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魔尊风流之后宫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127回

第127回

  江宇风来到大殿,换来了两个爱奴,听了一阵岛上的近况,江宇风在二女的脸上个亲了几口后,指点了二女修炼的几处不足,吩咐她们照看好岛屿,自己就出了蓬莱,到洪荒散心去了,说是去找机缘了,其实就是撞大运去了,啥运?桃花运。
  来到洪荒,江宇风驾云飞了几万里,却是没有什么意思,便落下云端,落在一个山谷之中,悠哉游哉的步出了山谷。乔木青翠,莺莺燕燕,不是也有一些凶悍的猛兽、猛禽飞过,破坏了这一份安静祥和。江宇风也不在意,他还在想着自己怎样才能突破这道屏障,一跃成震天之境后期。
  “兀那道人,站住,是干什么的。是朋友,我们有酒肉招待。是敌人,我们用弓箭伺候。要是不相干的,趁早走路,别在这里转悠。”
  江宇风一抬头,看见前方一里的地方站着一个大汉,背着弓箭,手中握着石刀,一看就是一个巫族的战士,战士身后是一个大寨,看那规模在巫族中也算是大型的寨子了,“贫道云游洪荒,碰巧来到此处,决无恶意,不知道能不能讨杯酒喝?”
  江宇风对这个战士挺有好感的,对这巫族的寨子也挺有兴趣,随即开口道。“这样啊,行,没有问题,只要不是敌人就行,道长请跟我来。”
  那战士伸手邀请,江宇风缓步走来。离得近了。战士也看的清楚了,“乖乖,你这道人怎么生的这么貌美,都比的过漂亮女娃啦。除了我们族长以外,我还没有看见过这么美的人哩。”
  “噢,你们族长叫什么啊?”
  自己的样貌,自己知道,除了自己的爱妻,这洪荒还真没几个,听说有比自己还要漂亮的人,江宇风虽然自己不是女人但是心里也是好奇。“我们族长就是祖巫玄冥。”
  “祖巫玄冥!”
  江宇风也是有点惊讶,自己随便走也能走到一个祖巫的寨子里,这洪荒也太小了吧。先不说江宇风心中的惊讶那个汉子还在喋喋不休的说着,“我跟你说啊,我们玄冥族长是这个世上最漂亮的女子了------。哎,道人呢?”
  江宇风却是受不了这巫族的大汉一个遁法去了寨子中央最大的那个木楼。说是木楼确实有点不太恰当,有点像是后世的行军大帐,但是要高得多,大得多,有点楼的模样。江宇风潜到这大帐附近,里面的人好像是在向玄冥汇报玄冥一族的发展情况,旁边不时还有人插几句嘴。开始的时候声音很是洪亮,后来声音越来越小,江宇风不自觉的又向前挪了几步。
  “刺-----”的一声,江宇风还想好好的听听的时候,一根白森森的骨刺就从后被刺来,"咦?"那骨刺毫无悬念的刺穿了“江宇风”的后背,一下子就冲进了大帐之中,大帐也被骨刺上的死气所腐蚀,塌了半边,一众人等纷纷跃出大帐,站在附近的空地之上,为首的那女人黑衣黑裙,偏生肤色胜雪,看上去十分冷漠,眼神平平的望向天际,好似天际的云朵般飘渺无形,似乎这世间根本没有任何值得她动心的事。只有山风偶将她的衣发吹动,才增添了一丝人间之美。不得不说这女子却是可以在容貌上可以和江宇风任何一个爱妻相差无多,冰山神女才是她最好的评价。
  “既然来了,怎么不出来露个面呢,没由来的失了大家风度。”
  清脆圆润的话语从这女子的朱红樱口中说出,说完就盯着斜上方的天空。江宇风看人家看出自己的藏身所在,也就不在隐身,从空中闪了出来,“贫道逍遥,见过玄冥……姐姐。”
  自己的后土妹子正是玄冥的妹妹,以后自己娶她,那辈分来说,自然喊她一声姐姐,至于玄冥江宇风早已把她视作自己未来的爱妻了,只不过目前还不是,喊一声姐姐,应酬之下也并不吃亏。
