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纵欲返古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10章

第210章

一辆马车慢吞吞的向灵州城驶去,马车驾驶座上坐着两个娇艳的女子,两人脸蛋绯红欲滴,彼此的眼神亦无比的羞赧,要是稍微有经验点的人看到满面春风的她们,必然了解是怎么一回事!

而马车内,挤坐着三个人,一个下身仅围着一件女性袄子,上身赤裸裸,他身边坐着两个绝色美女,一个圣洁高雅,另一个成熟美艳,她们和外面那两个驾车的女子差不多,都是脸蛋儿红扑扑、水汪汪的眸子明亮却含羞,鬓发散乱,体态妩媚,正是饱受聂北摧残的凤凰和凤鸣倩师徒俩!而外面那两个自然是凤凰的另外两个弟子!

师徒俩在这时候被聂北一左一右的搂抱着,多少有些难为情,可刚才那样荒淫后,她们多少还是能接受聂北毛手毛脚的!而且她们现在身上穿着衣服了,也不是那么羞臊了!

一路来她们道也和聂北说了不少话,聂北斜着身把头偎在凤凰高耸的胸脯上,软绵绵的好舒服,凤凰红着脸,想推开他又不忍下手,就这样让聂北腻着!

聂北闭着眼睛想了想,不无担忧的道,“倩儿说的不错,凤凰你准备也不错,不过《天旗》到底是谁夺走的我们都没有亲眼看到,更没有什么证据,即使你猜测十有八九是华山派掌门人上官奇夺走,似乎也奈何不了他!”

“那……那就这样算了吗?我们辛辛苦苦好不容易才寻回《天旗》,难道就这样为他做了嫁衣吗?”凤凰不忿的哼了一声,想想都觉得憋闷,不由得把怨愤洒到聂北的身上,娇声嗔道,“都怪你,要不是你我怎么会中了花非花那老淫贼的……的毒呢?都怨你!”

“你还敢怪你夫君我啊?”聂北不管听这话羞红了脸的凤凰,接着道,“你把你夫君我软禁了一个多月,又要挟你夫君我下谷底去冒险,九死一生才上到地面上来,你又发飙,想谋杀亲夫,要不是花非花出现,你夫君我现在都死在你手上了,哪还能和娘子你春风一度呢?我们应该多谢他才对!”

听聂北开口闭口一声夫君,凤凰又是羞又是怒,亦有她不愿意承认的欢喜,不由得轻哼一声,啐道,“我还未决定要不要杀了你洗清你带给和倩儿她们三个带来的耻辱呢,你再在这里得了便宜还卖乖看我……不杀了你!”

凤凰那春情犹在的脸蛋满含妩媚的风情,色厉内荏的娇嗔不但起步了威慑的作用,反而有种娇嗔薄怒的味道,打情骂俏也不过如此!聂北不由得嘿嘿直笑!

见聂北毫不在意的淫笑,凤凰恼羞成怒的把他推到凤鸣倩那软绵绵的怀里,恨声道,“你……你再笑我……我就杀了你!”

聂北就势抱住凤鸣倩软绵绵的身子,半真半假的道,“倩儿,你师傅好凶,你夫君我好怕好怕!”

凤凰见聂北厚颜无耻的样子她恨得牙痒痒的,但叫她对和自己有合体之缘的男人出手她还真下不了手,其实她心里也勉强认可了他是自己的男人,只是一想到她和凤鸣倩她们三个是师徒关系,她就很是难为情!

花月阁四个失身给聂北的女人中,凤鸣倩是对聂北有爱后才失身的,所以她的心态调整得最好,见聂北装模作样的样子她不由得白了一眼聂北,没好气道,“你怕的话就安分点,别乱摸,坏蛋!”

聂北讪讪的收回抚摸凤鸣倩酥胸的大手!

凤凰羞愤的哼道,“我看他就是个小淫贼,和花非花那老淫贼一样,都不是什么好货色!”

“我和他可不一样,他淫而无道,而我呢,色却知道疼爱自己的娘子,寻遍大赵,我真看不到还有比我好的男人了,咦,你们什么眼神啊?不信啊?那好,我再疼爱一下两位娘子……”

“去死!”凤凰恼羞成怒的推开腻过来的聂北!

