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纵欲返古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12章 皇后、公主、国舅夫人

第212章 皇后、公主、国舅夫人

见少妇姐姐动情难耐,聂北也是欲火焚身,三两下就把宋小蕙身下那件丝绸亵裤给脱了下来,宋小蕙嘤咛一声,小巧圆润的的玉足弓了一下,修长的玉腿本能的蜷起来,紧紧并拢起来,把那水迹斑斑的诱人肥穴给夹紧了,但聂北还是看到了,肥沃的花田隐藏在湿答答的芳草中央,随着宋小蕙收夹的动作,水淋淋的阴阜越发的贲起,看是去更加的饱肥嫩!

见小蕙姐还是本能的害羞,那羞答答的模样儿和平时泼辣的个性形成鲜明的对比,这对比让聂北无比的兴奋,以世间少有的速度把自己身上的武装解除,早就按耐不住的庞然大物顿时傲气十足的竖在半空中,那圆硕无比的钻头紫红紫红的,马眼上都流出了晶莹剔透的液体,可见它见到姐姐洁白无暇的酮体是多么的想占有她!

时隔两个多月,再一次见到这物件,宋小蕙羞臊的同时,一种难以掩饰的渴望流露在媚丝丝的目光中,可是,当聂北掰开她的双腿,架好姿势,正准备开始征伐她领地的时候,她才省悟过来,急急忙忙的伸出玉手把住那蠢蠢欲动的暴龙!

眼看就要杀入城门攻入城池,可以美美的肆虐一番,却在关键时候被刹住,聂北面红耳赤,急色的问道,“姐姐,怎么啦?快让我进去啊,它想你小妹妹了!”

宋小蕙目光柔媚,芳心一阵挣扎,经过聂北这么久的撩拨挑逗,她体内的情欲早就被激发起来了,她也很空虚很需要的,但她还是强忍住,略微有些歉意的望着聂北,然后又瞄了一眼几乎要胀裂的ròu棒,她轻咬着下唇儿,仿佛作出一个很大的决定似的,挣扎着起来,把聂北温柔的推到,她张开雪白的双腿,在聂北目光灼灼的注视下,跨坐到聂北小腿上,湿淋淋的幽谷和肥硕圆润的屁股就贴在那里,好不消魂!她一只玉手轻柔的握住聂北敏感的巨柱,另一只手轻轻的把散落下来的秀发挽到耳后,妩媚的睨了一眼等待服务的聂北,继而俯下身去,在聂北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她张开笨拙的樱嘴,红润欲滴的双唇慢慢的把聂北的肉身给吞进去……

“噢……姐姐……我太爱你了!”聂北兴奋非常,实在想不到小蕙姐姐竟然肯主动用嘴来侍候,这让他又是感动又是疑惑,当然,更多的是无尽的兴奋,那柔软的小嘴吞下一般肉身的时候就把聂北爽得几乎射出来,太刺激了!

宋小蕙红润的小嘴根本无法完全把聂北的巨龙吞下去,只是鼓着可爱的粉腮做最大的努力,巨物塞在嘴里,堵在喉咙里感觉差点让她窒息,脸蛋闷得红扑扑的,那不懂而勤快的劲儿让聂北幸福无比,双手不停在她如云的秀发上抚摸!“姐姐你真好!”

宋小蕙努力尝试几次后,便放弃要整根吞下去的念头,因为那是不可能的事!

她便一手撑在聂北大腿上,俯着身子,另一只手扶着命根子的根部,卖力的吞吐起来……第一次用嘴服侍自己心爱的男人,难免生疏笨拙,牙齿时不时碰触到聂北敏感的钻头,让聂北又痛苦又快乐!

“姐姐……噢……你的牙齿碰到我……我哪里了……嗯……就这样……不要让牙齿刮到它……”聂北轻皱着眉头耐心教导着!

宋小蕙弯弯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妩媚的眸子时不时望一下聂北,留意着聂北的表情,娇媚的脸蛋也不知道是呼吸不足还是娇羞使然,就好像熟透的西红柿!

但她是个好学的少妇,在聂北的教导下、在她留意聂北表情反应下,她的口舌越来越灵巧,吞吐得越来越销魂,‘咻咻’声越来越清晰,也不知道是口舌吞吐的声音还是她急促喘息的声音,时不时还能听到一阵甜腻入骨的呢喃,“唔……唔……”

“嗯……姐姐真好……唔……”聂北舒爽的躺在那里,激动得面红耳赤!

