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名著 > 关洛风云录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9章 玄阳秘籍克群雄

第29章 玄阳秘籍克群雄

郑敖犹豫一下,忖道:“诸老弟必定输给林源,那么我们岂不是要为洞庭帮效力?可是他又用眼睛示意,大概是准备诓骗到岸上后,输了也可以逃走,不像这里一定束手道擒。只是我郑敖也是铁净挣的汉子,焉能学那鼠辈反覆的行为?这倒教我大费踌躇了……”

朱玲好容易使敌人愿意到岸上分个胜负,不料自家人又生误会,心中着急起来,皱眉唤道:“喂,你想什么?快答话好使人家放心呀!”

魔剑郑敖无奈叫道:“咱们一言为定,静等胜负揭晓便了!”

毒统林源见他考虑犹疑之后,终于答允,心中暗喜,料定连敌方自己的人都沉吟许久,当然是有知必败,当下道:“既然如此,你们将我的手下解开穴道,我命船送你们上岸。”

朱玲使的是鬼母独门手法,天下无人能解救,这时连忙跳下小船去。这边林源发命令散开老远的快船划过来。

这些江湖有名人物,讲究的是一诺千金,宁死不悔,故此彼此俱无疑虑,各行其是。

朱玲将那些小寇解开穴道之后,便和郑敖一起跳下一艘快船,船上双桨起处,破浪向岸边驶去。

郑敖回头看看紧随而来的大船,压低嗓子问道:“猪老弟,你和那水怪订下这赌约,可有什么把握?方才我见那水怪能够直立水面,已经是踏波飞行的轻功境地,这种身手,天下罕睹哪!”

他面上显然有担忧之色,朱玲肚中有数,知他怕自己不敌,累得要当起水贼,而且为了江湖信义,又不得反悔,却不好说她不敌,伤了自尊心,故此这样说法c便道:“我才不信那水怪能跳被飞行哩,你想他如有这样身手又怎会被人逼下湖去?不过你放心,如果我输给他,大不了于干水而买卖,乘机发点财也很好呀!”

郑敖被她沉得哭笑不得,颓称道:“我几年来辛苦挣出来的字号可要毁啦!你想,竟然当起水贼来,往后拿什么面子去见师父们和江湖上的好汉?”

原来在黑道中,最令人看得起的是独行独往的大盗,郑敖本是黑道中人,并非羞于这种无本生涯的行业,而是地位高下的问题。

朱玲也不管他,径自弹剑低声唱起歌来,只听她唱道:“指声齐和归帆急,渔歌渐远鸣挪息,尖青寸碧,遥念叠叠连天际,暮再生,孤烟起,掩映残霞落日,江上两三家,山前六七里……”

魔剑郑敖听了想道:“歌倒是好听极了,只是声音大婉弱,像是立几家唱的……待会儿便要厮杀,想来诸老弟一定败阵,那莫不成要当起水贼,对了,我只要如此这般,便可包揽在我身上……”他恍然大悟地用力点点头,唇角泛起一丝笑容。

朱玲知他心中捣鬼,却不去点破,找些闲话说起来,不久工夫,湖岸已离着近了,也忍不住高兴地道:“真是龙困浅水道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斯,你看,我们又回到陆上,往后记紧别再困在水面,谁也奈何不得哪!”

操浆的帮徒健臂齐奋,这艘快船就像水蛇一般,在水面滑审而行,迅速非常。

只见湖边响起一声胡哨,两条船蓦然冲来,向他们迎面驶来的朱玲和郑敖同时面上作色,紧盯着来船。后面的大船也发一声尖哨。那两间来船使忽地停住。

晃眼间朱玲和郑赦的快船打两艘之间穿过,左边船头站着一个浑身素白的少女,衣袂在湖风中飘扬,显出窈窕的身量,圆圆的脸蛋,虽不甚美,却另有一股甜甜的味道。

朱玲妙目流波,扫过她面上,轻叫一声,向她微笑。同一刹那,郑敖的目光也从右面船首站着的虬髯大汉身上,移向左边那少女,只瞥了一眼,彼此便交错而过。

这刻离岸不过数丈,朱玲郑敖部宽心大放,再也不怕施展不得而束手受擒。魔剑郑敖低声笑道:“格老弟,那雌儿不知什么来路,长得蛮好看的!是么?”说罢,轻松地哈哈一笑。

朱玲也笑。声,回头去看,只见两船已贴着大船回驶,那少女正跟林源说着话,但一只眼睛,却好正瞟着她两人目光一触,朱玲又向她笑笑,她竟有点羞意地垂下眼皮,不敢再看。

魔剑郑敖轻叫一声,首先纵上岸去。朱玲却并不动弹,等船靠定岸边,这才文结结地走上岸去。

两人在一片细沙地处站定,霎时间,毒歧林源领着三个人走过来,其中一个右手下垂,似曾受伤模样,正是洞庭副帮主银鳝廖潜,吃朱玲施展夺命金针绝技,伤了左臂脉穴。其余二人便是那后来现身的白衣少女和虬髯大汉。他们大概知道了两下过节,故此那虬髯大汉目露凶光地瞪着他们,那白衣少女却是眉尖微锁,似有担忧的神色。

毒统林源首先发话道:“如今已到了岸上,刚才怎么说着,现在就怎么办好了。来,来,本帮主还有要事在身哩!”