聂北自然知道凤凰对糊里糊涂失身给自己还有些不适应,所以他没有再逗她,色迷迷的样子瞬间变得正经起来,让凤凰和凤鸣倩以为看错了,芳心一阵错愕,谁也把不准到底哪一个才是聂北!

却听聂北接着刚才的话题道,“还是刚才那问题!”聂北正正音道,“虽然我们无法光明正大的寻上门去要回《天旗》,但我们还可以通过别的办法拿回来!”

“什么办法嘛?偷?抢?”凤凰对丢失《天旗》很是恼火,本来就强势的她丝毫没有给聂北面子!

聂北神色不变,颇为认真的道,“你还真说对了,偷和抢其实是最直接的!”

凤凰没好气的哼道,“坏蛋的手段都好不到哪去!”

聂北不接她的茬,转而道,“其实我们也有优势,就是那黑影人并不知道我们猜到他的身份,这就为我们想办法提供了着力点!”

凤鸣倩认可的点了点头,凤凰也陷入了沉思,倒也没有出声顶聂北了,而是接着聂北的思路道,“怕就怕他把《天旗》里的内容抄录下来啦,到时候我们是拿回了《天旗》,可祸患还是留了下来!”

聂北目光柔柔的望着凤凰道,“一个人的力量无法扭转很多东西,要是和你说的那样,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我们尽力了就对得住天下人了,不是吗?”

凤凰被聂北温柔而灼热的目光望得一阵忸怩,芳心有些发慌又有些悸动,好复杂,不由得别过头去躲开聂北的目光,幽幽的道,“那你说该如何才能快一点夺回属于我们花月阁的《天旗》呢?”

“我现在也没办法!”聂北很光棍的道!

“……”凤凰和凤鸣倩差点被他气死,说了半天,头头是道,她们还以为他想到好的办法了呢,谁知道……

“你们不要这样子看着我,我也不是神仙!”

“我看你的内力比我的高出不少,潜入华山应该不难的……”凤凰轻声道,“被发现了也能轻易脱身!”

聂北苦笑道,“我要是能轻易脱身就不用丢掉《天旗》啦!”聂北接着道,“我虽然有强横的内力,但我没有一招半式,再多的内力也没有发挥的余地啊!”

凤凰奇怪的道,“那你一身的内力哪里来的?”

“机缘巧合而已,可能因为我是异人的原因吧!”聂北觉得异人这个身份是个很好的挡箭牌,于是搬了出来!

果然,凤凰不再追问,既然是异人,自然是有异于常人的怪异之处,也就不奇怪了!

“那我们回灵州后该怎么做?”凤鸣倩插嘴道!

“走一步是一部呗!”聂北沉道,“但不管怎么说,总得有人上华山才有机会拿回《天旗》!”

凤凰闻言片刻,忽然出声道,“有了,现在入夏,入秋后华山派会有一批老弟子下山历练,从而在夏末的时候会对外招收资质良好的弟子,我们可以派一个机灵的人卧底进华山弟子里,从内部从事会事半功倍的!”

凤鸣倩双眼一亮,拍手道,“师傅这方法好,可是派谁去呢?我们花月阁核心弟子都是女的,外围那些人虽然都是男的,却未必忠心,特别是面对《天旗》这种可以改变人一生的宝物,难保派去的人不生异心,或许偷偷抄录一份,那可就不妙了!”

左思右想,师徒俩都想不出一个好人选,最后她们明媚的目光齐刷刷的投到丝毫不上心的聂北身上,聂北不由得打个冷颤,失声道,“你们不是想让我去吧?”

凤凰嫣然一笑,赞道,“真聪明!”

凤凰难得一笑,那笑容俨然冰山融化,犹如春回大地,好比圣母展颜,聂北不由得有些呆了!直愣愣的目光直把凤凰看得脸蛋生晕,难得的笑容敛去,换上一脸的羞意!

凤鸣倩不由得嘟囔道,“呆子!”

聂北回过神来,目光却没有收回,反而色迷迷的盯着凤凰那丰满妙曼的身子,饱满坚挺的乳峰微微颤颤,把柔软的罗衣撑起,形态诱人,玉腿笔直,紧紧并拢,坐在那又是端庄又是娴雅,贵妇的气质蕴含着初为少妇的风情,神仙都为之心动,别说聂北这对美女没有心防的色狼!

