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纵欲返古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14章 花月阁女人(1)

第214章 花月阁女人(1)

“啊!”萧邦惊愕的看着婀娜多姿的凤鸣倩,艰难的咽了咽口水,心虚的道,“明倩你也在啊,呵呵……真巧,我当然是回家啊,我娘还等我请安呢!”

凤鸣倩对萧邦的人品有足够的认识,见他言不由衷的样子便哼道,“那还不快去,要不要我先给夫人汇报一下啊?”

“不用不用!”萧邦见到凤鸣倩就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很没义气的丢下聂北就坐着马车绝尘而去!

“……”聂北好一阵错愕!

凤鸣倩见聂北目光呆呆的望着萧邦远去的马车,还以为他念念不忘呢,不由得冷冰冰的哼道,“这么想去怎么追去啊,要不要我备辆马车给你追上去啊?”

聂北理直气壮的道,“他回家我跟着去干什么啊!”

“他在青楼的时间比在家的时间多,他刚才还邀请你去的呢,怎么,他丢下你不带你去你不高兴啊?”凤鸣倩最看不惯就是萧邦那纨绔的作风,见聂北和他走到一块去,芳心好一阵恼怒,气呼呼的!

聂北义正词严的道,“我聂北怎么会去那种地方呢,刚才他要敢多说一句我准揍扁他,好在倩儿你出来得早,不然我就要动粗了,准打得他娘也不认识他!”

凤鸣倩清澈的眸子瞟了一眼聂北,没好气的转身往回走,好不忘娇哼一声,“哼!”

聂北涎着脸追进去,“咦,倩儿,刚才他怎么好像很怕你的样子?你和他很熟啊?”

凤鸣倩见聂北皮端端的样子,她气消了不少,横了一眼聂北后清脆脆的道,“之前这一带的俏寡妇、小媳妇都被他骚扰得不敢出门,那时候当街非礼那些小媳妇好几次都被我碰到,被我狠狠的修整几次,回家又被夫人用严加训导,现在倒好了不少!”

聂北无语,暗想,萧邦那厮还真他妈的的有才!“听你的语气,好像你和萧夫人还蛮熟的嘛!”

“夫人团默认的规矩是三位夫人掌控,分别是将军夫人、国舅夫人、丞相夫人,而我师傅是特殊的一个存在,严格来说,夫人团是将军夫人、国舅夫人、丞相夫人和我师傅四个人掌控,所以我师傅和其中三位夫人很要好,只是这些年来我师傅一直呆在京城,很多事务都全权委托我来代理,所以我和三位夫人的关系还算不错!”

聂北听了暗自诧异,同时也在想,怪不得萧邦那厮见到倩儿会丢梨走喽!

凤鸣倩走在聂北前面,裙摆姗姗,美臀一摇一摆、柳腰款款,倩影纤纤,别提多迷人,跟在她后面还闻着淡淡的芳香,让人心旷神怡,聂北本来还有心交谈,不一会儿便知记得盯着前面那藏在裙子里一扭一摆的美臀,也不知道凤鸣倩忽然停了下来,他便直愣愣的撞了上去!

凤鸣倩被聂北撞得一个趔趄,聂北惊醒过来,眼疾手快,大手横腰搂住差点跌倒的凤鸣倩,凤鸣倩禁不住‘唔’的一声娇呼,待两人稳稳站住的时候她便

“坏蛋,我明天要走了!”

聂北双手霎时间环着凤鸣倩纤柔的柳腰,把她香馥馥的身子拥入怀中,见怀中美人儿玉面桃腮,聂北越发疼爱,“倩儿你要去哪啊?”

凤鸣倩身心才交付给聂北,转眼就得离开灵郡北上,离开自己心爱的男人,她难免哀怨离愁,目光脉脉的迎望着聂北双眼,痴痴的道,“大赵如今内有白莲教为祸,外有突厥窥觊,今秋可能饮马南下,师傅让我返回京城坐镇,极力防止白莲教趁突厥南下之际在京城捣乱,更要和将军夫人、丞相府夫人两个协商诸多事宜,所以……明天一早我就要上京城去!”

聂北搂紧凤鸣倩凹凸有致的身子,不舍的道,“你上京城的话我得好几个月都见不到你,我不想你走,我去让小凤凰叫别人去!”

凤鸣倩见聂北气哼哼的把师傅叫作小凤凰的时候凤鸣倩莞尔一笑,芳心又是甜蜜又是羞涩,欢喜的是聂北对自己的不舍和爱恋,羞涩的是她又想起了师徒俩和聂北的关系!

