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纵欲返古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17章 花月阁女人(4)

第217章 花月阁女人(4)

极度满足的凤凰粉腮若桃、玉颊似火、媚眼如丝,一脸高潮后的妩媚风情,宜喜宜嗔、似醒未醒的缠住聂北的身躯,香汗淋漓的娇躯犹在轻微的颤栗,水淋淋的玉女良田犹在潸潸潺潺的流淌着欢快、甘美的花蜜,不过拌合了聂北射进去的jīng液,花蜜的浓度显然高了很多,能看到糜烂十足的乳白色!

极度销魂的高潮让花月阁这位玉女阁主心醉神迷,欲仙欲死之下无意识的喃喃自语,“小坏蛋……唔……烫死我了……好舒服啊……”

“呼……”你也畅快淋漓的呼出一口气,双手用力的抱住凤凰那柔软细腻的腰肢,胯下依然紧紧的压在美人儿的粉胯上,让彼此更加的亲密无间,shè精后的肉龙亦得以舒爽的浸泡在美人儿那温暖、潮湿、紧窄、火热的肉穴里,感受着美人高潮后肉壑幽谷深处依然蠕磨、吸允的美妙!

凤凰娇喘吁吁的躺在聂北身下,娇嫩丰腴的胸脯跌宕起伏,乳浪荡漾,光滑白皙的小腹突突直跳,好一会儿才缓缓平静下来,凤凰‘嘤’的一声,电波真真的媚眼迷离的望着聂北,水汪汪的含情脉脉,满是满足后的妩媚和欢喜!

聂北亦被凤凰此时此刻的妩媚风情摄住了神,呆呆的望着凤凰那平时少有的媚情风姿。

这时候外室人影轻轻晃了一下,惊醒了聂北,侧目的瞟了一眼外房,只见一个窈窕婀娜的身影有气无力的扶在墙边,高硕圆润的胸脯随着沉重的呼吸一起一伏,看那样子也知道她观看了很长时间的活春宫,以至于芳心情动、欲念横生,才有如此压抑不住的媚态!

聂北这时候露出似笑非笑的神色,他淫邪的附在凤凰圆润的耳垂边呢喃道,“娘子的救兵来了哟!”

犹在梦幻中销魂的凤凰丝毫没有听进去,她酥软软的玉臂有气无力的挂在聂北脖子上,圆润秀气的下巴尖儿昂了昂,媚眼舒展,水汪汪的睨了一眼聂北,红润欲滴的樱嘴吐气如兰气若游丝的嗔道,“唔……别动,抱人家一会儿!”

聂北双手轻柔的抚摸着凤凰余热未散的香躯,酥酥的软软的,绝色美人儿的娇躯让人爱不惜手,特别是那对挺立、丰盈的玉乳,白腻的乳房、娇艳的rǔ头、诱人的乳沟……熟透了的玉乳三十多年来第二次向她的男人完全绽放,玉女的庄严、圣洁、高贵全部奉献出来,酿造了无以伦比的妩媚和香艳,真是个极品。

凤凰虽然叫聂北抱着她,但她却已经无力纠缠了,‘嗯’的一声轻呢,那双酥软软的玉臂从聂北的脖子上滑落下来,一只耷拉在她玉乳上,晶莹剔透的五指轻压在白腻莹润的乳房上,另一只手横搭在胡床上,慵懒无力;盘缠在聂北腰臀位置的滑腻玉腿也滑了下去,软绵绵的绞住聂北的一条腿,不舍纠缠着!

聂北又爱又疼的调笑道,“娘子全身上下都软了,可下面的小嘴儿还未软哟,还很大力的咬住你夫君的命根子咧!”

“唔!”凤凰嘤咛一声横了一眼聂北,羞答答的嗔道,“小坏蛋,大白天的就……就……”凤凰的声音越来越小,蚊蚋一般轻不可闻,脸蛋平添了几许艳丽!风雨虽然过去了,但两人依然绞缠不分,特别是那射了精依然硬邦邦的东西,依然深插在凤凰的秘密花园里,酸酸酥酥的感觉依然从花田密道深处向凤凰四肢百骸扩散……凤凰芳心隐隐有些期待下次暴风雨的来临,但她却明显的口是心非!

聂北对着凤凰娇艳欲滴的双唇亲了下去,舔了一下湿润柔软的樱唇,淫笑道,“娘子就、就、就怎么样啊?”

“……”面对聂北淫荡的调笑,凤凰皓白的银牙轻轻咬住下唇儿,羞不出声,娇羞带媚的白了一眼聂北,继而微微别过头去,留给聂北一半儿的娇靥和潮红欲滴的桃腮!

