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神雕游侠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30章 虐待孙不二(下)

第230章 虐待孙不二(下)


“过儿……你再这样子摸下去……神雕又要发脾气了……”黄蓉忙将神雕搬出来,就想李庭别这么毛手毛脚的。

现在处于飞行阶段,李庭也有点担心这只爱干净的笨雕会做出什么惊人的举动,他只好收回了还在黄蓉花瓣前流连的魔手,转而攻击黄蓉的两座高傲的乳房。

黄蓉苦着个脸,说道:“过儿,你也不能摸这里啊,下面还是会出水的。”

这次换李庭郁闷了,嘟喃道:“那里不能摸,这里又不能摸,那我摸哪里。”

“都别摸就可以了,”黄蓉忙说道,其实她也很喜欢李庭那双有魔力般的手摸自己身体的那种刺激感,可现在不是在地上,她可不想未到蒙古之前就死于空难。

李庭长叹一口气,说道:“那到地面的时候,蓉儿要好好补偿我噢。”

“可以的,”黄蓉随口答道。

“那我要蓉儿这里,”李庭摸了下黄蓉的后庭花。

黄蓉差点跳起来,在大厅的时候她虽然有看见李庭插女儿郭芙的后庭花,可要自己也受哪种“惩罚”,她还是心有余悸啊,毕竟李庭的太大,自己那里太小了,完全不成比例嘛。

这时候,李庭的魔手又抓住了黄蓉的乳房使劲揉着,并说道:“如果蓉儿不答应我,我就要摸这里还是下面,等下还要插进去。”

黄蓉见拗不过李庭,只好松开了嘴巴,说道:“过儿现在安分点,下去的时候,你想怎么样都可以。”

“没问题!”李庭答得十分的顺溜,既然黄蓉都答应可以让你胡作非为了,那他还在乎飞往蒙古的这点时间吗?

见李庭安份了,黄蓉终于松一口气了,看着身旁不断掠过的云霞,黄蓉脸上的忧虑并没有减轻,问道:“过儿,蒙古这么远,那里人生地不熟的,你有把握混进去吗?”

这种事情貌似李庭连想都没有想过,看着黄蓉绑着的发髻,李庭就说道:“说实话,去之前我有想过一个办法,可后来还是被我否决了,我是想让华筝带我们混进去,可如果让她知道我们是要去对付她父皇,估计她不会同意的,”李庭顿了顿,继续说道,“华筝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就像是不管两国争端一样,不管蒙古赢,还是南宋赢,似乎都不在她的关心范围之内,她最关心的似乎已经消失了。”

黄蓉当然知道李庭指的是郭靖,想起与郭靖一起浴血沙场的情景以及现在与李庭的疯狂,黄蓉的心就有点酸酸的,可她认为这些迟早都会过去的,毕竟人死不能复生,她应该像郭靖说的那样,寻个好男人嫁了,而这个好男人就是现在抱着自己的李庭了。黄蓉干咳了一声,说道:“华筝这人挺好说话的,如果我们只是叫她帮我们混入宫中,估计她不会反对的,之后的事我们就不让她知道就是了,最好让她继续回到女儿国,那样子她的心才不会觉得愧疚。”

李庭却反对了,说道:“这个办法放在最后吧,我并不是喜欢利用女人的人,”李庭微微一笑,“我只是想让自己喜欢的女人得到幸福罢了,蓉儿,我们到蒙古再做打算吧,以我的才能,你的智谋,绝对是无往不利!”

“嗯,”黄蓉应了声就靠在李庭的肩膀上。

神雕本还担心自己背又会湿透了,见这两个家伙安份了,它就更有飞行的动力了,鸣叫一声,神雕就以穿云般的速度朝前疾飞,本懒散地分布在天上的云朵尽数被这只像吃了几公升汽油般的神雕吓得四散开。

用了一天的时间,神雕就飞过了金和西夏的上空,越过汪古部山脉后,他们就正式进入了蒙古的领土上空。

蒙古的帝都位于乌兰巴托,所以李庭他们的目的地就是在乌兰巴托。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乌兰巴托,看着这座充满着古香古气的古老都城,李庭的敬佩之心就油然而生,当然咯,他只是佩服哪些建造帝都的辛勤工匠而已,对于铁木真这种利欲熏心,只知道扩张土地的王八蛋,李庭是恨之唾之,如果计划不出意外的话,李庭还要直接取下他的脑袋,以结束蒙古的侵略行径。

如果李庭没有出现在这里,那一切的一切都应该是按照历史的车轮滚滚前进的,可惜他的出现就像蝴蝶效应一样,将这一切都改变了。郭靖和历史记载的一样是死于蒙古兵之手,可襄阳城并没有失陷,所以李庭要改变的不仅仅是南宋的历史,他要改变的是整个中国的历史,甚至是整个世界的历史!