凤鸣倩细声道,“师傅也会去的!”

“唔?”

凤鸣倩见聂北脸色呆呆的,不由得娇嗔道,“我和师傅都会回京城的,傻瓜,人家说话那么难听的明白吗!”

聂北有些萧索的道,“你们都走了,就丢下你夫君在这里,怎么忍心啊!”

凤鸣倩脸色微微泛起一层晕红,双手情动的缠上聂北的脖子,娇媚的睨了一眼聂北,吐气如兰的道,“要不……要不你和我们一起去京城好不好?”

“这……”聂北为难了!

凤鸣倩神色一黯,无奈的道,“人家也是随便说说而已!”

“倩儿你放心,我处理好这边的事情后就到京城找你!”

凤鸣倩轻轻的点了点头,离愁不散的眉黛缓缓舒展,用略带欢愉的语气道,“京城的事处理完了我也找你!”

“找我干什么啊?”聂北忽然邪邪一笑,“不会是……”

凤鸣倩见聂北笑得邪邪的,脸色不由得一红,轻啐道,“找你个思想龌龊的坏痞子杀了!”

聂北贱贱的笑道,“嘿嘿,哪里还用找啊,现在我就在倩儿你柔软的怀里,倩儿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夫君我也反抗不了!”

“噢!”聂北一声惨叫,两眼十分无辜的望着挂着得意微笑的凤鸣倩,“倩儿你还真下得了手啊!”

凤鸣倩红着脸挑着眼撅着嘴,不无吃味的道,“昨晚一个小贼潜入一个客房里干坏事,被女主人惩罚了,今天我也学她,掐死你个坏胚子!”

“……”做贼心虚的聂北顿时哑口无言,本以为昨晚对小蕙姐做的事神不知鬼不觉的,却不想凤鸣倩却知道,饶是他脸皮够厚也禁不住有些发热!

能让聂北这么一个厚脸皮的人忍不住脸红脸热,露出讪讪然的神色,凤鸣倩也算是解气了,而且她也知道,要不是这坏蛋滥情的话自己也不会失身给他,也就不会成为他的女人,很多时候,有些事,真说不清楚是好还是坏,不是吗?

要是以前的凤鸣倩,她怎么也不会宽容聂北和宋小蕙姐弟俩的交合,即使俩人只是名义上的姐弟!但现在她觉得自己已经没有资格去指责别人什么,因为自己和师傅师徒俩一起在聂北身下承欢也很丢人!

凤鸣倩倒也想得开,她轻轻推开聂北,细声道,“好了,人家又不说你什么,人家只想你以后对我好点而已,还有,对师傅也要好点!”

聂北霸道的说道,“那当然,你和你师傅都是我聂北的女人,此生无法改变,也别想逃出我手掌心!”

凤鸣倩情不自禁在聂北脸上亲了一口,娇嫩欲滴的红唇轻轻一碰便飞快的分开,她便红着脸低着头走了,羞答答的声音飘了过来,“去吧,师傅说你回来就叫你去见她!”

“喂……才这么一下你就……”聂北望着羞不可耐的凤鸣倩飞快的走入房间,啪的一声关上了门,他唯有苦笑!好一会儿,他又忍不住轻轻的笑了起来,暗想:真想不道,圣女也这么容易害羞!

聂北当然不会害羞,但他也不想想,作为花月阁的据点,暗地里放哨的花月阁女弟子可不少,虽然看不见,但周围少说也有好几双眼睛看着他和凤鸣倩卿卿我我呢!凤鸣倩在他身边的时候芳心紊乱、脑袋迷糊糊的,也只有回到房间里她才清醒过来,想到那羞人的缠绵被人看去了,她脸蛋顿时如火烧一般,恨不得找个地方去钻!

聂北来到凤凰房间的门前,摸着微微湿润的脸,轻轻的咳了几下,“咳…咳…咳…”

“门没闩,进来吧!”

聂北推开门进去然后把门轻轻掩上!

房间里的光线不是很好,微微有些暗,聂北进去一会儿后才慢慢适应过来,房间布局十分简练,分内房和外房,外房一张桌子四张椅子,再没其他,可见这房子并不常住人!

外房和内房隔着一层纱幔,透过纱幔隐隐见到身着紫色亵衣亵裤的凤凰正在胡床上打坐,宛若观世音菩萨坐莲似的,端庄中带着宁静的美!

