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纵欲返古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11章 宋小蕙花再开

第211章 宋小蕙花再开

聂北悄悄靠近,门竟然没上锁,轻轻推开一点瞄进去,只见穿着水粉色睡衣、宽松丝绸亵裤的小蕙姐单手撑着粉腮侧着头目光呆呆的盯着桌上那盏油灯,摇曳的灯火照得她那清瘦了的容颜时明时暗!

聂北直了直身,然后敲了敲门,敲门声惊醒了发呆的宋小蕙,“谁啊?”

“小蕙姐,是我啊,可以进去吗?”

是他?聂北的声音宋小蕙这辈子也不会忘记,她又惊又喜,快步走过去打开门来,聂北还未来得及走进房间她就扑了上来,乳燕归巢般投入聂北的怀里,接着聂北便听到一阵嘤嘤咛咛的抽泣声,聂北愕然,心想:怎么好端端的就哭了呢?

待到宋小蕙情绪平静下来后聂北轻声询问道,“姐姐,怎么啦?谁欺负你啦?”

宋小蕙又恢复了大姐的威严,轻轻挣开聂北,没好气道,“就是你个没良心的欺负我!”

“……”

宋小蕙见聂北讪讪的站在外面便轻嗔薄怒的哼道,“还不进来,发什么呆啊!”

聂北依言走了进去,宋小蕙轻轻的把门掩上,转过身来的时候被聂北一把抱住,聂北身上那熟悉的气味和温暖的怀抱让她芳心安宁,她象征性的挣扎一下便心安理得的依偎在聂北怀里!

“姐姐,我好想你啊!”

“想你那些女人吧!”宋小蕙不依道!

“你也是我的女人啊!”

“我是你姐姐!”宋小蕙纠正道。

“也是我女人!”

“哼,你还知道我是你女人啊,这些天连个踪影都没有,害我白担心这么多天,要不是文清告诉我的话我还以为你死在那些女人的肚皮上了呢!”小蕙姐的嘴巴依然那么的锋利!

聂北苦笑道,“我也不想啊,我多想天天抱着姐姐香柔柔的身子啊,都怪花月阁那些可恶的女人,把你男人我软禁了!”

“哼!”小蕙姐不买账,娇哼了一声,接着哂道,“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吃饭的时候和那姓凤的师徒俩眉来眼去的,一看就知道你日子过的滋润非常,在温柔乡里都不想回家了!”

“我看见每一个美女都这样的啦,我看姐姐你的时候也是眉来眼去的啊!”聂北插诨打岔的本事可是一流,他附在小蕙姐敏感的耳边邪邪的道,“甚至想把你给吃了呢!”

暧昧的话语让宋小蕙娇躯一阵臊热,清秀的脸蛋泛起两朵红晕,好不容易才镇定下来,聂北却不老实起来了,一只大手搂住她几可折断的柳腰,另一只大手滑了下去,隔着柔滑的丝绸揉捏她越来越肥大的美臀!

“唔!”宋小蕙一声娇呢,柳腰摇摆着闪躲聂北的大手,娇嗔连连,“一见面就毛手毛脚的,你想干什么呢!”

聂北淫笑道,“姐姐难道不知道我想干什么?”聂北的大手依然在小蕙姐肉感十足的屁股上揉捏着,他实在想不到小蕙姐怎么不见两个月屁股就大了这么多,而且肉感十足,实在让人惊叹,但她的玉容却清瘦了!

“你小子满肚子坏水,姐姐怎么知道你干什么坏事啊!”宋小蕙媚眼里已是水雾迷离了,但她还保持着最后一份清醒!

聂北微微一笑,也不再逗她,转而再她鲜嫩的樱桃小嘴上啄了一口,问道,“姐姐这些天想我吗?”

宋小蕙压着屁股被揉捏的酥麻快感没好气道,“不想你我会在这里吗?”

聂北调笑道,“那里想啊?又想我哪里啊?”

宋小蕙脸色一羞,嗔道,“想你个大鬼头!”

聂北露出原来如此的淫笑,“喔,姐姐是想我下面的大guī头!”

宋小蕙嘤咛一声,恼羞成怒的捶打着聂北胸膛,啐道,“坏蛋,我叫你狗嘴吐不出象牙,我叫你逗我!”

聂北心里幸福的承受着小蕙姐的花拳绣腿,脸上挂着醉人的微笑!

宋小蕙耍一会儿性子后停了下来,没好气的白了一眼聂北,幽幽的道,“娘亲和巧巧也很担心你!”

“她们还好吗?”聂北惭愧的道。

“不好,我只敢对她们说你在灵州忙,不敢对她们说你失踪,不然她们会连觉都睡不着,要是你真的有个什么……你叫我们怎么办啊坏蛋!”说着她便哽咽起来!

聂北慌忙停下不安分的手,在她粉背上安抚着,“好了好了,我没事,你不要哭啊,哭得我心疼死的!”聂北逗笑道,“你看,我不是安全的回来了吗,姐姐以后以后又多了个沙包,又可以练拳脚咯!”

