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神雕游侠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35章 杨二娘耿金花

第235章 杨二娘耿金花


这一插,黄蓉差点就晕厥过去,不论速度还是力道上都不是她能承受得起的,她嘴巴大张着,爽得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原本抱着李庭虎腰的手就像两片叶子一样垂在两边,只是任由李庭的yáng具在自己后庭内活动着。

“疼吗?蓉儿,”李庭动作上那么的野蛮,嘴巴却甜得像吃过哈密瓜似的。

黄蓉好一会儿才清醒过来,忽然仰起身抱紧李庭的虎腰,脸紧紧贴着,哭道:“过儿……疼死了……差点死掉了……你为什么这么狠心……用那么粗的东西插进去……你不知道蓉儿恨脆弱的吗?”

“我知道错了,好啦,我现在会很温柔的,”李庭嬉笑了下就开始抽动着,随着他的过于温柔的进攻,黄蓉终于有点适应了。

黄蓉红唇微微张开,吐出一丝丝暧昧的暖气,呵在李庭胸膛上,呢喃道:“过儿……我好像终于体会到芙儿……那种感觉了……每次看见她被插这里的时候……我就很困惑……就想问她为什么那么窄的地方被过儿那么粗的插进去还会觉得舒服……蓉儿现在总算明白了……刚刚开始是很疼……疼……可适应之后就开始发热了……而且……反正就是很舒服就是了……唔……过儿……蓉儿爱死你了……你现在可以不用……这么温柔了……”

【“那我开始了,”得到黄蓉的示意,李庭就开始疯狂了,那根粗大的yáng具就整根拔出,然后又插进去,啪唧、啪唧的声音很有节奏感地传播向四面八方。

随着时间的迁移,黄蓉的快敢越来越明显,每次李庭整根插进去的时候,yīn道总会喷出一股yín水,顺着细缝流下,滴在李庭的yáng具上就被带入直肠内,恰好成为润液的来源。

“过儿……为什么……唔……好舒服……为什么会这样子……唔……要死了……过儿……蓉儿又要丢了……啊……轻一点……噢……来……来了……过儿……我尿出来了……啊!!!”黄蓉放声惊叫着,才不管会不会有人听到,那声音活像被强尖一样。

一股更加猛烈的阴精“噗”的一声就喷出来,洒在李庭耻毛上,然后黄蓉就歪着脑袋,就像被抽调力气一样。

“蓉儿,舒服吗?”李庭一点射的迹象都没有,还是在努力耕耘着。

黄蓉任由李庭摆布,好一会儿才说道:“都快死了。”】

“嗯,我也快射了,”李庭突然拔出了yáng具,站起身,跪在黄蓉肩膀两侧,然后就开始打飞机。

yáng具散发出的浓重气息直刺激着黄蓉的鼻腔,可这次黄蓉没有张开嘴巴去接纳它,因为毕竟它插过后庭花,不干净呀~~

只不过李庭的目标也不是叫黄蓉含,他只是想射在黄蓉脸上而已。

“出来了!!!”随着一声虎咆,李庭就将积蓄已久的jīng液全部喷在黄蓉脸上。

“好多……好热……”黄蓉张开嘴巴舔着嘴边的美味,一点一点地吃进肚子里。

李庭抖着yáng具,将残余的jīng液也挤出来,滴在了黄蓉酥乳上,然后就躺在了一边,枕着双臂静静看着繁星点点的夜空。

黄蓉则没有像李庭那么悠闲,毕竟身上太多李庭的jīng液了。黄蓉将脸上的一滴滴jīng液抹下来吃下去之后又将酥乳上的弄干净,确信自己身上已经没有李庭的残留物之后,黄蓉才试着坐起来,可后庭花传来的疼痛让她放弃了,她就像只小绵羊一样侧身靠在李庭身上,一只手搭在李庭肩膀上,呢喃道:“过儿……我们有以后吗?”