朱玲正想举步走出去,魔剑郑敖却伸手虚虚拦住,大声说道:“且慢,我还有一事要问清楚。想我郑敖与洞庭帮素无瓜葛冤仇,何以昨夜屡遭暗算?并且还四下派人守截郑某去路?姓林的你是一帮之首,当然知道是何缘故!”他说话的神情甚是荣做,朱玲立刻明白他的真意乃是要激怒对方,以便毁约混战,心中好气又好笑。

果然毒蚊林源国射寒光,怒哼一声,关于这件事,本是误会,但是洞庭帮帮主林源平生只有一子,名唤林斌,索性不肖,专喜渔色嫖赌,家传的武功,学不了十分二三,却喜冒充矜夸,要人奉承为天下无敌。

前些日子到武昌去,因小故而打死一位老婆婆,被老捕头汤霖逮住,打人死牢内。

当时林斌有点酒意,自报姓名为石轩中,于是立刻传出江湖,惹得武林各派都注目此事,尤其好些年轻气盛而又身手杰出的武林人物,都想设法和石轩中见面交手,以试自己功力。

林派知道儿子被捕之后,心中自然甚急,当然他也知道儿子冒用石轩中之名,却不敢说政,因为凭他的地位名望,竟然有这么脏包不出息的儿子,一定见笑江湖,故此唯有赶快设法营救。恰好湖广总督的宝贝儿子经过,便想动下梁公子做人质,于是以梁公子便可换回儿子?哪知郑敖为了追问德贝勒等是否施恩之人而缀尾跟随,洞庭帮人以为他在暗中保护,便想一面收拾郑敖,一面派人去幼梁公子,哪知两边都失手。

林派既痛心那得到自己真传的侄儿飞鱼刺林洞的惨死,又得到幸而不死的手下回报郑敖的一切,推知乃是近年出道的鬼影子洪都爱徒魔剑郑敖,料是自己看差一着,把那敖误为暗中保护官船的好手。

两边失利,他的气已经受够了,哪知后来碰上郑敖,说话不合,动起手来,又折伤不少手下。如今郑敖出言不逊,他虽明知这是误会,却压不下这口气去解释,怒哼一声,便准备有所行动。

正是事不关心,关心则乱,以毒故林源这等人物,也会因爱子被批,早晚有性命之忧而致做事乱了方寸。银鳝廖潜一看不妙,帮主凭了一时意气,惹下扎手强敌不说,更耽搁了行程,连忙道:“帮主且设动气,姓郑的口出不逊,不过是想帮主动手,便可毁约行事……”

旁边的虬髯大汉嘿地一声,接口道:“姓郑的既然这么猖狂,目中无人,我是局外人,倒要斗他一斗,看他得了鬼影子多少绝技!”

他的声音不小,郑敖可听个清楚;迈步走出来,就指狂笑一声,叫道:“你想见识鬼影子的绝技,滚出来吧,郑某打发厂你,好跟姓林的算帐!”

虬髯大汉曾他一眼,微微摇头道:“好狂的家伙,未知我的来历便先冒大气,神态就跟鬼影子洪都一样,真是有其师必有其徒……”

说着,跨步走出,在郑敖身前站定,四目相峙了一会,猛然朱玲在后面叫一声。

郑敖和那虬髯大汉正在剑拔夸张,一触即发之时,忽然朱玲叫一声。魔剑郑敖回头一瞥,只见白光一闪,朝他飞来,他伸手抓处,将飞来宝剑接在手中。

虬髯大汉国力不凡,稍为一瞥那剑,便知利害,立刻撤出兵器,却是一柄长约三尺半的银销,尖端处附有月牙刃,光芒闪闪,显然锋快异常。

魔剑郑敖哈哈一笑,道:“原来是髯龙劳拱,怪不得蔑视郑某髯龙劳拱沉着脸孔,说道:“你既认出我来历,仍然口出不逊,今日说不得要代你师父教训你一次……”

“住口!”郑敖禁不住怒喝一声:“你们活多一些年纪,便满嘴教训,究竟凭的什么?何况……哼——”他没往下再说,但髯龙劳拱却知道他的意思。那是昔年江南黑道中,他和鬼影子洪都齐名,鬼影子洪都却瞧不起他,几次要寻他较量个高下,却未曾打成,外面的人都传是髯龙劳拱闻风先避,内情如何,只有他自己知道?不过就表面上看来,鬼影子轻功独步一时,单说这一点,髯龙是万万不及。

这刻髯龙当然知道郑敖嘲讽之意,怒道:“小辈无礼得紧,凭你的岁数有多大气候?竟敢在我面前耀武扬威?今日不教你吃些苦头,你永不知对岁数大的人要怎么才好……”话未说完,身后有人微哼一声,声音十分娇软,乃是女子口音,心中一动,知道这几句话不分皂白,把同来那少女也给骂了。

原来那女子年纪虽轻,却是洞庭帮主毒故林源同辈的新扎好手,乃是林源拜把兄弟坡丐的师妹,名唤唐紫琼,因为师父刚刚去世,奉迫命找寻师兄坡丐,只因被丐不知隐在什么地方,故而先来寻林源打听。她和髯龙井不相识,却同时到达洞庭帮主舵,为了要船追上林源,彼此起了点误会,故而备乘一舟。这时唐紫琼听到髯龙这些话,等于是在骂自己,禁不住唤然哼一声。

正当髯龙劳拱转念之时,魔剑郑敖已按捺不住,叱喝一声,身形动处,寒光卷翻而出。髯龙劳拱跨步撤身,避开一招。

毒蛟林源叫道?“劳兄仔细那其的飞剑——”叫声中,两道白光如银龙剪尾,疾袭髯龙劳拱。

劳拱久经大敌,立刻全神贯注,钢铁起处,封住上下空隙,眼见那两道白光宛如自具灵性,忽地分开,一上一下,寻吸抵隙地钻攻进来,连忙垫步斜腾,钢铁急绞,作出欲夺飞剑模样,其实声东击西,忽地一溜银光,疾点郑敖。

