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纵欲返古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15章 花月阁女人(2)

第215章 花月阁女人(2)

两人彼此贴得紧紧的,两脸相对,四目相视,聂北的热情灼灼,凤凰的娇羞答答,忸怩不安,羞赧的别过脸去,“小坏蛋你……你无耻!”

聂北丝毫不以为意,邪邪的笑道,“娘子又不是第一天知道你夫君我无耻?”

凤凰又羞又气,婀娜的身子不断的挣扎,且红着脸斥道,“你住口,放、放开我!”

凤凰虽然在挣扎,但是浓烈的男子气息熏得她气息紊乱、玉体酥软,可谓心有余力不足,挣扎有气无力,反而平添了两人间的摩擦,她酥软丰盈的玉乳在聂北胸膛上清扫,很是旖旎,聂北不由得调笑道,“娘子真会摩擦啊!”

凤凰也不知道是羞急还是恼怒了,端庄圣洁的脸蛋红晕弥漫,气息吁吁,听聂北故意曲解的话语,她又羞又怒,紧握的粉拳一拳一拳的擂在聂北的胸膛上!

凤凰动作幅度被压制,可她毕竟功力深厚,美丽的粉拳却依然暴力无比,聂北被她擂得闷哼一声,硬生生的接住!

凤凰头三拳还来势汹汹,见聂北丝毫没有闪躲也没有反应,就让她擂,她感受到聂北对她的那种宠溺的爱恋,羞怒的芳心不由得软了下来,粉拳越擂越轻,最后只是欲拒还迎的抵挡在两人的胸前!

聂北就知道,像她这么传统、高贵的女人,对自己第一个男人总有那么些认可的,见她不再擂打,聂北心中暗喜,也就放肆的调笑道,“娘子不打了吗?”

凤凰哀婉羞怨的望着聂北,没好气道,“人家打死你还能怎么样,你改得了死皮赖脸厚颜无耻吗?”

“……”聂北愕然,继而哈哈大笑,“哈哈……生我者父母,知我者娘子也!”

凤凰羞臊的捶了一下聂北,难为情的嗔道,“你……你小声点,坏蛋,谁是你娘子了,别乱叫!”

聂北一本正经的道,“倩儿是我娘子!”

凤凰微微一愣,芳心又期待又羞臊的等待聂北的下一句,却见聂北似乎说完了,她本来还羞赧神色忽然间阴了下来,大力的推攘聂北,面无表情的道,“你下来,放开我!”

聂北依然紧紧的抱住凤凰香馥馥的身子不放,邪邪的笑道,“你吃醋了?”

“才不是!”

“我刚才还未说完呢,娘子就发火了……”

凤凰羞急的打断聂北的话轻嗔道,“我……我才没有!”

见凤凰玉靥晕红、明眸清澈、吐气如兰,聂北没有回答她,而是忍不住俯下头去!

两人如此的相近,彼此气息热乎乎的吹拂在脸上,闻着他的气息,再见他俯下头来,凤凰羞赧、紧张的嗔道,“你、你想干什么?”

凤凰硬邦邦的身子在聂北亲上她红润欲滴的小嘴儿时轻轻一颤,一阵臊热涌遍全身,她硬邦邦的身子顿时变得软绵绵,仿佛所有的抵挡都在这轻轻一吻中彻底崩溃!

聂北没有趁机大肆汲取柔软小嘴里那些甘美的津液,反而见好就收,火热的双唇舔过凤凰如玉般的脸颊、滑过她粉腻的桃腮,在她耳边轻声道,“倩儿是我娘子,风儿你更是我娘子!”

凤凰听到自己想听而又难为情的话,芳心又羞又喜,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要干什么!

聂北下一句却点醒了沉醉在欢喜、羞臊、茫然中的凤凰,“娘子找我有什么事啊?不会是想……”聂北话戛然而止,脸上却挂着淫邪的微笑!

凤凰那里不知道聂北想什么呢,那种事稍微想一下凤凰的脸就红得剔透,羞急的辩道,“我才没想!”

聂北双眼逼视着凤鸣倩那惊慌失措的眸子,邪邪的笑道,“你没想什么啊?”