李庭歪过脖子看着黄蓉那张被月光点缀得诱惑无限的脸蛋,说道:“除非我死……”

黄蓉忙捂住李庭的嘴巴,说道:“没有出蒙古之前,我都不许你说四字。”

“好的,那我不提就是了,如果我再提,那我就死……”

黄蓉又捂住李庭的嘴巴,嗔道:“你这笨蛋,你又说了。”

“我逗你的啦,”李庭嬉笑道。

“现在就开始欺负我了,那以后是不是就会把我丢了,”黄蓉嘟起嘴巴。

看着黄蓉那张闪着淡淡萤光的嘴唇,李庭就凑过去,轻轻含住她的下唇就开始吮吸着。黄蓉则大方地张开嘴巴,迎接着李庭舌头的驻扎。

李庭忽然睁大了眼睛,忙弯起腰,咳嗽了好几声,吐出一丝丝黏液。

黄蓉捂住嘴巴笑出了声,说道:“不喜欢吃自己的产物呀?”

李庭耸拉着脑袋,似乎对黄蓉有点无可奈户,做为一个男人,哪有人喜欢吃自己的jīng液的,那就是十足的变态嘛,李庭也一样,所以当黄蓉利用舌头做为桥梁将jīng液送进他嘴巴时,他就觉得一股有点恶心的臊味传进自己口腔内,这就直接导致了他一点性欲都提不起来了。

看着有点无奈的李庭,黄蓉就说道:“大不了奴家以后不这样子做了,好吗?别生气了。”

“我哪会生气,”李庭忙说道。

黄蓉张开嘴巴,伸出舌头,只见舌尖上还有一小滩乳白色的液体,给李庭看过之后,黄蓉又含进了嘴巴里,说道:“那我再喂一点给你吃。”

李庭直摇头,说道:“那种美味,我无福消受,你还是自己慢慢品位吧。”

“咕噜”一声,黄蓉就吞进了肚子里,说道:“我才不给你吃呢!”

李庭呼出一口气就躺回了草坪上,又复从前似的看着夜空,只是这次他不敢乱来了,他可怕黄蓉嘴巴里又私藏着自己的jīng液,所以有时候还是安份一点好呀。

两人就这样子躺在草坪上,一丝不挂,黄蓉依着李庭,李庭抱着黄蓉,两人就在疲累的状态下闭上眼睛,渐入梦境。

天还没有完全亮的时候,李庭就叫醒了黄蓉,两人穿好衣服之后就拉着对方的手朝蒙古包走去。

走进托娅为他们准备的蒙古包内,他们就没有什么睡意了。

李庭揽着黄蓉的腰肢躺在床上就开始计划白天应做的事。

“吃晚饭的时候,我们已经向托娅母女了解到铁木真招收宫女的事,如果不出意外的话,正午的时候,宫中的侍卫就会来托娅家带走她,那时候,我们必须将侍卫制服,不管是杀掉还是怎么样,不过最好还是留一个活口,需要他带我们安全进宫,只要能进宫,那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我只要第一时间找到铁木真这个老贼,将他杀掉就可以了,”李庭正色道,手却十分的不安份,在黄蓉那两颗硕大的酥乳上活动着,隔着肚兜捏住了一颗红豆,不断地刺激着黄蓉。

在李庭的刺激下,黄蓉双腿显得十分的不安,到最后的时候,黄蓉干脆用左腿压在李庭身上,肥沃的圣地则贴着李庭的裤管。

听完李庭的讲解,黄蓉就点了点头,说道:“以前江湖中人一直赞美我的智慧多么的超群,现在遇见过儿,那简直就是大巫见小巫了,有你陪着我,我真的好幸福。”

“我会让你一直幸福下去的,直到我们都苍老,那时候,我们可以带着自己的孩子去饱览宋朝的大好河山,噢不,那时候已经是杨氏的王朝了,蓉儿,很期待那天吧,”李庭将黄蓉抱得更紧。

“嗯,”黄蓉应了声,瞳孔里却有一丝丝的担忧,停顿一会儿就说道,“过儿,谋朝篡位的事能不能不做,我很怕……”

“我决定的事是不会改变的,”李庭直接答道,“南宋的统治者过于昏庸,整天只知道沉浸于声色中,将权利都下放给那些宦官,连杨太后的权利都被赵县剥夺,被幽禁在后宫,现在整个南宋都处于危机之中,若不是我的出现,恐怕襄阳城早就失陷了,襄阳城是军事要害,一经失守,南宋就绝对没有反扑的机会,”李庭脸上显出几丝发悲哀,继续说道,“如果当初郭伯伯肯借助自己在江湖和朝廷的影响力,在蒙古还没有进攻南宋的时候就召集天下义士推翻腐朽统治,那也不至于落个尸骨无法还乡的下场。”

