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修真 > 神雕游侠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241章 抉择(下)

第241章 抉择(下)


一群人围在篝火旁闲聊着。

由于白天的惊吓,天一黑之后,托娅就一直依在黄蓉身边,这可让李庭郁闷不已,毕竟他是很期待夜生活的,可没想到托娅和黄蓉呆在一起,旁边又坐着那么多即将进宫的蒙古女,李庭这只纯种的色狼想动手都不能,也许他只能期待她们早点睡觉了。

一群人围在那里聊了一会儿,坐在李庭旁边的蒙古女就提议玩游戏,至于玩什么游戏,那当然是由李庭决定的了。

李庭郑重地咳嗽了几声,说道:“既然要玩游戏,那就玩最刺激的游戏吧,怎么样,那个……那个叫什么来的,额~”

“蒂亚,”提议玩游戏的那个蒙古女有点不满地叫道。

李庭傻笑了一声,说道:“我记忆力不好,”看眼蒂亚,她是这十几个蒙古女中唯一一个留短发的,在整个蒙古族中都应该算是少见的,所以一开始的时候李庭就注意到她了,在来这边的路上,李庭也有和她聊过,她是说长发太拘束了,还是短一点好,夏天又不会热。

“说吧,玩什么游戏?”蒂亚显得非常的兴奋。

李庭站在中间环视众人一眼,说道:“游戏很简单,我这里有一柄会悬浮在空中的宝剑,我转动它,指到谁,谁就得脱衣服,怎么样?”

场内一下没有了声音,这种游戏很敏敢了,吓得那十几个蒙古女都不敢说话了,可那个蒂亚显得更加的兴奋,忙举手叫道:“嗯,嗯,这游戏好玩,那我们就玩这个游戏,反正转到的几率都是一样的,我就不相信会一直指在一个人身上。”

听蒂亚这么一说,李庭就暗暗得意,他可是轩辕剑的主人,而且轩辕剑内又寄宿着剑灵李嘉欣,李庭现在是想指谁就指谁,就像预言者一样。

“你们有谁反对吗?没有人反对的话,游戏就开始了,”说着,李庭就拔出了轩辕剑,一阵阵刺眼的光芒让在场的人都差点惊叫出声,都以为是看到了超级宝贝一样。

李庭松开了手,让轩辕剑横着悬浮在腰际附近,然后就寻了个空隙坐下,说道:“你们都坐好了,我要开始了噢。”

“可以,”蒂亚叫道,似乎她的意见就是大家的意见。

李庭见别人都不说话了,他也就不管了,反正自己救了她们,也该拿一点回报了,他就用意念和李嘉欣做了交流,将第一个目标锁定为蒂亚。

“嗯,开始了,”李庭重复了一遍,顿了顿,继续说道,“剑锋指到谁的身上,她就必须脱一件衣服。”

“那能不能由我来摇剑柄啊?”蒂亚掩口笑着,看来是对李庭有所戒备。

“可以,”李庭利索地答道。

蒂亚站起了身子,走到轩辕剑面前,说道:“如果指到我坐的地方,那就是我脱,”一说完,她就抓着轩辕剑的剑柄,用力朝左边摇去,然后就退到了一边。

看着轩辕剑快速地转动着,在场的人都屏住了呼吸,似乎怕剑锋会指到自己。

寄宿在轩辕剑内的李嘉欣一边打着呵欠,一边自语道:“看来今天晚上主人要破十几个处了,真是期待,”她眼睛闪过一道精芒,双臂张开,慢慢闭上了眼睛。

轩辕剑转动的速度越来越慢,越来越慢,就像要停止了一样,最后剑锋就在李庭和蒂亚之间摇摆着。蒂亚一脸的担心,而李庭就像知道最后结果一样纹丝不动,就准备看蒂亚脱衣服了,扫了眼蒂亚,最多就四件,转四下,李庭就要叫她光着身子。

可让李庭郁闷的是,轩辕剑竟然将剑锋指着他,李庭当即就跳起来,大叫道:“这不可能的?!”

“羞羞羞,明明输了,你还要抵赖啊,真是的,”蒂亚吐着舌头叫道。

站在混沌空间内的李嘉欣一脸的坏笑,嘀咕道:“总要让人家先尝点甜头嘛。”

“你脱不脱?”蒂亚直瞪着李庭。

“黄蓉姐姐,那剑是杨公子的,为什么还会指到自己呢?”托娅问道。

黄蓉抚摸着托娅的脸颊,笑而不语。

“我脱!”李庭咬牙叫道,反正他是男的,脱一两件有什么大不了的!

