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春秋小领主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一章 吓死人不偿命

第三百四十一章 吓死人不偿命


驻扎宋国一个小月,前后数场较量,晋楚双方的较量是全方位的,因为饵兵在即,军事上的较量反而成了次要部分如果不是赵武这次把楚灵公当做猎物,展示了自己的指挥技巧,楚人已经忘记了自己的战败。

而赵武这次“围猎”也是灾难性的,楚军的宋国失败后,本来对自己的武力还有点自信,这下子,他们的世界观完全崩溃了:相对晋人。我们竟然没有一点长项。除了在蛮横上我们超越了晋国,其他。我们一无是处。

刹那间,楚人作为人类一份子,对自己的存在产生了极度的动摇一

楚灵公一向自认为自己奢华第一。这次打算在奢华上好好让赵武子开开眼界,但赵武子却让他开了眼界,让他知道:创造的力量可以化腐朽为神奇。简单的一匹丝绸,加上艺术家充满想象力的图绘,顿时让他的一身鸟衣显得滑稽可笑。

楚灵公暗自觉得,自家的金盘子也不是什么杰出点子。赵武子不缺钱,晋国人也不缺钱,天下诸侯都向他们交纳征税,以便让晋人游手好闲的管管天下闲事。但凡那些晋国人缺衣少食了,只要拿上刀剑出去转一圈。马上黄金会有的。白银会有的,地盘、奴隶,都会有的,,而楚王却不可能得到瓷器制作技术。

晋国对新物种的栽培是极端重视的,蔡国花园里栽培的茶树。楚国人观赏年,从没想过用它当作饮品。晋国人做到了。而宴会上,楚君还发现许多熟悉的植物小这些他司空见惯的植物,现在都被晋国人收集起来,栽培种植后出售卖钱。晋国人是什么时候收集这些植物的,楚君完全不知情。

晋楚双方这已经不是技术上的差距了,栽培那些植物算什么差距,楚君这次回去后,打算更大面积的推广种植那些植物。但是,近在楚国人眼前的植物楚人没想到挖掘其中的经济效益,晋人先想到了,并且他们做到了这就是观念上的差距了。

楚人从没想到创造与创新,单凭这一点。楚人已经无法追赶晋国了。

楚灵公是个,值号为“灵”的人,该临阵脱逃的时候他从不犹豫,该服软低头的时候他从不学习萨达姆。他虽然是个无赖,但他很光棍,绝不伟光正。

“幸好我们是来结盟的,幸好我只要缔结了盟约,晋国人从此不能侵犯我啊呀。我真幸运一”崩溃之后的楚灵公立刻明白了自己的位置,以及自己的处境:“晋军要进行围猎主练,让他们玩吧,我们没看见,没听见,没注意只管行军,让晋国人闹去。”

此时,到是晋国人很忐忑不安,智盈与他的副手张超在后军,看着赵武如流水般指挥着军队进退,张超神神叨叨:“别啊,楚君非常好面子,咱们这每一队人上前,就是扇楚军一记耳光。扇的多了,万一楚军恼羞成怒,那不就真打起来了?”

姨夫是智盈自小崇拜的偶像,从小在赵氏长大的智盈见惯了赵武的知识渊博相对于一千词汇量的春秋人,赵武当然知识渊博了,在智盈的记忆中,似乎自己小时候,无论对世界产生什么疑惑,都能在姨夫哪里找到答案。

而作为与赵氏亲戚,智盈还阅读过赵氏珍藏的、秘而不宣的许多“密典”那些秘典里记述的知识以及预言,时刻回响在智盈心头。影响着智盈的人生观。智盈不容许任何人对他的姨夫产生质疑,他毫不犹豫的驳斥说:“元帅自然会把握分寸的,再说,我巴不得楚君恼羞成怒呐。楚国上次作战,已经动员到了壮妇。他们还能有多少军队消耗。灭了这伙楚君随身军队,楚国还有什么力量抗争?”