伸手捏了一下凤凰娇嫩玉乳上的乳尖儿,嘎嘎的笑道,“谁叫我的小凤凰如此诱人啊,香酥酥的身子我一靠近就忍不住要抱你上床狠狠的插你,鞭挞你的秘密花园……”

凤凰羞臊难当的嗔道,“坏蛋……嗯……羞死人了,不准说,不准说!”

聂北望了一眼外室,见一个迷糊的倩影摇摇欲坠,双腿羞答答的夹起来,双手不经意的托住她胸前的乳房一轻一重的揉搓着,沉重的呼吸若有似无的传来,聂北不由得笑了,想不到凤鸣倩竟然忍不住自摸了!

聂北得意的想:我看你能忍多久?

邪恶的聂北便对凤凰大肆‘污言秽语’,借机刺激春心荡漾的凤鸣倩!

“娘子不想说,难道还想做?”聂北淫笑道!

“做、做什么?”凤凰犹未反应过来!

聂北腰臀大力一挺,硬邦邦的肉柱‘嗤’的一声,再度顶入凤凰的子宫里,一股酥麻的感觉如电流一般袭击凤凰高潮未退的敏感玉体,她禁不住浑身一颤,昂首娇呼一声,“啊!”

聂北邪魅的摸了一把凤凰白腻柔嫩的大腿,淫淫的笑道,“娘子知道做什么了吗?”

凤凰羞媚的娇嗔一声,“小坏蛋!”

“我不坏怎么能把如此粗糙的ròu棒插入姐姐的xiāo穴里呢,刚才还大力的肏你的小妹妹,一进一出、一进一出,顶得姐姐狂欢乱叫,不知多快活!”

凤凰羞结巴巴的嗔道,“你……你再说、我、我……”

聂北又是大力的耸动几下,直把凤凰插得张嘴欲呼,他淫荡的调笑道,“一肏入姐姐的体内,我就想到了倩儿,你们师徒俩的小妹妹都水嫩嫩的,一插就咕唧咕唧的流出yín水,特别是肏入子宫里的时候,我靠,咬得我真是爽!”

“坏蛋……嗯……顶死我了……不要来了……不要说……嗯……坏蛋,是不是要羞死人家你才安心?”凤凰羞臊的扭摆一下身子,双手软绵绵的撑在聂北胸膛上,又要组织聂北的‘污言秽语’又要拒绝聂北蠢蠢欲动的耸动,她脸蛋再度火红一片,羞媚的神色哀婉欲绝,娇滴滴的,好不迷人!

聂北双手抚摸着凤凰的玉乳,迷恋的道,“姐姐如此迷人,我怎么舍得姐姐死呢!”

凤凰欲拒还迎的拍开聂北的手,娇嗔道,“那你还说,羞死人了!”

“我说什么了啊,哎,我怎么忘记呢,娘子你看,你看我这记性,忘记了啊……”

见聂北耍宝耍赖,丝毫不要脸的样子,凤凰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妩媚的白了一眼聂北,嗔道,“小滑头!”

凤凰一记白眼极具‘杀伤力’,连带那欲语还羞、娇媚带怯的味儿,即时让聂北心如蚁爬,搔得心痒痒的,又不忍破坏她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妩媚的风情,看上去,聂北呆呆的盯着凤凰看,一脸的迷醉!

凤凰见聂北迷醉在自己的风情下,她芳心又甜又羞,水汪汪的眸子柔情四起,亦痴痴的睨望着聂北,两人顿时如感情升华的情人一样含情脉脉。

带凤凰反应过来,芳心紊乱的她显然有些羞涩!

聂北好笑的道,“我们如此亲密,娘子还有什么放不开的吗?”

“我们……我们年纪相差太、太大了!”凤凰有些忐忑的瞟了一眼聂北,见聂北丝毫不在意的样子,她忐忑的芳心反而一阵欣慰,绯红的脸蛋明显浮起一层欢喜之色,不无羞赧的接着道,“而且……而且人家和倩儿她、好歹是师徒关系,我们这样子……这样子要是外人知道的话,那……”

聂北层层善诱道,“关起大门一家欢,谁知道啊?”

想想也是这么一回事,而且事已至此,无可挽回,也只能师徒俩共侍一夫了,但聂北那‘关起大门一家欢’还是让她觉得脸红耳赤!

聂北见凤凰神色哀婉、面带娇羞的样子,知她芳心放下了某些东西,不由得暗喜,他露出邪邪的微笑,用不容抗拒的语气对外室道,“倩儿,你忍不住的话还进来?”

