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军事 > 春秋小领主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结局

第三百四十七章 大结局



    在楚灵公想来,楚国好不容易争取到的当先登台的荣誉,结果莫名其妙的失去了。

    既然“先登”已经不可能,那么当先签字的荣誉,能不能争取一下?

    一向以来,楚国只要一耍赖,赵武为了“大局”都要稍稍退让一下,以至于楚灵公感觉到,越是关键时候越要撒泼,一撒泼就能获得自己需要的东西。

    可是这次他错了。

    赵武丝毫没理会楚灵公的叫嚷,他提起笔来,稳稳地在盟书上签上名字——他是代国君签字的。

    这次盟会也创造了一个先例:执政可以代替国君签字。

    真实的历史上,也正是晋平公这次偷懒,导致此后国家大事跟他没关系了,执政就可以“代表”他。

    楚灵公打了个激灵,口瞪目呆地望着赵武,后者把笔递给楚灵公,毫不客气的催促:“快签字。”

    楚灵公茫然地接过笔,他很不适应赵武的坚持——那个在家臣庇护下躲藏在深山中度过童年的赵武子强硬起来了。怎么可能?

    一时之间,楚灵公忘了拒绝,他正踌躇呐,赵武凑近他耳边,低声说:范鞅昨天回来,跟我说:楚军已经彻底失去灵魂,他们走上战场的时候,仿佛行尸走肉,中级军官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下层的勇士们根本不知道的与队友配合,昔日强大的楚国,怎么变成这样?“

    赵武这句话是警告,是恐吓。

    听到这句话,楚灵公第一反应是后悔,不是后悔他的反抗,而是后悔他反抗的过于彻底。

    想当年赵武攻入楚国时,楚王一败再败,他屡败屡战坚持抗争到底,结果,他把楚国最后的元气耗尽了。大量的楚国战士被俘,几乎全部的军官被掠到了晋国。现任楚国君主楚灵公费尽心力建立起来的军队,因为军官缺乏,战士都是第一次走上战场,与老牌军国主义国家相争,他们太稚嫩了。

    范鞅击穿整个楚国东北部,不是巧合。是战争的必然。

    楚灵公提起了笔,默默签上了字——他心里悲催的认识到:楚国现在远不是与晋国争先的好时机,新建立的楚军还需要通过小规模战斗来成长,这需要至少一代人的时间。而在他这一代,已经失去与晋国抗争的资格了。

    诸侯依次签署了盟约,掌管史籍的官员一溜小跑着接过盟书,准备复制多份——这是盟会最后的程序:载(记载)。巫者端过血酒,执牛耳者——鲁国国君手捏牛耳走上前监督。赵武领先接过杯子,轻轻抿了一口,而后拿杯中血涂抹在自己嘴唇上。

    这个动作一做完,顿时,洪钟敲响了,天地一片轰鸣,预示着和平降临大地。

    这次弭兵大会,带给这世界五十年和平。楚国在盟会后,基本遵守了盟约。五十多年后,战争最先在三晋内部诞生,由三晋的相互战争扩展到全中国。五十多年的时光,在芸芸历史中似乎不值一提,但一战的休战维持了多久,二战的休战不到五十年,又有了两伊与伊战,那场战争中,多个国家牵扯进去了……

    赵武手端着酒碗,浮想联翩。洪钟声里,诸侯们都神色激动。赵武在钟声中,不引人注目地悄声自语:“这钟声,是春秋时代的丧钟吗?丧钟为谁而鸣?”

    叔孙豹神色激动kao近赵武:“元帅,休战吧,一个新的时代开始了——没有战争的时代?”

    赵武微微一笑:“伐秦,无需劳动诸侯。那是我们的私仇。”

    “可别——”郑国的子产也凑近赵武,劝解说:“瞧楚国多安顺。元帅,在盟誓台上,嘴唇涂得血还没有干,怎能再度叫嚣战争?可别说了,休战吧。”

    宋国的向戎先向楚国国君举杯,然后凑到赵武身边,也说的相同的话:“元帅,别打了,让我们安生度过这场大旱灾,然后再想其他。”

    誓约的监誓人、齐国执政晏婴kao了上来:“元帅,盟誓的血还没有干,回头再说吧。”

    赵武只微笑不语。

    稍停,工匠们开始在坑里放置那些流干血的牺牲,赵武领着乖宝宝楚灵公走入坑中,将誓约书放置到牺牲身上。一声鼓响,填埋土坑工作开始了。与此同时,叔孙豹捧着厚厚一叠复制好的盟书,分发给列国“六官”。晋国六官之首赵武代表晋国“天地春夏秋冬”六官接受了属于晋国的盟书,属于国君那份盟书则由乐王鲋接手。

    ……

    轰轰烈烈一场盟誓大会终结了,广场上还在载歌载舞,赵武找到齐国晏婴,先感谢了对方不辞辛苦的监誓,而后问:“郓城的事情,齐国大算怎么办?”

