥羊,江宇风怎肯放过呢?柳下惠?他要是在的话,江宇风立刻出口气,灭了他,太丢男人脸了!败类!好男儿就要敢爱敢恨,怕甚?大不了就是碗大的一块疤。
  “嘿嘿,美人这就想走了么,你问过我了么?你可要记住,这是我的地盘,我做主!这可不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至少……嘿嘿,的留下些什么吧?”
  江宇风邪异的狞笑着,一双色眼上下不停地在女娲玲珑曼妙的身上扫描了几个来回,嘴里啧啧声不断,什么胸脯够大,臀部够肥够美,蛮腰够细让女娲羞愤欲死之类的孟浪话语,现如今正是江宇风悟至那层屏障最关键的时候,一切都要顺着本心去想去走,勉强不得稍有一步就会越入雷池,万劫不复。
  江宇风现在是震天之境中后期,只要踏破了这层屏障,立马就会有足矣和天道抗衡的本钱了!
  念头通达,不蒙蔽本性,自然水到渠成。
  “说,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女娲很豪爽的问道,一双清澈似幻的美眸里闪着愤怒的火焰,恨不得把江宇风除之而后快。
  奈何,女娲也是知道自己在这个逍遥老祖的面前根本毫无还手之力,索性就直接了当得问道。
  “第一我祝你成圣后,你必须跟随在我的身边,其二,自此你便不再是鸿钧那老儿的徒弟,而是……”
  江宇风邪异的阴阴一笑,又把目光看向女娲,那美妙的身姿,啧啧,着实让我心动啊,这时江宇风才明白纣王为什么敢冒着天下之大不韪题诗羞辱女娲,也许只是纣王心中的所想一样,情不自禁油然而发。
  “怎样?”
  江宇风依旧笑咪咪的看着脸儿一阵青一阵白的女娲,像个十足的老狐狸,阴险。
  “我若不答应呢!”
  女娲娘娘从嘴里硬生生的迸出这几个比寒冰还要冰上几分的字,美眸里的火焰足以融化江宇风了。
  “嘿嘿,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你能走出这间密室么?老实告诉你吧,别说是你,就在这诺大的洪荒里也找不出第二个人在我的面前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本事!”
  江宇风的脸色突变,开始变得阴冷起来,接着阴测测的说道:“嘿嘿,当然你也不是完全没有自由,至少在我的蓬莱岛里,你还是自由之身。”
  “逍遥老祖!你端的无耻!”
  女娲恨恨然的娇喝道,现了绣球与山河图,就要往江宇风砸来,祭来,绣球一出顿时红光照满了整个密室煞风阵阵,而那山河图更是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仿佛要把整个密室都给吸进去。
  江宇风悠悠的站了起来,看着已经一脸怒容的女娲,心中越发觉得好笑,这小娘子当真有趣!
  在红光的衬托下,女娲的绝色面容仿佛又添上了无数的魅力,把此刻女娲衬托着像一个待嫁的新娘,红绯娇颜,馋煞人也!
  为此江宇风想把她留下来的心思又重了几分,只要留在身边,还不怕没有机会发展么?嘿嘿,再说如果软的不行就来硬的!
  心中想着阴狠的想法,江宇风仍旧笑眯眯的看着女娲。
  山河图的吸力渐渐变大,周围的物事也陆续的被吸了进去,女娲看江宇风现在还无动于衷,心中大恼,红绣球掷出,化作一道红光正中的江宇风的胸口,女娲眼里闪过一丝喜悦,可没当她开心多久,江宇风竟然一点事也没有,显然这逍遥老祖根本就没把自己当回事!
  “绣球?哈哈,还是我送给你的呢?现在怎么用它来打我啊?”
  江宇风狞笑一声,手里抓着跃跃欲出的红绣球,淫荡的江宇风伸出一只手轻轻的抚摸这红袖球,似摩挲似轻揉,每一次的抚摸,女娲身心都是一震,原来这红绣球早已与她祭炼成心魂合一了,如此对待红绣球又和轻薄女娲有什么区别呢。
  “嘿嘿,你想跑?往哪跑,在我的手里你就一辈子别想跑!”
  江宇风看向女娲的眼神越发的灼热,呼吸减重,手里紧紧的抓着红绣球……
  女娲的脸色越发苍白,显然法力消耗过大。
  “好吧,我依你!”