“靖哥哥,”黄蓉呢喃了下,眼泪就流出来。

都说女人是最怀旧的,看来这是一个不变的定律。李庭边擦去黄蓉眼角的泪水,边安慰道:“蓉儿,对不起,我不该说些让你感到伤心的事,现在时间还早,你先小睡一下,我先出去走走,我想看一下草原的旭日。”

“我也想陪你去看,”黄蓉说着就紧紧抱住李庭。

李庭看着黄蓉红通通的双眼,说道:“看你,都哭成这样子了,再不好好休息,早上就会变成一只熊猫了。”

“嗯,那你早点回来,”黄蓉露出了笑颜。

“一定,”说着,李庭在黄蓉脸上亲了下就走出蒙古包。

望着好似有一丝光亮的东方,李庭就信步朝托娅的蒙古包走去,他倒不是打算去破了托娅,只是想从那里经过,如此而已。

还没有走到托娅蒙古包前,李庭就看到托娅的蒙古包还有着亮光,李庭不经皱起眉头,嘀咕道:“别说蒙古人都这么早起来,奇迹。”

走到蒙古包外面,李庭就透过露出一条细缝的帘子朝里看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李庭差点鼻血都喷出来。

托娅光着身子站在那里,酥乳虽然不大,可非常的挺,腰部匀称,平坦小腹下是一丛稀疏的森林,参差不一,再下面就是被一块布遮住的处地了,而李庭还看到一块雪白的屁股挡在托娅前面,不用李庭多加思考就知道是托娅她娘阿如娜了。

“娘,我真的不想去,”托娅哽咽道。

阿如娜虽然已经临近四十,可那屁股还是很翘,而且李庭还可以隐隐约约看到她那肥沃的土地上长着几根丝毛。她弯着腰,用手里的湿布擦洗着托娅的处地,说道:“娘也没有办法,只希望传言不是真的了,托娅,娘今天将你身子擦干净了,就希望你也会干干净净地回来,别让家族蒙羞了。”

“可……”托娅不争气的眼泪就流出来,“可娘……我一个人怎么保护得了自己……我真的很想留在你们身边……我怕没有人替你送终……”

阿如娜听到托娅的这番话就站直身子,紧紧抱住托娅。

她们两个是抱得很开心,这可苦了李庭了,他就想看托娅和阿如娜的关键部位,可看到的就是阿如娜那高翘的屁股以及两股间呈弧线的肥沃土壤。这可急坏了李庭,如果让她们再这样子抱下去,李庭都不知道自己的愿望什么时候可以实现。

“不是娘狠心,只是现在家里很穷,这是没办法的举动,昨天晚上你爹又一夜未归,羊群也不知下落,估计已经被野狼吃了,所以你不进宫,娘和你都要饿死了,”阿如娜哭得都有点撕心裂肺了。

李庭心中忽然生出一计,他果断地掀开帘子走进去。

“客人,你怎么进来了,”阿如娜忙转过身,转过身之后才记起自己一丝不挂,她忙用手中的湿布遮住耻毛浓重的yīn户,另一只手抱着稍稍有点下垂的酥乳,说道,“客人,麻烦你出去,我在替小女擦身子。”

“杨公子,”一看到李庭,托娅的眼睛就绽放出光亮,就像是看到了上帝一样。

“打扰了,我是想说我可以给你们舒适的生活环境,那里风景优美,而且还有很多友好的姐妹相伴,你们去那里绝对不会吃亏的,”李庭说道。

阿如娜忙摇头,说道:“我们不去中原,谢谢客人的好意了,麻烦你先出去。”

李庭看着阿如娜半轮乳痕,哪里愿意出去啊,他继续游说道:“你女儿进宫就会被人弄脏,你的男人已经死了,估计你一个人也很难熬下去,毕竟亲情是永远也割舍不了的,既然这样子,那还不如相信我一次,最起码那里不是中原,那里没有国界的。”

阿如娜似乎有点心动了,就问道:“你这么的殷勤,我不敢相信,你说吧,你有什么要求。”

李庭邪笑了下,说道:“很简单,进入那里的都是我杨过的女人,所以就请成为我杨过的女人,然后我带你们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