张耀反应过来眼前这位“在赵氏长大”的人,比赵成激进得多。赵成学了赵武三分谦厚,况且有父荫在。稳步前进才是赵氏所需。而智盈身上肩负着智氏重新崛起的希望。他不得不更加努力,当然,也更加激进。所以,有些话可以在赵成面前说,说的正确赵成会坦然认错,而没取得什么成就的智盈,则绝不会轻易低头。

“上次楚国动员到壮妇,那是因为我们的军队推进快,以至于楚国来不及从周围郡县召集人手。楚国毕竟是大国,他们的人力还是充足的。瞧。他们这次来的士兵已经全是男丁了。”张耀解释:“不过,似乎这些楚军的纪律性,似乎更糟。”

智盈咧嘴笑了:“我正要说这个在坎夫那里见到一本书。说是整支部队损失一半,军官团全灭,对于军队来说就是“打断脊梁骨”哪怕这支军队重建,也会失去原先的风格。”

正说着,一直隐藏在智盈军中的齐策从后边赶来,冲智盈夸奖道:“伯夙。你家的军队也锻炼成形了,现在唯一欠缺的是战斗,找个地方打上一仗,这支军队就完全淬炼成军。”

智盈赶紧直起身子,在战车上侧立:“老师,盈怎敢让你使用尊称称呼。您叫我小盈、小智都行。”

齐策

笑!“我的尊称不是因为你,是因为智氏,你是智玳月尔八,我怎能再用称呼学生的口气称呼你。”

智盈赶紧岔开话题:“老师,我们正在议论楚军的底线在哪里。张军佐担心我们过于激怒了楚军。”

“楚军没有底线”齐策不屑地回答:“前几天从我们包围里冲出去的那伙楚军,居然忘了缸报楚君,便头也不回返回楚国。如果两军对阵,我们可以认为那伙楚军已经溃散。这还是楚君亲自带领的精锐军队,纪律性都如此差劲”当然。这也是必然的。上次战争我们全歼了楚君前茅与左广右广,三支军队的军官与士兵,现在正在我们的代国服劳役。楚君现在手头这支军队是完全重建的,从上到下都崭崭新,他们甚至不知晓战场法则。所以我们越是展示我军的纪律性、指挥性,楚君越是胆寒,越是不敢轻启战端

一他们的底线会越来越降低,直至无底线。”

张耀赶忙请教:“齐大人,我们把楚君当作围猎目标,反复追逐,楚君会忍下这口气,但楚人的性格,以及他们对命令的遵守,似乎都不值得称道,万一哪位楚兵忍不冲突会不会就发生在小小处。”

齐策回答:“我们已经对楚军实施了一个月的包围战术,漫长的一个月已经消磨的小兵的抵抗意识,现在他们正在竭力行军,没有足够的体力向我赵氏挑衅。而我赵氏向他们展示奔跑能力后小兵只会更加恐惧一这就是心理战。张军佐,所谓“不战而屈人之兵”就是眼下。”

智盈赞叹:“我明白了,先用长久对峙消磨敌军士气,关键时刻猛然爆发,用鲜明的对比差距,摧毁他们心中最后一丝侥幸,令他们再也生不出抗衡的意愿如此,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张超品味了一下,折服地拱手:“大人。这次我张氏随军而行,仿佛是场旅游,而我张氏新入卿族,也需要淬炼军队,大人才学高明。对我张氏有什么教诲,我张超不胜感激涕零。”

齐策答:“军队不是收藏品,战斗对于军队来说,仿佛是烈火的库炼。

这次与楚国柿约后,中行吴会扫荡王野,替王室清理周边的夷秋,而后前往北方,彻底清理北方杂胡,而元帅将向西,惩罚秦国的侵略,我们晋国远没有停止战争的脚步,今后的战斗还长着呐,张氏有大把用武之地。”

“那我呐?”智盈急了:“饵兵之后。我前方是楚国,左右是宋郑一我去打谁好?”