如果他的未来和他预计的一样,那么历史的车轮就将一直在李氏王朝的无限统治中前进了,李庭会改变封建制度,建立一套类似于现在的民主制度,当然,他是不喜欢*国那种将不好的消息都封锁,只放出好消息的做法,这样子只会让本国的人觉得自己的国家多么多么的和平,多么多么的宁静,等到有一天爆发了大面积的叛乱,那时候你就知道后悔了!

“快到了,”黄蓉见李庭陷入无尽的沉思中就忙提醒道。

李庭回过身,习惯性地笑了下,望着近在眼前的帝都乌兰巴托,李庭就开始观察停靠点了,看着密密麻麻的房子以及像蚂蚁一样到处行走着的蒙古人,李庭就认定这样子冒然下落绝对不妥。

可如果降落在都城外,那更不妥,还要混进城里,多麻烦。

李庭转向西方,看着已经被远处的高山遮住的半轮夕阳,嘴角轻轻翘起,拍了拍神雕的脖子,说道:“就降落在乌兰巴托外面吧,额,那里有几个蒙古包,就在那附近吧。”

“帝都把守很森严,如果落在外面,恐怕很难混进城里,”黄蓉忙说道。

李庭吻了下黄蓉的脖子,解释道:“蓉儿,现在也快天黑了,到时候坐着这只笨雕想怎么进城都可以,懂不?”

黄蓉顿悟,忙说道:“看来我是嘀咕了过儿,没想到你这么的聪明!”

“当然咯,所以我懂的东西也很多嘛,”李庭又想动黄蓉了,手还没有碰到黄蓉的乳房,神雕就悄无声息地呈四十五度朝斜下方飞去,李庭差点就被它抖落。

“这只笨雕!”李庭小声骂道。

安全降落后,神雕就拍打着翅膀飞向高空,寻了个无人息的山峰就开始打盹了,一次性高速飞行一天,它不累才奇怪呢,不过它最庆幸的还是自己的背上没有那种粘滑的液体。

看着不远处的蒙古包,再看一看他和黄蓉的中原打扮,李庭就拉着黄蓉的手公然走过去,似乎一点也不把自己当作外人。

“过儿,”黄蓉又开始担心了。

李庭只是拉紧了黄蓉的手,并没有说什么。

走到蒙古包附近时,李庭就看到两个人影映在上面。

“阿妈,我不去当什么宫女,我求你了,听说里面都不是好人,女儿怕身体会被玷污掉,”听声音是一个少女。

“你不去怎么行,你难道要阿妈去吗,女儿,现在牧羊老是会有狼偷,我们家现在是连买油盐都有问题了,你就进宫当宫女吧,好歹你可以有个温饱,”声音有点沙哑和颤抖,看来是哭了。

这时候,李庭就看到那两个人影抱在一起,两种声调不同的哭声让李庭隐隐感觉到困惑。

“好像是家务事,我们走吧,”黄蓉拉着李庭的手就想离开。

李庭却摇头,说道:“人最脆弱的时候如果受到别人一点施舍,他就会感动得一塌糊涂,就算你要把他杀掉,他可能都会笑着露出脖子,现在就是我这个好人出击的时候了,”李庭站在帘子外干咳了数声,询问道,“我们是从中原那边流浪过来,请问能不能给点吃的?”一天没有吃东西,李庭确实饿了。

过了好一会儿,帘子才被掀开一角,一个穿着蒙古袍的中年熟妇带着有点倦意的眼睛看着李庭和黄蓉,见男的长得文质彬彬,女的长得娇气可人,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她就放松了警惕,将帘子拉开,让在了一边,说道:“进来吧,外面常有野狼出没。”

“谢谢阿妈,”李庭笑着就拉着黄蓉的手走进去。

一走进去,李庭就被那个刚刚只看到影子的少女吸引住了,一双略显红肿的眼中荡漾着点滴泪水,两条柳眉悬于碧波上方,瓜子脸中还镶嵌着弓字朱唇,看起来诱惑万千。而且她正跪在毛垫上,兽皮短裙之下是一双紧闭在一起的白腿,双腿之间产生的细缝徐徐而上,快到达圣地的时候嘎然而止,这怎么不让李庭血脉膨胀呢。

身子半低着,一对高廷的乳房圆鼓鼓的,随着少女的呼吸而发生尺寸的改变,看起来很有活力,弹性绝对非常的好!