凤凰北聂北盯着周身不自然,忸怩着哼道,“你……你看够了没啊!”

“这辈子都看不够!”

“我不想听你鬼话!”凤凰芳心微甜,却表现出没好气的样子,轻声哼道,“我只想知道你肯不肯去华山做卧底?”

“不去!”

“你……”

“除非……”

凤凰见聂北有邪邪的盯着自己身体,嘴角露出坏坏的微笑,她不由得颤声问道,“你……你想怎么样才肯?”

“我想什么娘子很清楚的!”

凤凰哪里不清楚聂北想干什么呢,“我……我不知道!”

聂北一本正经的样子说道,“那好,今晚娘子到我房里,我悄悄告诉你!”

凤凰羞赧的眸子仿佛能溢出水来,银牙轻轻咬住红润的下唇,没有回聂北的话。

马车很快便到了灵州城城下,城门一大队兵丁在戒严盘查,见这么一辆马车驶来,都尉正想带人上去盘查一番,马车车窗深处一直玉白的手,手中握着一块金牌,他肃然起敬,带着一群士兵直愣愣的跪下去,诚惶诚恐的行起大礼,马车丝毫没有停顿,直直的驶入了灵州城!

见马车驶远了,一大头兵忍不住问道,“头儿,马车里的是什么人啊?”

“大赵能用皇上御赐金牌开路的人就那么几位,具体是谁我也不知道,不过不是我们这些小的惹得起的就是了!”

“这金牌不错!”聂北盯着凤鸣倩手中的金牌道,心里却在猜算这块金牌按白银折算能卖多少钱!

凤鸣倩要是知道聂北这么猜想的话估计会拿皇上御赐金牌砸碎聂北的脑袋才解恨!

马车停在夫人团花月阁一处秘密大宅里,四个女人虽然走路不太方便,但好歹是练武之人,比一般女子强多了,聂北跟在她们后面,看着四个滚圆的翘臀一扭一摆的,心跟着痒了起来,在想,今晚凤凰会不会来自己的房间呢?

不过现在不是晚上,一切都不可知!

聂北洗了个澡,凤鸣倩带他到客房!

“你好好休息吧,这些天来你都没好好休息过!”凤鸣倩芳心全系在聂北身上,不过孤傲惯了的人,温柔的神态无法在言语上表达,语气难免有些干练,少些温柔!

聂北真的有些撑不住了,被软禁的日子别说了,下到峡谷底的几天,聂北还真没怎么休息好,此时此刻,软床香枕在目,困意袭来,就差极个哈欠而已!

聂北转身把凤鸣倩香柔柔的身子楼如怀中,在她白里透红的脸蛋上亲了一口,不无依恋的道,“倩儿,留下来陪我好不好,我想抱着你睡!”

凤鸣倩眼波流转,娇媚的神态有些忸怩有些意动,但她不敢保证那坏蛋会不会再折腾自己一次,下面的小妹妹初次承欢,现在红肿不堪,火辣辣的痛,她是实在承受不起再一次的恩宠了,为了以防万一,她轻轻的摇了摇头,轻声道,“你要好好休息,可不能再想做坏事了!”

“我能想什么坏事啊?”聂北冤枉的道,“我很单纯的想抱着倩儿香馥馥的身子睡而已!”

“等人家……人家下面好了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凤鸣倩水汪汪的眸子带着几许羞意,睨了一眼聂北,好声道,“现在你抱着枕头睡吧,死相!”

佳人翩翩而去,留下一阵香风,聂北惘然若失,望着空荡荡的房间,不由得有些苦笑!

聂北一觉睡得很香,睡得很甜,当然,也睡得很死!

夜幕刚刚落下的时候聂北终于醒了,朦朦胧胧的伸个懒腰,一个香柔柔的身子就扑了上来,带着一阵泌人心脾的相逢,一双轻柔的手搂住了他!

聂北这才醒醒神,才发现,房间里站了好几个人,有清瘦绝丽的小蕙姐,她一身素衣,红颜清丽,似乎瘦了,宽松的衣服穿在身上显得越发的单薄,她见聂北望过来的时候眼睛微微湿润!

