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名著 > 我的贵妇日记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45页

第45页

邬小安见状,立刻阻止服务生捡拾杯子,她用英语低声交谈几句,服务生立刻向后退开。

走!她得现在走!方苡舒一回头,却看见站在门口的骆良南。

“……Larry?”他在这里做什么?她吓了一跳。这里跟他公司是相反方向啊!

“妳放药了对吧?”缓缓走向她,他突然扣住她肩头。“妳放药了对不对!”

“我……你在说什么?”她一副楚楚可怜的皱起眉心,“我跟邬小姐是在这里巧遇,我……”

“妳放堕胎药了对吧?方苡舒!”骆良南怒极攻心的指紧她肩头,使劲的将她一推。

她往后撞到椅子、柜台,再狼狈的摔落在地。“Larry?”为什么他会知道堕胎药的事?为什么?!看着骆良南飞奔到邬小康身边,不停的叫唤着她,而她依然闭目沉睡。透过玻璃窗,方苡舒看见了在屋外的停车场,竟有个不该出现的人。

陈兆之倚在他的宝马车边,正悠闲的抽着烟。

基本上,他还是个医生,戕害人命这种事情他实在做不来,所以他给了方苡舒安眠药,有鉴于此,他认为这段关系该结束了,不想再跟心如蛇蝎的女人纠缠,恰好一早有个灵秀美人来访,他也就不需要保留什么了。

他对着方苡舒行了一个举手礼,带着俊美的微笑。她所造成的伤害,差不多该停止了。

当邬小安出现在办公室时,骆良南着实吓了一跳。

他知道她跟邬小福都到了美国,而且陪在小康身边,但万万没想到她会亲自到办公室来找他,毕竟他跟小康算是在冷战当中,谁也没跟谁主动联系,更别说邬小安是冷漠派的人,向来不会多管闲事。

所以,当看见她气喘吁吁的冲进来时,他就知道大事不妙了。

邬小安一句话也没说,瞟了他一眼就往外跑,他也就跟着没命的往外奔去……小康一定出事了!一定发生事情,邬小安才会来找他!

他们边跑,她边简短的跟他交代她今早的行程。

她一大早就去找陈兆之,原本想旁敲侧击套出他的话,只是没想到很快就被识破她是小康的朋友,那个医生甚至记得两个星期前在医院看过她们三个。

护士也告诉他有人在打探他和方苡舒的事情,所以一切他都了如指掌。

但是他并没有为难她,反而有问必答,只是不许录音。

她狐疑的问他原因,他只是淡淡的告诉她,他不想再跟方苡舒玩下去,更不想杀害任何末出世的生命。

骆良南无法置信,直到他在公司门外,看见等待他们的陈兆之。

他证实了方孩舒的确患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过很轻微,所以气喘、身子孱弱及容易晕厥全都是骗人的。

至于脸色苍白和无血色的唇,那是她化妆技术高明。

一切都是骗局!骆良南陷入震惊当中。这么多年来,方苡舒竟然能够如此彻底的欺骗大众,欺骗他的同情与爱怜!就连大限将至,也都是骗他结婚的手段!所以,小康一开始就知道,他却是非不分的责怪她。

藉由邬小福偷发的简讯,便知道她们在拖车咖啡屋那儿,而且方苡舒是用他的手机约小康出去的,照陈兆之所言,她打算害死他和小康的孩子,虽然堕胎药被换成安眠药,但他还是不放心。

风风火火的赶到拖车咖啡屋外,他亲眼见到邬小康倒进邬小福怀中,证实了陈兆之所说的一切。

“放心好了,她一切正常,孩子也没事。”陈兆之站在病床边探查着纪录板,“时效差不多,应该快醒了。”

骆良南忧心如焚的坐在病床边,紧握着邬小康的手,正陷入无可自拔的自责。

“陈医生,我不知道该谢你还是恨你。”他愤愤的说着。

“谢我吧!至少我救了你的女人。”陈兆之朗声笑着。

“你都不怕我们去举发你喔!”邬小福实在很难对这个医生有好感。

“他绝对会否认到底,而且该准备的,他也应该安排妥当了。”邬小安轻松的接口,“这就是他宁可亲自说明,也不许我录音的缘故。”

陈兆之弹了下指。聪明的小姐!

骆良南无心再追究。现在对他来说,最重要的是小康……他犯了不可原谅的错误,不但斥责她、错怪她,甚至还认为她是冷血无情的人!

最过份的是,他全然相信方苡舒,还要娶她!

手中纤指轻轻动着,陈兆之露出放心的微笑,徐步离开病房,邬小安回首向他颔首道谢。方苡舒最大的错误,就是忘记他是个行医济世的医生。

“嗯……”邬小康长睫轻颤,意识尚不清楚。“南……”

紧张凑到床边的邬小福一怔。厚!怎么昏迷成这样,一醒来还是喊南王子的名字啊?她可是倒在她怀中的耶!

邹小安忍不住笑,对她招招手。她们先出去别当电灯泡,这房里有得是话要聊呢!

“小康!小康……”骆良南紧张的凑到她眼前,温柔的抚着她脸颊,希望她清醒些。

“咦?”邬小康迷迷糊糊的,眼前的人影重迭。可是声音好熟喔!是她最喜欢最喜欢的声调呢!“好晕喔……”

“一下子就好了,没事的。”将她脸上的发丝拨开,他珍惜般的抚着她的额头一吻。

好熟悉的吻喔!眼里的景物终于合而为一,邬小康看见性感的喉结,然后那个人又吻上她的眼,最后是脸……

“南哥哥?”她还不很清醒,怀疑是自己的错觉。

“我在这里。”骆良南包握住她一双柔黄,在上头激动的一吻。

“南哥哥啊”她不确定的又问了一次,皱起眉看着映入眼帘的男人——真的是他?“你怎么会——不对!我为什么会……”

她立即半撑起身子,左顾右盼。她在医院里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