“我……我啊……坏蛋,我、我叫你个混蛋来不是叫你来欺负我的!”如此情形,暧昧又旖旎,凤凰修为再怎么高也无法抗拒和她有过交合的聂北的气息,心慌意乱之下语气难免有些轻嗔薄怒的味道,隐含着一种迷人的娇嗲,即使她不愿意承认,但聂北在她心里已经有了位置,不然的话以她杀伐决绝的性格,刚才那一掌即使无法杀死聂北也足以让他重伤难起,但显然她还是无法忍心下重手。

而聂北就是吃准了她这点,所以才肆惮无忌!

“可我就想欺负你啊!”

凤凰羞急得酥胸欺负,娇靥如花,气呼呼的样子,“你……你……无耻小混蛋!”

聂北额头抵在凤凰如玉的粉额上,嘴轻轻的咬住凤凰娇艳欲滴的红唇,嘿嘿的笑道,“嘿……娘子刚才竟然敢不让自己夫君入房,还想出手谋杀亲夫,今天得给你家法侍候!”

凤凰虽然不知道聂北的惩罚是怎么样子的,但她丰腴柔软的身子被聂北这样压着迟早会沉沦,她身子此时便已经有些发热了,酥酥绵绵的,呼吸也有些急促起来,绝色的脸蛋泛起一抹艳丽的嫣红!她挣扎了一下,但丝毫没有用处,不由得哀求道,“你、你放开我!”

聂北翻身坐在胡床上,把凤凰软绵绵的身子横放在双腿上,翘起她的美臀,聂北大手脱下她紫色的亵裤,凤凰羞急的挣扎着,“大白天你、你要干什么?”

“为什么要去京城,是不是想躲开你夫君我?”聂北这边询问着,那边已经毫不犹豫的举起手来一巴掌一巴掌的拍在那雪白娇嫩的肥臀上,‘啪啪啪’的声响清脆悦耳!

“啊,痛!嗯,坏蛋,我没有要躲开你……嗯……”

聂北手没有停下来,依然噼噼啪啪的在凤凰那丰美肉嫩的肥臀上拍打着,“那你为什么怕见到我,还不肯让我进来?”

“……”凤凰银牙紧咬,就是不吭声,事实上她是羞于见到聂北,更怕他无赖的缠住自己要和自己行那羞人的事,但这又怎么能和他说呢?

聂北见凤凰不吭声,便噼噼啪啪好一阵拍打,两瓣丰美肉嫩的臀瓣被聂北打得红彤彤的,脸蛋此时也红扑扑的,滚烫得吓人,哀婉欲绝的眸子泪汪汪的,将哭未哭、凄凄嗲嗲的模样儿,她的脸朝下聂北没看到!

美臀曲线圆润、肉嫩丰隆,聂北目光渐渐的火热起来,拍打的动作越来越慢、越来越轻,最后变成了轻轻的抚摸、揉捏,凤凰丰隆肥嫩的屁股柔润嫩滑,手感一流,更难得的是她双腿合拢起来时纹丝闭合,似的肥臀和玉腿衔接得像玉雕的曲线艺术,柔美流畅,诱人得很!

更让人把持不住的是沿着股沟一路下去的那一块乌黑的芳草地,从后面望下去,两瓣肉蛤被双腿收夹得更加肥沃、贲胀,中间微微凹陷,若隐若现的可以看到一线鲜红的缝隙,缝隙被蓬松松的芳草遮掩,正羞答答的流淌着诱人的花蜜,把粉胯四周沾得湿腻腻的!聂北望到如此糜烂诱人的风景,血液翻腾起来,每个细胞都禁不住兴奋起来!

大手贪婪的探了下去……

在聂北拍打的时候便已经动情的凤凰再也伪装不了,在聂北五指按上芳草地的时候,她舒服的哼了起来,“嗯……”

聂北大拇指按住凤凰娇艳的菊蕾,其他四指兜按在潮湿嫩滑的芳草泽上,那里湿腻腻、热烘烘的,很滑腻很销魂,聂北四指轻轻的摸索着凤凰粉嫩肥腻的粉胯,时不时麽开抹开黏糊糊的芳草探索一下鲜嫩嫩的红峡谷,那个幽深火热的峡谷有着让时间所有男人为之疯狂的诱惑,那里也只开门迎过一次客,那客人就是聂北,现在再一次领略十大美女的花田禁地,聂北兴奋无比!