郑敖手中白虹剑一领,使出魔剑中杨妙的招数,一式“孔雀剔羽”,斜跨两步,径拦敌人权依,而两口短剑也自腾开位置,回斜急射。

髯龙劳拱知他使的是削金截至的宝剑,不敢像平时那般去钻拿敌人兵刀,又觉劲风疾扑,心中微微吃惊忖道:“这厮的飞剑果然厉害,林源发声提醒我时,我已知必定有独特之处,否则林源即使会发声提示,却料不到有如许威力,就像不必由那厮控制,便会自行攻敌似的……

“他可不知道魔剑郑敖炼就两心度功,心能两用,而这一套本是昔年武林中极负盛名的大剑家万里飞虹尉迟践所擅。只因尉迟跋比之髯龙劳供高了一辈,又未曾遇过,故此髯龙劳供并不深悉其中厉害。

劳拱心中极快地想着,脚下可没闲着,斜踩七星步,急绕开去。郑敖得理不让人,白虹剑如陨星急坠,直划劳拱正面。两道白光也自行尾例攻,一时但见剑气如虹,耀人眼目。毒统林源旁边的唐紫琼也是第一次乍见这等诡橘毒辣如度的剑法,禁不住低声叫道:“好剑”法!”

髯龙劳拱立党不妙,但心神不乱,大吼一声,银销斜翘直撞,铁把敲剑身,钱尖却挂向敌面,一式两用,端的身手高明。郑敖逼得吞剑微闪,风声飒然一响,髯龙劳拱已在这刹那空隙间抢过身畔。

魔剑郑敖身形未转,左手两道白光已自盘空疾向身后射去,手中白虹宝剑划起寒光森森,打左助下穿出去,修忽一转,正好拦在髯龙劳供住分抓开的方位。髯龙劳拱使出全身功力,运内劲猛劲一敲,哈地被响,把削铁如泥的白虹宝剑荡开,可是月牙刀尖已被削去一点。这乃因为髯龙劳拱的内力虽比魔剑郑敖稍胜,但仍未到达保阴无垢那般境地,能够硬生生舍开故人主钊。达坯是旁拱摔出不意地猛执硬抬,使都熬措手不及,否刎却使他内家功力较姓一等,仍不能保征不舍仕邦敖削断兵器哪!

旁迤的唐紫凉冷笑一市,那也的朱玲也大志叫道:“喂,你的兵器是不是坏了?要不要换道一把?”髯尤旁拱听得清楚,但他到底是大风大浪姿近采的人物,心气半鱼也不浮躁,而且决定自己必头以攻》守,方能避开盆空弋舞的短钊的威肌孚下又吼一户,欺身掩扑,施展开锻悠钦十年的“披失球法”,恰如辜地里撑一把银伞,直向广钊邦敖罩下。

白夙朱玲一仍远情形,料定髯尤旁拱旦然成名多年,禅身功力和规俄招致也真不惜,可是耐着以奇亿莫测的钊法着秣的天下万里、虹尉退跋的弟子,他注一攻便糟糕啦。于是心安理得地缓步走出来。

毒蛟林源知她金针品害,以力地要儿旁暗算,挂忙迎将上去,坯未曾开口,朱玲见他虎视既眺的洋子,已明他的心意,立即作十阻止的手势,朗朗道:“姓林的别大惊小怪,我不去出手相助,你以》那小大胡子去赢么?我洞要不要挨一下?”

毒蛟林源迫近一步,改刺斜率指着地,冷冷道:“小华别在口上楫人,我m的一仗也凉开始了吧?”

朱玲哎地叫一孛,*佳摇手道:“不成,不成,我没有兵器,你想拉便宜……”她的眼睛,一十劲儿瞧着唐紫凉。

唐紫技不知怎地,不敢科着她黑白分明的眼光,右手元意中摸摸腰同的佩剑。只昕林源道:“本帝主焉能欺你空手,也收起兵器好了“不成,我没综述拳脚,儿拜仰开始到现在,只线述主钊一徉,我规,那位姑娘你的钊可不可以借拾小弟一用?”

唐紫添一抬眼睛,只兄他死命盯住自己,芳心微功,*曼泛上玟簌,呸了一户,道:“我的钊怎能借策似,你趁早死了远荼心“朱玲格格笑道:“好,姑娘依妙潜改失,小弟完全明白。”迄两句活税得娃薄已根,毒蛟林源怒巽道:“小子你口里别不于不*的,吠,看扭!”身形一曲,在钊那之同,收起又剌,以疋撞掌之式,猛然撞去。

唐货浅也匹一o,身形如行云流水般疾冲,却好被林源先一步动手,巴住去R。

只见朱玲冷美一户,人影日锉,不知如何仄林源掌下占铉,站在唐察*身前,清棋笑赛地庐宫鲈。一颅跑哪份厘帕叵而好受了,一旦B有些哭不得笑不得的味儿,正在份份之仇分冷已低声下气地央求这。“好姑娘,你的剑借错我吧!

过一会儿一定还给你,好姑娘借给我吧……”

a口自床也由到她的活,忽哼半市,身形如陀螺一旋,猛然尤形一式,身驴拿走,火攻朱玲。

朱玲D中唤地一肓,其怏元比地日到唐紫凉后面,生像清她保拍似的。林源蓦然收掌止式,了着唐紫凉。

唐偿玻注刻大竟不是味道,但又不念林源莫名其妙地瞪眼睛,也自狠狠地回叵一眼,受屈似地挽顿脚。

毒茂林源哪知她的心绪,兄她伍不躲开,任得敌人藏在身后,不竟有些愣然,更加瞪眼睛瞧着她。

唐宝琥心中忿忖道:“别人怕你瞪眼睛,我可不怕,你敢瞧不起我?”

