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神雕游侠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33章 疼爱黄蓉

第233章 疼爱黄蓉


李庭试着搅动手指,可两根手指活动实在太狭窄了,别说搅动了,就算前进后退都有几分的困难。

“过儿……那里……那里不能……唔……好疼……没人进去过……太小了……会死掉的……唔……过儿……我求你了……”黄蓉握着李庭的yáng具,眼泪就不停地流出来,比起后庭花,黄蓉还是宁愿给李庭插yīn道啊,总不会这么的疼,手指就这么的疼了,那那根那么粗的**插进去,她岂不是会死掉,就算勉强活下来,估计不在床上躺几个月是起不来的。

“蓉儿,弄这里是迟早的事,与其每天担心会不会被我插了,那还不如现在就给我,”李庭一边游说着一边拔出手指,随意闻了闻,味道确实有点不雅,李庭轻笑了声,低下头就含住那两瓣软软的yīn唇。

“啊……过儿……别舔那里……会……唔……喷出来就不……不好了……啊……过儿……舌头别伸进去……”黄蓉抬起头又将李庭的yáng具含进嘴巴里,吸的速度也加快了许多,李庭整根yáng具上都是黄蓉的口水,黏太多了就从黄蓉嘴唇边缘流出来,她连擦都懒得去擦,任由津液流过脖子,在双峰间渐渐集合在一起。她使劲地吸着,似乎只有这样子才能缓解自己后庭花传来的疼痛,算是转移注意力吧。

【“噢……”黄蓉吐出李庭越来越硬,越来越热的yáng具,娇声就像波浪一样飘向四周,她发出低微的呜咽声,不断将yīn唇迎合像李庭的嘴巴,好让李庭的舌头更大程度地插进她的yīn道内,“过儿……过儿……我的好过儿……难怪……芙儿对你这么的痴迷……噢……原来你不仅这根厉害……连舌头……舌头也……啊……别再插进去了……会喷出来的……唔……过儿……要被你弄死了……这样子弄下去……我会觉得自己越来越淫荡的……唔……不要……不要……噢……”

李庭用手捏住一瓣软湿yīn唇,说道:“蓉儿我想进去了。”

“过儿指的是……那里吗?”黄蓉的声音细得像刚出生的鹦鹉一般,让人听了更有征服的欲望。

“嗯,是啊,在月光下,它就像一朵菊花一样,真的好漂亮,所以我现在就很希望这朵菊花能绽放,就像这一朵一样娇红,”李庭的两根手指又插进yīn道呢,随意拨弄着,黄蓉yīn道不断吸着李庭的手指,而且水也越来越多了,看来是到了来个了解的时候了。】

李庭低下头使劲吸了下黄蓉的嫩yīn唇就翻到一边,转过头压在了黄蓉身上,低下头就吻住她的红唇,将刚刚从yīn道口汲取到的美汁尽数送进黄蓉嘴巴里。

“唔……”黄蓉睁大眼睛,她还从来没有吃过自己分泌出来的yín水,在倍感味道与李庭的jīng液有点相处之余,她更惊讶的是这种自己以前认为很淫荡的事情,现在竟然变得如此的顺理成章,难道她被李庭调教得连最基本的自重都没有了吗?如果是这样子,黄蓉真的觉得自己已经开始堕落了,可看着李庭那张充满爱意的脸蛋时,黄蓉就失陷了。

黄蓉抱紧了李庭,将那对饱满至极的乳房紧压在李庭强装的胸膛上,略显痛苦地说道:“过儿……中国的道德是不允许女人做这种事情的……可我为了做了……你以后会不会认为我是一个不知廉耻的S货……”

李庭用舌头舔着黄蓉的耳垂,一遍遍地来回舔着。

“唔……过儿……你快说呀……我不希望我只是你的玩物……”黄蓉轻轻蠕动着娇躯,让那两颗硬起来的红豆磨擦着李庭的胸膛,这样子她就会获得更多的快敢了,只是幅度很细微,因为在获得快敢的同时,她还希望自己保持着淑女的风范。

李庭舔了好久终于停止了,动作,可一只魔手已经握着yáng具在yīn唇处徘徊着,屁股慢慢下沉,yáng具就挤开了那朵早已鲜红绽放的yīn唇,将它挤成“O”型,猛地一用力,“噗”的一声细响,那根看似庞大的yáng具就完全淹没在了黄蓉的yīn道内,只剩下一丛耻毛与黄蓉那经过精心雕琢的茸毛相处穿插在一起。

“过儿……蓉儿……很舒服……”黄蓉将头埋在李庭胸膛里,张开嘴巴吻着李庭的胸膛,闻着他身上的男人味,并问道,“过儿……我还是想知道……那问题的答案……唔……轻一点……还没有完全适应……唔……”

李庭带着令人着迷的笑容看着身下的黄蓉胸前那对随着自己挺动而前后摇动的乳房,说道:“其实自古就有像我们这种追求至高性爱的人存在,只不过他们不敢大肆宣扬罢了,蓉儿,我曾去过一个过渡,那里的人一直追求至高的X爱,而且很多都是赤裸裸地被人看到的,他们还发明了一种将做的过程保存下来的办法,就是为了让别人学习性爱的技巧,所以说呢,只要越能让自己达到高潮,那就做吧,毕竟忙完了国事家事之后,男女做这事就是为了放松身子的,在做的时候千万别有负担,那样你就得不到巅峰感觉了,”说完,李庭就用那种非常非常深邃的目光盯着黄蓉的眼睛。

李庭指的过渡,其实就是以毛片为经济支撑之一的日本。

黄蓉起初还在躲避李庭的目光,可后来就妥协了,她点了点头,说道:“蓉儿明白了……谢谢过儿的提醒……我会好好享受的……唔……插得那么深……会死掉的……过儿……要好好对待蓉儿……更不能随意犯险……如果你出事了……以后我们母女俩怎么办……”

