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名著 > 我的贵妇日记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38页

第38页

门边传来声音,说时迟那时快,方苡舒这女人立刻又倒在地上,开始抽措气喘……靠,会不会太厉害了啊,她以前演过电影吗?

骆良南冲进来把手里的药喂她吞下,心急如焚的模样,邬小康全看在眼里。

“那是维他命吧?”她终于忍无可忍。“妳到底要演到什么时候?方苡舒!”

“小康?”骆良南转过头,疑惑的看向她。“妳别那么大声,Susana会受不了的!”

“天!她在演戏,她从头到尾都是装病的!”邬小康马上蹲到她身边,不客气的扯过她的手。“你现在立刻量她的脉搏,正常得跟一般人没有两样!”

他倏地拉回方苡舒的手,一脸无法置信的瞪着她。

“妳在做什么?妳怎么能说出这种话?”在一个濒死的人面前,指控她装病?臂弯间的方苡舒开始哭泣,哭得既悲伤又绝望,往他怀里紧缩,让他不得不紧紧护着她。

“放开她!你怎么可以在我面前拥抱别的女人!”邬小康气急败坏的意图扯开他的手,却反而被一把推开。

“邬小康!妳客气一点、仁慈一点!”他低吼着,“Susana已经剩不到三个月可以活了!”

什么?狗屁!邬小康恍然大悟的看向偎在骆良南怀间的女人。她知道了,知道方苡舒用什么手段了,她特地飞来这里,告诉南她已是将死之人!

“她这样说……你就信?”但这有什么好怀疑的?南哥哥天生就是个软心肠的人!

“邬小康,够了!妳怎么能这么无情、这么刻薄!”骆良南怒不可遏的制止了她,“susana已经很虚弱了,妳不要再刺激她!”

虚弱……她现在才虚弱咧!

“是你根本搞不清楚事情状况!”邬小康深吸了口气,“然后咧?她就特地飞过来告诉你她要死了,还有什么?”

骆良南受不了她的口吻。小康该是个活泼善良的女孩,为什么现在会这么冷血无情?“算了……算了!”怀间的可怜人儿扳着他的肩哭泣,“不要说了!我不要结婚了,我不想影响到你们……小康不会谅解的!”

“我会娶妳,我无论如何一定会娶妳。”骆良南坚定的说出自己的决定,面对邬小康的冷漠,他撒掉了商量的余地。“我说到做到,妳别担心了好吗?”

平地似乎鸣起大雷,邬小康一口气上不来,她拧紧眉心看着地上的一对男女。

南哥哥亲密的紧抱着方苡舒,而方苡舒更是紧环着她的男人。

然后,他们要结婚?

“结婚是什么意思?”她颤着声音问。

“我要娶她,让她当骆太太……直到她死亡为止。”骆良南昂首瞧着她,“小康,这是我们欠她的。”

“我从没有欠她什么!”她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她是骗你的!一旦结婚后她就不会离婚,她也不会死!”

“邬小康!”骆良南再也无法忍受,轻柔的将方苡舒放下,人却跳了起来,忍不住的对着她大吼,“我拜托妳有点良知好吗!”

泪水才从邬小康的眼角渗出,就被她抹掉了。她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用一种嫌恶态度瞪着她的男人,再看着地板上那冲着她扬起胜利笑容的女人,她知道,这一着,她是输定了。

“我不想讲了。”她缓缓后退,“我跟方苡舒,你只能选一个。”

“仁慈一点,妳不该这样。”骆良南冷着声音说。

“我只对值得的人仁慈。”她稳住步伐,开始踉跄的往保险箱去。她要拿自己的护照,她现在就要走人。

见到她慌乱的拿着护照,收拾行李,骆良南不禁涌起无法承受的绝望。为什么小康会这样的决绝,丝毫没有同情心又如此残酷?

若不是他们,Susana也不会发病至此啊!

“只是三个月,完成她人生中最后的愿望,很过份吗?”他上前,抓住她关上拉炼的手,用一种乞怜般的眼神看着她。

只有她知道,方苡舒嫁给南哥哥后,必定会“奇迹似”的复元,绝不会死,更不可能离婚。

“你这辈子只能娶一个人。”又到了抉择时刻。“我,或她?”

“我会娶她。”骆良南紧握着拳头。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深爱的女人会有如此丑恶的嫉妒心。

邬小康二话不说,拎起袋子,直直朝门口走去,她一边走,一边睨着地上的方苡舒正露出喜不自胜的笑容。

“别得意太久。”她出言恫吓。

“邬小康!够了!”闻言的骆良南更加气愤,破口喝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