“喔……姐姐你的小嘴真厉害……嗯……小舌头舔得真爽……对……嗯……就添那里……噢……好爽……”聂北按耐不住喘气如牛!

宋小蕙羞不可耐的突出那满是她口水的肉龙,娇媚的白了一眼聂北,羞嗔道,“不要那么大声啊坏蛋,不然……不然人家不帮你弄了,让你憋死算了!”

“好的好的,我听姐姐的,姐姐快点啊,我忍不住了!”

宋小蕙再一次把聂北的庞然大物吞进那湿热滑腻的小嘴里,滑溜溜柔软软的小舌头在聂北钻头上好一阵轻扫、缠绕……玉手抓住子孙袋温柔的抚摸着,玉指有意无意的撩拨一下聂北敏感的股沟,直把聂北的快感推到另一个高峰,爽得聂北浑身一颤一颤的!

她见聂北很是享受的样子,芳心也渐渐的少了些难为情,多了些能讨好自己男人的成就感,她弯弯的睫毛微微扇动,水汪汪的眸子一眨一眨的,充满了妩媚的笑意,时不时睨望一下聂北,仿佛在邀功一般,似乎在说:坏蛋弟弟,姐姐弄得你舒服吧?

聂北也算争气,勉强在宋小蕙的小嘴下坚持十五分钟,接着就疯狂的崩溃,聂北‘噢’的一声吼叫,双手按住宋小蕙的头,屁股死命顶起来,在宋小蕙咿呀挣扎中火山喷发,急促的jīng液大部分直射进宋小蕙的喉咙深处,然后滑落到她肚子里,还有一些溢出她嘴角,看上去好不淫秽!

宋小蕙玉手掩住小嘴闷声咳嗽了一会,然后鼓着小嘴望了一眼聂北,见聂北目光殷切的望着自己,她芳心忸怩,脸色越发红润,但还是闭着眸子‘咕噜’一声,把檀口里含着的jīng液全部吞了下去!

宋小蕙纤柔的身子向前挪了些许,然后腻进聂北的怀里,娇滴滴的道,“满意了吧坏蛋?”

聂北又疼又爱的搂紧她光滑细腻的身子,满是怜爱的道,“小弟能拥有姐姐是最幸福的事!”

“口甜舌滑!”宋小蕙甜蜜的嗔道,“人家上辈子欠你这小坏蛋的,为了你什么羞人的事都做了!”

聂北邪邪的笑道,“我为了姐姐也做了很多羞人的事啊!”

“你能做什么羞人的事?”宋小蕙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聂北淫淫的笑道,“嘿嘿……我和姐姐做那么多次,难道不羞人吗?”

宋小蕙娇嗔连连,“啊……讨厌,得了便宜还卖乖!”

聂北一手在宋小蕙臀部上方轻轻的爱抚着,另一只手在她粉背上逗弄着肚兜的蝴蝶结,他在宋小蕙脸颊上亲了一口,惬意的问道,“姐姐今晚好美好温柔,而且很主动,我爱死你了!”

宋小蕙羞涩的把脸蛋儿挤在聂北的脖子弯上,不依的娇嗔道,“人家别的时候不温柔吗?”

聂北欠揍的道,“我回忆一下看看有没有!”

“讨厌!找打……看我不咬你……”

“敢咬你夫君我耳朵……看我不咬你咪咪……”

“咯咯……坏蛋……唔……你是咬还是吸啊……啊……坏蛋……咬痛我了……”

两人在床上翻滚打闹,好一会儿,聂北败下阵来,只见宋小蕙骑在聂北身上,趴着身子像个小猫咪一样,可那红润的小嘴儿却咬着聂北的rǔ头,并睨望着聂北,仿佛在询问:投不投降?

“喔……娘子饶命……姐姐饶命……娘子美丽动人、温柔娴熟、持家有道……是夫君我不知好歹……”聂北幸福的投降了!

夜已深,聂北拥着宋小蕙躺在床上享受着温馨旖旎的光景,彼此咬咬耳朵谈谈情,感觉很幸福!

聂北逗弄着宋小蕙的秀发,把刚才的疑惑问了出来,“对了,姐姐最近是不是来红了,刚才怎么不肯让我小弟弟和你小妹妹亲密接触呢?”