只听林源冷冷道:“峡妹你站若干了?作占的耳川自些扭值按。身,回手把主剑撤出来.期地抛缺生珍粗芸仍#_由朱日接住主钊,病口道谢,又冲着林游作小鬼脸,得意洋洋地摔好琊横创。

卖岐林现的气可税不出打什么地方未,蓦地拔出倒勾分水刺,猛拔挥功同,带起丙道寒光,直向朱玲勾划而至。朱玲使牛身法,又同在—沼,笑道:“我有了刻在手,可不怕你啦!”持面向唐紫球一笑,道:“技鲈你真好,小弟永远不合志杞……”税活中,林源的呱刺荏缕遘到她却芈重若挂,鞋描淡圬地避邀。唐紫凉微微吃惊地瞧着她那古怪的身法,一面又满不是味道,却想不起怎祥回宽她几句才好。

只见朱玲展开身法,在方圆三丈之内,宛如鬼魅阳现,瓢忽元常,一任毒蛟林源使摩心帆,坯是截不住她的逃走方向。

达迤捉迷藏般追逐了好一合,那迤已到了立分肚负之财。原来孚髯尤旁拱采取以攻为守的故略寸,那敖也自使出广钊,加之左手两白光,仍能伺了攻故,威力的确惊人。

髯尤元花如何料不到他的招致竟有如是奇亿莫测,自己的“夫球法”本来已是武林一氅,加上救十年功力,差不多已雉逢讨手,哪知碰着了以亿毒着你的剑法,正好把自己克住,一开始便竟得械法的威力展不出,效钦受制,远寸悦不上退却政逃,筒宜也撤不出圈子去。

广剑邦敖昨晚止明天垢打得狠狐,没的一肚子气可找着讨象了,宙起平生技苦和功力,如狂风藤雨般急攻髯尤。

根媾廖漕也是一把好手,远寸见势不佳,心中暗惊邦敖确是不可多兄的后起之秀,一面移步挨近去,右手摸出暗器,准各接血髯九。都敖擅任猜心之木,早就瞧见了法情形,暗中提防。

霎忽同又拆了十余招,广剑邦敖好容易号到破绽,倏然大吼一市,左手两道白光交叉分开,其中一道倒射而下,右手主钊也自一圈一戮,化出一排剑影,却是参差不卉,俨如长短不一的褐冱,由上荡直到下益,俱在钊影之内。

迄一手别税一旁的根鳝廖港和髯尤未曾见道,便都敖自己也不知此钊式奕是孚年万里弋虹尉退跋和碧螺岛主于叔初刘故三日三夜,努以半招儿败的,八碧螺钊法中孛到。远一招原是碧螺钊法中五大毒钊的第三手,名唤“尤尾挥风”,其奥妙毒辣之铨,维以肓侍。

根鳝廖港喝一串,右手捧灶,两支柚节执射而出,只兄白光斜削而下,原耒是那敖分开一文短钊,预防不测,法劫正好未接暗器,却不料廖港一岌两支,于是只打落一支,另一支却仍然疾射而至。

髯尤旁拱做督也料不到敌人年纪荫轾,竟有*种夸天地造化的奥妙来招,妥下情知不妙,自己绝不能全身而退,立地空帆央断,也吼了一肓,左拳呼地打出,拼着手指受京仿,向急罩而下的E剑走去。一面身躯积倒斜穿,银绒上用厚全身内家真力,猛然封柱。

只昕兵刃相交之商,与髯尤旁拱大吼之户,人影倏分,髯尤旁拱已退开六七步。

左手拳夫舒血逆流,右前臂也开了一道口子,手中银*却剩下小?栽。

魔剑郑敖站在原地,两眼瞪着敌人,并不迫缶。原宋他正在局息呼吸,恢复气力。敢伯那碧腊钊法的五大毒到,非有扭住内家造清,不能逅用自如。置到乡放勉强使用,到底也夫了元气。而方才若不是*日廖游的杓清,髯太大概不舍远么便宜退开了。

远坦一吼而分,朱玲佗限一边,左竟都放神色不太财,而且以他猛烈的性格,怎合止步不追去敌人,料是出了盆子,远财恐怕他受到暗算,到底枋自己面子,空下枚卫*重,不再与毒蛟林源获故下去。

毒皎林源此内正追赶得心失火起,手枇盈胸,在交招换式之队,借着身形掩蔽,暗中摸出三支飞鱼刺,准各以毒手仍故。

白凤朱玲不知林源坯有一下明素元比的手手,原来毒蛟林源有十两败俱枋招致,乃是在力耕元功之寸,又下不了台,便寻锁以大摔牌手法特有手分水刺甩出,他右掌中本已暗藏三枚飞鱼刺,迄寸跟着及出,真十神仙碓逃。

达原是十笨主意,因力兵刃脱手,就等于先畋眸了。不道远一招坚然是到了鲍境之吁,政中求姓的手手。达财因被白凤朱玲那天下罕睹的游魂遁法所激怒,自兑效十年威名,竟然荏速数十招,坯摸不着效人影子,迄今人更丢不起。

省下朱玲港返真力,蓦然止步及招,一出手便是玄明十三剑中的招救“蛇侍寒色”,利剑划起任任的剑光,一下子将散人因住。

毒蛟林源已昕到髯花芳拱份畋的吼户,心中更急,达的好不容易等到故人正面付故,坯未不及去察看故人招式如何,蓦地斜同一步,急遗真力,正待将右刺扔出仿人,可是寒光如任竺缭舞,在眼前旋划,冷风侵肌,敢情故人的钊已到了面门。于是不暇攻故,先煤自保,一式“风卷同冈”,改刺斜分旋缓,及摩迅疾狠毒之能事。

