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名著 > 我的贵妇日记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39页

第39页

她回首,冷冷的望着他,“再见。”她双眼燃烧着极度愤怒,拉开门,甩上就走。

她在门外与推着餐车的服务生错身而过,他们都很疑惑,但还是往骆良南的房里推。

“这是赌场庆祝邬小姐夺得三百万美金的头彩致上的蛋糕。”服务生送上蛋糕便离开了。

“原来……她已经有钱了,所以不要你了吗?”再度安静下来的房间中,方苡舒用柔弱且不确定的嗓音,狠狠的补了骆良南一刀。

做自己的豪门……是这样吗?已经有本事当自己的豪门了,就可以什么都不要了吗?邬小康!

第九章

戴着口罩的人穿梭在白色走廊上,广播不时的播出医生的名字,请他们到哪个诊疗室去,在流感盛行的季节,医院里总是人满为患。

“Jasperchen……就是他,方苡舒的主治医生。”帽子口罩墨镜全数齐全的女子,遮得连长相都看不出来,望着墙上的值班表。

“啊……”身边女子打了个呵欠,“好想睡觉喔,为什么不能明天再来?”

“邬小福!姊妹有难,妳想袖手旁观吗?”墨镜下的双眼燃着怒火。

“没有啊,可是我才刚下飞机耶!”邬小福很委屈的嘟起嘴,“医生又不会跑掉,为什么非得要现在、马上呢?”

“因为我很急、非常急,要是动作再不快一点,南哥哥就真的要娶那个假面女了!”她压低了声音,每个字都是咬牙切齿。

“可是要怎么调查,我一点头绪也没有。”邬小福眉头全纠结在一起,“这样好不好,不差一天嘛!让我睡饱了、精神好了,我就比较……”话都没说完,邬小康直接把她往旁边推去。“喂!”

邬小福身边还站了另一个女人,黑色的柔顺长发,整齐的刘海,浑身散发着东方美的灵气。

“小安,我只能靠妳了。”她诚恳万分的说。

“妳本来就该先想到我。”邬小安轻笑,“不过小福说的非常正确,时差都没调就把我们拉到医院,好歹先吃饭吧?”

“妳们在飞机上吃不够吗?”在机上跟喂猪差不多耶,开灯吃饭、关灯睡觉。

“要吃好料的,像美国牛排那种!”提到美食,邬小福精神为之一振。

邬小康开始后悔找救兵了。

事实上,离开拉斯韦加斯后,她并没有飞回台湾,这种鸟事她是绝不会做的,“拱手让人”这四个字,她也不会写!

她知道在那种情况下自己是百口莫辩,南哥哥对弱小的人总是深信不疑,更别说方苡舒每次都把脸化妆得跟死人差不多白,演戏更是连贯到底,所有人都相信她是个有先天性心脏病的女人。她连自己快死了这种话都说得出来,南哥哥一定更加同情她、怜悯她,还会认为自己亏欠她什么。

问题是,那女人是装病的啊!

不过说再多也无济于事,她法律系不是读假的,相信事实胜于雄辩、证据会说话,所以她决定回到纽约,并找来两位好姊妹帮忙,彻底调查方苡舒这个人,连同那个一直说她病入膏肓的医生。

她就不信找不到证据,方苡舒再聪明,也不可能做到天衣无缝。

不过小安也真是神通广大,竟然认识在纽约也有空屋的人,可以让她们借住一下。

“Dr.Chen……”广播突然传来熟悉的姓氏,邬小康为之一惊。

“就是那个人,广播要他到……”在哪里啊?真是关己则乱!

“这里。”冷静的邬小安往走廊另一头瞧,“小康,十点钟方向,应该就是准备转进来的那个医生。”

“十点……哇,为什么也是帅哥?”邬小福惊呼着,“混血美男子!”

“妳小声一点。”邬小康开始左顾右盼。她得找地方躲,谁知道方苡舒有没有让他看过她的照片。邬小安直接拽过她们两个人的手,往右拐去,佯装没事的样子。

陈兆之从容的到护理站后,跟护士们巴啦巴啦的说了些专业术语,然后不忘展现迷人的笑容,再从片段的闲谈间,听得出来他正在约一个年纪很轻的护士。

“陈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