  女娲恨恨的咬了咬牙,羞愤的说道。
  “哈哈,这就好!”
  江宇风心中大懈,谁知就在这个时候,手里的红绣球御手而出,飞到半空中,猛然变得犹如脸盆大小朝自己的头上砸来!
  江宇风冷笑的摇了摇头,下一瞬间已经消失不见。
  女娲惊讶的收回红绣球,接着又感到自己的法力与动作全被禁锢住了,不能动了!她的美眸里冒出一丝不可置信与惊恐,要知道红绣球飞行极快,特别在不引人注意之下,投掷砸人,一抛一个准,就是圣人被砸了,也得重伤,而这江宇风却躲开了,而且在躲开的那瞬间那一抹轻蔑的冷笑,顿时让女娲的心儿拔凉拔凉的,难不成,我今天真的逃脱不出虎口了麽?
  心灰意冷之下女娲一动不动,闭上了美眸。
  而这时江宇风猛的出现在女娲的背后,一把搂住女娲的小蛮腰,细嗅女娲身上那无比醉人的馨香,如兰似麝,那幽幽的处女香气一丝不漏的被江宇风吸进了鼻子里,江宇风的下身开始发热发烫发直,仿佛吃了一剂猛药一般,直挺挺的,甚是难受!心痒之下,一双大手渐渐变得不老实从女娲平坦小腹渐渐往上摸索着……
  “你杀了我吧,杀了我总比我被你羞辱的好。”
  声音很平淡,淡如若水,让人很难反驳,江宇风偏偏不吃那一套,大嘴伸到女娲的玉颈旁边,深深地呵出一口热气,他今天就不信不能让女娲动情,只有让女娲出现心灵的松懈,只要一出现破绽之处,那以后他不想跟在自己的身边也难了,原因无他,一个道心稳固犹如高墙堡垒,只要打破一个口子,一切都失败了,一溃千里绝提。
  女娲心中荡出了一丝涟漪,但还是努力稳定了下来,心中狠狠的骂道,无耻下流等等…
  忍着身体上带来的别样感受和心中无比的羞愤,女娲娘娘依然不动也不出声。
  江宇风邪邪的一笑,“嘿嘿,卯上了。"江宇风温香软玉在怀怎能不动心,下身的金龙王早已硬如金棒,急需发泄,无奈之下轻轻的挺动摩擦在女娲的股沟。
  感受到江宇风下身的异样,女娲身姿轻微的一颤,心里惊诧的想道:“他要干什么?这硬硬的东西是什么,难不成这就是男子的阳根?“怀中美人轻轻一颤,江宇风心里越发得意,双手更是不停歇的伸进女娲衣服里渐渐朝上摸去,小腹平坦柔滑,极佳的舒适手感,让江宇风的欲火蠢蠢欲动,直到摸到了那两座圣女峰之时,江宇风心中大奋!真大啊!
  滑嫩的手感,无与伦比的弹性,一切的一切足以让任何一个人疯狂。
  手指捏着女娲乳房的两颗小红豆,轻轻搓弄着,大嘴也是不停的在女娲的玉颈上亲吻着,三面夹击,纵是石女也动情啊!
  “恩……”
  女娲从鼻子里轻轻的哼出一声能让任何难人为之醉倒的呻吟声,脸上越来越红,仿佛都能滴出血来一样,犹如一个熟透的水蜜桃,诱人品尝……
  江宇风不得不感叹着小娘子的定力还真是强,挑逗到现在还能忍住?
  一只魔爪渐渐往下伸去,直到探到那神秘无比的三角地带!
  芳草萋萋的三角洲,软绵绵的,咦?还有些湿了!这个惊人的发现令江宇风欣喜若狂,难不成她动情了?
  在女娲耳垂旁用一种很坏的口气说道:“哟~你看,都湿了哎,这就是我们女娲娘娘的表现么?哈哈,这可是我们的妖族大圣啊,怎么也会动情的呀,桀桀~还是被人挑逗而成的呢!”
  女娲脸色通红,含着满腔的羞愤一字一字的说出来:“你。无。耻!…恩…啊!~”江宇风的手指继续往前探入着,好紧,手指伸在里面都觉得仿佛都快断了一样,真不知道如果自己的大jī巴插进去会不会被夹断呢?
  “啊!~~”女娲痛苦的皱着秀眉,樱桃小口微微张着发出一声难受的闷哼…
  “不要啊……我答应就是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