    晏婴毫不犹豫:“既然天下弭兵,我齐国怎敢因为自己的私欲私启战端——我准备把郓城送给鲁国。不仅如此,我还准备让齐国放弃对莒国的庇护……我们打算与鲁国结成姻亲,鲁君(襄公)已经同意了。”

    晏婴这其实是在变相指责赵武,赵武丝毫不理会。他拍着手赞赏:“这样我就安心了。”

    晏婴把嘴冲楚灵公努了一努:“我刚从吴国来,这次结盟没有秦国与吴国,晋若向秦,楚必向吴。”

    晋国如果攻击秦国,楚国必然攻击吴国,而后者是晋国的盟国,吴国受到攻击后,晋国能干看着吗?如果把盟约延伸到吴国,那么天下将重新陷入战火。反之,则盟约还算什么,大家都在各打各的而已。

    赵武微笑着,说了句别有意味的话:“楚君有渴望,而少霸气,不值得担忧。”

    稍停,赵武再问:“燕国的事情怎么办?”

    晏婴很爽快:“我们齐国既然能放弃莒国,也能放弃燕国——我们现在奉行全面收缩政策。”

    赵武满意而归……晏婴猜测的没错,盟会刚刚结束,楚灵公也不回国了。他直接带着军队去了吴国。昭关戒备森严,楚军难以攻克,而楚灵公只想锻炼队伍,所以他乘朱方的庆封不警惕,转而偷袭了朱方。围攻一月后,楚灵公得手,他囚禁了庆封,杀尽庆封家族。而后拿庆封示众。

    庆封恶名昭著,楚灵公要求庆封背着斧头游街示众,并自述说:“大家不要仿效齐国的庆封,他杀死自己的国君,欺凌自己的幼君。挟制各位大夫与自己盟誓,现在落到这种下场。”

    庆封满口答应,当他背着斧头走上街头时,他大呼:“大家不要学习楚共王的庶出之子公子围,他杀死自己的国君——哥哥的儿子,却代替侄儿即位!”

    灵王满脸黑线,转头对伍举说:“所谓自讨没趣,说的就是我吧。我想侮辱庆封,没想到侮辱到了自己——快杀死他,别让他喊了。”

    于是,一代淫人庆封被腰斩。

    赵武回去的路上听到庆封之死,对身边的晏婴说:“楚君快要死了吧?我听说:自身不正的人不要轻易指责别人,楚君自己做下恶行,却偏喜欢做道德楷模。这下子被人当街喊了出来,他身边的人听到这话,恐怕会厌弃他。现在楚君又好战,一旦他走上战场,身边的人竭力想要抛弃他,如此,他怎能不死?”

    晏婴微笑:“元帅恐怕要退位了吧,这次元帅总算功德圆满了。”

    赵武与晏婴的预言分别应验,稍后不久,楚灵公在发徐之战中被士兵抛弃,于是楚灵公独自在山中徘徊,村民们没有敢收容灵王的。

    半路,灵王遇见过去在宫里的涓人,对他说:“你替我找口饭吃吧,我已经饿了三天了。”

    涓人说:“新王刚刚下达诏令,有敢给您送饭并与您一起逃亡的诛灭三族,何况我也无处寻食。”

    灵王便头枕涓人大腿睡下。涓人用土块来代替,抽出自己的腿逃走了。灵王醒后找不见涓人,饿得竟不能坐起。最终,当地地方官收容了过气的楚灵公,两天后,楚灵公辞世。

    赵武归国后,立刻交托了执政职位,韩起顺位接任。起初两三年,赵武留在新田城照顾自己的孩子,并看顾韩起。再后来,赵武带领姬妾搬去了代地,把注意力放到了代地垦荒中。他刚去代地时,还与与新田城密切联系,久而久之,音信渐疏。

    晋国终没有伐秦。

    继任者韩起只想日复一日混日子,不想再打了。在和平的气氛下,战争被无限期拖后。

    三大家族也终于分割了晋国。不过,由于智氏外出,参与的四大家族变成了中行氏与赵、韩、魏。

    赵武改变了历史,他将自己的寿命多延续了几十年,但他还是没能改变儿子的命运——赵成中年夭折。

    接替赵成的是白狄人生下的儿子赵鞅,这位赵鞅幼年在代地长大,赵成临终前,以小过错处罚了正妻韩氏,废除了韩氏的正妻地位,而后将赵鞅之母立为正妻,使得赵鞅顺利登上了赵氏家主的位子。不久,赵成辞世。

    紧接着,祁氏与张氏因为互通妻妾发生内讧,赵武竭力扶持的两个新兴家族进而终结;稍后,智氏、中行氏内讧,中行氏驱逐了智氏后,转而向智氏背后的支持者赵氏开战。战争进行到最关键时刻,一支从代地赶来的骑兵增援,打垮中行氏后,三家分晋,春秋时代终结。

    这支代地骑兵带来的赵武最后的消息,按时间推算,赵武应该超过百岁了,此后,赵武杳无音踪……

    (全书完)

    ps:这本书写完后,我打算休息两月,四月再开新书。

    新书将继续写宋代历史。

    之所以选择再写宋代,一是因为这个瑰丽的特殊时代,有很多内容值得描写;二是因为现在很多宋代书籍,其实写的是“明清时代的宋朝”。我打算写一个原汁原味的宋代,希望能与大家一起融入这个中华文明的“顶点时代”吧。不过,新书很可能与以往的风格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