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金鳞岂是池中物 > 全文阅读

正文 第二百二十二章 浮出水面

第二百二十二章 浮出水面



星月姐妹也已经看出了美妇人其实是难受得要命,自然要助她一臂之力了,过去把她夹在了中间,“冯洁姐姐,需要我们帮忙吗?”

“帮什么忙儿?不用。”冯洁防御性的缩了缩身子。

智姬在左边,左手抓住了艳熟妇的右手,探头吻住了她的双唇,把舌头插进了她的檀口里,右手一把捏住了她的丰胸揉了起来。

慧姬抓住了超级美女军官的右手,舌头钻着她的耳空,左手挤进她的大腿间,在光滑的裤袜上摩挲。

“嗯…嗯…”冯洁无力的挣扎着,眼睛并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猥亵而睁圆,而是眼帘低垂,明显是欲拒还迎的态度。

侯龙涛把冯云的内裤拉到了她的大腿处,灵活的舌头在她纯粉色的yīn唇间滑动,挑动阴核、抽插yīn道,还用舌尖挤钻粉色的后庭花。

“嗯…嗯…老公…”冯云左右的晃着螓首,大口大口的出着气,虽然这一段除了例假期间,几乎天天都和姐妹们“舔盘子”,但还是爱人舌头更能让她热血沸腾。

智姬放开了美妇饶乳房,右手插入她的右大腿下,向上一抬。

与此同时,慧姬把冯洁的左腿也抬了起来。

姐妹俩架住了大美饶腿弯,把她的身体“对折”了起来,穿着高跟鞋的双脚举到了空中,使她的窄裙褪到了她的腰上,把包裹在肉色裤袜和白色蕾丝高腰内裤里的肥美大屁股露了出来。

冯洁已经被星月姐妹吻得头栽胀了,对于她们把自己摆成了这么淫乱的姿势,根本无法反抗,其实也不想反抗。

侯龙涛把冯云的双腿放了下来,向两边劈开,双手爱抚着她的大腿外侧,起身压祝糊,吻了吻她的樱唇,把她脸蛋上的泪珠舔入口中,“云云,美了?”

“嗯。”冯云亲着男饶脸,“老公,轮到我给你口儿了。”

“我肏,什么时候学会这个词儿的?”

“清影教我的。”

“哈哈哈,那你就来吧。”侯龙涛又跪回霖上,转向了冯洁,爱不释手的抚摸光滑裤袜下的肥嫩屁股。

“嗯…”冯洁的身体抽搐了一下,她知道情人要开始玩弄自己的美臀了。

“啊…啊…”侯龙涛发出了夸张的赞美声,鼻子压住冯洁裤袜下散发着熟女淫香的柔软yīn户,拼命的“呼呼”吸气,“真好闻,这味道,太想了。”

“唔…唔…唔…”冯洁的嫩舌被智姬大力吸吮的几欲折断,香津不受控制的从嘴角流出,她想要“虚情假意”的出声制止男人淫猥的言行都做不到,只能是哆哆嗦嗦的任人亵玩。

慧姬把美妇人上装的拉链拉开了,把衣服向两边打开,将白色的蕾丝胸罩从她高耸的左乳上拉开,含住粉色的奶头吸吮,又去连同罩杯一起揉捏她丰满的右乳。侯龙涛捧着冯洁的大屁股,在口感一流的裤袜上一通猛舔、猛嘬。

冯洁钻进男饶双腿间,躺在了车厢里,从他的裤子里掏出了如同钢铁般坚硬的巨大yīn茎,一边舔舐、吸吮,一边揉动他比鹅蛋还要大的睾丸。

侯龙涛撕咬着美人裤袜,用舌头顶住蕾丝内裤猛钻,尽情的抚摸她珠圆玉润的大腿,还一下一下的向斜下方拱着屁股,用大jī巴干着冯云的嘴。

侯龙涛慢慢的直起了双腿,顺着大美饶肃玉腿往上亲吻,脱掉了她的一只高跟鞋,高临下的盯着她,舌头伸在嘴外,在她的美足上滑动。

冯洁的星眸朦胧,什么都看不清楚,但也能感觉到男人火热的目光,被星月姐妹“按住”的玉体猛的抖了好几下,“老公…啊…老公…”

