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纵欲返古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19章 花月阁女人(6)

第219章 花月阁女人(6)

巨龙第二次临幸幽深的玉宫,胀裂、滚烫、酥麻、痛楚……百味交杂,火辣辣的从肉穴四周扩散开来,酸楚、酥麻涌来,说不出的滋味,道不尽的痛快,凤鸣倩禁不住挺直了光洁的玉背,昂着臻首发出一声尖叫,“啊……”

聂北丝毫没有怜香惜玉,马不停蹄的开始抽插起来,在凤鸣倩身体上施展百般手段,九浅一深、层层渐进、左右逢源、上蹿下跳、狂风骤雨、时急时缓,直把凤鸣倩弄得欲仙欲死,yín水飞溅!

“啊……啊……”在聂北的深入浅出的淫弄下,凤鸣倩发出一声声柔润轻舒的娇吟,而肥嫩的粉臀亦配合着聂北的动作耸动起来,小蛮腰更是骚浪的摇晃,肉穴情难自制的蠕磨收缩,正是奸情正热、欢爱正浓!

凤鸣倩纵体承欢、主动逢迎,娇躯颤栗、肉体论下,沉醉在爱欲交欢的快感中,却苦了身下的凤凰,她饥渴难耐的胴体清楚的感受到聂北每一下的冲击力,沉重有力,正是女人所喜欢的强横,但宠幸的人却不是她自己,而是凤鸣倩!

糜烂的交欢声、诱人的呻吟声、还有那震动的冲击感,都使得她臊热难耐,也顾不得禁忌和羞臊了,玉手无意识的在凤鸣倩光洁如玉的粉背和面抚摸起来,火热的双唇时不时掠过凤鸣倩的脸颊,想吻而难堪,不吻却难受,当真是煎熬!

三人淫乱交媾,场面火热香艳,娇滴滴的呻吟、喘息交杂,聂北兴奋无比,仿佛拥有无穷无尽的力气和冲劲,腰身挺动,肉枪狂刺乱插,直把凤鸣倩肏得臻首浪摇、腰身扭摆,噗嗤噗嗤的进入声带来无穷的乐趣,飞溅的蜜汁发出‘嗤嗤嗤’的伴奏,不一会儿,聂北大腿的位置便没有一处干净的,全是黏糊糊的蜜汁,但聂北喜欢这样的感觉!

聂北伸出一只手来,穿过凤鸣倩的腋下,穿插在凤凰和凤鸣倩相压的两只玉乳中间,手心手背顿时传来细腻柔软的触感,那感觉太美妙了,聂北上捏捏下摸摸,好不快活,腰身却没有丝毫的停顿,粗长的ròu棒越插越深,他亦快感连连,气急气喘,但依然淫荡的调笑道,“倩儿,我的好宝贝,你的小妹妹真好,太多水了,我要插烂它,它夹得我太爽了,噢……好热的xiāo穴啊……”

“大坏蛋……啊……不要说了……啊……” 凤鸣倩被聂北插得美眸反白,峨眉轻蹙,却又满面春情,浪叫连连,“啊……轻点……坏蛋……呜呜……插烂了……啊……”

听到凤鸣倩销魂蚀骨的娇吟浪叫,凤凰火热的娇躯在凤鸣倩的身下婉转的扭摆蠕磨,粉胯大大的分张开来,让敏感的耻骨位置和凤鸣倩的粉胯相触,随着聂北对凤鸣倩的撞击,她亦能分享到几分快感,但对浑身欲火高烧的她来说,那一点点快感似乎只是本水车薪,远远不足,她忍不住丢掉了仅有的那点矜持,有气无力的求欢道,“小坏蛋……呜呜……给我……我受不了了……我……我也要……快给我……”

“师傅……喔……不行……它现在在倩儿体内……啊……插得好深……啊……唔……”凤鸣倩迷离的眼睛俯视着娇靥红得像快红布的师傅,吃吃的道,“师、师傅难道……难道想……想它出来便……便立即插到你下面吗?”