宋小蕙破涕为笑,‘噗嗤’一声笑出来,笑嗔道,“你以为人家想打你啊,是你个坏蛋惹人家担心惹人家生气人家才打你而已,还不是……还不是疼你才打你!”

聂北贱贱的笑道,“有多疼啊?啊……”聂北最后‘啊’的一声惨叫,笑容赫然而止,面部有些扭曲,连连求饶道,“姐姐……饶命啊……好痛啊!”

宋小蕙的素手缓缓从聂北的腰间松开,调皮的笑问道,“你说有多疼啊?”

聂北苦着脸道,“好痛,好痛!”

宋小蕙笑意嫣然的道,“你知道人家疼你就好!”

聂北苦笑,有这么一个女魔头似的姐姐,真不知道是幸福还是凄惨!

见真的把聂北掐惨了,宋小蕙温柔的帮聂北轻揉着刚才掐的地方,心疼的道,“还痛吗?”

“不怎么痛了,不过,估计黑了一大块!”

宋小蕙噘着嘴道,“谁叫你惹我不高兴!”

我有吗?聂北很委屈很无语!

“是不是觉得人家很野蛮啊?”宋小蕙见聂北沉默下来不由得有些忐忑!

聂北抱着小蕙姐坐到秀墩上,温情款款的道,“没有,姐姐温柔善良,正如姐姐所言,都是我不好!”

宋小蕙肉绵绵的肥美屁股坐在聂北的大腿上,温香阵阵的身子贴着聂北,藕臂箍缠在聂北的脖子上,含情脉脉的目光迎着聂北道,“坏蛋,人家不要你离开我了!”

“嗯!”难得有如此温馨的相处,聂北抱着小蕙姐什么都不想!

但宋小蕙却不打算给聂北安宁,轻声道,“巧巧的肚子快要藏不住了!”

“啊?”是啊,自己消失快两个月了,算起来,巧巧怀孕也快四个月了,估计微微凸显了吧!那文琴呢?小菊儿呢?丽华呢?洁儿呢?一时间,聂北发现自己担子很重,让他有种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去挑的感觉!

“别人的目光我们可以不在乎,必要的时候可以不让巧巧出门,孩子出生后说是你那几个准夫人生的就行了,问题就在娘的身上,怎么才能过娘的那一关,拖得越久巧巧肚子越大,娘迟早会发现的,到时候……”宋小蕙没往下说,就让聂北去想!

两人沉默了好久,聂北想来想去,问题都在干娘身上,只要过了干娘那一关,那什么问题都没有!想通这一点,聂北反而轻松了起来!

宋小蕙一直注意这聂北的神色,见聂北轻松起来她也放心了,忍不住问道,“你想到什么办法了吗?”

“山人自有妙计!”

宋小蕙嗔道,“少废话!快说!”

“天机不可泄露!”

宋小蕙垂了两下聂北的肩膀,气哼哼道,“可恶的坏蛋!”

心情轻松起来的聂北色心渐渐萌生,怀中美人清秀可人,如云似瀑的秀发松散的挽在脑后,幽幽的发香醉人心神,额前几许散发垂落下来,半遮半掩之间,多了几分慵懒;一张宜喜宜嗔的娇靥微微泛红,烟波弥漫的眸子似有似无的流露着无尽的春情,娇滴得让人把持不住,红润的小嘴微微噘着,带着撒娇的味道,让人怜爱无比;

薄如轻纱似的亵衣宽松松的穿在她凹凸有致的身子上,在朦胧的灯光下,仿佛能看透里面那粉腻的肌肤,从聂北俯视下去,让他血气喷涌的是那对越发饱胀的乳峰,丰腴圆润的乳峰之间挤出那一抹乳沟,若隐若现的绽放在领口的位置,在紫色肚兜的映衬下显得更加的白腻,让聂北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更让聂北上火的是,两颗微硬的rǔ头正隔着薄薄的亵衣挤在自己胸膛上,一种叫欲火的东西在聂北心口点燃!

而宋小蕙似有所察,特别是她屁股下面那根让人又爱又恨的东西,此时已经硬邦邦的顶在她股沟上,下身仅穿一件薄如蝉翼的丝绸亵裤,使得那根火热的东西仿佛已经兵临城下一样,那份热度那份硬度让芳心微颤的人妻少妇又羞又惊,本来就泛红的脸蛋顿时而一朵三月的桃花,艳丽得让人想摘取!

她不安的扭着腰身挪着肥硕的美臀,一双诱人长腿含羞带怯的轻夹起来,本能的作出防御动作,但她躁动的挪移不能改变什么,反而把聂北全身的欲火都点燃了,聂北一手勾住小蕙姐的脖子,火热的双唇索了过去,情动的人妻少妇‘唔’的一声,让聂北吻住了小嘴,小嘴不作任何抵挡,反而配合着张开让聂北的舌头钻进檀口去贪婪的索取!