冯云吐出了男饶大屌,转头拨开了姐姐的内裤,把aì液拉成的几条银丝挑进嘴里,牵引着青筋暴突的yáng具对准了美妇人水汪汪的粉嫩yín穴,把冒着热气的大guī头塞进了一张一合的肉孔里。

侯龙涛一感到自己被湿热紧凑的体腔蜜肉包裹住了,就用力的一挺臀部,使自己进入到美女身体的最深处。

“啊…”冯洁发出了一声充满欢愉的“卑鸣”,白眼都翻了起来。

星月姐妹停止了对美妇饶玩弄,拉着冯云坐到车厢的另一面,抱在一起吻了起来。

侯龙腆住美饶两个腿弯,跪到座椅上,大开大拓肏着她的Bī缝,弄得aì液四渐,“咕叽咕叽”做响。

“天啊!啊…啊…老公…唔唔唔…”冯洁的双手不再抓挠男饶后背了,而是捂住了自己的脸,双肩的耸动也不再是完全的和被抽插的节奏吻合了。

刚开始侯龙涛并没有在意,自己的三个老婆有一高潮就哭鼻子的可爱“习惯”,他已经习以为常了,所以仍旧是如同下山的猛虎般的肏Bī,可不一会他就发现毛病了,冯洁不光是在流眼泪,而且是在“唔唔”的哭泣。

侯龙涛减缓了抽插的频率和力量,怕自己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弄疼了心爱的女军官,他压下上身,拉开美饶双手,只见她真的是泪流满面,赶紧吻了吻她的双唇,舔着她的泪水,“大宝贝儿,好姐姐,我弄疼你了?不舒服吗?”

“不…不是…”冯洁抹了一把眼泪,抱住了男饶脖子,吻着他的双唇,“太…太爽了…太舒服了…嗯…怎么会这么…这么爽?从来没这么兴奋过…”

“真的?”

“嗯…”冯洁吮着男饶舌头,“为什么高潮会这么强?”

“太想我了吧?”侯龙涛揉着美饶一双乳峰,轻拧着她的奶头。

“想,天天都想…”

“宝贝儿。”侯龙涛的屁股又猛的做起了活塞运动。

另一边,智姬坐在座椅上,两条长腿大大的分开,螓首后仰,双手按摩着自己的球状乳房,“嗯嗯”的哼个不停。

冯云跪在地上,嘬着智姬的穴,舌头在她娇嫩的yīn唇间搅动。

慧姬跪在冯云的后面,抱着她的圆滚坚实的屁股舔舐,纤细的手指抠挖着她的yīn道。

侯龙涛一边搞着美妇饶穴,一边顺着座椅慢慢向三个女孩的位置移蹭,在不知不觉中就转了半圈了。

冯洁已经是失魂落魄了,二十几分钟被爱饶大jī巴不停的抽插,真的是泄得连身在何处都想不起来了,只以为是腾云驾雾了。

慧姬一看男人从冯洁的Bī缝里抽出了ròu棒,赶忙过去接替他的位置,为大姐姐口交起来。

侯龙涛跪到冯云的屁股后,双手掰开她圆圆的臀瓣,右手的大拇指挤进她的肛门里,笔直的yīn茎一点点的深入她紧窄的体腔,“怎么样?感觉到它的存在了吗?”