宋小蕙脸蛋儿顿时飞上几许羞涩的红晕,同时又有些幸福,她羞答答的把小嘴儿凑近聂北的耳边,羞答答的嘀咕了一句!

聂北又惊又喜,大手忍不住在宋小蕙依旧平坦的小腹上抚摸着,无比激动的道,“真的?”

宋小蕙见聂北惊喜交加的样子,她芳心觉得又是幸福又是甜蜜,乖巧的腻在聂北怀里,温柔的玉手轻轻覆盖在聂北抚摸她肚子的手背上,面带着母性的温柔,温柔的道,“娘知道我和你……那个之后赶我回温家,一个月多月后人家人家又呕又吐的,我去给单阿姨看,她给我把了一下脉,人家这才知道有了身子!”

聂北欢喜的在宋小蕙幸福的脸蛋上狂亲几口,乐呵呵的道,“这是我努力耕耘的结果!”

宋小蕙羞答答的躲在聂北的怀里不接聂北这羞人的话茬!

但聂北却没打算停下来,接着说道,“以后我努力点耕耘,让姐姐多生几个,那可热闹了!”

宋小蕙羞臊的嘤咛一声,娇嗔道,“讨厌,不和你说了,人家困了!”

聂北却兴趣不减,接着道,“也努力点在巧巧身上耕耘,让你们姐妹俩……啊……姐姐别扭……痛……喔……”

宋小惠松开掐在聂北腰间的玉指,羞不可耐的嗔道,“看你还说,羞死人了!”

“本来就是嘛,姐姐和巧巧都还年轻……嗯……别……别动,我不说!”聂北见宋小蕙又有些羞不可耐要掐他,慌忙打住!

见聂北真的不再说了宋小蕙才没那么羞,她一直都想有自己的孩子,但她始终未曾想到会和自己的干弟弟有如此孽缘,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骨肉,而且妹妹肚子里的孩子也是他的,姐妹俩共侍一夫,本身就禁忌非常了,现在更是姐妹同孕,她表面上如何的接受这种关系都好,就是不能说出来,那样她会羞不可耐的!

宋小蕙有了身孕,容易犯困,现在像个小女人一样窝在心爱男人怀里,她心里踏实,渐渐的睡了过去,睡熟之前她嘀咕了一句,“坏蛋,文琴和小菊儿的肚子都明显的隆起来了,你得有个担待了……”

宋小蕙迷迷糊糊的一句却让聂北想立即插翅飞回上官县,一刻也不想多待,这一夜对聂北来说是个失眠夜……

第二天老早的,聂北就静悄悄的离开了宋小蕙温软的身子,见海棠春睡的姐姐犹带着甜美的睡姿,聂北忍不住在她脸颊上亲了一口才离去,在文清妹妹未醒来之前回到她身边,轻轻拥抱着她,失眠一夜的聂北渐渐的也睡着了!

当聂北醒来的时候已接近中午,身边的仙子已杳无踪影,只有床上犹存淡淡的清香!

“你的情人走了和你小蕙姐有事先走了,让我给你留个口信!”

“嗯?”聂北才发现,凤鸣倩危襟正坐在床边上,见聂北醒来,她脸蛋泛起一层红晕,煞是好看,她仿佛偷看暗恋男生被发现的小女生一样,羞赧的要起身,聂北连忙抱住她柔软的腰肢,欢喜的笑道,“我的情人正被我抱着呢!”

凤鸣倩腰肢被聂北轻轻搂抱着,敏感的她紧张之下呼吸顿时有些紊乱起来,身子有些生硬!

凤鸣倩身材圆润高挑,在二十一世纪,绝对是模特的范儿,面容绝丽,酥胸饱挺,腰身柔软而苗条,一双玉腿笔直而修长,站着高雅坐着文雅,不知道她能不能入得厨房,但绝对出得厅堂!

聂北紧紧的贴住她的粉背,感受她身子的温柔,嗅着她身上清幽的体香,聂北心旷神怡的调笑道,“倩儿是不是想我了?”

凤鸣倩红着脸毫不拖沓的道,“没有!”

“那倩儿怎么坐在我的床上呢?是不是想对我图谋不轨?”谁都知道聂北说的图谋不轨是‘图’那方面的!

