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春秋小领主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百四十二章 像驯猴子一样调教人

第二百四十二章 像驯猴子一样调教人



二二百四十二章像驯猴子一样调教人川※

马屁精什么时代都有,历史稍稍不同的是:春秋时代,马屁精从来决定不了国家大事;春秋之后,国家大事从来就是由马屁精决定。

这就是奴隶社会与封建社会的区别。封建时代人人都有权利,即使是国君,也只能决定自己片区的事情;而奴隶社会,天下唯有一个主子,这位主子可以把所有人的利益都代表了,只要拍好他的马屁就决定了其他人的生死,也包括国家大事的抉择。

公子招同意归生的话,但他认为:是个人都不愿认错。攻陈攻蔡是赵武决定的,现在让他转而扶持陈国、蔡国复国,那岂不是让赵武承认当初的错误吗?与其被赵武当面拒绝,彻底断了复国希望,还不如迂回前进,先取得晋国国君的好感。再图谋其他。

归生对此不屑一顾:“你听过南辕北辙的故事吗?晋国公室的权力已经衰落了,而晋伯连续几件事闹的,连叔向、女齐这种的忠臣对国君也颇有意见,淳于之役,诸侯城杞,闹的女齐当面驳斥晋伯伯在这里是尊陈,亦即“霸,。而用晋国的金币筑造杞国的城墙,也弄得叔向抱怨。

乐王稣当初与梁丙争夺新增卿位,尚且失败。他虽然能在晋伯面前说上话,但晋伯能在执政府说上话吗?现在晋国新政,大权归于执政府,我们还是要在执政府里寻找说话人啊。

公子招缓缓而言:“我知道宋国左师向戎、郑国执政子产能在赵武子面前侃侃而谈,但这两个国家正是占领我们的人,他们是绝不容许我们复国的一一除了他们。如今还有谁能冲破宋郑的阻挠。使赵武子认可我们呐?”

停了一下,公子招又慢慢补充:“我听说赵武子行事,比较讲究利益。宋郑两国强大是他的南方战略,我们陈蔡两国能给赵武子什么利益,只有这个利益超过宋郑两国给予晋国的,我们才有复国的可能。但现在我找不出这个利益

归生叹息:“是呀。只要我们找到这个利益点,不用我们去找赵武子,对方回主动来找我们,”所以我们现在必须发掘这个利益点

南方著名贤人聪明人声子都想不出有什么利益可以让赵武动心,可见两人复国的希望多么渺茫。这两人一路走一路思量。等到夜晚扎营时分,依旧茫然无头绪。

怎么扎营,楚君已经不讲究了。第二天,依旧是魏舒前来催请,楚君已彻底屈服,一见魏舒马上问:“元帅准备动身了?”

魏舒点头。楚君很爽快:“行。一切照旧,我军也立刻起程

魏舒转身而去,楚君不以为然的说:“多大点事,每天催请”。

楚君如果听到魏舒回去后的回报,他准会气个倒仰,魏舒说:“元帅。楚君毫无二话,说明楚人已彻底屈服

“好啊,前几天我们上演的是:谁让我不痛快我让他不自在;既然楚君愿意屈服。那就进行下一场戏:谁让我自在了。我让他痛快

“不能啊”魏舒急忙劝解:“楚灵公是什么人?受虐狂一个!他得志便猖狂。失意便乖顺。给他好脸他以为你好欺负对这样的人就得虐着来,怎样让他不自在怎么来,如此小他才会老老实实,安安顺顺赵武摆手:“你见过驯兽吗?”