朱玲笑一市,鞍替使出玄明十三到,招式锦锦跟上,真如春蚕吐空,没小屡失效。

旁适的唐紫掠大吃一悚,忖道:“远是什么钊法呀?怎地我乩未见道或昕道?”她的奇怪甚有道理,因为地乃是跛丐的仰母返房湮女,自幼孤露,跛丐的肺父三手人熊庄造膝下元子,便收养为女,那寸任这已届八十高龄,便他妻子也七十多少,不久妻子死了,剩下庄造我弄唐紫凉,可是到底自己太老了,便由内外兼修的好友鱼爸山第一位高手天退星昊旭待授技苦,故此唐紫掠案是南天京爸派摘侨弟子。

那天退星昊旭年纪华分比之方今天下同名的儿母朋姬和腊为主于叔初坯要大,和衡山猿扶老,峨蜩赤四子等差不多同财,而克爸派本未也是天下武林中有致的钊派,只因一向股甚出色的同人,于是衰微件久。而天退星昊旭平生深自箱光念晦,除了有限的前华见人曾筑陶名外,几乎荏鱼爸派的人也不甚清楚。

不道近百年升人辈出,像鬼母碧螺岛主等都是青出于蓝,狭倒一派的奇才,索常秘技自珍,外同也就莫知其突,天退星昊旭量也是一代名手,却也不甚了了远些较晚的名家的功夫如何。

唐紫凉深通钊木奥又,但因昊旭固步自开,便也几内有限,所有江湖上的一切,除了三手人熊庄这告坼她一京除年汨事之外,便是八仰兄跛丐儿听得。不述跛丐因她是小女儿家,件多活都不便钿悦,而且仰母还命不想她再人黑道,故此有些秘事便不曾提道,唐紫凉达刻便是半吊子,耐江湖之事又懂又不懂。可是到底是大盗世家出身,比之寻常人自然精明得多。

白夙朱玲可不管她怎祥想,一枝使出言明十三刘,到了第十一式“任虹吐焰”之寸,剑律宛如特空气部开,岂出噢哩尖悦刺骨之奔。送一式便是引岌付方真磁之式,但见钊兆如长虹匝地,横桶一圈,毒蛟林源但堂力不儿心,向右方歪溜跌撞。

唐紫凉姘喝一肓,“看暗器!”玉手挂攸。三克寒星成直襞射出。朱玲失也不回,但见那三京寒星卫尾屯射,离着她不近四五尺寸,条地三粒串珠也似的寒星互相一种,化成品字形斜斜罩下。

没种暗器手法,乃是三手人熊住这仗以成名的“天授地陶”手法,最多的可及出二十四粒,每粒都算准故人步法方位,青我穴道,真似天*地同,神仙维逃。

此刻唐紫掠用的不注是三粒五芒珠,但威力已自不凡,寻常好手也得小心躲避,权知朱玲去也不回,任虹如玉芾横圉中,嘿嘿尖悦之商大作,那三粒疾取穴道的寒星,倏然改交方向,一荏投入伍虹之中,黏在钊上。

唐紫掠不料敌人剥法如是超炒纥佗,根牙暗咬,探手一挺七八粒五芒珠屯射而出,又是在四五尺近,互相一撞,化》举阿毁四面罩下。

朱珍听得只:勤锐,不比等开,便也不敢小戏,手中钊由第十一式“任虹吐焰”化为第五式“鬼眼处贬”,倏然撒起钊花如雪,达一瞬向,毒歧林源呵地一叫,手中取刺已在钊光划臂截碗的紫急情形下,撒手跌下,身形又吃一股塔力猛芾,往一旁跌撞出去,到站定身形寸,只见故人恰好到光忽地致局,自己的倒勾分水刺坯黏在敌人剑上。唐紫凉的五芒球也完全附在剑身,一颗也没掉在地上。

未玲嘻嘻笑着,不去理睬毒蛟林源,一后走向唐紫球身旁,特到达回第她,低市道:“小弟春姑娘的面份,盛了姓林的一命,材榭你的另到……”

唐紫凉接通主钊,条地钊身微震,那些五芒珠和丙柄分水刺都掉在地上。

朱玲一翻身走到广剑邦教身迤,珠敖远的已恢复了十之七八,精神又振宙起来,叫道:“褚老弟,真有你的,我有眼元珠,白抱了好久的心……”

她道:“道儿事情已变完啦,你如袋得没事,我们就此动身。”

“好呀!既然如此,就便宜了姓林的,但终有一日,我要再扯破他的面皮——”

丙人正商量着,毒蛟林源规鳝廖港和髯尤夯供已走找在一起,正是愁眉看汨眼,倍觉不是意思,唐紫家却自千儿在寻思什么,有鱼儿岌楞的祥子。

朱玲看看天色,已是辰巳之交,事然杞起昨育没有睡觉,坯花了杵多气力精神,不禁一陴倦意裘上来,懒侬打十呵欠,半步便走。广钊都熬络白虹主钊回鞘,也跟着走了。

两人走克法片沙地,前面又是户增万因,朱玲时复一下,回失道:“前面不知有路没有,我侗息得寻到官这才易走,本来呢,最好是乘船,可根那些水贼……”

都敖也斟为同意地息共,放眼前望,忽听后面一卑斯唤,两人一同回失去脸,却是唐紫了向他伽招呼。

邓效低笑道:“褚老弟,你的远道来了,她好家舍不得你走哩!”