在小蕙姐左边的是一身火红色霓裳的蓝火,正如小玲珑所言,这火鸡的打扮还真没变过,一直都是火红主调!不过她的美丽也从来没变过,依然是那么的热辣那么的让人惊艳!

右边是罗衣绢裙的知州夫人苏瑶,她难得穿出如此有女人味的服饰,虽然少了些英姿飒爽的味道,却也多了点良家妇女的温婉于恬静,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

而火鸡和小田夫人苏瑶身边又各自站着一个人!

火鸡的左边就是小玲珑了,小玲珑似乎长高了些许,出落得越发水灵,站在那里给人一种亭亭玉立之感,俏皮的双丫髻下是一张粉致致的脸蛋,亮晶晶的眸子一眨一眨的,既娇憨又单纯。

小田夫人右边站着的是田甜,她也清瘦了不少,目光欢喜的望着聂北!

见屋子里这么多人,而且都是美女,环肥燕瘦,好不养眼,聂北心下有欢喜又温暖!

而且怀里还有一个,是谁呢?

聂北不由得低头一看,而她也昂首望来……

一张仙女的容颜映入聂北眼脸,正是温家三小姐——文清妹妹。仙女双目喜含泪光,勇敢的打量着让自己牵肠挂肚两个月的心上人,激动之下她早已顾不得身后那几个女人的目光了!

聂北就不用说了,本来就是厚颜无耻的家伙,仙女投怀送抱,他哪有放过的道理,一双大手情不自禁的拥着温文清玲珑浮凸的身子,几个女人识趣了走了出去,小玲珑兀不知觉,还想和聂哥哥说说话呢,可火鸡却半拉半抱的带她出去了!

当火鸡最后一个关上房门的时候,温文清才从激动着醒过来,想起刚才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主动依偎在聂北怀里,她的脸蛋唰的红了!

聂北温柔的亲着温文清光洁如玉的额头,温柔的道,“你怎么来了?”

“人家……想你了!”温文清目光幽幽的望着聂北,“两个月了,人家没有你半点消息,整天牵肠挂肚的,要不是人家听到消息的话人家还迷迷糊糊什么都不知道呢,一知道你可能在灵州人家就来这里了,在灵州城寻找你的下落,你倒好,躲在花月阁这些女人堆里逍遥快活……”

说着说着温文清的眸子就盈满了泪水,仿佛随时要掉下来,聂北立即投降了,“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清儿说东就一定是东,说西也必然是西,指鹿为马那也必然是马……”

温文清破涕为笑,脸色一红,嗔道,“人家才没有那样蛮不讲理呢!”

是的,温文清知书达理、温柔素雅,修养可比聂北好了不知道多少倍!她除了帮家族打理生意外,就是和几个好姐妹聚聚,绝不会蛮不讲理。要说聂北内心深处觉得最对不起的人是谁的话就是温文清了,因为在聂北心里,温文清才是他正牌的女人,虽然有些东西没确定下来,但她在聂北心底的地位可是无可替代的,但他和她却是聚少离多,而且给予她的关怀也实在少得可怜!

温文清见聂北没有出声,凝望过去,见到聂北目光柔柔的望着自己,就这样一眼,她觉得这些天来的担心和焦虑都值得了,她软绵绵的腻在聂北怀里,甜蜜的把头枕在聂北肩膀上,似乎不经意的问道,“北,我娘的寿辰过了!”

温文清在聂北刚才睡着的时候和凤鸣倩有过交流,也知道聂北为什么会消失两个月,在这里她没有问,这就是她的聪明之处,如果聂北想对她说的自然会说,不想说的话那么她问到的答案和凤鸣倩说的也差不多!

她只是不经意的样子说道,“北,我娘的生辰过去了!”

聂北当然知道自己错过了温夫人的生日,一切都是凤凰软禁自己的错,“是啊,我未能参加岳母娘的寿辰,想想都觉得可惜!”

凤鸣倩见聂北不明白自己的意思,她言语不由得有些幽幽起来,“我心媚姨妈又婉转的和我娘提起我的婚事了!”

温文清的心媚姨妈自然就是柳小城的母亲、温夫人的妹妹温心媚,想不到她在温文清明确的态度下竟然还不死心,她倒和她儿子柳小城一样,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呐!