魏舒笑了:,“元帅,我听人说过驯猴的故事:驯猴人跟猴子商量早晚饭的安排,无非不是“朝三暮四”就是“暮四朝三。驯兽啊,还有一个诀窍,比如我喂鱼发现,如果每天喂鱼前敲击鱼食桶。再撒下饵食,如此每天强化敲击声,时间长了,鱼一听到敲捅子,就会聚集在池边等待喂养。

鱼尚且如此,何况人呐?!楚灵公不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我们不妨像溜鱼一样每天驯化。给他一个信号,让他知道什么情况下受到喂养。什么情况下收到惩罚一一我把鱼都能驯化出来,还有人能把猴子驯化出来,不信驯化不了楚灵公

魏舒想了想,大笑:“执政,驯化人可比驯化鱼难得多?”

“小岂有此理,鱼的智慧哪有人高?鱼尚且能驯化,人”

魏舒笑的直不起腰来:“执政,这无关智毒的问题,是“面子”鱼不知道虚荣,不知道维持毫无用处的虚假面子,该吃的时候它们吃,该喝的时候它们喝。从不扭捏作态。而人嘛,也许明明知道该吃饭了,但为了维护面子,他宁愿去呕吐”

赵武想了想,怅然若失:“也许人不如妾,就在于此。”

魏舒笑着反问:,“如此。执政还要驯化楚灵公吗?。

“驯,怎么不驯?一国君主小机会难得,我怎能放弃?”

其实,楚灵公已经驯化的不错了。当晚扎营的时候,楚灵公不哭不闹,乖乖地在乱军得环伺下住了下来,第二天拔营,楚灵公不等魏舒招呼就已经收拾好行装等待出发小对于他后每步步尾随一一也算是步步紧逼的智盈军队,楚灵公完全视而不见”为了奖励楚灵公的乖顺,赵武当晚

这次夜宴的格局依旧仿照赵武与智盈曾在新智举行的那场夜宴,满地的灯火灿如星辰,舞女们在灯盏中轻歌曼舞,仿佛天上的谪仙,宴会在一片如梦如幻中举行。具体内容楚灵公已经不记得了,他只记得舞姿妙曼。歌声轻柔,乐声迷魂,那一刻,仿佛天上人间。

连日的郁闷让楚灵公酒喝得很畅快,什么时候醉的他不记得到了第二天醒来,魏舒又来催行了。楚灵公急忙问:“昨日献舞的歌姬在哪

魏舒板着脸鞠躬:“君上醉了自今年起,赵氏已彻底废奴。献舞的歌姬不是奴隶,执政无法决定她们的行止,不过,君上既然开口了,武子已代君上邀请她们的乐舞班前去盟誓台,向诸侯献舞。她们是支乐舞班子悄楚灵公既有失望也有期待:“那还等什么,赶紧动身前往盟誓台。”

乐舞班子的出现不是赵武的发明,自春秋末,列国兼并越来越厉害,许多失去家园的贵族不得不亲手执贱役谋生。这些贵族手里有点余钱,干不了太大的事业,他们对吃喝玩乐比较讲究,但也只懂吃喝玩乐,于是,乐舞班子诞生了。破落贵族们常常购买几个女童调教一番,或者让自家女儿以及姬妾亲自上阵,以向宴饮的权贵们献舞奏乐为生。

到了战国时期,乐舞班子的用途再度发生变化。它成了早期的间谍与外交家。诸侯利用游走列国的乐舞班子打探情报,或者对列国权贵进行游说,于是“纵横家”诞生了。擅长通过外交手段达到目的的人,都被称为“纵横”之士。

赵武手头拥有多支舞蹈班子,一是因为他掌握赵城学宫,学宫里研究艺术的人,不甘心自己的研究只被少数人欣赏。于是赵城充斥着各种风格的乐舞班;其二是赵武来自现代。见惯了明星走穴的做法,对乐舞班子的存在采取支持态度,他没有强抢民女,没有逼迫乐舞班屈辱的献艺。上行下效,晋国的其他贵族也像对待商业演出一样,请客的时候下定金邀请她们来献艺,事后结账放他们离去。于是,晋国歌舞班子盛行,贵族之间相互宴请,没几支歌舞班献艺,出门都不好意思打招呼。

