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纵欲返古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13章

第213章

赵志对聂北依然不死心,总想把聂北时刻留在身边才好,在他看来,多靠近聂北就等于多靠近神仙一样,所以他在寒暄中多方暗示,想聂北在他身边效力,但很可惜,在聂北眼里,他赵志显然比不上家里那些娇滴滴的美女们,所以不是装糊涂就是婉转推辞。

而萧国舅这时候却出声道,“仙使无心世俗繁琐,一心求仙逐道,却又关心黎民疾苦,实乃我大赵之福!”

萧国舅可没有赵志那么执迷于求仙问道的事,而且他也不认为聂北是什么神仙,但他无法改变赵志的态度,那么他对聂北也只能恭敬有加,而且,他也摸不清聂北的深浅,于是想来个两边通吃,先恭维一下聂北,接着又道,“而皇上身为九五之尊贵为天子,整天为天下黎民劳心劳累、呕心沥血,和仙使一样都是仁心可鉴,感动苍天,仙使若能和圣上一起同心同力的话,可谓感天动地!”

萧国舅这老油条虽然表面赞自己,实质是借自己来拍赵志的马屁,然后顺便的帮赵志说话讨好赵志,聂北心里忍不住大骂老狐狸,拍马屁的功夫已经练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大舅子的马屁拍得赵志他浑身舒坦,脸上愉悦的神色掩都掩不住,还不忘递给大舅子一个赞赏的眼神,然后目光灼灼的望着聂北,等待聂北的答复!

聂北暗地里想道: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呢,让神圣不可侵犯的皇后娘娘给我睡一晚,我什么都答应你!

聂北心里想得龌龊,嘴上却答得漂亮,“事关百姓,我聂北怎敢推辞!”

赵志见聂北答应了,心下欢喜,神色也愉悦,但聂北却转而说道,“不过……”

萧皇后之所以对聂北怀有戒备,是因为她对神仙鬼怪之类的东西部怎么感冒,而且也不相信聂北是什么仙使,而问题就在于赵志信,而且十分的信,贤淑敏慧的萧皇后自然而然的认为聂北和那些神棍一样,是在蒙蔽皇帝,从而牟利!

丈夫有很多缺点无法改变,萧皇后也知道,但她总想尽力去弥补那一份的不足,或许在他犯下错误的时候去包容他,但那都是不可改变的,谁能把一个脑子缺根弦人变精明呢?她不行,所以她一边努力做好皇后的本份又一遍努力的去影响自己的丈夫,可她失败了,一次次的失败,自然就是赵志一次次的在犯昏庸的错误,见多了,萧皇后自然十分敏感,对那些阿谀奉承、阳奉阴违、装神弄鬼来糊弄赵志的人,她都是深恶痛绝的,她这样认定的时候,即使聂北救过她也不能让她有多少好感!

见聂北清高这么久,终于露出狐狸尾巴,吊足丈夫的胃口然后谈条件了,果然都是如此!萧如玉神色冷峻,刚才还宁静祥和的目光顿时聚焦起来,凌厉的盯住聂北,颇有些‘我看你能耍出点什么花样来’的味道!

但赵志的态度却截然相反,连忙对聂北道,“仙使有什么条件尽管说出来,朕无不答应!”

萧皇后一阵气苦,小嘴微微张了张,最终还是没有出声,因为赵志兴在头上,听不进她的劝,不然也不会在治国之策上昏招连连!

我要你母仪天下的老婆和我睡你答应吗?聂北腹诽着,嘴却道,“我答应皇上,只要皇上有所求而我力所能及的话定不推辞,而我的条件也很简单,就是我可以帮皇上做些利国利民的事,但我不会时刻呆在皇上身边,我不想受到约束,我只想做个闲散人而已!”

聂北的话让萧如玉愣了愣,她实在想不道这神棍的条件会是这么简单,在她的腹诽里,聂北的条件应该是钱财、官位、爵位这些利禄才对的,而现在他提出的条件……也是在太出她的意料,一时间她有些迷茫,但对聂北的戒备却丝毫未减,在她心里,赵志只要一天把聂北当做仙使,那么聂北就一天都是神棍,都是在蒙蔽她丈夫,这样的思想下,她对聂北始终没多少好感!