看着平时很有大将风范的黄蓉露出如此柔情的一面,李庭更是爱怜,也加快了抽*的速度。

名气龙珠不断吸着他的铃口,在顶部上打着圈儿,让李庭舒服得一塌糊涂,更是让他大力特力地操着,每次一快插到最深处的时候,龙珠就会先在自己枪口周围打着转儿,待自己插到花蕊之后,它就被挤到一边,不断地舔着铃口。

“过儿……好……好……舒服……谢谢你给我这种感觉……唔……又顶到深处了……麻死了……”黄蓉不断抬起屁股迎合着李庭的野蛮袭击,不断呻吟着,似乎已经将这个陷入死寂的草原当作他们独享的乐园了。

“蓉儿,现在要步入正题了,”李庭拔出了湿漉漉的yáng具,就开始在后庭花上磨擦着。

黄蓉呼吸变得更加的急促,整个人就像喝醉酒般埋在李庭怀里,感觉到李庭那根热得可以将她融化的yáng具在自己后庭花处徘徊着,黄蓉就觉得自己连呼吸都快停止了。

李庭试着塞进去一点点,可真的好紧,他本来是打算运用伸缩功将yáng具缩小一倍的,可又觉得那样子实在没有挑战性了,所以他就要以正常的尺寸插进去,反正他也开发了好几个后庭花了,就不相信开发不了黄蓉的后庭花。

李庭握着yáng具在yīn唇上磨擦着,确定头部已经很湿之后,他就返回只开了一点小口的后庭花,慢慢挤进去,才进去一点点,黄蓉的手指就陷进李庭皮肤内。

背上传来的疼痛让李庭知道黄蓉也不好受,他就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又朝里挤去。

“过儿……能不能别做……真的好疼……这样子做一下……我会走不了路的……”黄蓉羞怯地说道。

“我们这是在追求至高享受,刚刚开始是有点疼的,正常,没事,”李庭边安慰着边朝后庭花深处前进。

此刻李庭就觉得黄蓉的直肠壁像一双粗糙的手一样将他的yáng具死死握住,然后将外面那层软皮往后拉,疼得他都想拔出来了。

“过儿……不能再进去了……会裂开的……蓉儿现在好疼……求你了……”黄蓉半带哭腔道。

李庭吻住黄蓉的红唇,撬开她的贝齿,寻到她的香舌就吸进嘴巴里细细品位着,并将大量的津液送进她口腔内。

休息了一会儿,李庭就拔出了yáng具。

黄蓉以为李庭放弃了进攻,可李庭只是在yīn唇处汲取到大量的美汁,一部分涂在自己的yáng具上,另一部分则涂在黄蓉的后庭花处,手指插进去,顺便滋润着她那干涩的直肠。

“过儿……还是别做了……好吗?”黄蓉恳求道。

“不行,”李庭立马否决了黄蓉的恳求,补充道,“爱一个女人,我就想得到她的全部,我希望蓉儿能明白。”

黄蓉点了点头,就不再说话了。

李庭握着yáng具又开始进攻了,而这次不是一点一点地攻击,而是直接进行了大反扑,当半根yáng具都插进去的时候,黄蓉都差点晕厥过去了,忙叫道:“过儿……裂开了……疼死了……我可以给你……但你要轻一点……温柔一点……不然会死人的……唔……”

李庭一只手握住黄蓉左峰,让它在自己手里变幻着各种形状,另一只手则插进了yīn道内,快速地捅着。

“啊……”黄蓉呻吟了声,后庭花的疼痛与yīn道的酥麻混合在一起,她一下就迷失在李庭的世界里了。

李庭同时给予了黄蓉爽与疼这两种极端之感,见她的享受多余痛苦之后,李庭就深吸一口气,猛地一用力,剩下的半根yáng具也插进去。

“啊……”后庭花传来的疼痛让黄蓉差点晕厥过去,她紧紧抱住李庭,哭道,“过儿……已经进去了……求你先别动……很疼……比生孩子还疼……呜呜呜……”黄蓉低声哭泣着,眼泪就滴在李庭肩膀上。

“嗯,好的,我会很温柔的,蓉儿放心,”李庭安慰着黄蓉就没有再抽动了。

扬起头望着满天的星辰,李庭就说道:“蓉儿,今天的夜色好美,”接着又盯着黄蓉那张如少女般羞涩的面颊,“不过你更美,像个天仙似的。”

黄蓉捶打了下李庭的胸口,嗔道:“你少贫嘴了,说人家美了,还要……插人家那里……”

李庭嬉笑了下,埋首在黄蓉双峰间,闻着峰顶散发出的迷人母香,说道:“就是因为太爱你了,所以才要插进去嘛,你以为插那里很好玩啊,你都不知道我有多疼。”

黄蓉白了一眼李庭,似乎忘记了还有一根巨物插在自己后庭花内,“既然是两败俱伤,那你还要插进去啊,自己找死噢~~”

“我现在又要开始找死了,”李庭皮笑了下就开始慢慢地运动着yáng具。

yáng具一开始活动,黄蓉的疼痛又开始了,她皱紧柳眉,细声道:“过儿……真的好粗……你的棒棒……能不能轻一点……我会受不了的……唔……每次都插得那么深……这样子会死人的……啊……啊……蓉儿觉得身体都要被过儿插烂了……唔……要死了……啊……为什么插那里……前面还会一直冒出水……怀死了……噢……”

李庭抽动了一会儿就拔出来,借着月光,李庭就看到他那粗大的yáng具上布满了血丝。

粗粗看了几眼,李庭就“呲”的一声插进直肠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