凤凰银牙轻咬,羞赧不堪,脑海里全是那根刚刚从倩儿身体里抽出来的ròu棒,青筋交错、龙头硕大,上面沾满了倩儿的yín水,正一滴滴的往下滴落蜜汁,然后它便带着这些禁忌的东西插入自己身体里……一想到那画面凤凰就已经羞得不行了,可又觉得无比的刺激,荡漾的春心蠢蠢欲动,“倩儿,师傅……师傅忍不住了!”凤凰羞嗔的睨的一眼聂北,羞答答的道,“师傅刚才便被那小坏蛋欺负,你来了他才没有退出师傅的身体,可师傅……师傅好难受!”

“啊……啊……不……不行……嗯……喔……”凤鸣倩被聂北抽插得娇啼浪叫,正是舒爽无比,销魂蚀骨得很,娇喘吁吁的道,“那……那也不行……嗯……姐姐想来得等到倩儿……等到倩儿来了才行……啊……坏蛋……呜呜……别乱插……呜呜呜……烂了……烂了……啊……啊……”

“你们姐妹俩轮流来吧!”聂北淫笑着轻轻的拍了一把凤鸣倩光洁白嫩的粉臀,调笑道,“你们无权决定……唔……得你夫君我来决定!”聂北在凤鸣倩的体内横冲直撞,难免气急气喘,但兴奋得很!

“坏蛋……给我……”凤凰所有的快感都卡在半山腰上,不上不下的,简直要了她的命,她玉体横陈的躺在那里极力的忍耐着,浑身的欲火无法发泄,烧得她娇躯滚烫灼人,细腻的肌肤泛起一层醉人的酡红,表面更是泌出一层香汗珠儿,国色天香的脸蛋儿红彤彤的,露出幽怨哀婉的渴求神色,骚媚骚动的厮磨着……

聂北哪里肯怠慢,大力的在凤鸣倩的肉壑深沟里狂捅十几下,把她捅得痛快淋漓的时候迅速拔出‘人间凶器’,骤然间杀入凤凰娇嫩幽深的禁地深处……

忽然一根粗长火热的巨棒插入,凤凰娇躯挺了一下,在颤抖中发出一声娇媚入骨的满足呻吟,“噢……”

聂北手臂够长,能勉强把两个叠起来的丰满美女搂住,下身猛挺,根本不给凤凰喘息的机会,嘴上还不放过淫荡的挑逗,“唔……想不到啊,风儿的小妹妹竟然和倩儿的一样嫩,插进去酥酥的绵绵的,爽死我了!”

下体胀满充足,凤凰终于再一次的尝到无比销魂的滋味,在聂北快速的挺送下,她双手紧紧的抱住身上的凤鸣倩,昂着臻首、张着红润娇艳的樱嘴娇滴滴的呻吟道,“坏蛋不……不要说……唔……轻点……唔……”

“风儿身上有如此肥嫩多汁的宝贝儿,又窄又热,和倩儿的小妹妹不逞多让,夹得你们夫君我好爽啊……风儿……我差得你爽吧,叫声夫君来听听?”

凤鸣倩被两人夹在中间,又失去了ròu棒的止痒,她不由得有些幽怨,听到聂北的话她不由得瓮声瓮气的嗔道,“大坏蛋……不准你欺负我师傅!”

聂北抽手在凤鸣倩身侧摸进去,捏着她一直肥嫩嫩的玉乳调笑道,“倩儿你不老实的话待会我让你三天下不了床哟!”

凤鸣倩自然知道聂北不是开玩笑的,而且他也有那羞人的能力,便红着脸不敢接茬了。

聂北加大了抽插的力度,ròu棒在凤凰体内越发的暴虐,记记到底,直插入道子宫,每一下进入都能听到‘噗嗤’一声,直插得凤凰mī穴汁水飞溅,酥软的玉体轻抖,脸上露出似笑非笑的妩媚神色!