“啊……”

“啊……”

凤鸣倩和凤凰相继发出两声羞赧的低呼。凤鸣倩是本能的娇呼出声,凤凰是想不到凤鸣倩竟然也在厢房里,也不知道她在外面多久了,自己和那小坏蛋的羞事多半全被她看了、听了?一想到自己和这小坏蛋大白天在这里颠鸾倒凤却被最心爱的徒儿全程观摩了去,她就忍不住一阵臊意涌来,恨不得找个缝起钻,火热潮红的脸蛋儿嘤咛一声埋在聂北宽广结实的胸膛上,瓮声瓮气的嗔道,“倩儿你……你怎么不敲门就进人家的房间啊?”

凤凰经过初次的惊慌后倒也镇定,只是她观摩了这么久的活春宫,早就春心荡漾了,她大大方方撩开帷幔碎步莲莲、身子款款的走了进来!

但见她圣洁白嫩的玉靥早就绯红一片,乌黑亮泽的秀发披散而下,宛若瀑布一般,一身雪白的居家霓裳把她婀娜多姿的玉体包裹得妙曼无比,轻薄的质地使得圣女那白腻胜雪的肌肤若隐若现,贴身的小肚兜更是透露出它本身的翡翠色,高耸入云的酥胸微微颤颤的藏在里面,诱人的轮廓几乎可见……她款款走来之时,玉腿交错,霓裳下摆款款而动,迎风贴在她的玉腿上,朦胧间更显得玉腿修长、笔直、浑圆,如此玉腿,直让男人恨不得狠狠的掰开它来看个究竟!

更让聂北心旌摇曳的是,圣女迎面款款而来的时候,轻薄的霓裳轻轻的贴在她粉胯的位置上,一个倒三角形若隐若现的露出它诱人犯罪的形状!

凤鸣倩见聂北被自己所迷,她放心一阵得意一阵欢喜,略带羞涩的横了一眼聂北,正是美目藏春、眼角流情,眼波款款暗含娇嗔,继而又似笑非笑的睇着她师傅凤凰,直把凤凰臊得慌,难为情的躲在聂北怀里不露脸她才调笑道,“师傅你可别生气啊,我是怕敲了门打扰了师傅你的好事!”

凤凰更羞,浑身一股臊热,躲在红彤彤的脸蛋藏在聂北胸膛上不肯露出来,瓮声瓮气的哼道,“我看是倩儿你春心荡漾想……想了吧!”

凤鸣倩被师傅说中心事,也羞赧无比,那脸蛋早就红扑扑了,她忸怩的瞟了一眼聂北,见聂北一脸笑意,目光灼灼而鼓励的望着自己,她臊意稍去,“人家想而已,师傅却做了!”

“嘤!”凤凰羞得嘤咛一声,在事实面前却又反驳不了,羞臊难当之下不由得对聂北嗔道,“小坏蛋,都怪你!”

“……”这能怪我吗?你也享受了啊!聂北无比委屈的想着!

凤凰见聂北哑口无言,她便得理不饶人的撒娇不依道,“我、我不管,你要惩罚倩儿,不准她笑我!”

凤鸣倩早就知道聂北想化开她师傅的心结,这时候她故意道,“师傅偷吃完了就怪我们夫君啊?”

“死妮子,敢调笑师傅了,看我不撕了你的嘴!”凤凰恼羞成怒的挣扎起身子,但饱受狂风暴雨洗刷的身子软绵绵的,而且体内还插着一根硬邦邦的东西,直穿子宫里面,她稍有挣扎,一股酸麻感便袭来,“唔!”她禁不住嘤咛一声倒下去!

凤鸣倩顿时看清楚两人此时此刻的状况,只见那坏蛋的巨龙硬邦邦的撑开师傅的禁地肉穴,以撑裂之态尽插在师傅的体内,四周围黏糊糊一片,床下更是濡湿好大一块,特别是师傅的粉臀下,简直是泥泞不堪,还拌合着乳白色的液体……如此糜烂的肉穴画面,她再怎么装作开放也禁不住脸红耳赤!

但那糜烂的画面和香艳刺激的气氛却又让她芳心悸动,体内泛滥的纯情欲念更是澎湃起伏,羞答答的目光中流露出肉欲的色彩,正愣愣的盯着两人交媾的位置失神!

凤凰见凤鸣倩如此神色,她也羞臊难堪,但此时此刻的气氛香艳而旖旎,更有禁忌荒淫的刺激,她也禁不住春心悸动,一种放纵交欢的欲念在滋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