当李庭将外衣脱掉,露出强壮的胸肌的时候,看到那两个好像会跳动的胸肌的蒙古女都羞得用手捂住自己的脸,只有黄蓉和蒂亚表现得非常的自然。

看着蒂亚一脸的得意像,李庭就将游戏的筹码提高一成,速说道:“要不这样子,谁先脱光了就洞房?”

蒂亚吐了吐舌头,说道:“那岂不是便宜你了,我才不干呢?”

“这样子,如果你先脱光了,你就当场和我洞房,如果我先脱光了,我就舔你脚趾头,”说完,李庭就用意念和李嘉欣交流,用命令的语气说如果他先脱光了,他就会抛弃李嘉欣。

李嘉欣倒是没有被吓到,她还是觉得李庭会这样子说才算正常。

蒂亚想了片刻就说道:“我就不相信我四件比不过你两件!”

“那你转!”李庭提高音量道。

蒂亚见李庭这么的自信,她就有点怕怕的了,她握着剑柄,用力一转,然后就回到座位上。

这把像被李庭和蒂亚吸引住的轩辕剑还是在他们之间徘徊着,最后指着蒂亚的鼻梁。

“哈哈,快点给我脱!”李庭大笑道。

“脱就脱,有什么大不了的!”蒂亚叫了句就解开上衣的扣子,三两下就将外衣除掉,露出那件看不清颜色的肚兜,不过有一点李庭是可以确定的,那就是蒂亚的乳房非常的大,年纪不过十八,没想到发育得这么的好,看着肚脐眼下面的短裙,李庭就吞了口口水。

“继续啊!”蒂亚不服输地叫着。

“你不去转了吗?”李庭反问道。

蒂亚气哼哼地站起来,随手啪了下剑柄就一溜烟坐到李庭旁边。

这次剑锋还是指着蒂亚。

蒂亚脸色马上就变得苍白,嘀咕道:“这怎么可能,又这样子?!”

“你脱不脱?不脱我就帮你脱了,”李庭坏笑道。

“我脱!”蒂亚叫着就扭捏地脱掉自己的短裙,这下子就剩下肚兜和那条包裹住圣地的亵裤了。

再下来她会脱哪件呢?李庭暗暗道。

“是不是还要继续?”李庭刺激着蒂亚。

“要!”蒂亚一下子就被李庭这招激将法捕获了。

本来是一个共享的游戏,现在却变成了李庭和蒂亚两个人的世界了,黄蓉、托娅及旁边那些蒙古女就像观众一样看着这场好戏。

剑锋还是指着蒂亚,蒂亚这次脸更加的白了,看着尖利的剑锋,蒂亚就慌住了,现在只剩下肚兜和亵裤,她应该先脱哪一件?李庭本来以为她会先脱肚兜,可没想到她是先脱亵裤的,只不过她是背对着李庭,小心翼翼地将亵裤除下来,然后就将白白的屁gu暴露在李庭眼皮底下,接着就叫道:“这次你去转!”

“嗯,可以,”李庭快速的转动了下剑柄,然后就像一只饥渴的恶狼一样看着蒂亚两股间的细缝。

如李庭所愿,剑锋还是指着蒂亚,这就预示她必须和李庭洞房了。

“要洞房了,蒂亚小美女,”李庭嬉笑着。

“这……”

“你想耍赖吗?”李庭刺激道。

蒂亚脸一红,就说道:“那随便你,你要洞房就洞房。”

“我来了,”李庭可不会心慈手软,他一把就将蒂亚抱在怀里,隔着肚兜揉着她的乳房,嬉笑道:“我现在就当着这么多的姐妹和你洞房。”

蒂亚忙将脸埋在李庭胸膛上,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小声道:“那多害羞,杨公子还是算了吧。”

到手的肥肉,李庭怎么可能让她飞走呢,李庭不管蒂亚是否愿意,他就将蒂亚按在草地上,顺手就扯掉她的肚兜,伸出舌头就舔着她的rǔ头,手则搓着蒂亚的yīn唇。

【“啊……杨公子……别这样子……这里这么多人在看……我会不好意思的……啊……别……别动那里……唔……别……别呀……”蒂亚扭动着身躯,想要反抗李庭,可惜自从李庭进攻她的乳房和yīn唇后,她只剩下叫唤的力气了。