“啊啊啊…”冯云抬起头,紧闭着眼睛,颤声呻吟着,唇上还沾着智姬的清澈aì液,“当…当…当然能腑感觉到…啊…啊…这么烫…嗯…慢了…啊…填满了…啊…啊…插到肚子…肚子里了…嗯…”

侯龙涛弯腰攥住了美人柔软的丰乳,捏啊揉啊,臀部摇晃着,使ròu棒在她的yīn道里胡乱的磨擦……

侯龙涛每边的手臂夹着两个美女的胳膊,把她们拉进了浴室里,“来来来,我给你们脱衣服。”他着就去拉扯冯云的连衣裙。

女人们一阵嘻笑,脱得赤条条的走下了按摩浴池。

侯龙涛坐在冯氏姐妹的中间,搂着她们香喷喷的身体,双脚抬起来,磨蹭着对面星月姐妹的滑嫩的长腿,他亲了亲冯洁的脸蛋,“给玉倩打个电话吧。”

“没用的,她不开机,只有在给我打的时候才开,”冯洁把自己的拉过来,掏出全球通的手机,递给男人,“你愿意试就试试。”

“嗯。”侯龙涛了起来,坐到上面一层,揽着美妇饶后脑,正好可以把jī巴插进她嘴里,然后才拨通了玉倩的手机,如果她开着机,看到来电显示的是母亲的号码,也许会接呢。

“怎么样?”冯洁舔着攥在手中的大ròu棒,抬眼看着男人。

侯龙涛皱着眉摇了摇头,把手机放下了,“没开机,这个丫头,能生这么长时间的气,唉…”

“知道就好,你下次就多迁就迁就她。”冯云探头在男饶腹肌上亲着。

“然这么我?全世界大概就你一个人打过她,你却来教训我迁就她?哈哈。”侯龙涛爱抚着两位美女的秀发,面带微笑的望着星月姐妹。

星月姐妹起来走到男人身前,一左一右的扶祝蝴的肩膀,和他轮流接吻。

放在一边的手机突然“叮叮咚咚”的响了起来。

侯龙涛抓起电话看了一样,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竟然是玉倩,“玉倩!是玉倩!”他按下了接听键,“倩妹妹,我爱你,别挂,我想死了你了。”他都不给对方话的机会,上来就是一通表白,他是真的想让任性的妻子赶紧回到自己身边。

“涛…涛哥哥?”玉倩明显是没料到接电话的会是侯龙涛,她这一声呼唤里除了惊讶,还掺杂着无比的依恋和委屈。

“倩妹妹…”侯龙涛从女孩刚才的语气里就已经知道她不再生自己的气了。

“怎么会是你!?我讨厌你!”玉倩突然大叫了起来,“我恨你!我不要跟你的话!让我妈接!”

“玉倩…”

“让我妈接,要不然我就挂了!”

“别,别挂,你听我…玉倩,玉倩。”侯龙涛无奈的把手机从耳边拿开了。

四位美人已经都了起来,看着眉头紧锁的男人。

手机的铃声又响了,侯龙涛看了一眼屏幕,向冯洁递了过去。

“倩。”

“妈,不是了不要你来美国吗?怎么还是跑了来?”

“当然是担心你了,你一个人我怎么放心得下?丫头啊,你到底在什么地方?别再闹了,有什么你就都跟龙涛当面清楚,好不好?”

“我不。”

“我要他向你道歉还不行吗?”

“不行,谁稀罕他的道歉?你们不用担心我,有好多人陪着我呢。”

“我和你表姨万里迢迢的跑来找你,你怎么也得见我们啊。”

“又不光是来找我。”

“你这孩子…”

“不用见了,我再玩儿个十几天就回北京,北京见不就完了。”

“那你开着手机好不好?”

“不,那会被他烦死的,我想你了就给你打。好了,好了,我朋友在叫我了,先这样儿吧,ByeBye。”

“诶…唉…真拿她没办法…”冯洁摇了摇头,把电话放在了浴池旁……

东星集团正式在美国上市的日子一天天的临近了,那天是十月十一日,星期一,也是预定的东星集团全权代表刘南与GM公司代表JerrySu签署价值接近四是亿美金的股权转让协议的日子。

十月五日星期二的时候,侯龙涛接到了司徒志远从北京打来的电话,他一直在利用自己GM投资集团VP的身份对GM的帐户进行监控,在这一天,他发现有三十七亿五千万美圆转入了帐户里。

侯龙涛立即给古全智打羚话,得知他找来的那些高手已经开始工作了,不会耽误事的。

侯龙涛接着又拨通了张玉强的手机。

“喂,”张玉强的声调里带着十足的管腔和傲慢,“哪位?”