  玄冥也不知道这道人是敌是友,听这么一说,赶紧回礼娇笑道。“嘻嘻,原来是宇风妹夫啊”“呃…呵呵”江宇风尴尬的笑了笑,“在下来是来接后土小妹的。”
  刚刚在大帐之外,自己元神中的那一份鸿蒙紫气和盘古父神的元神印记突然活跃了起来,自己猜想也是那逍遥老祖来了,果不其然,来到正是此人,这倒好,正好解决自己的问题。看着玄冥欲有其事的样子,江宇风微微一笑,脚一踏地,飞速的冲到玄冥的面前,众人以为江宇风要来袭击他们的族长,纷纷的拔出宝剑长刀,可还未等他们靠近,江宇风已经来到玄冥的面前伸出一手,划手为掌轻轻的在玄冥的胸口一拍,便倒飞回去,而那玄冥仿佛中了邪一样,一动不动的,眼神呆滞…江宇风哈哈一笑之后,便消失不见。
  过了半晌,玄冥才恢复过来,也不看周围的一众大巫,低着头,眼中闪过一片异样的华彩,“江—宇—风——”
  天微微发灰,阴沉沉的,水中的异种鱼儿似乎都要闷坏了,一个个探出了小脑袋,来到水面上呼吸着…
  “风哥哥,你怎么还不来找我啊,你可知道我有多想你,你好负心啊…呜呜…”
  后土看着水中的小金鲤,轻轻的抽泣着,滴滴发着蓝色光芒的泪珠滴到水中,谁知刚滴到水中就被一群鱼儿围攻而上,一个个皆张开了小嘴吧,好像是在吸允着泪珠一样。
  “你看到了么风哥哥,鱼儿都知道在乎我,可是你呢,一别千年已经悠悠过去,你还记得我么?呜呜…”
  说着,后土变出一架翠绿色的琵琶,拨动如玉葱指,缓缓地弹了起来……
  一曲千年缘,诉不尽万种相思……
  心酸的泪 如流星陨落跌碎了谁的思念轮回之间 前尘已湮灭梦中模糊容颜湘江畔 江湖远 花谢花开花满天叹红尘 落朱颜 天上人间情如风 情如烟 琵琶一曲已千年今生缘 来生缘 沧海桑田成流年古老的剑 斩断了宿怨唤醒了谁的誓言转瞬之间 隔世的爱恋追忆往日缱绻……
  白裳倩影,弱风拂过,衣角翩翩,消瘦的背影,莺泣般的歌声,池塘里的小金鲤似乎都停止了游动,一个个的竖起了‘耳朵’,仔细的倾听起来……
  一曲已过,滴滴让人心碎的泪水溅在翠玉琵琶的铉上,气氛一时很萧索,很凄凉,温婉可人的后土丫头像一个被人遗弃的小媳妇,抖动着削肩轻轻的抽泣着。
  而江宇风站却悄无声息的站在后土的后面了,他止住了脚步,屏住了呼吸,一个弦一个音都认真的去听,良久,眼里闪过一丝愧疚,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柔声道:“妹…妹子。”
  “风哥!”
  梦绕千回的声音,终于响了起来。
  温柔可人的后土猛的站了起来,翠玉琵琶啪的一声落入了水中,募然回头,后土现实惊讶,接着震惊以至于狂喜的娇喊了一声,飞速的扑入了江宇风的话中。
  飞鸟投林,乳燕扑巢,一切的苦涩相思皆在这一抱化为乌有。
  “风哥,风哥,风哥,风哥,风哥……”
  不断地呢喃,让江宇风的星眸都不禁湿润了起来。
  摸着小丫头柔顺的秀发,江宇风颤着声音问道:“妹子,你想风哥么?”
  后土生性温柔,善良可人,听到江宇风这么说也没有像其他女子那样娇嗔埋怨,而是很乖巧的点点头,轻轻的道了一声:“想,很想,当得知风哥在蓬莱岛后,我恨不得立马去找你,可是又怕风哥不高兴,所以我就一直压抑着心中的想法,在玄冥姐姐这里找你,果不其然,终于让我等到了你,终于……风哥,我好高兴好开心好幸福啊……”
  说着,后土又往江宇风的怀里亲昵的拱了拱,犹如小猫一般,温顺无比。
  “呵呵,傻妮子,谁说我会不高兴的啊,你要是来找我,我高兴还来不及呢,以后可不准说这种胡话哦,要不然哥哥要打你的屁屁哟。”
  江宇风伸出手指刮了刮后土的白玉琼鼻,邪笑道。
  “呀……风哥,你好坏哦,竟然打我的屁屁,要是把我的屁屁打坏了,以后谁还给风哥哥摸啊!”