聂北再问一次道,“叫不叫啊风儿?”

凤凰含羞答答的呻吟道,“小坏蛋……啊……不叫……喔……人家就不叫……唔……唔……啊……啊……”

“那好,等你叫了我再给你!”聂北淫笑着从凤凰体内拔出湿淋淋的肉龙,迅速插入凤鸣倩的体内,在凤鸣倩的体内猛烈的发起攻击!

“啊……啊……好美啊……它又进入到倩儿体内了……噢……好深啊……好像进入到人家肚子里似的……啊……啊……好夫君……呜呜……好美啊……”凤鸣倩被聂北淫弄得淫媚放浪起来,让人脸红耳热的娇吟浪叫从她那张红润润的小嘴儿里‘唱’出来,真让人无比兴奋!

“倩儿真乖!”聂北卖力的耕耘着凤鸣倩那块已经属于他的禁地,注意力却放在了犹在抵抗的凤凰身上,“我的好凤儿好娘子,你叫一声夫君的话我就插你一下,不叫的时候可没有哟!”

“嘤……小坏蛋……人家恨死你了……”凤凰何尝想过会有如此羞人的抉择的时候,叫吧,她所有的尊严和心防都得完完全全的丢掉,不叫吧,又欲火焚身、空虚难忍,更有深处那一阵阵的瘙痒,宛若一群蚂蚁在里面乱转似的,无比的难受!

不一会儿,凤凰便忍不住了,“夫、夫君……” 这么一声小若蚊蚋的声音,却用尽了凤凰所有的力气!

“你说什么,我没听到!”

有了第一次,也就有了第二次,凤凰语调高了些许,羞答答的道,“夫……夫君!”

“还是听不到,我耳朵里全是倩儿娇滴滴的呻吟!”

凤凰也泼出去了,反正不叫也叫了,以后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自己从叫出‘夫君’二字的那一刻,芳心便完完全全的放开,让一个男人入住,她也就无所谓了,“小坏蛋夫君……呜呜……坏蛋夫君……给我……夫君……夫君……”

凤凰羞涩、难为情的呼唤,软软绵绵的声线,几乎把聂北给融化掉,让聂北整个人都酥了,激动得虎躯轻震!

见聂北如此激动,凤凰忽然觉得一种全新的感觉在心里流淌,暖暖的甜甜的,很舒服!

聂北激动得停了下来,正纵体承欢的凤鸣倩可不依了,撒娇道,“夫君……你快动啊……快嘛……啊……快动啊……夫君……啊……夫君……啊……”

凤凰也娇滴滴的呼唤道,“夫君……夫君……”

两个娇滴滴美人儿温情款款的呼唤,聂北于是更加的劳累,一上一下的在她们师徒俩的身上淫弄,一会儿挺入上面那口蜜汁横流的深沟,片刻后便没入身下那道幽深的肉壑里,轮流交替,好不快活!

师徒俩在聂北淫弄下激情四射,都陷入了肉欲的深渊中无法自拔,在聂北再一次大力的突入凤鸣倩幽深的子宫深处时,她忍不住‘啊’的一声尖叫,继而‘嗯’的一声对这她师傅娇喘吁吁的樱嘴吻了下去,灵巧的小丁香便迫不及待的腰钻她师傅的牙关……

凤凰一开始目瞪口呆,想不到平时端庄圣洁的弟子竟然变得如此淫媚风骚,而且丝毫不顾自己是她的师傅,淫乱的吻上了自己……她现在可以完全接纳聂北,让聂北在她身上得到无以伦比的快乐,但是她却难以接受两个女人亲吻在一起,而且那还是视如己出的弟子!