凤凰羞赧不堪,国色天香的脸蛋红扑扑的,水汪汪的眸子娇滴滴的,含羞带怨、似哀似喜,想极力抗拒,但身体却又禁不住那酸酸麻麻的快感,她不安的扭摆着,挣扎着,但是没什么力气,欲拒还迎的姿态好不矛盾,“唔……不……不要啊……唔……大白天的……嗯……快住手……唔……”

聂北淫邪的笑道,“娘子下面这张小嘴儿‘口水’都流出来了,还说不要?”聂北大手丝毫没有抽离,反而越加放肆的爱抚凤凰那敏感而羞人的花田密道,中指蠢蠢欲动的要探入蜜道里去!

“你……你无耻……嗯……”凤凰羞不可耐,双手俯撑在胡床上,嘤咛一声意欲挣扎起来,即使一时间无法挣脱这小坏蛋的魔掌,也不用俯趴在他双腿上,把自己羞人的地方翘起来给这小坏蛋恣意的玩弄,羞也足以羞死她了!更让她脸红耳赤的是,小坏蛋那兴奋的庞然大物此时硬邦邦的顶到了她的小腹,准确点来说是她的小腹压着一根硬邦邦的木柱,她当然知道那是什么,昨天就是那东西把自己和倩儿师徒俩的身子给攻破了,现在它又威武的挺了起来!

聂北见她不安分,‘狠狠’的在她肥嫩嫩的臀瓣儿上拍了一下,“小凤凰你安分点,不然打烂你的大屁股!”

“唔!”凤凰屁股被拍打一下,一阵酸麻穿透整个娇躯,又痛又快的感觉让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娇腻的轻哼,肥沃潮湿的花田圣地里禁不住深处一股清新馥郁的花蜜来!对于聂北那些羞人的称呼她也完全不顾了!

聂北调笑道,“娘子果然很淫荡哟,打一下屁股也有反应!”

凤凰只感觉一只手指竟然无耻的探入自己那羞人的地方里去,一阵阵电麻麻的感觉从敏感的密道里传来,她浑身绷紧了,继而本能的抖了几下,便又软绵绵的瘫倒在聂北双腿上,红润欲滴的樱嘴只能发出一阵阵哀羞的娇喘,“才、才不是的……你放开我,你出去……唔……你的手……啊……不要……唔……不要……喔……喔……”

聂北俯下身去,深处舌头舔弄着凤凰圆润的耳垂,在她耳边淫邪的调笑道,“娘子下面这小嘴儿好贪婪哟,手指才进去便咬着不放,一天一夜没吃过东西了,可能饿了吧,想吃ròu棒了吗?”

“……”凤凰银牙紧咬,奋力抗拒那羞人的快感,硬是不吭一声,但听到聂北淫邪的调笑时她浑身一阵臊热,羞赧欲死的扭过偷来,火热潮红的脸蛋又羞又气,恶狠狠的啐道,“你……你下流,我……我不要,你……你放开我,不然我……我死也不让你得逞!”

“真的?”聂北嘴角弯了起来,淫邪的目光带着戏谑的味道,不无逗笑的道,“夫妻之间身心托付、水乳交融本是乐事,娘子慢慢就会体会的,等一下娘子真的会‘死’去的!”

聂北的手指继续插入凤凰肥沃娇嫩的水穴花田中,一直把整根手指完全没入到花月阁阁主的秘密花园深处,在娇嫩火热的蜜道深处,聂北的手指抠、挖、按、抽、插、旋等等小动作不断,直把嘴硬心软的凤凰弄得娇喘吁吁、媚眼丝丝,整个脸蛋儿火红一片,浑身轻微的颤抖着,肥沃的xiāo穴不断的渗出晶莹滑腻的花蜜来,不一会儿聂北整只手都水淋淋的!聂北不得不感慨,水真多!如此娇嫩多汁的水蜜桃,真乃人间极品!