如果这种盛行再加上一个原因的话,那就是晋平公的爱好。晋平公如痴如醉的喜欢音乐,他的宠臣们为了讨他喜欢。自然也十分关注乐舞班的发展,每当乐舞班创造出新的音乐、新的舞蹈,宠臣们便争先恐后邀请乐舞班进宫献艺,晋平公花钱从来不操心自家钱库充足不充足。

反正赵武擅长经营,晋平公府库里,金币流水般向里倘,晋平公也流水般向外花,对于他的爱好,更是格外大弃。

在这种情况下,晋国的乐舞班畸形发展。现在,她们的生意已经做到了军中,数只乐舞班一路追着进军南下。此后的日子里,只要楚灵公表现令赵武满意。当晚他就有机会参加赵武的宴会,欣赏到晋国风格的“夜宴”。

数日后,联军进抵新智。

楚灵公第一次来到新智。感觉这座赵氏风格的城市很新鲜,入城的时候他还跟伯州犁说:“太宰,我们来的时候怎么没想起经过新智,这座城市真美丽,寡人很欣赏,哦,晋国的城市都是这样的吗?”

伯州犁翻了个白眼:来的时候你生怕新智发觉,特地偷偷绕过这座城市,从郑国偷越国境。现在你说这话,”

子荡左顾右盼,回答:“大王,晋国国内类似这样石头制作的堡垒城市也不多,比如新田城就还是一座土城。我记得新智过去也不是这样的,养城过去很穷困,其余两县也差不多”哦,我想起来了。新田南郊的情景,与这里十分类似。

新田南郊有赵武的府邸,他的府邸就是一座石头制成的“武城军事堡垒”据说这座武城修建好后,南郊新搬来的贵族都把自家宅院修建的与赵府相仿,而南郊旧贵族也开始改建自己房屋。

没错,街道都是青石板铺路小路两边是阴沟,便于雨季流淌雨水。围绕府院的不单纯是院墙,而是墙楼枷向墙壁一样的楼房,平常可以存放日常物品,也可以当做守兵住宅。它临街的一面开着小窗户,战时可以从攻击在街道上行进的士兵。”

楚灵公张了张嘴,马上想到智盈这么做。防范的是谁。他阴下脸来:“寡人很是喜欢这座城市,这三县之地本来就是寡人的土地。寡人很想以主人的姿态巡游在这座城市,令尹可有办法?”

子荡默然不语。

楚灵公转向伯州犁:“晋国的城市都是这样吗?”

伯州犁拱手:“我离开晋国早,赵氏复起不久我便被迫逃亡。在此之前,我倒是隐约所说赵武子重修赵城,把赵城修建的坚不可摧

小讨,人修津的城市,人便能摧毁世间,坚固圳尔处城市,而是人心。

陈国当初为了加固城墙,导致国人暴乱,他们的国君不得不出逃,以至于如今陈国祭祀灭绝。若当初陈国不压迫国人,把精力与钱财花在安抚百姓身上,陈国何至于灭亡?”

楚灵公没有听懂伯州犁的话。他坚持问:“这本是我的城市,我想知道怎样才能取回它?”

伯州犁沉吟起来,旁边入城的蔡国公孙归生与陈国公子招,听了这话齐齐撇嘴你可是为了饵兵而来。现在站在人家城门口,想着如何夺取人家的城市”…果然楚国没有信用。

马车粼粼,并久,伯州犁回答:“唯有长久围困。”

说罢,伯州犁的日光转向了街道,审视着这座城市。被伯州犁的动作吸引,楚军都开始打量身边的街景。

这座城市的街道是用青石板谱就的,靠近城门口的临街房屋,都砌着高高的墙楼。在大约距地面两人多高的地方,墙楼开着小窗。小窗很稍微健壮一点的人都钻不进去。仰望小窗会发觉。砌墙的石块非常粗大厚实。几乎五尺左右,能够让半个人横躺在石梁上。这样厚实的墙壁,用撞木几乎无法撼动。