但是,在凤鸣倩滑溜溜的小舌头在牙关上乱钻的时候,她抵挡越来越脆弱,在聂北从凤鸣倩体内抽出庞然大物插入她体内的时候,她所有的理智都崩溃了……

她放纵的和凤鸣倩亲吻在一起,两张红润润的樱嘴‘啧啧’作响的吻上了,那火热的场面教人欲罢不能,看得聂北更加的勇猛,在她们师徒俩肥嫩多汁的肉穴中凶猛异常的杀入杀出,两个肥美多汁的幽谷潺潺的流出大量的甘美的蜜汁……

聂北神勇无比,夜幕降临的时候他还未射,从她们两人拥抱着轮流干到她们轮流单兵作战,一会儿抱着有气无力的凤凰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的干,在她尖叫声后再放回床,然后抱着凤鸣倩高挑婀娜的身子压在墙壁上、托着她的一条玉腿干,干得她爽到眼泪都流出来的时候才抱她回床放下,而这时候凤凰也勉强恢复了些许体力,她苦苦的求饶,但聂北还是再度抱着她丰腴白嫩的娇躯再度交媾……反反复复,凤凰和凤鸣倩师徒俩潮来潮去,已不知道泄了多少回,泄到最后,泄到最后,她们昏死了过去,但聂北还是没有射!

聂北给她们盖好被子,然后下床赤裸裸的走出去,却见昨天那两个花月阁女弟子脸红耳赤的守护在院子外面,聂北淫邪的走了过去,在其中一个耳边轻声吩咐一句,她有些迟疑,但瞟了一眼师傅的厢房后她便走了出去,剩下的那一个自然无法逃出聂北的魔掌,她身上的衣服还未来得及全部脱掉便被聂北压在桃花树杆上托着一条大腿便挺着‘人间凶器’刺了进去……

在尖声淫叫声中,她第二次被那根庞然大物刺入体内,聂北马不停蹄的抽插起来,在聂北狂野的淫弄之下,她很快便被聂北杀得丢盔弃甲,也就在这时候,出去的那个女弟子回来了,却带着一个花月阁弟子回来,她便又出去了,而带回来的这个花月阁弟子羞臊不堪,欲夺路而逃,但‘淫’红了眼的聂北哪里肯让她走出这个院子呢?

很快,在她一声压抑的痛呼声中,花月阁又多了一名少妇!

但漫漫长夜,这似乎才只是开始,花月阁这个秘密据点有弟子十多名,都是眉清目秀的妙龄女子,正一个一个的被‘自己人’引入院子里,随着一声声带着痛楚的娇啼,整个据点的花月阁弟子都步入了少妇的时代!

夏天的夜晚只是有些凉快,聂北却浑身滚烫得吓人,自从出了鬼森林之后,第二次有如此狂野暴热的现象,浑身仿佛被火烧一般,无比的难受,特别是体内,一股极度燥热的热流从丹田扩散到四肢百骸,骨髓仿佛都被烧熔了似的,直到此时此刻,他从极阳之地浸染的出样纯阳之气才完全的爆发!整个人就像一只无法停下来的机器,jīng液在花月阁这十几个女人的体内射了又射……

他双眼发出金黄色的光芒,身如红火,很是吓人,而他身下却横七竖八的躺着十几个女子,有的衣冠不整,有的一丝不挂,无一例外都是被他身下那根滚烫吓人的‘人间凶器’淫弄成这样子的,稍微留意一下都发现,她们不管有衣服的或许没衣服的,下身都是赤裸裸的、湿漉漉的,有些更是能清楚的看到淡淡的落红!

十几个女子躺在地上,个个面红如潮,大部分都嘤嘤咛咛的抽泣着,目光活幽怨或怨恨或茫然……

聂北却越发不可收拾,把她们身上的衣服都脱掉之后,十几具白花花的胴体躺得满院子都是,他再度在这十几具柔嫩酥软的玉体上鞭挞……

这一夜,花月阁的秘密据点里,春光被夜色遮掩了,娇喘和呻吟却一直持续到天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