聂北炙热的气息从背后吹向她脖子、耳后这些敏感的地方,凤鸣倩脸蛋更红了些,从背后能看到她粉致致的桃腮也染上了一层酡红,难得圣女怀春,自然是无比的诱人!

“我……我要你管!”凤鸣倩羞得慌,大力挣开聂北的纠缠,站在床边轻嗔薄怒的睇了一眼聂北,没好气道,“圣上知道你在我们这里,老早就派人来宣见了,被我拦下来,还在外面等候呢,要不是想让你多睡一会,我早就揪醒你了!”

皇帝的宣见使也被拦下来?看来花月阁的地位还真有些悬殊!不过,聂北不知道的是,皇帝对他可是尊崇无比,丝毫不敢有半点打扰或许不敬的地方,那么他派来的人又怎么敢一大早扰他清梦呢?

聂北真不知道那皇帝诏见自己有什么事,但聂北还得应诏!

聂北洗刷完毕后对站在院子里发呆的凤鸣倩告辞道,“倩儿,我走了,和小凤凰她说一声,我想她!”

凤鸣倩羞啐一口,没好气的转过身去,丢给聂北一个背影!

聂北实在想不明白女人的心思,之前心态还蛮不错的,现在又别扭起来了,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惹她生气了!

聂北却不知道,初为人妇的凤鸣倩是多么想那夺走她身子的男人多给她些关怀,她内心也想有个强有力的臂弯拥着她入眠,但昨晚聂北却和温文清卿卿我我,凤鸣倩是圣女,但始终是女人,终免不了吃味!

聂北出到外面才发现,皇帝的车架竟然来了,而立在车架边侍候了很多侍卫、太监,而领头的是皇帝身边的老太监,他疑惑的望着聂北走下步阶,只见聂北面部刚阳帅气、气度不凡,活脱脱一个美男子,心想:宫里那些兔崽子都好兔爷儿,这位要是净了身送进宫里的话,估计是个抢手货!

聂北要是知道这老太监思想如此龌龊的话估计杀了他的心都有,不过他不知道,还面带微笑的拱手施礼道,“在下聂北,让公公久等了!”

“啊?”老太监惊愕失声,接着就是一阵惭愧,暗想:也不知道上天使者知道不知道自己心里所想,要是知道的话那自己可就惨了!

错愕片刻,老太监醒悟过来,本来挺直的腰身躬了下去,态度恭谨非常,“圣上唤老奴小德子,天使亦称老奴小德子便可!”

“德公公客气了,让公公久等多时,聂某人惭愧!”聂北知道,阉人骨子里都很自卑,最需要的就是别人对他们的尊重,身为皇帝身边的宠信太监,权力还是不小的,说些好听的话,给些尊重,拉近彼此的关系,对聂北来说有好处没坏处!

老太监见皇上尊崇无比的天使对自己礼让有加,让他浑身舒坦,老脸越发的和善,神色愉悦的道,“老奴不敢叨扰使者清修,能等待使者是老奴的荣幸!”

继而,他把聂北迎上车驾,浩浩荡荡的向国舅爷萧府驶去……

时隔两个月,聂北再一次出现在萧府门口,待遇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之前被一个都尉拦下,死活不让进去,现在却恭恭敬敬的相迎,实在有些啼笑皆非!

聂北不是小肚鸡肠的人,对之前的事倒不怎么放在心上,可那都尉见上次拒绝的人果然是皇上的救命仙人,他的心不由得有些苦,心想,这次估计没什么好果子吃喽!

聂北正欲昂首进入萧府,一架豪华的马车便接着停了下来,从马车上走下来意个虚肥的年轻人,聂北一眼就认出他来,正是上次在楼船灯会上为了文清妹妹和自己发生些许不愉快的小侯爷萧邦!

他也看到了聂北,他眼神狂热的望着聂北,让聂北浑身泛起一阵鸡皮疙瘩,但见他热情的奔了过来,当先一句就是,“你什么时候带我飞一下啊?”

“见过小侯爷!”德公公不敢有丝毫怠慢的施礼问好!

萧邦没把他的态度和话语放在心上,直接过滤掉,只是狂热的和聂北套近乎,那个热情真让人吃不消,之前那一丝半点的过节早就丢到爪瓜拉国去了!

聂北大感吃不消,连忙答应道,“好好好,到时候带你飞一圈!”

见聂北答应了,他心花怒放,一边亲切的带着聂北往府里走一边和聂北胡扯,德公公只能躬着身子缀在后面!