看到蒂亚被李庭骑在身下,别的蒙古女都安静得出奇,就像在看电视一样。

李庭见蒂亚已经出水了,他就知道不能再拖下去了,他就解开了裤腰带,连同贴身短裤一起剥掉,那根早就硬起来的yáng具就弹出来,拍打在蒂亚的小腹上。

“好粗……”蒂亚惊叫道。

坐在李庭正对面的蒙古女也看到了李庭那根像会插裂人的yáng具,纷纷用手遮住了眼睛,可还是会好奇地透过手指缝看着那根慢慢下移的yáng具。

当那根yáng具顶到蒂亚yīn唇处时,蒂亚急忙摇头道:“求你了……我刚刚是开玩笑的……不能插进去啊……真的不能……”

“我是很认真对待游戏的噢,”说完,李庭就将半个guī头挤进去。】

“啊……疼……疼死了……要拉开了……快拔出来啊……会死掉的……”蒂亚拼命摇着头。

才插进去一点点,李庭就可以感觉出蒂亚的yīn道奇紧无比,李庭也不管蒂亚是不是处,反正再插下去就知道了,李庭深吸一口气,猛地一用力,竟然真的顶到了处女膜。

“啊……别动了……好疼……裂开了……”蒂亚发疯地叫着。

“没事,马上就会让你舒服了,”说完,李庭就捅破蒂亚的处女膜,直接顶到了花蕊。

“要死了……”蒂亚惨叫一声,差点就晕厥过去了。

其实李庭是很想多准备一点前戏的,可这里这么多的蒙古女,如果每个都弄那么久,那他哪里有时间一一破过去呀,还是先破掉再说。

看着李庭那根yáng具一根都插进去,正对面的蒙古女都看呆了。

……

随着时间的流逝,蒂亚的疼痛越来越弱了,到最后她就感觉到麻痒,不断地刺激着她的yīn道。“啊……开始又感觉了……唔……好舒服……哥哥的jī巴好棒……插得妹妹好舒服……妹妹的穴被摩擦得好热啊……哟……又顶到花蕊了……噢……哥哥……你真的太棒了……再用力一点……啊……啊……要死人了……”

李庭压根就没有想到蒂亚这家伙叫起来是如此的勇猛,既然她都这么的配合了,李庭当然不能示弱。他深吸一口气就卖力地操着蒂亚。

“啊……哥哥……我要丢了……妹妹别你操得好舒服啊……啊……好热好麻啊……有好多好多的水流出来了……”蒂亚伸手在自己yīn蒂上捏着,顺手还在交合处摸了一把yín水含在嘴巴里,“唔……味道真好……好好吃……哥哥再快一点……哎哟……来了……妹妹要丢了……啊……啊……”蒂亚大叫了一声,双腿就紧紧夹住李庭的虎腰,全是战栗着,第一股猛烈至极的阴精就喷出来。

李庭也有了射的冲动,他就拔出了yáng具,精关一松,就将jīng液射在了蒂亚的乳房上。

“哥哥……真的好舒服……”蒂亚无力地说道。

看完李庭力战蒂亚的那一幕,在座的蒙古女下面都湿透了,纷纷将目光集中在李庭下面,口水已经流出来。

李庭光着身子环视蒙古女一圈,就说道:“我们继续玩游戏吧。”

这时候,不知道哪个胆子大一点的就说道:“不用玩了,我们直接洞房吧。”

“对,直接洞房。”

“洞房就可以了。”

……

一下子,全部的蒙古女都达成了洞房的一致决定,然后她们就站起身,将身上的衣服一件不剩地剥下来,就像野狼扑食一样扑向了李庭。

“啊……轮奸啊!!!”李庭大叫了声就被蒙古女扑到,一大大胆的就握住李庭的yáng具直接挤进自己的穴内。

“啊……终于体会到蒂亚那种欲仙欲死的感觉了……好热……好满……”

只有托娅和黄蓉还坐在那里,看着被围得水泄不通的李庭,黄蓉就笑道:“这就叫做偷鸡不成反蚀把米。”

“我们蒙古族的姑娘生性就像马一样烈,动起手来是不择手段的,”托娅轻轻一笑就躺在了黄蓉怀里,她已经将黄蓉当作她的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