赵志却大喜过望,因为聂北的条件实在太不算条件了,他要的是聂北认可他,在必要到时候帮助他,能加快他和天上神仙交流,那就OK了,他才不管其他呢!“朕答应你,而且朕要赐你一块金牌,能畅通无阻的会见朕,即使皇宫大院也无需通报!”

“皇上……”

萧皇后连呼出声,本想阻止,聂北却怕赵志反悔似的,连胜谢恩,“谢皇上!”

赵志见聂北心喜他的恩赐,他欢慰的笑了起来,丝毫没注意到萧皇后那几乎可以把聂北给杀了点目光,他对聂北亲切的道,“仙使无需客气,这是朕想了好久才想到要送你的礼物!”

赵志把金牌递给眼珠子精灵灵的小公主,“灵儿,你亲手送给仙使!”

小公主原来叫赵灵儿!

看着赵灵儿袅袅的站起身子,水晶一般晶莹剔透的玉手捧着一块大小适中的金牌娉娉婷婷的步过来,可谓莲步生香,美妙迷人!

金钱现在对聂北来说不算很迫切需要的,那东西够用就好,权力才是聂北想要的,而这皇帝的御赐金牌却实实在在是个好东西,有了这么一块东西,也就有了特权,可以避免好多不必要的麻烦,聂北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聂北从她手中接过金牌的时候,难免碰触到她那双水晶般晶莹剔透的玉手,细腻柔滑的手感让聂北心头酥了一半,还有一半热腾腾的!

小公主从新归位,聂北的心也勉强安定下来!但聂北在赵灵儿近身时那失神的表情却落入了萧皇后和赵志的眼中,萧皇后自然是大皱眉头,反正她认定聂北是蒙蔽丈夫的‘坏人’,看他每一个动作自然都有潜意识的抗拒!

但赵志却不一样,他见聂北望向自己心爱的女儿时目光烁烁,显然有路,他神色不由得变得有些高深莫测起来,抚着颌下的长须望着聂北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萧皇后不待见自己,聂北也没办法,在这种情况下,聂北也不可以讨好也不刻意制造敌对气氛,硬是凭着他超前、繁杂的见识,和赵志、老狐狸两个侃侃而聊,超前的见识和别开一格的独特见解每每让赵志和萧国舅这老狐狸茅塞顿开,禁不住拍手称善,就连对聂北抱有戒备的皇后娘娘萧如玉也渐渐的融入到交谈中,有时候咀嚼着聂北的话,她臻首也不知不觉的连连点头!

而萧夫人却是盯着聂北,犹是好奇的打量着眼前这个神奇的英俊小伙子,总免不了对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感慨两下子:要是邦儿能有他一半修为和学识我也就不用整天替他烦心了!而且看他侃侃而谈的模样,颇有当世大儒风范,也不像邦儿上次从上官县回来所言那般的嚣张跋扈啊!定是那不争气的孩儿斗不过人家然后在自己面前搬弄人家的是非!

聂北妙语横生、字字珠玑,气氛融洽了不少,不过好景不长,赵志本想和聂北在一起谈天论地的,但身为一国之君,有些时候也实在是忙了些,这不,一个小黄门急匆匆的进来禀报,说京城李将军和苏丞相发来密报,有十万火急的军情要禀报,他就是再怎么昏庸也不能无视某些危急,现在这个时候,估计是北方突厥又有异动了!

军国大事,皇帝不敢怠慢,身为朝廷重臣的国舅爷自然也不会轻松,两人脸色森严的走了,大厅里顿时剩下聂北和皇后、小公主还有萧夫人四个!

皇后萧如玉妙目瞟向聂北,很是庄严,也很直接,“你才华横溢,为何需要‘仙使’这么一个噱头故弄玄虚来魅惑皇上呢?”

聂北也很严肃的道,“我管不了别人叫我什么,在我看来不外是一个称呼而已,而且‘仙使’‘先死’,我想还是迟点死好,娘娘也觉得仙使不好听的话就叫我聂北吧!”

小公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吹弹可破的脸蛋儿笑起来的时候有两个很好看的小酒窝,那双会说话的眸子在笑的时候很自然的弯成两个小月牙儿,她毫无约束的娇笑给人一种天真活泼的魅力,同时亦让人觉得灵气十足的神色带着古灵精怪的个性!

皇后脸色一收,略带几许嗔怪,“灵儿!”