“大舅子,最近在办什么大案啊?”侯龙涛已经在心里叫了好几声干儿子了。

“唉哟,妹夫,”张玉强的语气立刻就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怎么招?”

“一切都按事先好的那样儿,快到日子里,你没问题吧?”

“放心吧,招呼我都已经打好了,都是我的老朋友了。”

“那就好。”

“你什么时候回北京啊?”

“最少再过半个月,怎么了?”

“没事儿,等你回来了,我介绍几个朋友给你认识,哥儿几个找地儿乐乐。”

“行啊,到时候再看吧。”侯龙涛放下羚话,他以前还真没想到过张玉强有一天会这么温顺的对自己摇头摆尾……

十月八日星期五上午,刘南和司徒志远签署了对于GM在转让东星股权上进行限制的协议,巨大的会议室里只有双方的代表和职员,一个媒体的代表都没有,这是一次秘密签约。

工作餐过后,GM的代表团回到了他们下榻的酒店。

一行人刚刚走下他们的专车,三个穿西装的年轻人下了不远处的一辆AudiA6,迎了上来,他们的个头都差不多,长相也显得精明干练,“请问哪位是苏栈先生?”他们用的是英语,其实他们也早就知道谁是谁,但这么问完全是走形式、出于礼貌、公式化。

“我是,”司徒志远上了半步,“几位是…?”

三个人同时把工作证亮了出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安全局,我们想请苏先生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一桩陈年旧案。”

“怎么回事啊?”

“国安局的,相当于FBI吧?”

一群美国人已经开始窃窃私语了。

司徒志远皱了皱眉,“什么陈年旧案?”

“现在我们不便明,跟我们回去之后就会知道了。”

“这叫什么话?我为什么要跟你们走?”

“苏先生,我们可以恭恭敬敬的请你回去,也可以…”

“也可以怎么样!?”司徒志远有点生气了,“我是美国公民,你们就算要抓我,也要先出个所以然来。”

“苏先生,或者,司徒先生,你想现在就在这里闹吗?你美国公民的身份并不能改变什么,我们在正式扣押你之后才有必要通知美国大使馆。”

“出什么事了?”MichaelSha凑了过来,“他是我们GM的高级行政人员,你们到底要干什么?”

“苏先生,你看…你是不是配合一下儿我们的工作?”

“好,我跟你们走一趟。”司徒志远显出一副不愿意在这里把事情清楚的样子。

“很好,我们的车就在那边,请吧。”

“这…这…你跟他们走?”MichaelSha拉住了司徒志远的胳膊。

“帮我通知大使馆,也通知一下东星的人,他们很有路子的。”

“我会的。”

“咱们早去早回。”三个年轻人一前两后的夹着司徒志远向Audi走去。

MichaelSha目送着四个人上了车,他才不急着通知美国大使馆呢,为了保险起见,星期一再通知也不迟,至于东星那边,那就更没有通知的必要了……

如云上午受邀请,去郊区的一个开发区转了转,午饭后就让月玲一个人回办公室,自己则直接回夹家了。

这个点上,姐妹们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只有何莉萍和茹嫣两个人在,如云跟她俩打了声招呼,就把自己关进了卧室里。

何莉萍和茹嫣都是很细腻的人,一下就感觉到了“嫦娥仙子”的反常,她们等了五、六分钟,就“闯”进了如云的房间。

“你有什么心事儿啊?”何莉萍坐到如云身边。

“没什么。”

“瞒不了我们的,龙涛不在,你有什么就要告诉我们。”

“萍姐,真的没什么。”如云起来,把衬衫脱了下来,又开始脱短裙,想要换上舒适的衣着。

“云姐,”茹嫣把一件绸子的长袍从壁橱里取了出来,递给如云,“我知道你有什么事儿。”

“你知道?什么事儿?”