在这个军国主义国家,从上到下,无论男女,听到战争的消息都兴奋地睡不着觉。听到休兵都茫然失措,人生仿佛都失去了意义。

“楚国北方并不宁静”齐策笑的很鬼祟:“有许多不属于楚国的夷秋独自立国于楚界,譬如越国。这次饰约,越国终究来不及赶至。今后楚国攻吴,伯夙不妨攻击越国越人一盘散沙,四处杂处,连齐国东海都有一股越人存在琅挪,攻破越人城池,掳掠越人奴隶是你首要的任务。

另外,用优惠的垦荒条件,吸引边境上的楚人来新智,使楚国边境城市变得荒芜,废弃”,剩下的,还用我教你吗?”

“多谢老师指教!”智盈心花怒放。

另一边,在赵武心旷神怡的享受指挥乐趣的同时,楚君在你来我往,川流不断的晋军“围猎”中煎熬着:“有完没完啊,这是第几拨了?”

“没关系”子荡倒是彻底放开了:“晋军不过是跑步接近我们,而后停步,再遵令回撤,咱拿他们当演戏的,全不在意就行。”

“放心”同车的蔡国公孙归生语气淡漠:“我们是为了饵兵而来,列国诸侯都看着呐,晋国人绝不会先动手。”

“我固然知道他们决不会先动手”楚灵公气急败坏的回答:“我担心的是咱们下面的人不听招呼,抢先动手”,我早看穿了,武子,他就是一个假仁假义的人,明明自己想动手,还想把先动手的责任推卸给我们,我绝不能让他得意。”

伯州犁叹了口气,归生也叹了口气,后者咽了口吐沫,艰难地说:“君上,你仔细看看四周。我们的士兵哪还有战斗欲望?”

果然,周围那些没上过战场的楚国菜鸟。见到晋军气势汹汹地逼来,个个都面色苍白,紧握住戟杆的手指发白,浑身止不住地抖动着。等到晋军止步,他们长长松了口气,紧接着,他们有面色紧张地倾听晋军奔跑的脚步声,直到晋军周而复始的逼近,周而复始的离开”

“虽然这样”楚灵公艰涩的说:“也许警告士兵,约束他们,决不许当先动手。”

整整一天的折磨,在日暮时分落幕。当夜扎营的时候,精神几乎奔溃的楚军再也不计较是否被包围,相反,他们对自己这种处境非常满意一反正四周都是友军,咱不用可以安排营寨守卫了,倒头就睡得了。

少数还保持清醒的楚军,对奔跑一天的晋军还能体力充沛的挖掘壕沟,修建营袄,咒渴了诧异读此晋国人的体能怎么那么好。他们长大的,咱都快累趴下了,他们还不怕麻烦的埋设拒马,这是在防范谁呀?

第二天一早。吃够先发的亏。受不了被模拟围猎折磨的楚君坚决不肯先动身,面对晋国前来催请的魏舒,楚君把脑袋摇的像拨浪鼓:“寡人实在累了,你瞧,我的士兵昨晚连营帐都未扎牢,实在是疲惫不堪了,所以,还请晋军先行。我们一路尾随。”

魏舒鞠躬:“昔日在新田城的时候,贵使子荡要求楚国当先登临盟誓台,我们同意了。作为先登,怎敢不让楚军走在前面。”

好吗,晋人的意图就在这里。不行。好不容易碍手的权力不能放弃:“我说过吗子荡说的,那应该找子荡算账”其实,我是想与元帅同时登台滴。”

“事有先后,怎能同登口自古以来,没这个道理”舒再请楚君先行!”

“我不”楚灵公耍赖皮了:“我的军队还没整理好行装”我早晨还没吃饭哪。”

“诸侯都在等待,舒三请楚君先行我们可以等楚军吃晚饭。”

“那不行,怎敢耽误诸侯的行程呐?!”这样吧,关于先登的事。就按元帅的意思办,如何?”