拐过一间凉亭时,萧邦贴着聂北耳边小声询问道,“我皇帝姨父和我皇后阿姨说你是神仙,是不是真的?”

萧邦没等聂北回答,便又迫不及待的道,“你既然是神仙,是不是有什么仙丹之类的长生不老药啊?给点我咧?”

聂北自认厚颜无耻到极点了,可见到眼前这厮后,聂北不得不承认一山还有一山高!

萧邦见聂北抿着嘴不答话,他似乎也觉得仙丹那玩意过于珍贵,神仙也未必都有,他便又道,“没有仙丹不要紧啊,那总有些神奇的丹药吧?给我些嘛?”

“……”聂北耐着性子道,“怎么个神奇法啊?”

“就是……”萧邦见德公公竖着耳朵偷听,他回瞪了一眼,德公公讪讪的退了几步,他才心满意足的附在聂北耳边小声道,“就是让人能夜御十八女的那种丹药呢?”

聂北的脸以见得着的速度布满黑线!暗想:神仙都会炼伟哥吗?这夯货,果然是个淫荡的家伙,还真能想啊!

见聂北黑着脸,萧邦讪讪然,讨好的笑道,“呵呵,对不起对不起,我知道神仙都不需要那玩意的……那你有没有吃得让人玉树临风的仙药啊?”

聂北望了一眼萧邦,这厮长得还勉强,起码还对得住大众,就是身材虚肥了些,眼皮给人一些水肿的感觉,眼珠微红,显然是夜生活频繁所致,一身华衣锦裘,和衣冠禽兽沾些边!这家伙竟然还想玉树临风?聂北忍不住露出一阵笑意,哂道,“小侯爷已经仪表堂堂一表人才了,走上街一定会让那些三姑六婆之类的大妈自觉形秽的闪开,美女芳心暗恋,我左看右看,小侯爷已经英俊得无可挑剔了!”

三姑六婆之类的大妈见到他当然速速闪开,他可是有了名的小霸王,躲得就躲,不然一身骚!

萧邦却没点自觉,见聂北称赞他,他露出一副‘还是你有眼光’的神色,怡然自得的整理一下衣襟,不无遗憾的道,“世间还是少有仙使这样的眼光啊,我的优点外面的人都没一个能发现到,连我娘亲她也和外面那些人一样,就知道抓我的痛脚,整天就知道训导我,哎……还是仙使你有眼光啊!”

聂北愕然一会儿,继而厚着脸皮道,“他们不会欣赏嘛,没关系,我欣赏你!”

萧邦顿时把聂北引为知己,而这时候也快到了正厅,萧邦停下脚来,继而神神秘秘的在聂北耳边道,“什么时候有空我带你去见识两位名动大赵的花魁!”

才说完他就溜了,看来他还真是反叛的主,根本就不想见到那些长辈。不过他说两位名动大赵的花魁应该就是媚媚姑娘和菲菲姑娘了!

聂北苦笑,这时候德公公迎上前来,继而在大厅门外高声宣道,“启禀皇上、娘娘,仙使带到!”

片刻,穿着纹金龙常服的赵志和皇后带着六个人迎了出来,也不等聂北施礼,便亲热的执着聂北的手和聂北一同进入内厅!

皇帝身后几个都一脸的诧异,实在想不到皇帝对聂北竟然如此的厚爱,更让他们诧异的是,面对皇帝这等礼遇,聂北竟然脸色淡淡,一脸的平静,他们都暗想:不管他是否真是仙使,但就这份荣辱不惊的修为,便不是一般人能有的!

进到厅内,宾主落定,聂北才开始留意在座的每一个人,皇帝就不说了,两个月不见,他精神看上去不错!

坐在赵志左边的女人……准确点来说是女孩,聂北不认识,不过她清秀脱绝的眉宇间和皇后娘娘萧如玉隐隐有几分相似,聂北猜想她可能就是赵志和皇后萧如玉所生的小公主,年龄和小洁儿差不多,俨然一个唯美画中的古典娇美少女,亭亭玉立的身姿,精致得像艺术大师精雕细刻的瓜子脸,白嫩嫩的,十分可人,让人忍不住想亲上一口,感觉一下是怎么个滑嫩!