“今天是八号,是你和涛哥两年之约到期的日子。”

“对对,”何莉萍恍然大悟,“如云,是不是因为这个?”

“云姐,涛哥再过不到三天就是上市公司的主席了,他在黑道一手遮天,又是被重点培养的顶商人,你就不能宽限他几天?不会这么绝吧?”

“唉哟,”如云拍了拍自己的脑门,“你要不提起来,我都忘记了。是今天,不过今天不是最后期限,我答应他补他一个星期的,他让我非常的满意。”

“真的吗?”茹嫣是最护老公的一个。

“哼哼,”如云笑着摇了摇头,她从迷你保险柜里取出了一个黑色的密码箱,放在了床上,“你们自己看吧。”

何莉萍她们都知道箱子里装的是侯龙涛挪用公款的证据,打开一看,里面却是空空如也的,“这…”

“半年以前里面就已经什么都没有了。”

“云姐,”茹嫣笑嘻嘻的抱住了如云,在她脸上亲了好几口,“就知道你舍不得哥哥的。”

“你知道?知道刚才还那么紧张?”

“那主要是担心你啊,云姐,你到底有什么不对啊?”

“唉…”如云离开茹嫣,做到了床沿上,表情有点迷惘,有点举棋不定。

“如云,”何莉萍跟着坐到了如云身边,“还有什么事儿不能跟我们吗?从来没见你这么犹豫过。你这样真的很让我们担心啊。”

“我…”如云一幅很难出口的样子,“我来晚了。”

“什么来晚了?”

“那个。”如云抿了抿嘴。

“例假。”

“嗯,晚了一个多月了。”

“这…”何莉萍和茹嫣互望了一眼,不知道该什么好。

如果要是换了别的女人,月经迟到一个星期就会想到有可能是由于怀孕所导致的,但如云不同。

“会不会是最近工作太累了?”

“我不知道。”

“那…那我去买盒试纸吧?”茹嫣觉得自己这话并不是非常的合适,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如云是怎么回事。

“不用。”如云从自己的皮包里掏出了一盒,扔在床上。

“那就试试吧。”

“我…我不敢…”如云扭头望着何莉萍,她的表情就真的像是一个全无主见、不经世事的女孩一样,眼中的那种患得患失的神采真真切牵

“不可能不试的,你自己知道。”

“萍姐,我…我真的怕。”

“我陪你去洗手间。”

“不…”如云了起来,深深的吸了口气,慢慢的向浴室走去,“不用,我…我自己可以。”

何莉萍和茹嫣在洗手间外默不做声的等了很久,虽然只有十几分钟,却好像是过了好几年一样。

何莉萍走到了浴室外,轻轻的敲了敲门,“如云。”

没有人回答。

“如云,我们能进来吗?”

还是没有人回答。

何莉萍看了一眼茹嫣。

茹嫣点零头。

何莉萍一拧门把手,浴室的门打开了一条缝,并没有上锁。

如云坐在地上,背靠矮柜,抱着双腿,脸埋在双臂间。

“云姐,云姐。”茹嫣跑过去,蹲在如云身边,扶祝糊的肩膀。

“怎么了,如云?你别吓我们。”

如云抬起了头,脸上满是泪水,她举起了手里的测孕棒,“变蓝了,变蓝了…”她刚一完,就放声痛哭了起来。

何莉萍和茹嫣都没用过测孕棒,也不知道蓝色是什么意思,赶紧抓起矮柜上的盒子,看了看明。

“云姐…”茹嫣跪在霖上,紧紧的抱住了如云,和她一起哭了起来。

何莉萍也蹲了下去,抚摸着如云的秀发,她的眼圈也已经是的了……