“敢不遵命!”目的达到的魏舒一鞠躬,扬长而去。

这一天,诸侯行军次序是:赵武带领赵氏本军以及魏氏军队当先开路,楚军尾随其后,鲁军被调到后军,与卫军曹军杞军滕军一起,跟在智盈与宋郑联军队列中一楚军依旧处于被押送状态,而且后军的力量更加壮大了。楚灵公现在已失去追求,只求平平安安走完这段路,出发的时候,他觉得昨天与蔡国归生同车,似乎很不吉利。这次他换上伯州犁做自己的车右。希望后者的好运气能让他沾点光。

路上,每个拐弯之处都有一名晋军持旗把守,并给后续部队指明方向。楚灵公出示并不在意,走的走的发觉不对,急忙问伯州犁:“太宰,按这样走,我们会走到何处?”

伯州犁回答:“我们会走到新智,去智盈的领地。”

“干嘛要去新智,智盈的领地我们从没有承认,这次如果过路新智。那我们再也拿不回楚国的三县之地了。”

伯州犁望向子荡,子荡本不想说话,见到伯州犁久久沉思,做出思索样,打死也不说真话,子荡只得叹息说:“诸侯们都走在这条路上,如果我们选择走其他的路,先不说能不能走通那些路,只要我们离开晋军指明的大路,那我们就是“逃盟侯们会群起而上围攻我们。”

“那就去新智,谁不去新智我跟他急。”楚灵公爽快地做了决断。

另一边,蔡国归生找到了陈国公子招同车,听到楚君这个决定,归生叹息:“楚国完了,国内阶层固化,对外交往处处也贪慕虚荣。处处被动,还喜欢掩饰过错,掩饰自己的虚弱来粉饰自己,,我看我们要早做打算啊。”

公子招沉默不语。归生明白对方的顾忌。直接说:“楚国不可依仗。我看你在宋国谈论楚君仪仗的时候,语多讽刺,并认为楚国的内乱有利于炎黄看来你也不看好楚君。现在你有什么打算?”

公子招依旧不吭气。归生干脆明说:“我听说苕国被灭国之后。武子把售国公室迁移到新占领的代国。我还听说,代国足够空旷,完全可以容纳下更多的公子王孙。而你们陈国本是妁汉语拼音

昔日陈祖公有宠于王。郑庄公小霸中原,不敬王室,陈国还参加宋、蔡、卫等国的伐郑。陈狂公死后,陈国内乱,陈宣公时才趋于平稳。到了齐袖公称霸的时候,陈国多次参加齐桓公主持的诸侯会盟。只是后来楚国崛起,陈国才被迫投楚。

而我们蔡国姬姓,周武王克商后,封其五弟叔度姬度于蔡。我们是王室后裔,一等侯爵国。陈蔡原本属于周,只是因为楚国的逼迫才不得不投楚,而菩国不过是个子爵国,本赢姓,后改称己姓为东夷氏族部落著名领袖少昊后麾”武子既然能容许苕国后裔迁居代国,继续祭祀祖先,怎会不容许陈蔡生存呐?”

公子招慢悠悠回答:“楚国。虎狼也,无信无义,不可依存。我早有心与武子沟通,所以才在乐王稣面前帮晋人说话,我听说乐王的是晋君宠臣。或许跟他搞好关系,能让我蔡国存留下去吧。”

归生冷笑:“你拜错神了,乐王稣,不过一个马屁精而已,他能作为大夫参加盟会。不过是武子看在晋君的面子上,他能有啥权利决定蔡陈。我看,我们还是直接与武子沟通吧。”

公子招慢悠悠回答,说话的神态极像在模仿赵武:“攻陈攻蔡都是武子主持,我们怎么跟武子搭上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