凤凰肥沃的花园随着聂北的手指动作渐渐的痉挛起来,狭窄的小嘴儿把聂北的手指紧紧的咬住不放,里面就像一只温柔的小手,把聂北的手指往幽深火热的子宫里拉扯,奈何聂北的手指有限,始终无法深入到初为人妇的凤凰的子宫里去,只弄得凤凰欲火焚身,肥硕粉嫩的屁股不安的耸动起来,聂北的手指抽拉的时候肉瓣儿收紧,配合着肉蛤夹住不让手指处来,难舍难离!

美人如此,聂北心下暗喜,再添加一根手指,两指插入,凤凰肥沃的xiāo穴顿时有些撑了,可见狭窄到什么程度,凤凰眉头轻轻蹙了起来,待聂北两指缓缓顺着滑腻的yín水缓缓进入然后慢慢抠挖、慢慢适应之后,凤凰黛眉舒张,玉面含春,渐渐的迷失在欢畅快美的酥麻中,线条分明的红唇微微张开,发出一连串让人血脉贲张的娇喘,“喔……哦……”

在聂北指奸下,凤凰丰腴婀娜的身子越来越热,肥沃的花蜜咕唧咕唧的渗漏处来,见到如此香甜肥沃的花蜜,聂北忍不住了,在凤凰肥臀追逐不舍的情况下抽出两只水淋淋的手指,一手托住凤凰柔软的小腹,另一只手把凤凰紫色的亵裤脱掉,然后摆弄她两条浑圆、白嫩、修长的玉腿,让她跪趴在胡床上,肥美嫩白的臀瓣儿翘起来,从后面露出湿淋淋、滑腻腻的水蜜桃!

凤凰哀羞不堪,羞赧的要爬走,聂北从后面双手抱住她肥嫩白腻的肥臀不让她乱动,目光灼灼的从后面盯着曲线婀娜的凤凰,上身依然穿着一件紫色的柔软亵衣,波浪的下摆滑落到粉背上,露出大半个纤柔若素的柳腰,柔韧雪白的柳腰丝毫没有半点赘肉,对下是曲线圆润的臀瓣儿,此时高高的翘起,两臀瓣儿中间藏夹着肥隆隆的水蜜桃,两边芳草就像湿水的棉花,蔫贴在肥嫩的肉蛤两边,完全失去了遮挡的作用,把肉蛤中间那道人诱人通向犯罪的秘密通道暴露出来,那里水淋淋的,似乎还散发着诱人的热气,一线红艳欲滴的缝隙将开未开,正一点一滴的渗漏着甘美清甜的蜜汁,大部分蜜汁无法正常滴落下来,积聚之后顺着浑圆雪白的玉腿内侧潺潺的流下去,最后渗入胡床的棉絮里……如此淫媚香艳的场面,即使神仙见了也把持不住,更别说聂北了!

聂北搬弄凤凰的玉腿,让她分开跪趴着,聂北跪趴在她背后,侧低着头在凤凰玉腿内侧温柔的舔舐着、亲吻着,在两边不断的吸允那流淌下来的甘美花蜜!

凤凰没想道聂北如此放肆,大腿内侧是她十分敏感的部位,娇嫩的皮肤在聂北舔舐下又痒又麻,匀称唯美的肌肉突突直跳,双腿不断的打摆,酥软无力的身子似乎无法支撑!可爱秀气的脚丫子弓了起来,两只白净柔软的脚底不受控制的抬起又放下……

聂北丝毫不满足涓涓细流的吸允,火热的大嘴舔舐着白嫩笔直的玉腿内侧、顺着涓涓细流的花蜜逆流而上,一路舔吮上去,就好像点燃的导火索,火热的浪潮随着聂北的嘴巴一点一滴的往上吞噬着凤凰的理智,当聂北的舌头扫过她大腿根部、撩过湿腻腻的芳草地、舔弄她敏感的xiāo穴时,就好像把她浑身的欲火点燃了似的,她禁不住玉臀收夹、玉穴痉挛,娇躯一阵颤栗,双手抓住胡床棉絮,昂首高声娇吟起来,“喔……不要添……呜呜……脏啊坏蛋……喔……羞死人了……”