“的洗,哪有没么容易的事……”她忽然想起自己幽日遇见五奸中财,也是在大革内第一眼瞧见,便芳心蔬漾,不能自己。空下便不悦下去,可是忽然犯了童心,便笑吟吟地走回去。

唐紫凉接到礁着她,流露出不善的神色,但朱玲的眼光一牛劲儿啾着她,使他禁不住稍稍避开她的税利的眼光。

o姑娘唤我们回来生?有什么儿教呢?

再税小弟也正好想求姑娘一件事……”

唐紫掠但堂此人之五丸与在出奇,伊然社为匪嵴驹谒鹨诲?不可,困窘而又疑惑地望她一眼。

朱玲道:“远儿往武昌的路不好走,故此小弟想清姑娘瑛法借艘船代步,船机加倍奉坯,可是别甘人暗算就成了!”

唐禁家噗地笑一市,但堂此人所税所想和所做的一切,都有鱼不通情理。但眼光落在地面上财,心中息有一股税不出的味道。

要知朱玲本来是国色夭香,绝庄群芳,此寸扮作少年毛生,那种俊俏美貌法,可真碓以形容,连广钊邦敖也打心中不肯连述她。

唐紫珠环媛道:“远一竽以后再提,我如今要向你付教几手钊法,如果我也格了,屡有船送你仍到武昌去r她忽然回失瞧着毒皎林源,大车向道:“二哥,我税得可耐?”

毒蛟林源曾签八拜兄铍丐口中,听悦远位小仰妹在钊法上有抽到之效,远刻横竖自己已姿败陴,便多败一次,也是一祥,而且不好骊她面子,却变口并力斗剑,便点头是。

白风朱玲听到要比钊,幻及的眉毛便钟侦在一起,但后未听到口了有船可坐,又得洞庭蒂夫林须克失答允,自缴不去再生枝令,心中大喜,面上立刻涌起笑容。

“远主竟太好了,”地道:“可是……我没有钊可使呀!用定钊财付你太不公平,远洋帕……”她沉吟一下,麸箅道:“姑娘你用我朋友的定刻,小弟伍是使用你的灵钊,远洋可好?”

朱玲的田法,未免太不把寸方看在限内。唐察*焉能不气,可是不知怎地又及作不了。

朱玲逍,“母缴姑娘不反财,就是迄伴决定,”扭失叫道:“喂,你的钊借来用一用!”

魔剑郑敖没有拔剑绪她,却大踏步走上前未,拱手同道:“我是坏效,他是褚忪,姑娘你贵姓大名?”原来他讨白虹主钊珍遍性?哪肯签易借策人用,况且竺毫不知财方来伍,革看林源也肯校承借自己的第朱玲使用。毒蛟林源一愿看得莫名其妙,达市暗单唐紫掠筒直笑活。

度钊邦敖退开之后,便剩下两人持钊讨时在属中。朱玲相社道:“姑娘清光及招,小弟万万不敢侵犯。”

唐紫凉羼屋冤得此人口舌上占便宜,却也元法,占下微微择劫白虹圭钊,震起竺竺白气寒光,确是及反害的神物。

于是技着感震南天的昂日钊法,似慢突怏地平吐而出。

朱玲身形一歪,便到了她身后,忽兄白气如虹,平空卷来,吃了一悚,使出游魂遁法,倏然*拉钊光。

身形未定却受后腋寒风割肢,慌不迭用出玄明十三剑中第二式“储榆取火”,身随钊特,宛如火星四射,挂走三十方位,*才又复正式和唐紫凉付面。

朱玲忖道:“她使的是什么剑法?竟台将我游魂遁法克今正看?看未此女不可娃枇,分必用全力才能赢她!”

唐紫掠心中却大为欣喜,因为她本来暗俱朱玲方才斗林源的那种飘忽出没如鬼魅的身法,料不到京爸派界日剑法却恰好克今正着,立地勇气倍增,腕同暗逢其力抖必,洒出十牧鱼白森森的钊失,猓身直扑。

朱玲心中志怎不安,一式“天狼中矢”,剑光直冲如同屯一犁,儿故人钊尖影中破将出来,可是允得接一式耗力不少,敢倩故人使的是削金截玉的圭钊,她便不得不多用其力,破解散招。于是更是心斗打鼓,知道远一勖股负来料,凶险非常。

朱玲里她使出玄四十三钊中“天狼中失”之式,破去唐紫凉的攻势。可是竟得十分访力,因为一来唐紫掠使的是削金切玉的白虹主剑,二来她的昂日剑法,乃是南天武林第一钊派的桀技,另有威力神奇之效。朱玲并不知道付手钊法如是利害以及来拓,禁不住心中志怎起来。

唐紫掠其突并不比她好多少,因为方才那一式本是品日剑法最为?反害的三大追魂剑之一,每一招都有荏坏三式交化,可是空她使出第一招财,已被故人破开,下面荏牙的式于宽技不下去。

述情形和空日纤剑吁,天握基吴旭傲然告坼地的活不符。某旭姿日税,只要她功力较深,使出注三大追魂钊式任何一式,都足以使故人亡件乐顶,高明的且不一定死仍,最少也得送升十丈人文近。然而*在钊式刚刚用上,臣被敌人被解掉,下面的交化竟使不出来,远教她焉能不赅。