凤凰本来还气定神闲若无其事的打坐,聂北进来这个房间之后她的气息就无法平静下来,见聂北那坏痞子还想撩开纱幔进入内房,她神色一慌,急声道,“你别进来,就坐在外面!”

聂北是什么人?他才不会这么听话,虽然不知道凤凰是怎么想的,但在聂北心里,凤凰是他的女人,这就够了,所以他听了凤凰羞急的话后只是顿了一下,也就顿了一下而已,他便脸上挂着邪笑伸手撩开纱幔步入内房里!

迎面一阵幽香扑鼻而来,很醉人,想必这是极品美人的房间才有的芳香!聂北目光灼灼的盯着胡床上打坐的美人儿,美人丰腴的身子挺得直直的,挺拔圆硕的酥胸把轻柔的紫色亵衣撑得圆圆胀胀,亵衣褶皱圆弧花边处隐隐可以看到那傲人的乳沟,白嫩嫩,让人看着热血沸腾,手掌交叠拇指相接成圈的双手垂下,藕臂舒展,更显修长,香肩半露之间可以看到侧露的乳峰弧度,那一抹白腻差点教聂北流下鼻血来。

在高耸的乳房支撑下,紫色亵衣显然无法完全遮掩凤凰那丰腴又高挑的身子,下摆处露出平坦光滑、白嫩诱人的肌肤,有些露出小蛮腰的味道,秀气可爱的小肚脐半遮半掩的,仿佛要引诱别人完全撩开那亵衣看过真切才罢休一样!

修长的玉腿盘坐在胡床上,娇小玲珑的双脚轻压在玉腿下面,可爱的脚丫子就如十颗晶莹剔透的珍珠一样藏在大腿下,见聂北望来便羞答答的藏进去一点!

见聂北肆无忌惮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胡床上那丰腴迷人的女人惊慌失措的扯过一张被单草草的把身子遮起来,她恼羞成怒的斥道,“你……你给我出去!”

聂北目光平和的注视着凤凰那含羞带怒的娇靥,“一日夫妻百日恩,娘子不会忘记这么快吧?”

凤凰没想过聂北如此的无耻,丝毫没有君子的作风,简直就是一个无赖,直气得她玉面生晕、胸口起伏,肥隆隆的乳峰随着呼气起伏的风景实在诱人,昨日那种种欢爱、羞耻、屈辱瞬间充满凤凰紊乱的芳心,那似乎撑裂自己下身的酸麻感仿佛依然存在自己体内似的,随着那小坏蛋放肆的目光,俨然他犹在勇猛的享用自己的身子,那电流渗透整个身躯的奇妙感觉又回来了一样……凤凰的呼吸不由得急促起来!

她心慌意乱的嗔道,“再不出去休怪我不客气!”凤凰经过一天一夜的休息,下身的创伤也好了七七八八。肉体上的创伤固然容易恢复,可心里刻下这个男人的影子却无法清除,所以羞怒交加之下也难免有些色厉内荏!

聂北不但没有出去,反而更进一步,凤凰含羞带怒之下随手打出一掌,一掌打聂北的胸口上,直把聂北打退好几步,聂北好生忍着,脸色由白到红,硬是忍住那要一口鲜血不让它喷出来!

见聂北不躲不闪的让自己打一掌,凤凰又气又心疼,一只玉腿伸下了胡床,心疼的想过去看看他伤得怎么样,但她还是抹不开面子,最终还是难为情的收蜷回去,故意板着脸不去看他,一副‘你死了也和我无关’的样子!

聂北虽然不能打,但胜在他耐打,生受凤凰一掌依然生龙活虎的站着,还色心不改的向凤凰走来,凤凰又羞又气,同时也被聂北那执着弄得芳心越来越乱,她心慌气急的嗔道,“你、你再过来我、我……”

凤凰举起那可开山碎石的玉掌,但,直到聂北走到床边她还是狠不下心再打出第二掌,聂北伸手轻轻握住她柔润嫩滑的玉手时她才如受惊的小鹿一般,慌慌张张的要抽回自己的玉手,但聂北厚颜无耻的握着就是不放手,还大力的扯了一下,气息不稳的凤凰一个不小心被聂北扯入倒在他怀里,丰腴的身子以圆硕硕的肥乳为最高点直接撞入聂北怀里,圆乎乎的玉乳即时被撞压成椭圆形,一阵酥麻的疼痛顿时袭向凤凰,她禁不住发出一声娇呼,“啊!”

聂北双手齐出,抓住凤凰两只玉手,就势把她压倒在胡床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