小公主自然是大部分遗传了她娘亲的基因,就连正在发育的酥胸也形状可观,袅袅而坐的身子绷得直直的,丰润的小屁股圆圆翘翘的,把小襦裙绷得圆乎乎,真是青涩的小蜜桃,虽然没有熟透,但她有成熟女人该有的玲珑浮凸、曲线婀娜之感,又有少女那苗条纤柔之美,当真诱人得紧!

不过,少女目光俏皮大胆,灵气十足,想必是个调皮任性的主儿,或许是个古灵精怪的家伙!此时她看上蛮乖的,估计是皇后娘娘管教得比较严吧!

坐在赵志右边的自然是大赵母仪天下的皇后萧如玉,如云的秀发绾叠在头上,梳了个繁琐、少见但看上去十分高雅的高髻,在发根处别着金衔碧玉华胜,一支黑玉步摇恰当的横插在发根处,穿透明珠的流苏垂吊在她精致的耳边,使得她典雅高贵的气质更加的迷人!绾起高髻,露出她雪白的脖子和光洁无暇的绝世容颜,圣洁端庄的脸蛋化了一层淡妆,看上去白里透红,散发着柔和的光泽,明亮而让人不敢直视的眸子带着摄人心魂的光彩,性感的双唇像极了两瓣花瓣,轻轻抿住,给人一种神圣不可侵犯的感觉,但她浑身散发出来的魅力又让聂北浮想联翩,总忍不住想要把高高在上的她给征服才行!

因为不是大型的活动,皇后没有穿那隆重的凤冠,穿着显得高贵典雅,上身是一件明黄色纹边对襟底衣,一件绣飞凤的锦红抹胸比甲,柔软的质地把一国之母那傲人的酥胸包裹得鼓隆隆的,真诱人犯罪。

酥胸下围着一件青翠的护腰,把皇后娘娘纤柔的腰肢给勾勒出来!

下身一件鹅毛黄的襦裙,褶皱层叠,把一双笔直修长的玉腿给藏在里面,皇后娘娘安坐在位,双手交叠在小腹下方,显得典雅大气,端庄贤淑,把一个年介不惑的成熟夫人那种韵味尽显无遗,让高高在上神圣不可侵犯的皇后娘娘多了些许柔媚,给人和蔼可亲的美感!

聂北暗想,皇后娘娘果然雍容华贵、大气端庄,能把这一国之母抱上床去在她丰腴诱人的身体里放纵耕耘的话死都值!

但聂北从她望向自己的眼神里能看得出,她似乎对自己有些戒备,聂北一时间也不知道她戒备自己些什么!

皇后娘娘萧如玉的旁边坐着一对夫妇,男的五十左右,保养得不错,容光满面,也不知道是不是聂北眼花,又或是他神色就本是那样,竟然给聂北一种未语先笑的亲和感,要不是他老辣的眼睛精光闪闪的话,聂北还真被他和蔼的神色给蒙了呢!

聂北暗想:在朝堂上能和李将军分庭抗礼的主,这等老奸巨猾的权臣,‘和蔼’二字估计没他份,几乎可以划定他是个圆滑的家伙了,或许说是个典型的笑面虎!

他自然是萧如玉的大哥,也就是国舅爷,萧邦那厮的老子!

他身边安坐着一个妇人,应该就是萧夫人了,也就是萧邦的母亲,一个四十出头的女人,但第一眼望去,却俨然一个二三十岁的少妇一般,穿着一件合身的对襟短袖对襟,外披一层透明的肩纱,把露出来的香肩、藕臂轻轻遮掩,圆润细腻的香肩、洁白晶莹的藕臂在轻纱下若隐若现之间更加吸引人!

难得的是萧夫人保养有方,梳了一个慵懒而贵气的堕马髻,精致的脸蛋珠圆玉润,一脸的贵气,露出的手腕白皙细腻,十指纤纤,给人一种不曾沾染半点尘烟之感。她直腰挺胸而坐,酥胸娇挺高耸,浑圆玉立,曲线婀娜,身姿丰腴,是个难得的大美人,更是一个成熟诱人的贵妇,是一个让聂北看一眼就忍不住猜测她罗裙里面的风光的女人!她到没有像皇后萧如玉那样怀着戒备的眼神,但也不怎么热情!

厅内包括聂北在内,也就六个人而已,但也只有聂北算是一个外人!

皇帝赵志先后给众人介绍聂北,待婢上茶后便彼此寒暄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