两千人迪刻都及为小心地耐瞧一眼,冱步益旋。旁迤的几十人在遗剥财分台之同,已觉察出玟方俱有力稚之扯,远一属正是旗鼓相空的所糸,于是都不由得紧张起来。

毒皎林源那么冷峻的面孔上,也忍不住流露出损心焦灼之色,低市模糊地道:“真想不到她竟有如枰身手,我侗都老了,英雄愿出少年……”髯尤旁拱却病不在意地睁眼去瞧斗钊。

场中两人倏然由分而合,只见唐紫冢玉臂摔锉,激起白虹千道,钊风如竺,却是冷侵肌趺。

朱玲沉气凝神,拿捏的候,侯得钊光罩体,相差不述黍米之同,条然身剑合一,迅疾地八钊气如虹中冲上半空,只听唐紫掠惊噫一户,也自化作白虹一道跟踪飞起,恰似是街房而弋的丙道到光。

两下离地的有两丈,忽见朱玲翻剑一未,唐紫掠也自抖开圭钊,映起千重到气,两钊一触,朱玲身形如飞絮受风,鞋飘飘又上升了效尺,唐紫凉却扶着一溜白光,疾污下地。

毒蛟林源等都看不清楚,以力库紫掠受仍,一芥把心提到腔口,定睛看寸,唐紫族面色紫弭凝重,稳立地上,钊尖微吐,等候敌人落下。

白鼠朱玲任嘛一车,钊光一划而下,在快要到注敌人那一囚同,手中钊已交了几效方位,虚突莫测,远一式原是玄朗十三到中的“黑欢犁田”的交式,板是朋毒辛辣。

唐紫球似是知道屏害,不敢勉强去破故人刻式,白虹剑铨然猛挥,宛如平地涌起一株火村银花,拍身拒故。远正是昂日剑法中三大追魂到之一“魄意穹碧”之式,一荏三十回坏文式,便涌出万朵银花来。

朱玲但允敌人竟元半容空隙可寻,剑失一触故人视光,已自飘然落在一旁。

要知天下元沱哪种秘例钊法,都舍在有意元意中遇到相生相克的情形,再加上使钊的人本身功力枇智园田等多件,便开出各种不同的结果。

抱起南天正宗钊派的鱼谷钊法,比之去明十三钊,正好是各不相克,每省唐紫徐使出品日钊法的莱招财,朱玲息能履险如夷,可是朱玲第十一式能引发磁力的妙着,却也天法使开。

要是她达末后两式都去使,能够生出正反先后天其滋引力,则元花如何唐紫凉非立败告因不可。此刻一则两人年纪相若,星然朱玲较之功力力保,但其他方面都差不多,而唐紫家更肚在持有威力及大的圭钊,抵消了功力相差之必。眼看法一茴拚斗,定是两败俱份的桀局。

魔剑郑敖本身是使钊的好手,不意看到西神你霸武林的秘侨剑法,禁不住趺趺欲拭,很不得也斗一场。

一方面又知道朱玲元克敌制肚的把握,手心里不允捏住一把冷汗。

违肘属中朱玲唐紫掠又由分而台,各展师门秘技,拼特起来。一寸钊气致备,日月元光。

尔多人影迅如鬼魅,疾若讯风地起落迸退。朱玲展展扶起一溜刘光,冲述故人钊同,却息不同钊刃相触之幸。迄两人饨是以师门元上剑法的奥妙,作那舍生忘死的斗钊,由此也可兄出达两家钊法奥妙之铨。

足足拼斗了一十财后,天色已到了已午之财,田光渐渐强烈,免然在远秋寒寸市,并不妁熟,却映射出万道钊光,白气漫天撩同。

朱玲强自提任真气,却知道自己内力消耗述甚,不能久持。耐方唐紫珠也是生平第一次逢着如是强政,她功力本不及朱玲,故此真力消耗的情形,不见得比朱玲好到怎徉。鼻翅儿煽功着,香汗已微微涔出额回。

正在斗得确解碓分,丙人都像绮上虎背,不能奚手。忽然湖泊凄耒洒庭帝瞽哨及叱日之内,咽了在在所系的两人元暇分心之外,其余的人都一弃份然顾视。

只见一艘改桅扭直向岸迤口耒。帕首站着四五千人,都一弁直着眼睛睦S岸上,8情是那彩口口天的钊光扛影,犯他仞吸引赳来。

另失其中一十中年人大内招呼逍:“在下是荆楚拍兼,扶道此钦,口见白手比钊,故此前来巴仰秘技,并元他卖……并且立刻高开,清勿保全!”

拍兹派是**出名的古林一支,自八荆楚三太保院退之后,便是云梦双侠最负盛名”遂自称刘兼的正是云莎改快中的老大,和洞庭帮素份是河水不犯井水,互胡同名。

毒皎林源一听是云兹尺快,便及出晋令,刚好特E棹阻截的帮企止住……那艘玟桅船特眼便靠在岸改。

船上的人遵守规矩,没有移功分毫,其突地侗靠岸已娶不台,只因件着柑楚派在湖*铨效都有交情,又却不述他二弟子穿章苦苦央求,困为留章曾八衡山猿任老芈道猿公钊法,成》荆楚派最近唯一出的其葩。

他仞在湖面看到岸上正有人斗剑,钊法之亿奇和迅疾,尚直前所未见。尤其羿章以到擅全,更是兄错心喜,于是忍不住苦苦央求。同寸划兼本人也心功不已,想见恨兄很是哪里的高人升土,于是一径吸赴未。

迪刻知道一方是洞庭帝的人,另一方可不知是准,禁不住悄悄逦:“奇怪,洞庭帮几寸有远么硬的钊手?看耒我和林源达一辈也得址一失。那一十又是淮呢?他仍身形太快了,看不清面目。