街道到是很宽阔,能够容纳四辆战车并驶。如果纯用步车推进,考虑到左右需留下挥舞兵器的间距,那么一彻可以排列力名士兵”但城门口。临街的一面全是笔直而光滑的墙壁,考虑到这墙壁是巨大的石块,并且头顶有悬桥可以快速从屋顶调兵。那么,这条街就是死亡陷阱,只要在街口随便堆砌点障碍物,拥挤在街道上的士率躲无可躲,将不得不承受暴雨般的打击。

这座城市是一座血肉磨坊,先不说如何攻进城门,便是攻入城中,在这样的街道上,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巨大代价,楚国还有能力付出这样的代价吗?

粼粼的车轮声中,子荡轻声提醒:“郑国虽然与我们结成婚姻,但宋国”宋国的态度很坚决。这样的城市,没有一年的围困恐怕拿不下来,有了宋国的救援。我们恐怕做不到一年的围困。到时候。宋国出兵了,郑国恐怕也不得不跟随,而一年时间,无论晋国发生什么大事。也足够他们调兵了。”

伯州犁补充:”智氏在外,赵武子又在竭力扶持中行氏,三荀原本一家,中行氏如果上个了,决不会拖延一年才救援智氏一一这座城市,我们恐怕要永远失去!”

蔡国公孙归生此刻已经对楚国绝望,他出的主意不再想挽救楚国,只想做个狭糊匠,让楚国表面风光:“君上如果喜欢这座城市,不如在楚国仿制一下,我听说章华台的修建已经接近尾声,不如让修建章华台工人,在附近修一座新城,以便君上巡游章华台的时候歇脚。”

这主意楚君很喜欢:“可惜伍举不在,他擅长军事,看过一遍的防御阵型,都能描述出来……太宰,你说我们直接向武子索要新智的图纸,他会不会给?”

对于这样的白痴问题,伯州犁直接过滤掉,他拱手提醒:“君上,智丘到了,城吏们正在迎候。”

赵军先行,早已扎营,赵武已经登上新智丘顶,他站在丘顶的阁楼上,摇着头与智盈交谈:“堆土成丘真是麻烦,我向来不赞成在城市中修建土丘没有自来水,很麻烦的。上个厕所都要跑上跑下,还不如修建阁楼。”

智盈不知道“自来水”是什么意思,但这不影响他理解赵武的话:“姨夫,奴仆们那么多,上厕所何必跑上跑下,用马桶得了,让奴仆提着马桶清洁,难道还不行吗?”

“味道不好呀”赵武回答。“丘顶风大,不存在味道问题。”

“阁楼地下可以住人,节省空间。而土丘底下只是一堆土,而且堆土成丘,工程量太大。”

智盈不打算跟学识渊博的姨夫辩解,他转而隐晦的反驳:“堆土成丘不需要什么技术,姨夫,我听说楚国的章华台就要完工了。纵横二十里的“春秋第一台”前后不过用了三年,至多再用一两年完工。姨夫修建的厩祁宫,进度似乎还落在后面了。”

“这不一样,厩祁宫总共四千多座雕塑,一座雕塑至少需要一个人花数月工夫,这是技术活,别人看着进度缓慢,也无法帮忙,而用筐子担土成丘,两条腿的动物都能干。”

智盈露出意会的微笑:“瞧,姨夫也知道,修建城丘是耸简单的话了吧。”

此时,楚君已经气喘吁吁的爬到丘顶,跟赵武随便行了个礼后,楚君回身俯视这座城市,大大咧咧的问:“元帅,我很喜欢这座城市,一路走来我与臣下议论,这座城市简直就是攻击者的坟墓。我能得到一份图纸,仿建一座类似的城市吗?”

智盈嘴角翘了起来,赵武细声细气回答:“可以我也喜欢那都的城市格局。君上不妨拿郓都的城市图纸来交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