  后土调皮的嬉笑道,脸上的泪痕像个小花猫。
  江宇风呵呵一笑,帮美人后土的泪痕擦拭干净,温柔的擦拭,滑嫩白皙的肌肤犹如温玉一样,让人爱不释手。
  擦完了脸上的眼泪,江宇风用手轻捧起了后土的绝美脸蛋,桃腮泛红,美眸秋波闪闪,似梦似幻,长长弯弯的睫毛羞涩的轻颤着,娇嫩的肌肤吹弹可破,光滑如玉,手感真不是一般的好,极品啊。
  看着爱人痴迷的看着自己,后土心中涌出一股难以言喻的甜蜜感,娇滴滴轻声道:“风哥……”
  “妹子……”
  江宇风深情的看着后土的美眸,似梦似幻仿佛要把人的魂儿给勾进去一样,难以控制自己……
  “唔……”
  后土嘤咛一声,颤抖的闭上美眸,任由着江宇风的嘴唇贴在自己柔软的香唇上,自己的小香舌被大舌痴迷的挑逗着,捉弄着……
  一吻良久才罢,后土娇喘着红红的小嘴,眼神似水的轻喃道:“风哥,我今天要把自己交给你。”
  口气当中竟有一丝无悔的执着。
  江宇风本来在来之前已被女娲那迷死人不偿命绝色尤物把欲望给调了起来,如今正得到美女许可他怎么不愿意,不过对待这种温柔善良的好妹妹他现在还不想轻易就要了她,但是美女竟然开口了,推脱的话就会显得有些做作了,江宇风不是伪君子,随性而为永远都是他的人生名言。
  江宇风邪邪的一笑,点了点头道:“好的。”
  说完就抱着低着头但是脸部已经变得羞红一片的后土,一个瞬移消失不见了。
  顺着后土的指引江宇风抱着她来到她平时打坐的闺房,推开了门,来到了床边,江宇风对着后土邪魅的一笑,在后土紧张羞怯的神情下,吻上了那张柔软性感的小嘴,二人的身体向床上倒去……
  爱欲横生,激情在燃烧着……
  江宇风与她亲吻着,手一边解掉美神女的衣服,不一会儿,一具雪白,婀娜无暇的神圣女性躯体便展现在江宇风面前。
  肌肤晶莹如玉,有如羊脂凝玉一般,白花花的乳房巍巍地耸立在胸前,粉红色的乳晕有如圆规画出来一般,动人无比,平滑的小腹,没有一丝獒肉,白皙而水嫩,细长的腰身,修长,纤细,那堪比模特儿的长腿紧紧闭着,腿间春光无限,精致的小腿雪白可见血管,脚指头珠圆玉润,精致的得有如珍珠。
  感觉着江宇风正在看她,后土美人紧张地喘着粗气,鸡头肉式的胸部上下剧烈地起伏着,如雪般的玉体有如染了一层红霞,娇艳欲滴,好不迷人。
  长这么大了,她的身体还是第一次给人那样赤裸裸地观看,而且看的人还是她所喜欢的男人。在神女后土心里别提有多紧张了,用几十只小鹿乱撞一般来形容丝毫不过分。
  良久之后,都没有感觉到江宇风有所行动,神女后土不由转睛看了一下江宇风,这一看,直看得她更加羞涩,只见江宇风眼大如铜铃紧看着她的身体,那眼神好像要将她吃下肚子里去似的,后土神女不觉羞涩道:“风哥,你……”
  江宇风手痴痴地神女后土的身体抚摸着,道:“妹子,你的身体好美哦,仿佛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礼物,我很喜欢……”
  后土有些欣喜,羞涩道:“风哥,现在妹子是你的了,所有的一切都是你的。”
  说完又羞涩转过头去,不敢再看江宇风。
  江宇风大喜道:“我一定会好好疼爱你的。”
  边说,江宇风急冲冲地脱下衣服,俯下身去。
  双手温柔地在后土的身体摸抚着,嘴又伸到樱唇面前与她吸吮着。
  说是一回事,做又是一回事,后土的心情紧张至极,心儿抨抨直跳,紧张兴奋各种情绪交织在心头。令原本那堪称生涩的吻技越发笨拙起来。
  热吻了一会儿,江宇风越加的亢奋起来,这样的美味当然要好好品尝了,于是将嘴慢慢吻向神女的其它地方。……
  啊,突然后土一阵惊叫,羞涩看着江宇风,紧闭着双腿,道:“风哥…不要,那里脏。”
  原来刚才江宇风的手已摸到了后土的腿下。
  那是女孩子全身是最重要,也最羞人的地方,怎么可以那样呢?
