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神雕游侠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26章 蓉儿,我回来了(中)

第226章 蓉儿,我回来了(中)


“酒娘,你的身子实在太神奇了,看来我以后不用再买酒喝了,”李庭边咬着楚燕儿的红豆,用牙齿厮磨着,边挑逗道。

楚燕儿躺在餐桌上连扭动都很难,只能用她的双腿夹紧李庭的虎腰,呼吸变得非常的急促,脸上红晕四起。“杨公子……别……唔……别吸……酒娘觉得好害羞……哎唷……如果他们来了就完蛋了……杨公子……我改天再给你好吗……今天能不能先放过我?”

面对楚燕儿这座丰盛至极的美餐,李庭怎么可能会因为她一句话就放弃掠夺,反正门已经锁了,最多让他们听到一些声音罢了。

李庭打定主意就疯狂揉着楚燕儿的乳房,用力挤着,妄想挤出一点含着酒香的奶水,可惜楚燕儿并不是孕妇,更不是刚刚生完孩子,所以李庭这个卑微的要求就被楚燕儿的身体给否决了。李庭退后几步,手顺着光洁的小腹慢慢下移,当他的手落在丝绸包裹住的沃地表面时,楚燕儿就像被闪电打中一样,整个人都弓直了身子,就差没有被电晕过去了。

“杨公子……别摸那里……脏死了……会弄脏你的手的……”楚燕儿羞怯地说道。

李庭抚摸着软软的yīn户,整张手都扣在了yīn唇上,不管亵裤怎么遮挡,李庭还是能感觉到那条即将被自己顶开的肉缝传来的湿润,看来楚燕儿早就心动了。

“杨公子……哎呀……你这样子……我……我都不知道……怎么面对……你了……唔……别抠那里……会……噢……”

李庭嬉笑了下,问道:“楚姐姐,你这里会不会流出佳酿呢?”

楚燕儿咬着薄唇,声音细如蚊子,“杨公子……你……你闻一下……就知道了……”话出,楚燕儿的yīn唇就不断张合着,正磨擦着紧贴着的亵裤,说出如此不知羞耻的话,正完全出乎楚燕儿的意料之外啊。她是雨欢阁的老板娘,接触各类人物,有时候就必须说一些带点挑逗性的语句,不过有侮辱自己人格的话语她是绝对不会说的,所以刚刚那番话一说出口,楚燕儿一下子就羞得差点丢身子了。

李庭的五根手指在楚燕儿肥沃的土地上打着转儿,掀起了裙子,看着接近雪白色的亵裤被yín水弄得半透明,看着那两瓣yīn唇懒懒地搭在那里,李庭的yáng具就硬得一塌糊涂了,就想立即插进去。

“已经很湿了,我好像闻到酒香了,”李庭将楚燕儿的裙子撩起,静静看着好像在呼吸一般的湿yīn唇,魔手又在上面徘徊着。

“杨公子……唔……别按了……羞……羞啊……”楚燕儿嗔道。

“我会让你很舒服的,”李庭埋首于楚燕儿两股间,深吸一口气,一股比之前更浓烈的酒香就飘进他的鼻子内,这……这比名器还名器啊,竟然是酒香四溢,只不过需要自己这位引酒高手才能让酒流出来罢了。

李庭伸出舌头,隔着亵裤在肉缝间来来回回刮着。

“啊……杨公子……脏……脏啊……求你别用舌头……舔了……这样子……这样子楚娘会羞死掉的……啊……别刮……会尿出来的……”楚燕儿扭动着身躯,夹住李庭的脖子的双腿一直打着寒颤。

看着沃地之上的一丛耻毛,李庭就抓住亵裤慢慢剥下来,茂密的森林一下扑入李庭眼帘,真茂密啊~~李庭记得耻毛越茂密就代表这个女人越淫荡,看着楚燕儿那张庸美的脸庞,李庭就皱起眉头,他虽然喜欢女人对他非常的大胆,就像郭芙一样,但如果对待别的男人也是这样子,那他绝对不会上的。

李庭目光慢慢下移,看着那紧闭着的yīn唇,看着楚燕儿的yīn户,颜色虽没有少女的嫩红,却不显得淡黑,是介乎于少女与熟妇之间的颜色。李庭的手指插进了yīn道内,楚燕儿的yīn道挺狭窄的,看来已经很久没有房事了。看一个女人有没有经常发生性关系,只要查看yīn户就可以了!

“这里多久没有男人光临了?”李庭问道。

楚燕儿咬着手指,喃喃道:“一年……多了……杨公子是……奴家第二个男人……我以后都要跟随着杨公子……希望杨公子……今天得到我之后千万不能抛弃了我……”

“嗯,”李庭将楚燕儿的腿分得更开,不让她再夹着自己的脖子,然后就弯下腰,伸出灵活的舌头在肉缝上刮着。

“杨公子……唔……请别……这样子……那里是……尿尿的地方……求你不要再舔了……”楚燕儿的手在推搡着李庭的脑袋。

李庭用手将yīn唇分开,看着里面那被美酒点缀得晶莹发亮的膣肉,手就马不停蹄地插进去,随意搅拌着,褶皱分明的膣肉每被李庭的手指触到时,楚燕儿就会弓直着身子,一次次沉醉于李庭的野蛮攻击之一。

确定楚燕儿已经湿透了,李庭就站直了身子,解开了裤腰带,退到大腿处,掏出了硕大的yáng具。幸好不是穿着盔甲做啊,如果是穿着盔甲做,还不知道要脱多久呢,而且那盔甲又很笨重,还是穿着这有点休闲气息的长袍好。

李庭贼笑了声,看了眼自己那雄伟的本钱,说道:“楚姐姐,你喜不喜欢这个东东?”