聂北如饥似渴的索取着小蕙姐檀口里的津液,另一只大手毛毛躁躁的覆到她胸前,激动的握住一只丰腴肥腻的玉乳,万分珍惜似的温柔的揉搓起来,软绵绵的手感让人爱不吸收!

“唔……不要啊坏蛋……不行的啊……”宋小蕙娇媚的喘息起来!

可是,在聂北这一番撩拨下,人妻少妇浑身臊热,瘦弱的身子就像抽取了力气,软绵绵的被聂北抱住,玲珑浮凸的胸脯彻底的压在聂北结实的大手上,又是一阵酥麻……

才一下子的功夫,深闺少妇便彻底沉沦了,原本娇嗔薄怒的脸蛋此时绯红欲滴,眼睛娇滴滴的睨望着聂北,几乎挤得出水来,红唇微张,娇喘吁吁,吐气如兰!

聂北把她打横抱上床去,高大的身躯接着便压了下去,火热的吻寻准小蕙姐红润的小嘴印了下去,小蕙姐也动情的回应着,两人就如久别重逢的夫妻一样,彼此如胶似漆的拥吻着,一时间津液交融、舌战连连!

聂北的大手从亵衣领口处探进去,手指划过宋小蕙细腻的肌肤,爬上柔嫩的玉乳,握住其中一只玉乳,五指传来让人兴奋的粉腻感,让人恨不得一口咬下去!

在聂北大手的揉搓下,宋小蕙面若桃花一般艳丽,眼睛越发的媚丝丝,仿佛荡着一层春水,妩媚至极!

聂北脱下她上身的亵衣,露出覆盖在她玲珑浮凸的酥胸上的紫色绣花肚兜,其中一只玉乳被聂北大手覆盖着,另一只玉乳被轻软的肚兜盖住,形状诱人,特别是玉乳顶峰的小葡萄微微突起,肚兜盖也盖不住,宋小蕙本能的用手遮掩了一下,欲拒还迎的模样儿很是娇媚,却更加激起男人的欲火!

聂北坚决的拨开她无力的玉手,也不撩开那紫色肚兜,便张开大嘴‘咬’了下去!

“唔……”玉乳隔着轻薄的肚兜被咬,虽然聂北疼爱她不会用力,可还是略微感觉到痛,她双手抱住聂北的头,甜腻的哀求道,“你轻点……人家还不是你这头大色狼口中的一块肉,人家能跑得掉吗,毛毛躁躁的咬痛人家了!”

宋小蕙两只玉乳都遭到攻击,聂北一只大手在揉搓其中一只,嘴巴却含住另一只,别有一番滋味的隔着幽香淡淡的肚兜吸允着,含糊不清的道,“唔……姐姐实在太美了,我一见到你就忍不住想吃了姐姐你……唔……而且姐姐的nǎi子好香,我真想天天这样子吸着不放,要是有奶水的话就更美了!”

宋小蕙闻言脸蛋微热,动作忽然更加的温柔了,一只玉手在聂北脑后兜着,另一支玉手在聂北侧脸轻轻的抚摸着,声音带着几许羞臊和几丝憧憬的道,“快了,再过些日子应该就会有的了!”

“唔!”聂北所有的注意力都在那对诱人的雪峰上,对宋小蕙的话也不怎么深想!

宋小蕙俨然自言自语,不一会儿便沉醉在聂北的爱抚、亲吻之下,时不时发出几声摄人心魂的娇吟,“唔……哦……哦……”

当宋小蕙那散发着诱人幽香的肚兜几乎被聂北口水全部弄湿的时候,聂北不再满足隔着肚兜行事,但也不脱它下来,只是把它撩起来,两只雪白圆硕的玉乳微微颤颤的跳了出来,在微弱的灯火下能看到雪白肥胀的乳肌上若隐若现的青青静脉,整个玉乳在这些静脉的映衬下显得越发的白腻肥嫩,对上一些是粉红色的乳晕,上面点缀着两颗情动发硬的rǔ头,就好像两颗熟透了的红葡萄,娇艳欲滴,引人垂涎!

面对如此娇嫩的玉峰,聂北顿觉口干舌燥,迫不及待的抓住一只玉乳亲吻下去,疯狂的舔舐、吸允起来,火热的舌头时不时的舔弄那敏感的葡萄,另一只大手则同时握住了另外一团粉腻爱抚轻摸,慢慢的加大力度,最后疯狂的揉搓起来,把它变成各种各样的形状……

宋小蕙绯红的脸蛋渐渐变得骚媚起来,一手按住聂北的头,另一只手按住聂北的手背,微微弓着火热的身子,轻昂着臻首,微张着红润的樱嘴,急促的喘息起来,“唔……唔……唔……”

不一会儿,宋小蕙就软绵绵的躺在床上,火红的脸蛋看上去妩媚十足,娇滴滴眸子充满了肉欲的色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