温文清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聂北还不明白刚才她说那句‘我娘生辰过去了’的意思的话聂北真应该找块豆腐来吃然后噎死算了!

聂北情真意切的把温文清软绵绵的身子抱得紧紧的,歉声道,“清儿,上次我答应你在岳母娘生日的时候‘飞’去祝贺然后顺便提亲,但阴差阳错的错过了,这次回去我一定亲自提亲去,把我的宝贝娶回家去!”

温文清见情郎能明白自己的意思,又听聂北的承诺,她芳心甜若喝蜜,大大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樱桃小嘴的嘴角翘了起来,白里透红的脸蛋怎么也隐藏不住那甜蜜的微笑,但嘴上却忸怩不依道,“你以为我娘就那么容易让你娶我啊,就算我娘同意了我还不一定答应嫁给你这个没良心的呢!”

聂北暗道:女人啊,都心口不一!嘴上却很认真的道,“清儿不答应也不行,谁敢娶清儿我就杀了谁,清儿最后还得嫁给我!”

“霸道!”温文清虽然很想装得不在意,可怎么都忍不住那醉人的甜言蜜语,发自内心的甜蜜全部写在红扑扑的脸蛋儿上!

“谁夺走我的清儿宝贝就好像夺走我命一样,我当然和他拼命!”聂北的甜言蜜语已经炼化得炉火纯青了!

“人家除了你谁都不嫁!”温文清昂起头来目光灼灼的望着聂北,“好记得在楼船上我说的吗?”

聂北当然记得,那一晚,一位仙子把断发和玉佩缠在一起交到自己的手中,就好像把一个女人一生的幸福交到自己的手中一样,他今生无法忘记!

聂北坚定的点了点头,“当然记得!”

一对情人在房间里卿卿我我,时间倒也过的飞快,直到凤鸣倩在房门外叫去吃饭才分开!

晚饭过后,蓝火和小玲珑告辞了,聂北送她们出门口,一时间却不知道怎么开口!

虽然和蓝火有过两次大的同生共死经过,彼此心底估计都存有对方,但始终有层薄薄的窗户存在,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捅破!

蓝火见聂北目光柔柔却不知所措的样子,那样子就好像腼腆的男生见到自己暗恋的女生一样,她笑了,笑得很妩媚很火辣,她附在聂北耳边用魅惑的语气道,“我得回去圣女峰重建被白莲教摧毁的幽幽教总坛,等我忙完了就去找你,你得有心理准备哟,我会赖上你的唷!啵!”说完后蓝火在聂北的脸上留下一个火热的吻!

小玲珑眼皮一眨一眨,长长的睫毛一颤一颤,很好奇的望着她火鸡姐姐在聂哥哥脸上亲一下,她也大模大样的走过去在踮起脚来在聂北另一边脸上亲了一下,见聂北愕然的样子她‘咯咯’的笑了起来,娇憨的对聂北道,“聂哥哥,这次玲珑就不要你给我一个小小玲珑了,下次记得给我个小小玲珑唷!”

“……”聂北一滴冷汗冒了出来,偷偷瞄了一眼蓝火,见她猜不透小玲珑话里的意思他才微微松一口气,慌忙含糊的点头,生的小玲珑那藏不住东西的小嘴儿再冒出点别的东西出来,那可惨了!

看着蓝火带着三步一回望的小玲珑走了聂北才转身回屋,

月亮爬上树梢的时候苏瑶和田甜也走了,温文清没有走,宋小蕙也没走,她们是温家的女人,一起来的,自然是共同进退!不过温文清这些又担忧聂北又得打理偌大的温家生意,她累坏了,在聂北温暖的怀抱里睡着了!

凤凰和凤鸣倩师徒俩刚刚受到‘重创’,也需要休息,早早就睡了,偌大的宅子也就休息充足的聂北是精神的,当然,那些躲在黑暗里警戒的花月阁弟子不算!

他帮睡得甜蜜的温文清盖一张薄毯后走出去!

大宅深深月如勾,偌大的宅子反而显得有些冷清!

不过,正如多夜的路都有人走一样,总有那么一些人是睡不着的,聂北见不远处的另一间客房灯火还亮着!那是小蕙姐休息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