楚燕儿起初还不知道李庭指的是什么,她支起身子,顺着李庭手的方向望去,就看到了李庭那根让她倒吸了不知道多少口凉气的男根。

“啊!”楚燕儿惊叫了声,失声道,“这也太大了吧,怎么可能会插得进去?!”

“会的,”李庭将楚燕儿的身子拉出一点,让她半块屁股都悬空着,接着就握着硕大的yáng具顶在了yīn唇上,屁股轻轻摇动着,好让美酒般的yín水黏湿他的yáng具。

“杨公子……这样子好痒……别弄了……”楚燕儿依在李庭身上,“如果杨公子要的话就插进去……奴家愿意承受痛苦……不管有多疼……我都会忍住的……”

“不会疼,会很爽,”李庭皮笑了下就慢慢挤进去。

“唔……杨公子……有点疼……”

“没事,马上就不会了,”对待这个寡妇楚燕儿,李庭可不会像对待处一样的温柔,所以他是一次性就插到花蕊的。

【“噗”的一声,整根yáng具就淹没在嫩红的花海里。

“啊……”楚燕儿颤抖着身子,死死抓住李庭的上衣,手指都差不多扣进去了。“杨公子骗人……疼死我了……那么的粗……怎么可能不会疼……你坏死了……哎唷……别……别乱动……现在还适应不了……真的太粗了……”楚燕儿摸着李庭的脸蛋,在他脸颊上亲了几下,呢喃道,“长得这么的白净,像小白脸一样,我还以为你那里也是细细的……唔……好胀啊……像要裂开了一样……”

“我现在就让你享受一下哥哥jī巴的强大!”李庭哼了一声就开始奋力耕耘着。

整张餐桌都在摇晃着,餐桌上的佳肴则随着李庭的前后摇动而流动着。

“唔……噢……里面流出好多好多的水了……”楚燕儿紧紧抱着李庭的巨大身躯,享受着一年之后的雨云世界。

李庭每次都捅到花蕊,这让楚燕儿爽得差点叫出声,饱含着秋波的眼睛直望着李庭】

随着李庭的努力耕耘,一道道美酒从交合处流出来,顺着铺在餐桌上的花布滴到地面上。这时候,李庭脑子闪过一个疯狂的想法,他忙将旁边的空酒壶取过来,盖子扔在一边后就将酒壶置于两人交合处之下,让流出来的yín水滴进酒壶内。

“杨公子……你这……这是在干什么啊……羞死人了……流出来的水好脏的……别这样子啊……那是要装酒的……”楚燕儿更加的害羞,古人对待房事向来是非常低调的,都是以男上女下式插完射了就算完事,可这个杨过怎么就这么多的鬼心思啊。楚燕儿埋首在李庭胸膛上,低头看着李庭那根不段带出yín水的yáng具,脸上红晕更盛。当她看到细流顺着男物滴进酒壶时,她的身子就在颤抖着。

“杨公子……燕儿要丢身子了……唔……请慢一点……”楚燕儿呼吸变得更加的急促,而且yīn道也开始缩紧,正不断吸着李庭的yáng具,更紧之后,李庭插起来更加的带劲了,而且带出的yín水越来越多。

随着楚燕儿的一声低微的呜咽声,一道激流就拍打着李庭的guī头上,李庭忙拔出了yáng具,将那股圣泉引入酒壶内。

楚燕儿已经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她看着不断流出代表着激情达至巅峰的水流,身子就软靠在李庭身上,看着李庭那根依旧雄风不减的yáng具,楚燕儿就觉得自己实在是没用,自己丢了,却不能让李庭射出来。

她的手落在李庭yáng具上,呢喃道:“杨公子……你真的太厉害了……还是这么的硬……”

李庭扬起眉毛,嬉笑道:“我就算让你连续丢七七四十九次也没有问题。”

话语里带着笑语,楚燕儿就以为他是在开玩笑,哪知道他曾在轩辕洞内真的让剑灵李嘉欣连续丢了四十九次啊。

休息了一会儿,楚燕儿就溜到了地板上,拉起湿透的亵裤想穿上,可真的太湿了,如果这样子穿上去会很难受的,她就将求助的目光望向了李庭。

李庭当然知道楚燕儿在担心什么,他拿过楚燕儿手中的湿亵裤,顺手就抛进了一边的垃圾篓内,说道:“酒宴结束,你就可以回去换新的了。”

楚燕儿双腿夹紧,脸上的红晕又起,说道:“这样子我怕……”

“没事,有我在,”李庭脸色忽然变得有点冷,如果等下那几个将军有偷看到楚燕儿的yīn户的话,估计下场就是死了!

楚燕儿丝毫没有去主意李庭的脸色,她问道:“你能把手中的瓶子给我吗?里面……那个……”

李庭嬉笑着摇头,摇了摇瓶中的汁液,说道:“我要让尝一尝酒娘酿出的酒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