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的皮肤有着淡淡的古铜色,传说中的健康美呀,比起皮肤白得像纸一样的女人更有吸引力!

“客人随便坐,我去那一点吃的,”说完,那个中年熟妇就走出了蒙古包。

李庭环视这个蒙古包一眼,看到悬挂在角落的几件衣服,又看了看少女的三围尺寸,李庭就可以确定这个蒙古包就是眼前少女的房间了。

蒙古包内气氛显得有点僵硬,李庭只好礼貌性地说道:“我叫杨过,她是我夫人……黄小蓉,中原战乱不断,我们就来投奔这边一个远房亲戚了,可卫兵不让我们进城,所以我们只好来这找点吃的了,实在抱歉,打扰你们了,看姑娘眼睛那么的红,刚刚又听到哭声,说什么宫女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一听到“宫女”两个字,少女的眼泪就悄无声息地滑落,滴在兽皮裙上,她哽咽着,说道:“我叫托娅,刚刚那是我阿妈阿如娜,今年皇宫又选人进宫做宫女,我也被选中了。”

“那应该是好事吧,”李庭笑道,他当然知道那不是好事了,他这样子说只是要刺激这个让他流口水的托娅而已。

托娅忙摇头,手握得非常的紧,哭道:“才不是!蒙古皇帝铁木真是十足的混蛋,我听说他会让自己的儿子拖雷选几个样貌出众的,然后将她们破了身子之后囚禁起来折磨,直到死掉为止。”

“有SM情节,”李庭嘀咕道。

“如果我被选上了,那我不仅仅保不住我的处……而且还会死掉,我死掉不要紧,可我不能让生我养我十八年的阿妈阿爹受苦啊~~”托娅眼泪流得更加的夸张,双手掩面,整个人都快趴在地上了。

李庭紧紧盯着托娅胸前那对随着哭声而有节奏地颤动的乳房,看着那紧裹住乳房的兽皮肚兜,他的心就开始痒痒了。李庭附到黄蓉耳边,嘀咕道:“你先出去和她阿妈说些客套话,我先安慰她。”

黄蓉瞪了李庭一眼,小声骂道:“狗改不了吃屎!”接着,她就站起来,走出了蒙古包。

“听到你的处境,我也觉得很难过,不过你这样子也不是办法,总要想办法面对的,”李庭说道。

“面对?怎么面对,我才不要我的处给了混蛋,才不要莫名其妙地死在宫中!”托娅握紧拳头叫道。

“那你就把处给我吧,”李庭调笑道。

“你来拿!”托娅呼吸变得非常的急,乳房不停耸动着。

【李庭愣在那里,他本是想用这具有挑逗性的字眼调节气氛的,没想到托娅真的愿意给他呀,不过李庭料想她是气急了才这样子说的,可能过一会儿就反悔了,只不过做为一名真真实实的男人,面对这个天生尤物,李庭怎么可能会拒绝呢?

李庭走到托娅身边坐下,搂住她的肩膀拉到自己怀里,并没有一开始就动手动脚的,而是小声说道:“托娅,你长得很漂亮,我也知道你的担忧并不是空穴来风,只是我们还不算完全了解对方,怎么能能怎么随便呢?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先找到拯救你的办法。”

托娅靠在李庭身上,感受着他胸膛传来的温度,说道:“我是一个平民,怎么可能会被拯救呢,托娅这辈子没有享过什么福,也没有遇上过好男人,托娅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反正都比宫中那些人强,所以托娅才想将身子给你,”说完,托娅整个人就像喝醉酒一样软倒在李庭怀里。】

都说女人一旦受伤后投入男人的怀抱里,她就会温顺得像一只小猫咪一样,看来这是至理名言呀。李庭现在幸福得就想流眼泪,没想到饿了一天,第一顿美餐就是这个还没有被人碰过的小处*啊。

“你叫杨过吗?”托娅抚摸着李庭的脸庞,细致地看着李庭那张俊朗的脸,比起蒙古男人的粗犷,李庭就像一个粉面小生一样,看得托娅都有点心醉了,她刚刚说要将身子给李庭确实是一时冲突,可见李庭并不会像恶狼一样一下子扑过来就脱自己的衣服,而是用宽厚的胸膛给予她温暖,这下子,托娅就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