赵灵儿银铃般的吃笑戛然而止,从灵气逼人的小精灵一下子变成乖巧可人的乖乖女,这一下子的善变让聂北有些反应不过来,见聂北愕然的模样,赵灵儿又忍不住想笑了,待见到娘亲一副慈严的脸色,她俏皮的呶着红嘟嘟的小嘴儿,娇哼哼的横了一眼聂北,青涩的小萝莉那一眼竟然隐隐有勾魂夺魄的味道,聂北不得不感慨:小萝莉还是很有魅力的,特别是她和她美艳惊人的娘亲坐在一起的时候,一个娇美清丽,一个成熟妩媚,两相映照,魅力提升好几个档次,真教人无法把持!

萧夫人美目瞥了一眼有些不满的皇后,她仿佛没发现似的,嫣然笑道,“我看你自进来便没有自称过仙使,仙使是皇上对你的称呼,我不敢妄称,所以我还是叫你聂先生吧,可好?”

萧夫人这句话颇有替聂北说句公道话的意思,婉转的表达出仙使是皇帝赵志一厢情愿的称谓,不管聂北的事!聂北对成熟丰腴的萧夫人投去感激的目光,欣然点头道,“聂某常想,古人常言,只羡鸳鸯不羡仙,为何?人有七情六欲,神仙却须得无欲无求,在我看来,神仙和行尸走肉的死人有何区别?倒还不如踏踏实实把人的一生过完来得无憾,娘娘和夫人以为呢?”

萧夫人见聂北话已至此,便也知道,此人对某些东西的理解果然非常人可比,当下嫣然一笑,美目脉脉的望着聂北,颇为欣赏!但她却不知道,她那明慧动人的目光却让聂北思想更龌龊!

萧皇后咀嚼着聂北的话,不由得在心里暗叹:一个二十上下的人都能看透的东西,他却看不透,还痴迷的求仙立道……哎……

聂北婉转的表达了所谓‘仙使’的问题,萧皇后心中的戒备少了些,但总有些别扭,便也不再多话!

萧夫人见萧皇后神色稍缓,便道,“聂先生,下人备了些酒菜,圣上和我家老爷既然有事急走,那就由我们这些女流来招待你了!”

萧夫人是萧皇后大哥的夫人,姑嫂两人平时几乎无话不谈,关系很是亲密,在这样的场合,萧夫人和萧皇后就如姐妹一般,没有那些君臣的虚礼!

成熟美艳的萧夫人亲口邀请,聂北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何况,还有萧皇后和小公主这对人间极品的母女花作陪?

不过,这次饭局本身就是按照国宴来摆设,丰富则丰富,但桌大人少,而且又食不能言,连灵气活泼的小公主也规规矩矩的抿着小嘴咀嚼,粉腮咕嘟嘟的,好不可爱!聂北虽然无所顾忌,但也不好意思当个没修养的人,便闷头吃饭!

让聂北郁闷的是,饭后便被送客了,站在萧府门前,聂北不顾那点头哈腰的都尉,而是苦笑的看着折身而回的德公公,郁闷的想道:这到底是请客还是进宾馆啊?

聂北无奈的摇了摇头,转身欲走,萧邦却神不知鬼不觉的溜到了跟前,神神秘秘的道,“仙使没什么麻烦吧?”

聂北奇怪的道,“我能有什么麻烦?”

萧邦左看右看,见聂北好好的,他不由得嘎嘎称奇,“灵儿那小魔女难道转性了?”

“嗯?”

“你没被她整蛊就好,趁她被我姑姑管着不敢出来之前我们快走!”萧邦不由分说便热情的把聂北扯上他专用的马车,“走,今天我做东,请你到万芳阁听媚媚姑娘弹弹琴、唱唱曲儿,那媚媚姑娘可美了,我……”

“下次吧!”聂北这时候只想赶快回上官县,至于那些艺馆、妓院聂北真没多少兴趣,即使里面有一个天仙一般的女人也一样,因为上官县还有更多的美女老婆等着,他心若火燎!

在聂北的指引下,马车稳稳当当的停在花月阁秘密据点大院前门,萧邦犹未死心道,“仙使真的不去?媚媚姑娘和菲菲姑娘她们……”

这时候凤鸣倩裙带飘飘的走出大院门阶,大大的眸子直直的盯着探出车门的萧邦,气哼哼的道,“小侯爷要去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