聂北舌头在滑嫩多汁的蜜道门口尽情的舔舐逗弄,灵巧的游走带给凤凰未曾有过的刺激快感,一阵阵的酥麻瘙痒又让她春情难耐,教成熟正派的凤凰欲仙欲死欲罢不能,瘙痒就好像瘟疫一般从xiāo穴一直钻入到子宫深处,慢慢的在体内散发扩散,直刺激得凤凰娇躯每一处都泛起一阵阵过敏似的粉红色,肥沃的子宫更源源不绝的分泌出溽热的花蜜来,才流出到xiāo穴外面便被聂北迅速的吸允干净,滑腻甘甜的花蜜喝到嘴里醉在心里,聂北更是狂热,贪婪的舌头借机钻入到火热的蜜道里探索、舔弄,像一条灵蛇似的钻顶着凤凰xiāo穴里那颗敏感的桃核!

在如此刺激的舔舐下,第一次承受的凤凰已经无法正常的去思考了,酥软的上身半趴在胡床上,脸蛋儿藏在垫叠的藕臂上,闷声闷气的从喉咙发出一阵阵销魂蚀骨的呻吟,“唔……唔……唔……”

好一会儿,凤凰浑身颤抖着,娇喘越来越急促,身体越来越热,肥沃的xiāo穴自发蠕动起来,甜美甘香的花蜜越渗越多,种种沸腾的迹象都告诉聂北,这只火凤凰临近浴火重生了!

聂北双手紧紧抱住凤凰肥嫩雪白的硕臀,沾满肥沃蜜汁的大嘴大力的吻凤凰下面这张水淋淋的小嘴儿,舌头全力伸进柔滑火热的蜜道里,疯狂的扫刮起来,并不时挺胸收腹大力吸允着这肥沃的xiāo穴!

凤凰那里经受得起聂北这样疯狂的淫弄呢,她好像有气出无气进似的娇吟不断,颤栗的声线又羞又欢的哀呼起来,“呜呜……坏蛋……啊……啊……不……不要啊……喔……不要这样子……唔……受不了啊……不来了……呜呜呜……不来了……”

聂北丝毫不管不顾,依然大力的吸允,凤凰全身的力气仿佛都被聂北从xiāo穴下面吸走了,声音骚媚娇嗲、柔弱无力,哀婉欲绝的喘息柔糯娇甜,“啊……不要吸了……喔……吸坏了……啊……人家……呜呜呜……死了……噢……”

“不要了……不要了……放开我啊……呜呜……来了……喔……”凤凰终于还是抵挡不住一浪接一浪的极限快感,娇啼一声后全身哆嗦起来,肥臀的臀肉抽搐似的抖了几下,肥美多汁的玉穴蠕磨、收缩、痉挛,一股大量的欢快的花蜜激射出来,全部涌入了聂北的口中!

怪不得凤凰娇啼哀呼着‘不要了’,高潮一下子激射出这么多的yín水,还要被聂北吞食道嘴里,她即使无法思考也禁不住不能的羞窘和难堪!

聂北心满意足抬起头来,把酥软无力的凤凰翻了个身,让她软绵绵的躺在胡床上,无限妩媚、满足的火红脸蛋儿面对着俯视的聂北,她羞臊的眸子带着娇媚的目光羞答答的望着聂北,正见到聂北心满意足的吞下满嘴的花蜜,滑腻的液汁划过喉咙的时候发出‘咕噜’的声响,凤凰听得真切,她臊得全身发抖,高潮未退的她再一度激射出一股花蜜来,‘唔’的一声嘤咛,整个人差点昏死过去!她实在想不到,那小坏蛋竟然如此……如此荒淫,把她羞人的液汁吞食了,这种刺激真不是她这么一个端庄正派的大美人儿能承受的,芳心羞赧的同时也有一种别样的刺激在滋生,好不旖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