  见江宇风出大舌在神女后土丰盈白嫩的胸上舔吻了一下,淫笑道:“妹子,怎么能不要呢?那是你全身最美丽的地方。”
  说完时,江宇风行将后土的阻挡他的手拿开,大力地分开她的双腿,手在那诱人的地方上轻轻的摸抚着。
  “风哥……”
  后土羞涩无比的呜咽一声,别过她脸去。此刻她双腿被江宇风大大地张,一双魔手在神女后土全身不停地抚摸着。
  这让神女后土羞得脸如火烧,红霞媚态引人心魂,不自禁地紧夹着双腿。
  不过,随着江宇风的爱抚,一种从未有过的快感传遍全身,娇滴滴地喘息声越来越大。身体如白蛇一般在江宇风身上扭动着。
  高耸的酥胸,粉嫩欲滴的rǔ头,平坦无赘的小腹,充满肉感的圆润大腿,那一处芳草萋萋的处女地江宇风也是没有放过。
  江宇风亲她的酥胸的樱桃时,神女后土的欲望便高涨起来,不由激烈地扭动着自己的身体散发着体内的欲望,炽热的情动气息源源不绝地从她的鼻子喷出,醉人无比。淡淡的呻吟从嘴角溢出。
  欲望越积越多,终于忍受不住了,玉手猛捉着江宇风的胯下的硕大,嘴中情动地道:“风哥哥,我的好哥哥,我不行了,你快……我忍不住了。”
  江宇风嘿嘿一笑,猛猛的点了点头。
  当下跪在后土的身前,将她修长圆润的白皙双腿架在肩上,胯下的火热顶在后土的粉嫩娇艳处,柔声道:“我的小宝贝,我要来了。”
  后土眼光向下一瞟,募然一惊,见到江宇风金黄色的大东西顶住自己的羞人之处……
  他真的要进入自己的身体了?自己真的要给他了?此刻后土紧张之余,尚有一丝欺待与兴奋,当下咬着贝齿羞涩道:“风哥,你来吧。”……
  看着后土那那阴毛淡淡萋萋,紧闭着的鲜红娇嫩,此刻的他心情也是兴奋无比,同时还有一些紧张,很奇怪,为什么在后土神女的召唤下,会有些紧张呢,不过这样也使胯下的金龙王兴奋一抖,就要挺进。
  就在这时,后土紧张的羞涩道:“风哥……”
  亢奋的江宇风听到她的话,身体顿了顿,疑问道:“怎么啦,宝贝儿?”
  似乎感受到江宇风话中的微微不满,后土歉然地看了一下江宇风,怯怯道:“风哥,我怕……你那个金色的大棒子……实在是太大了……”
  自己下面那么小,他的那么大啊,等一下弄进自己身体里,自己的身体会不会裂开啊!一旦裂开那多疼啊……
  感受到身下美丽神女的害怕,江宇风温柔地吻着她,道:“放心,我的小宝贝,等一下我会很温柔的,慢慢的,你不会感受痛的。”
  听到江宇风的安慰,后土的一颗芳心才慢慢放下,道:“那……风哥…来吧。”
  说完,深情的看了一眼江宇风,双手紧抓床单,闭上了双眼,迎接着暴风雨的来临。
  看此,江宇风心中颇为好笑,身体慢慢俯下,坚硬的大东西紧紧顶在后土那粉红的娇嫩处……慢慢顶进……
  虽然前戏充足,xiāo穴也很湿润,但江宇风的那大东西一进入自己身体,后土便感觉一阵撕心裂肺的痛传来,身体真的感觉要裂开似的,不由发出一声杜鹃啼泣般的痛叫,冷汗自额头涔涔而下,脸色变得很苍白……
  而江宇风呢?自己的金龙王进入一条极为窄小,大概就一根手指般大的,非常热,非常小的空间里。四周的娇嫩肉壁紧紧夹着他的下身,若非的他的大东西够硬,早就断掉了。
  那种紧密的快感,似吸允,摩擦,仿佛被一个温暖湿湿的娇嫩小手紧紧的握住一样,暖烘烘的。
  由于太过舒服,江宇风情不自禁的耸动了几下“啊,风哥……恩……”
  后土觉得自己的桃蜜幽谷在刺痛无比的感觉下又多了一种充足的酥痒感,仿佛空虚之处一下被填平了,鼓鼓涨涨的,奇痒无比,恰巧江宇风这是挺动了几下,让她的温暖xiāo穴痉挛的颤抖了,甚是舒服,诱人的红唇里不禁呻吟出来。
  好像是受到了鼓舞,江宇风心中欲念大起,开始有度的抽查起来,时而慢时而快,美神女后土娇喘嘤嘤,娇艳的脸上绯红霞飞,琼鼻里呻吟出一声声犹如天外之音,诱人心魂。
  江宇风兴奋极了,他把扛在肩上的那双修长圆润白皙滑嫩肉感十足的大腿给抱好了,开始大开大合的冲刺起来,诱人的娇喘婉啼,沉重的喘息声,“噼噼啪啪”“噗兹噗兹”种种淫靡的声息奏成一曲天之乐章。
  起初后土与其他女子一样,破瓜之痛谁都忍受不了,可真当渐入佳境后,后土神女才真的显示出她大巫之身的强悍,竟遇江宇风战个不分上下。霎时间,整个屋里都充满了销魂荡魄的旖旎呻吟声音,一种诱人冲动的淫靡气息慢慢在屋里弥漫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