咦,那是……

“他本想视出“那是什么钊法”的疑向,可是终于矜持地忍住,不好意思税出来。

努章全神贯注,竟然看出一东端倪未,政情告年随着仰父往前山拜见远任老,那猿长老本是衡山派顿果俚存的老前辈,荏云梦玟夫的师父荆楚三太保那佯房害的人物,也较之低了一辈,远猿夫老的年妃口份可想而知。

荆楚派本是衡山的支派.健妖老自己物色了多年,灶没有升到一千能侍猿公钊的人,造寸见到装章,便十分八喜.江为他的心木品行以及天资,都可倭这稀世的钊法,于是留他在衡山七年,除了用天弁洗毛代髓;扎下内家根基之外,那套钊法,已签倾囊待始他了。

留章下山不久,人家便送了十弋猿的掉兮荣他,而他因》跟了孙长老几年的缘故,反而八得武林罕见的古老品日剑法来,可是仍不知讨方的道路是何采伍。

白凤朱玲久故元功,“暗自着急,估量自己已不能支持多久,暗悚寸方华髡那套剑法的力量,便使自己玄明十三剑不能一气呵成地施展,那最房害的真磁引力老是元法使出,再违烊耗下去,势必力厚而败。于是匆忙的眉毛紧节在一起,眼珠说翻,想着用什么桅什。

忽然改方都地缓杵多,元复这才人影疾闪的情势。敢情是限光强烈照耀之下,两人都同财讲得气乏,便抬不住耀目的钊光,不知不境都缓慢了。

朱玲眼珠一特,决定冒险使坏,以便未畋致人。就在旁迤人拒心害怕之财,忽昕朱玲清喻半市,刻光刺空而起,修然打十屯同般倒射而下,唐紫滚奇起真力,使出“魄是穹荀”的追魂剑法,平地冒起一株火材规花。只见朱珠吐钊一刺,忽然身形走在半空,原来远刻尔钊相交,黏在一起,情形就像唐紫预把她幸在半空似的。

庆钊邦放叫市不妙,想不出何以朱玲金落在迄种圈套之中,因》迄刻迪得理方乡用内家其力拼命不可,只要先撤钊,便危个万分,而朱玲缴然内力较肚,但急身半空,已吃了大兮。唐紫掠心中大喜,自知已占了上夙,内家里力八白虹主刻上侍出去,更免儿心如意,剑身上微微震功,和朱玲微震的圭钊相勉,及出*微而刺耳的车音。

两人四目互枇,朱玲是失下脚上,车手持到支任,远肘忽地向她蹙眉苦笑一下,大有元可奈何的徉子。

唐紫珠芳心一功,禁不住眼皮微垂,目光板快地同开一下。

朱玲已抓住税金,辜然用全力下汪,唐紫珠淬然一惊,也拼命返全力支撑住,眼睛中露出怨<,狠狠瞪着朱玲,脚下却受不住力援援骊起口子。、、。-一白了大丰十口子,朱玲忽略沈鲫腊续,唐茨*但免那强烈的田光医r她的口日必”直射火口目申P*由一片光形……自风采跨口炮一户祚口位口cq邱已日升*钊,鼠身下地。唐紫功兖着踱供的反卢,田羿数尺,字中白虻立钊使出昂B钊法中第三手迅口口注i。永犯拾隆兀缅颅,匆张还作g生,扶住全身。-”,再卖糸口日幻口开手。一钊先划起一道任虹,匝地打小大圈,竟是第十一手白田钊法“任虹吐焰”的招数,那真由引力里然灾出,陛嘿Q叻We。唐宝瑰夫市一叫,趺撞出因子去,手中圭钊已社朱玲黏在口上,逐口晁蛇仄口功。

这几下功作悦卖财,其奕不可指症之同已姿使完,广到那裁占兄朱玲落地财,狂未及脱口次呼,唐紫凉已失钊跌撞开去。

注一来不但毒皎林源髯尤芳供与及根鳝廖港三人大惊失色,使湖迤虑上的田章也禁不住脱口家噫一串,决深佩服朱玲的枇智和前后那一手全钊。

它凛羿章一手按在剑把,回眸同道:“师父,徒儿想去和那人皎口几手,未知师父可允杵否?”

划并低叱一户,、猿度章立刻垂下玟手,不敢做市,但仍掩不住面上的渴望的神情。

划兼感杷法人一眼,一小是大弟子余宏,以及衡山派的榭超。远人8起来是和刈兼同辈,但年纪较篦。他们面上都露出同情娑章之色,却都不敢魏什么活,敢倩他侗都以E猿容章得到滚长老倩授为光茉之事,恨不得他昱昱身手,为本派挣鱼面子。

刻兼道:“我并非胆小投你,可是我个身上有事,而且此人看来出自名家,饱非等困,你元必姓把握……”他忽然停口沅吟一下,若有所悟地除着裟章,再道:“此人怕比石轩中不相上下,你去斌弑吧,但税活要田俎鱼,别胡乱开罪人……”

*章大者逖望,行了一札,答血着便跳下岸去。训兼悄悄哎口气,寸效超道:“章儿自乩孛成剑法,老是想碰一碰使钊的名手。远香我们往武昌去,怕也未能和石轩中交手,就社他伍等一番也好飞猿留章身形震功,宛似良叙跳抑,眨眼同已到了沙地。

白风朱玲垂钊柱地,暗中祠气休息,产钊邦敖站在一旁,持着自己的白虹定剑,宝呱地看着朱玲。

兄渡争章一后走到毒皎林源等人面前,拱手道:“它下是荆楚后华史章,只因遗才得凶炒兹人寰的斗剑,故而心喜,急欲向那一位兄台讨教寸招,未旬全否妨碍兹主之事?”

****ww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